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飞刀驸马四
    ,!

    “对不起瑶儿,以后哥哥一定不会再忘记你了,所以别生气了好不好?”虽然在讨饶,但李寻欢却满眼笑意,他微微蹲下shen,替她整理因为奔跑而有些乱的衣服,然后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瑶儿不是要带我去看小皇子么?我们走吧,我今日从外面带了些礼物给两位皇子。”

    “真哒?”朱瑶咧嘴笑了:“那我们快走吧,快点快点,这个时候小弟应该醒了,奉书哥哥你不知道,小弟又长胖了,还特别喜欢蹬手蹬脚,可好玩了。”

    李寻欢始终带着柔和的笑意,小心地护着身边娇弱的小公主,听她唧唧咋咋地和他分享着近日来的趣事,眼里划过一丝浅浅的温柔。

    这是他未来的妻,是他将用心去呵护的存在。

    古时的孩子都早熟,八岁已经算个小大人了,李寻欢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一直和他玩耍的他偷偷喜欢着的小公主将会是他的妻子,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

    爹和大哥生怕他对此不满,或者他不求上进,惹怒皇上和皇后,所以对他格外的严厉,不管是武学还是,甚至对他严格管教,稍有差错就会罚他。

    有那么段时间他不懂,所以很不开心,不明白为什么以前不需要学习那些累人的东西,现在却要学,不明白为什么爹爹和哥哥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那样对他,甚至还一度对瑶儿发火,不愿意进宫去看她。

    然后有一次,因为他的疏忽,故意带她躲起来,让她没及时吃药而余毒发作,看到她倒在地上明明痛的浑身颤抖,脸色刷白,却安慰被吓坏了的他,听到她喊自己哥哥,他为自己的任性哭了出来。

    他们很快就被找回去,之后,他半年的时间没有再见到她。

    不管他如何进宫,如何想见她都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她不会永远都和自己在一起不离开的,他开始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他偷偷喜欢的漂亮娃娃。

    然后他被爹爹告知了很多秘密,说了很多话,他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弱,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痛,也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李家人这半年来一直战战兢兢,生怕皇上降罪于他们一家,只没想到半年后竟然迎来了一份直接赐婚的圣旨,圣旨上书等娉婷公主十六岁时两人即完婚。

    这真是个巨大的惊喜,没想到皇上不但没怪罪他家小子,竟然还直接赐婚两人,李探花高兴的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就带着李寻欢和大儿子去求见皇上。

    想到再次见到朱瑶,她说的话,李寻欢忍不住心里愉悦。

    小殿下醒着,看到朱瑶和李寻欢来,高兴地直蹬小胖腿,呀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朱瑶拿李寻欢买的拨浪鼓逗他,李寻欢在一边护着两人。

    “小弟小弟快点长大,长大了我和奉书哥哥带你和大弟一起出宫玩。”

    “瑶儿,小皇子现在还小,听不懂你的话的。”

    “等小弟长大点就懂了啊,现在我要多和他说说话,让他知道我很疼他,以后他就可以多孝敬我啦~”难得有弟弟,朱瑶当然非常的开心,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样,她趴在摇篮边上和自家小弟玩,直到他打哈欠又睡了过去才停下,略显兴奋地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身边的宫女,拉着李寻欢小声走了出去。

    “奉书哥哥,最近你过的还好吗?在太学院上学可累着?我听说太学院里有好些和哥哥差不多大的学生,有欺负你吗?我也很想去看看啊。”可惜她这个身子自己知道,平时倒是没什么,也因为修炼了逍遥派的内力而气息绵长,身强力壮,但不过是个半空的架子,稍不小心就会出问题,连她出神入化的医术和空间灵泉水以及那些空间里的东西都没办法弥补。

    甚至她连内力都无法动用,朱瑶也是心宽的,她是父皇和母后最宠ai的公主,什么事情直接让别人去做就好了,不用自己动手。

    她只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就行。

    “我过的很好,太傅们也都是有真才华,跟着他们我学到了很多,也没人欺负我。”李寻欢耐心地一一为她解答,他没说在学院里有些人因为嫉妒他而故意刁难他的事情,知道她身子骨弱,他不愿让她为自己担心。

    “何况,你奉书哥哥我可不是好欺负的。”虽然他才八岁,但已经和爹爹还有大哥学武两载,对付那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绰绰有余,何况他也不是软柿子,他从来不明着回击,而是暗中反击,那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倒霉。

    所以说,未来小李飞刀已经开始朝着烟芝麻馅儿发展了,只能说环境不同,早就的人格也不一样。

    “是吗?”朱瑶就当不知道太学院的那些事情,心里倒是很开心未来老公是个烟芝麻馅儿的,至少不会像原著那样优柔寡断,连自己未婚妻都送人不是——虽然他不敢把自己送人。

    “如果他们欺负奉书哥哥,哥哥一定要告诉我,我让父皇惩罚他们。”握拳!

