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飞刀驸马二
    ,!

    “来人。”

    “娘娘。”

    “陛下现在在何处?”

    “娘娘,陛下此刻正在乾清宫。”翠音上前小声回到。

    “走吧,我们去找陛下。”梁贵妃小心翼翼地替朱瑶掖好被子,悄然带着翠音翠抚翠欢三个大丫鬟以及若干宫女太监离开清宁宫。

    一干人就这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留下几个小丫鬟在外面守着。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李沧瑶才慢慢睁开眼睛。

    其实早在梁贵妃和太医说话的时候她就醒了。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即使她现在因为中毒疲累不堪,也没有半点内力,也没有改变在陌生人面前的警惕。

    只目前形势不明,她就一直装睡。

    也正是因为她装睡,所以才听到那么多话。

    从梁贵妃和余太医的话里她可以知道梁贵妃很是疼ai原身——虽然从原身仅有的一些记忆中可以看出,梁贵妃之前是个糊涂的,因为原身中毒的事情大发雷霆,也相当自责,而且听梁贵妃话的意思,看来她是要所有动作了,这样也好,她现在还小,再加上身体虚弱,若是有梁贵妃护持,好歹能生存下来。

    只是这后宫怕是要开始乱了。

    对她来说,乱了会更好些,为了日后自身的安全,她必然要发展自己的势力,趁乱发展势力是最好的时机。

    李沧瑶吃了一颗解毒丸,才又睡了过去。

    身体极度虚弱的李沧瑶睡了整整两天才醒过来,期间,担心的梁贵妃和皇帝恨不得让太医常驻清宁宫以保证她平安无事。

    皇上前两天的怒火那些太医们也都见识过,自然知道chuang上昏迷不醒的小公主有多受宠ai,因为小公主,皇上不但大清后宫,发落了一批暗中动手脚的人,甚至还把好些妃子打入冷宫从此不得翻身。

    太医们战战兢兢,生怕小公主一个不小心崩了,他们的脑袋就得搬家。

    正因为太医们竭尽全力,李沧瑶才醒的那么快,也因为他们太过努力,因此李沧瑶体内毒素拔除的速度快却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李沧瑶——现在应该叫朱瑶,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比赛一样,她眨眨眼,转头看向站在窗边的人:“父皇,母妃。”

    “瑶儿,你终于醒了!”皇帝朱乾看到朱瑶醒来,忍不住湿了眼眶,他坐在床边,慈ai地摸了摸朱瑶的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瑶儿,你吓死母妃了。”梁贵妃没有朱乾的隐忍,直接哭了出来,她一把扑过来抱住朱瑶,眼泪沾湿了她的衣衫:“你要是不好了,叫母妃可怎么办?叫我怎么办?”

    朱瑶沉默着,伸手环住梁贵妃,神色温软而宁静:“母妃别担心,瑶瑶会好起来的,瑶瑶是最厉害的小公主。”

    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便是亲情和ai情,她很庆幸,能够拥有那样美好的感情。

    她无法告知那两个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他们真正的女儿已经在后宫的倾轧中死去,活下来的,是经历了几世的名为李沧瑶的灵魂。

    没关系,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朱瑶,是大明皇帝朱乾和梁贵妃最宠ai的小公主,她会替死去的小小的朱瑶好好活下去,孝顺父母,保护他们。

    见到小公主醒过来,太医们终于松了口气,他们的脑袋保住了。

    “陛下,娘娘,还请您们先让让,我们先给公主殿下把个脉。”

    “对,对,是该如此。”朱帝连连点头,扶着梁贵妃退到一边,催促太医赶紧给朱瑶看看。

    太医上前小心替朱瑶把脉,心里有了成算,道:“陛下,娘娘,公主的毒已经清除了大部分,剩下的只要平日按照我们开的药方喝药,余毒便能清除,之后只要小心调养便不成问题。”当然,这些都是委婉的说话,太医们心中明白,这小公主日后怕是离不开药物,得精心调养了。

    好在皇家最不缺这些,公主自然能平安长大。

    “好!好!来人,赏!方太医,今后公主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务必让公主健健康康的。”

    “臣领旨。”

    太医们陆续离开,宫人也悄然离去,朱乾抱起朱瑶,心疼地摸摸朱瑶消瘦的脸蛋道:“父皇的宝贝,饿了没?父皇带你去吃好吃的。”

    “陛下,瑶儿才刚醒过来,怎么能……”梁贵妃不赞同地斜睨了眼朱乾,赶紧替朱瑶披上小披风,防止她受凉。

    “无事,太医刚才也说了,瑶儿现在醒过来,虽然身子比较虚,但小心这些没问题,朕的宝贝瑶儿睡了三天,肯定饿了,朕已经让人准备了膳食,都是瑶儿你最喜欢的。”说着,朱乾亲昵地蹭了蹭朱瑶的鼻尖,惹得她咯咯咯笑了起来。

    “父皇坏坏,瑶儿痒痒。”

    “哈哈,父皇就是坏,谁让瑶儿吓父皇。”

    “陛下,您怎么又在欺负瑶儿!”

