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师父是鬼魂十五
    ,!

    “……”你们在干什么??!!

    被李沧瑶点了穴道不仅不能动,连话都不能说的殷梨亭怒视李沧瑶和宋青书。

    “这……贤侄……”张三丰被李沧瑶的直接弄的一愣,随即有些为难地开口想说什么。

    “住手!你想对我六师弟做什么?”宋远乔直接出手准备阻止李沧瑶。

    李沧瑶拦住他们,道:“张师叔,大家不用担心,我并不会对殷六侠不利,只是殷六侠性情不定,若是不制止他的行为,会给我接下来的治疗带来一些麻烦,我现在点住他的穴道,只是为了保证接下来的治疗不会出任何问题。”

    这么说着,众人也没见她怎么动作,只觉眼前金光一闪,桌上就多出了一个奇特的工具箱(李沧瑶在现代专门定制的存放金针银针的折叠式太阳能全自动高温杀毒针盒),然后又是一闪,桌子上又多了许多他们没见过的工具,李沧瑶检查一番需要准备的东西,又拿出配制的麻醉液,以及几枚药丸,最重要的是事先配好的续骨膏,虽然名字比较平凡,但却比什么烟玉断续膏要有效好几倍。

    准备好一切,李沧瑶让大家帮忙抬来榻,又拿出数面镜子给宋青书,让他按照她的吩咐安装在屋内各处,确保屋内光线足够。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莫声谷最是好奇李沧瑶和宋青书到底在做什么,忍不住出声问道。

    “师父在准备手术。”宋青书一边小心翼翼地安装镜子,顺便调整光线,确保外面的阳光照进屋内,使室内光线充足,一边回答道:“这是师父独有的,六师叔的腿需要动手术,这样才能保证六师叔恢复。”虽然宋青书表示,第一次看到师父替一个跌下山崖受重伤几yu等死的村民动手术的时候差点吓尿了,但习惯了就会发现,师父的医术真的是出神入化。

    不过为了不吓到太师傅他们,宋青书还是没有把动手术是什么意思解释给他们听。

    古代没有电灯,李沧瑶用镜子将外面的阳光引入屋内,见光线亮度足够,便让宋青书停了下来:“青书,帮忙把他的裤腿剪掉,然后以银针将麻药打入他体内。”

    “是,师父。”

    “张师叔,接下来我就要开始替殷六侠治疗,过程有些不方便各位观看,是否……”

    “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张三丰撸着胡子点头,他也知道规矩,自然不会硬要留下来看,于是带着其他人离开屋子。

    大家都没有走远,就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坐着,焦急地等结果。

    李沧瑶关门的时候就看到众人或坐或站地都聚集在院子里,还是不是看向门口,不由叹了口气。

    殷梨亭真是福气,能得到那么多人关心,只可惜被宠坏了,一点挫折就被打击到,根本没考虑其他人的感受。

    而她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尽量让他早日康复,这点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

    “师父,已经准备好了。”跟在李沧瑶身边的宋青书自然对手术不陌生,甚至李沧瑶在教导宋青书医术的时候也把现代医学简化成能被这个时代接收的形式也加入中医教导中教给他,因此一个小小的麻醉自然不在话下。

    殷梨亭仍然被点穴动弹不得,因此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腿已经被麻醉,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了,李沧瑶点点头,示意宋青书准备好热水以及干净的棉布,自己则换好衣服,开始准备手术。

    殷梨亭的手术并不难,主要是要讲他被打断,又在这十几年中长错位的骨头重新打断接起来,再把那些断裂的筋脉接起来,辅以药物就能治好,有了麻药,重新打断腿的痛苦殷梨亭根本感受不到,李沧瑶找准位置,点穴止血,刀起刀落,一点点将殷梨亭已经变形的腿骨纠正接合,将筋脉接合,最后进行缝合。

    这个过程总共花费了两个时辰,四个小时。

    等所有伤口全部缝合完毕,李沧瑶揪着宋青书端来的温水洗去手上的血,看了眼因为麻药昏睡还没醒的殷梨亭道:“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只要按照我的药方按时喝药擦药,不出两个月,他就能完全恢复,且没有任何后遗症。好在他腿骨并不是粉碎性断裂,接合之后不会出现问题,不然就是我也无能为力。”毕竟这个时代医疗设备简陋,即使有她空间里的那些医疗机械,面对那样的伤也会无济于事。

