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飞刀驸马一
    ,!

    李沧瑶这一世一直陪在宋青书身边,看着他当上皇帝,看着他当了六十年黄帝,看着他后来传位给他收的徒弟宋越,然后又陪着他游历山河,直到宋青书112岁离世,李沧瑶也离开了倚天屠龙记的世界。

    她本就是依附在宋青书身上存活的,现在宋青书死了,她自然也“死”了。

    这一世,宋青书一直都是单身,从不娶妻,在她曾经提过一次,而他沉默地看着她,她看到他眼里的某些情绪之后,李沧瑶再不提让他娶妻的事情。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再谈论这些,也很有默契地把所有关于感情的事情埋藏在心里,对宋青书而言,李沧瑶是她的师父,这就够了,无论如何,师父都陪在他身边,这就够了,哪怕有万千恋慕,埋藏于心又如何?师父,永远都在他身边。

    而在宋青书死的时候,他看着依然年轻貌美的李沧瑶,终于第一次如此明显地表现了自己的感情:“师父,如果人真的有来生,来生我们还相遇,到时候,十里红妆,我来娶你。”

    “……好……”

    李沧瑶不知道自己对宋青书是什么感觉,只是这一百多年的陪伴,他早已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知道宋青书对自己的感情,但却什么也没说,因为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也因为,说出来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无论她多么向人,但终究不是人,阴阳两相隔,她是魂,他是人,他们都知道,也都铭记在心。

    有时候感情不需要那么浓烈,如她和宋青书两人的相处,少了分ji情,多了份默契和平淡,其实也不错。

    感觉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李沧瑶闭上眼睛,似沉睡,又似在感悟。

    一阵恍惚,又到了新的世界,李沧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恍惚,没有任何意外。

    等李沧瑶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头顶明黄色华丽的纱帐。

    这里是?

    刚来到新的世界的李沧瑶还没有弄清楚自己身处的环境,她眯了眯眼睛,没有声张,准备先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再说。

    看头顶的纱帐,李沧瑶知道原身身份不差,起码也是个千金大小姐。

    纱帐上的绣纹一看就知道绝对是绣艺高超的绣娘绣出来的,价值不菲,不是平常人家能用得起的。

    这么想着,李沧瑶准备起身下chuang下周围的情况,只是她才稍微动了动手,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猝不及防之间忍不住轻哼了声。

    “唔……”痛……

    怎么回事?

    多少次穿越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李沧瑶有些发懵,硬咬着牙等这阵疼痛过去。

    外面静悄悄的,几乎什么声音也没有,李沧瑶被刚才那阵疼痛惊得一身冷汗,她没有出声,虚弱地抬起手,入眼是一个瘦小的三四岁稚子的手才,大概是因为常年不见光的缘故,手又瘦小又白,是一种病态的白。

    这对李沧瑶来说倒是一个新奇的体验,她甚至还开始翻看自己的小手来——哪怕第一世的时候有心脏病,李沧瑶也没有如此虚弱过。

    好一会儿后,李沧瑶才又被一阵抽痛惊醒,回过神来对自己刚才幼稚的行为满头烟线,立刻开始自己的身体状况。

    一李沧瑶吓了一跳,这个身体竟然是中毒了,而且还不止一种毒。

    每一种毒都是慢性□□,能一点点夺走一个人的生机却不会被发现,到最后中毒的人会在睡梦中死去。

    她之所以会毒发,也是因为几种慢性□□混合,变成了烈性□□,一下子爆发的缘故。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竟然可以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

    显然原身就是在没人知道的时候毒发身亡,这才让她附身到此的。

    只即使是她附身,这身体也快到极限了,若再不解毒,她仍然会死去。

    她有感觉,若是死了,估计又得当鬼好长一段时间。

    上个世界做了一百多年的鬼,这次怎么也不愿意再当鬼。

    几种慢性□□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速手无策,对李沧瑶来说并不是难事,难得是几种毒混合变成了新的毒,让她一时间难以下手。

    好在她圣手医仙的名号不是假的,虽然现在制不出解毒的解药,但缓解毒素还是可以的。

    空间里有无数她闲暇时候制作的各种药丸,解药自然也有。

    李沧瑶想了想,拿出一颗药性温和的解药,吃了一颗,之后给自己把了把脉,发现刚才还汹涌好似海啸一样的毒已经平缓许多,至少短时间里她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这身体是在娘胎里就被下了毒,出生之后就体弱多病,药不离口,后来又被下了几种毒,身体更加虚弱。李沧瑶难以想象她这么小的年纪是如何活下来,并且忍受住那剧烈的疼痛的。