    “哈哈哈!朕今天高兴,朕今天真高兴!”

    朱瑶抱着朱乾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装起小孩来天衣无缝,朱乾和梁贵妃谁也没有对她说之后发生的事情,朱瑶也没兴趣知道,此时的她还太幼小,做不了任何事情。

    膳食早已准备好,朱乾抱着朱瑶,一手牵着梁贵妃的手走进偏殿,小心地抱着她坐下,让朱瑶坐在自己腿上,一口口为她吃饭。

    “陛下,有您这样宠女儿的么?小心瑶儿被你宠坏了。”

    “哈哈,朕的小公主朕自然要宠着,宠坏了又如何?难道朕的公主还愁嫁不成?”朱乾没有在意梁贵妃的话,继续他的喂食行动。

    这时候,外面来了一个小太监,走到等候在一边的总管太监吴奇身边小声对他说了几句,吴奇瞥了他一眼,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小太监行礼退去,吴奇走到朱乾身侧小声道:“陛下,李探花求见。”

    “哦?就是那个被朕亲封为礼部尚书的李探花?”正抱着自家宝贝小公主喂食的朱帝抬头看向太监。

    “正是,陛下,您看,奴才是否要让他先行离开?”

    “不用了,让他进来吧。”

    “是。”

    “陛下,李探花便是您之前说的那个人?”梁贵妃一边替朱乾布菜一边温柔地替朱瑶擦嘴,时不时抬头和朱乾对视一眼,情义满满。

    “是啊,就是当初朕给你说的那个李探花,呵……你可没见过,那个李探花脾气可真是暴,若不是朕,他那偏科考的文早被刷下去了,竟然敢公然在文中批判朝廷,可把当时的主考官王大人气的,哈哈哈!胆子可真大。”

    “父皇父皇,李探花胆子很大吗?”朱瑶歪头问。

    “自然是大,若不是朕那天心血来潮微服私访,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出,若不知道有这么一出,那李探花可不得卷铺盖走人么?朕可是对李探花很是稀罕,这不,就叫过来让朕瞅瞅了。”

    “陛下,我看您是在幸灾乐祸,您就不怕把那个李探花收了,让自己受罪?”梁贵妃自然了解朱乾有时候逗比的性子,挑眉瞥了眼讲的眉飞色舞的某人。

    某人摸摸鼻子嘿嘿一下:“难道朕还治不了一个李探花?”

    父皇你就这么想和那个什么李探花较劲?这样真的好么?您可是皇上啊,要是让那些大臣知道您这么顽皮,您的威严还会在么?

    朱瑶听着自家父皇母后的话忍不住在心里直抽抽。

    还在她还记得自己现在是个三岁的孩子,听不懂大人说的话,只在那里装不懂,眨巴着小眼睛好奇地看向门口。

    没一会儿,就见吴奇带着人进来了。

    李探花二十来岁模样,长得一表人才,眉目清俊,穿着一身正经严肃的官服也掩不了他眉间的英气。

    朱瑶眼睛一眯,已经看出这李探花身怀不弱的内力。

    李探花见到皇上跪下叩拜,“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爱卿免礼平身。”

    “谢皇上。”李探花微低着头站着。

    “朕听闻李爱卿不但文采不凡,一身风骨,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哈哈哈!来来来,朕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朕的梁贵妃,朕怀里的是朕的小公主娉婷公主。”朱乾看到李探花眼前一亮,自是起了惜才的心理,他也没有什么后妃不得见外臣的规定,直接骄傲地把他最ai的人和最宠ai的女儿介绍给李探花。

    据说李探花家有个儿子比他家宝贝大了两岁,他得看看情况,要是那个小子不错,得早点帮宝贝女儿定下来。

    这么想着,朱乾对李探花更满意了,他笑眯眯地看着李探花,眼里闪过一丝算计:“李爱卿,听说你今日还带了两位小公子来了,怎么没见人?”

    “这……”李探花不知道皇帝打的是什么主意,犹豫着说道:“启禀陛下,臣的两个儿子正在门外。”

    “快快让他们进来让朕看看,是不是和李爱卿一样风骨天成。”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