    “这么说,六师叔已经没事了?”宋青书满脸惊喜。

    “嗯,接下来两个月只要注意修养,他就能站起来了,不过前半个月正是腿骨重新接合的时期,动不得,所以你待会儿找木板将他的腿绑起来以防万一,”李沧瑶看着宋青书喜不自胜的模样,轻轻一笑,“去吧,把你太师傅他们都叫进来吧,已经没事了。”

    “师父,谢谢你!”宋青书是真的高兴,他神色温柔地看了李沧瑶一眼,万千思绪藏在心间,打开大门飞奔了出去:“太师傅,爹,各位师叔……”

    果然还是个孩子,虽然平时很稳重,但有时候也会如小孩子一般跳脱,也难为他两世为人,受过那么多的苦难,也走错过路,但终究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

    李沧瑶收拾好东西,全部收回到空间里,含笑看着门外因为宋青书的话惊喜万分的众人,悄然隐去身形。

    唔,劳动了这么久有些累了,先睡会儿再说。

    李沧瑶和宋青书就这么暂时在武当住下了,殷梨亭非自愿性被接收手术之后双腿开始慢慢恢复,直到两个月后,他已经能够自由走动,虽然还不能劳累,却已经让瘫痪了十几年的殷梨亭喜极而泣。

    张三丰等人更是欣喜万分,如果之前还对李沧瑶有些戒备的话,那现在完全把她当自己人了。

    张三丰对李沧瑶的医术很是惊叹,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医术如此出神入化的人,能治好六子的腿,甚至还能让六子武功恢复,多年后的现在,因为张翠山和倚天屠龙的事情而有些沉寂的武当山再次热闹了起来。

    殷梨亭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腿竟然还能好起来,等到能下地之后,他几乎是颤抖着如同学步的婴孩一般一步步,从床前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流下了似痛苦,又似喜悦的眼泪,仿佛要将这么多年来的苦楚全部随着眼泪流走一样。

    对治好他腿的李沧瑶和大师兄的儿子宋青书自然也是万分喜ai,竟然是这么多知情人当中最先接受李沧瑶鬼魂身份的人。

    被宋青书等人一起带回武当的张无忌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下了山,至于下山的理由,李沧瑶只能感慨,即使那所谓的剧情被她和青书砍了好些,却仍然挡不住。

    灭绝还是死了,周芷若还是当上了峨眉的掌门,不过因为有些事情的改变,灭绝死的时候张无忌并没有当上明教掌门,周芷若也没有了那个不回嫁给张无忌的誓言,张无忌还是和赵敏相遇了,至于之后他们之间的事情,李沧瑶并不关心。

    虽然她现在是魂魄之身,连实体都没有,行动有诸多不便,但在这乱世,她还是希望能守一方百姓和平。

    为此,李沧瑶早在六年前就已经开始计划,在元廷还未发觉的时候,她已经暗中谋划,这六年来,逍遥派的势力已经初具规模,若不是李沧瑶并不便现于人前,这六年逍遥派的成就可不止那么些。

    李沧瑶和宋青书在殷梨亭的腿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向张三丰告辞离去,张三丰听宋青书的计划只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告诉宋青书,武当永远都是他的后盾,便放他们离开。

    “青书,这一走,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再回武当了,你舍得吗?”李沧瑶飘在宋青书身边,看着沉默地回头看向山上武当大门的宋青书。

    “武当的宋青书,早在前世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逍遥派第三代首席弟子,宋青书!元廷无道,汉人受难,我怎能袖手旁观?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怎能退缩?”宋青书回头,看向李沧瑶,眼里带着他深深隐藏的深qing和温柔:“何况……”

    “嗯?”

    “……没什么,师父,我们走吧。”

    “好!这天下,就让我们来争一争。”

    “好!”

    宋青书心中涌起无限豪迈之意。

    这是他的师父,强大而温柔,把他从绝境中拉了出来,将他拉回了正途。他知道师父这六年来有很大的动作,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他为这天下汉人准备的。

    现今元廷无道,滥杀无辜,到处都是元兵残害百姓,汉人多受苦楚,如今他有能力,自然要为这天下出一份力。

    送清楚和李沧瑶自从离开武当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两人好似消失了一般,张无忌依然当上了明教教主,依然和周芷若、赵敏等几个女的纠chan不清,只他们之间的事情和宋青书已全无干系,已经秘密集结了无数有志之士,成为头领的宋青书随意地丢弃关于张无忌的消息的信,继续和其他人商量大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