    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心疼这个可能已经投胎转世的幼小灵魂。

    因为太幼小,又因为身子太虚弱,虽然毒性被暂时压了下来,但她仍然感觉很虚弱,连灵泉水也承受不住,短期内即使她有万般手段,有出神入化的医术,有空间有灵泉也有速手无策。

    即使拔除了体内的毒,她这一世的根基也已经毁,身子骨都好不了了,必须得以温养为主,调养为辅,加上自己的手段和空间,安稳过一世倒是有可能,但若是不小心照看,她这个身子骨,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好在逍遥派的内功有养生功效,即使这一世她只能把逍遥派内功当药用,也能多活些年。

    不再有死亡的威胁,李沧瑶终于空下心来小孩的记忆。

    三岁的小孩子记忆不多,没一会儿李沧瑶就把小孩子的记忆看完了,之后李沧瑶有些诧异。

    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公主,叫朱瑶,某瑶表示,怎么听着这么像猪妖啊?好在公主有字,字娉婷,虽然很普通,但好歹不需要叫猪妖了。

    没错,这个小女孩是个公主,还是皇帝最喜ai的公主,其生母梁贵妃则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

    然而后宫争斗从来都是无止尽的,梁贵妃被帝王独宠,自然也就被后宫女子嫉妒怨恨,而梁贵妃原本是个骄傲的江湖女子,个性张扬,不懂收敛,自然也不懂后宫争斗的烟暗和不见血光,若不是有个深ai着她的皇帝护着,她坟头的草都长得老高了。

    然后宫女子狠的时候即使男子也为之惊叹,即使有皇上护着,梁贵妃却也着了道,原主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个梁贵妃有多愚蠢才能拿着一手好牌打得全盘皆输?若非有皇帝护着,梁贵妃根本不是后宫那些人的对手。

    李沧瑶无奈地叹了口气,刚才那一番动作几乎花去她仅剩的所有体力,不多会儿,她便沉沉睡去。

    “太医,皇儿现在如何?”

    “回贵妃娘娘,小公体内毒素只能日后慢慢拔出,然小公主中毒已深,毒性突然爆发,小公主无法承受才会吐血昏迷,不过幸而公主的毒提前爆发,若再晚个几年,恐怕药石无用啊!容微臣开了方子,娘娘寻人按照方子上抓药,熬煮,给殿下喝下,可以清除她体内的余毒,日后只要好生调养,必定姓名无忧。”只是身子骨肯定是好不了了。

    余太医看了眼床上睡着的小小的连呼吸都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的人儿叹了口气。

    这后宫的争斗,他们这些太医最为了解,杀人不见血的,小公主才三岁,竟然就中了几种慢性毒,有一种甚至还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虽然那些毒因为融合提前爆发,给了小公主活下去的机会,但也一下子败了她的身子骨了。

    日后哪怕精心调养,也不能让她如一般人一样活蹦乱跳了。

    当然,能进入太医院的太医都不是蠢的,哪怕是太医院医术最好,被传言最古板最不会被招揽的皇上专用的余太医也不是个蠢的,有些话能讲,有些话不能讲,他自然清楚。

    “那就有劳余太医了,翠香,你去抓药。”

    “是,娘娘。”

    梁贵妃坐在床边,握住幼儿幼小的手,泪水盈满眼眶:“瑶儿,都是娘不好,是娘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遭受那么大的苦难,都是娘不好,呜呜……”

    梁贵妃也不是蠢的,她只是被宠的几乎失去了自我,总以为只要有他在,她就什么事情都不需要烦恼。

    但她忘记了,他除了是她的丈夫,还是个皇帝,后宫佳丽永远都不会断,哪怕自从两人在一起后他再也没去找过其他人,哪怕他真的ai她,但曾经有的永远都不会消失。

    而他对她的ai和宠更是成为了那些女人针对她,怨恨她的源头,然后她们把源头对准了她和她的女儿。

    她忘了,哪怕是皇帝,也有疏忽的时候,哪怕他将他们保护的再好,也能让人钻了空子,梁贵妃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仍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让她遭受了如此大的伤害。

    作为曾经的江湖大侠,她怎么会什么都不懂?梁贵妃的医术虽然比不上太医,但还是有些常识的,她知道太医隐瞒了很多,她的女儿,日后恐怕都不能随心所欲地生活了。

    一想到这里,梁贵妃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可是她和朱乾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宝贝啊,这可是她和朱乾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宝贝女儿啊!

    那些人!那些人竟然如此伤害她的女儿!!!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不成??!!

    那些人难道真以为她之前不理会她们就是怕了她们不成?

    “瑶瑶放心,娘亲会为你报仇的,那些害你的人,娘亲一个也不会放过,她们是怎么对你的,我会十倍,百倍地去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