    “好!我一定告诉瑶儿!”李寻欢嘴角含笑,和朱瑶一起到御花园两人常玩的地方,那里有一颗巨大的桂花树,树枝上还吊着一个漂亮的秋千,是李寻欢亲自弄来给朱瑶玩用的,上面的图案都是亲手雕的。

    每次李寻欢和朱瑶到御花园,她就喜欢坐在秋千上让他推自己。

    “殿下安好,驸马安好。”御花园里打扫的宫女看到朱瑶和李寻欢,停下手里的活恭敬地行礼。

    “起吧,这里暂时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先去他处清扫吧。”

    “是,殿下。”

    赶走一干人等,朱瑶兴颠颠地拉着李寻欢跑到桂花树下,此时正直秋季,桂花竞相开放,金黄色的小花朵无数,点缀在高大的桂花树间,仿佛点点金珠,飘散在空气中的桂花香更是让人迷醉。

    朱瑶跑到秋千前,抬头看李寻欢:“奉书哥哥,抱。”

    李寻欢抱起朱瑶做到秋千上,小心护着,见她抓着秋千两边的绳子坐稳了才转到她背后:“瑶儿坐稳了,我要推了。”

    “嗯,奉书哥哥要用力啊,我要飞的好高好高~”

    “自然,奉书哥哥会让瑶儿飞的很高的。”李寻欢说着,轻轻推动朱瑶的背,让秋千荡漾起来,然后逐渐加大力气。

    “哈哈!再高点!奉书哥哥再高点!”

    李寻欢一边推着朱瑶一边小心看着她,也跟着笑了出来,脸上是浅浅的淡淡的温柔。

    这一幕被远处而来的朱帝和梁皇后看在眼里,两人站在原地没过去打扰。

    “皇上,看来瑶儿的驸马是个不错的。”梁皇后感慨。

    瑶儿的身子是她一生的痛,当初若不是她过于自信,疏忽,忘记后宫的血xing,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受这么大的苦,好在皇上英明,早早给她定了个好驸马,瑶儿自己又是个有成算的,瞧,现在不是把小驸马抓的牢牢的么。

    “朕的公主,自然是个好的。”朱乾自豪地挺挺胸,瞬间进入傻爹爹模式,“能当我家瑶儿的驸马,李寻欢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要是不满意,朕饶不了他。”

    “呜……一想到朕可ai的小公主被人叼走了,朕就忍不住想发火~皇后,朕受伤了,朕需要安慰!”说着,朱乾也不管他们身边还有人,直接往梁皇后身上凑去。

    梁皇后抽了抽嘴角推开癞皮狗似的某人,斜了眼自我感觉良好的黄桑,知道他又开始间接性逗比了,也不理他,看了会儿,没打扰两个小家伙。

    两人都不知道他们玩耍的时候皇上和皇后来过,朱瑶被李寻欢推着高高飞起又荡下,再飞起,心情也好似飞扬起来,她转了转眼珠子,顽皮一笑,突然道:“奉书哥哥,我要飞起来啦,你一定要接住我哦~”说完,她双手一松,在秋千高高飞起的时候脱离秋千,飞了出去。

    衣裙翩飞,似展翅飞舞的蝴蝶,伴着清越的笑声,撞进李寻欢心里。

    “瑶儿!”李寻欢飞身接住朱瑶,抱着她的腰飘然落下:“下次不准再这样了!”幸好她还小,不然就凭他那点内力根本接不住。

    “知道了。”朱瑶捂嘴暗笑。

    兴许是一直都有那么几个把她宠在心里的人,朱瑶虽有沉淀了几世的沉稳却也带着孩童似的心性,时不时顽皮捣蛋,这也是她装小孩没人发现的原因。

    “你啊,每次都这样。”李寻欢拿她没办法,不过心里也是高兴。

    难得今日休息不用去太学院,李寻欢自然是想陪朱瑶好好玩耍。

    两人又玩了会儿飞高高游戏,还游了会儿湖,李寻欢给她讲他在太学院的事情,讲皇宫外的事情,讲他练武的事情,朱瑶一边听着一边插嘴说说自己的想法,两个小家伙亲亲密密的,时不时哈哈大笑,很是开心的模样,似乎连空气里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