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飞刀驸马五
    ,!

    时光嗖然而过,一晃就是十五年过去了,李寻欢已然二十三岁,朱瑶也已经二十一岁。

    二十三岁的李寻欢已经退去了曾经的那份稚嫩,长成一个清雅俊美温柔迷人的内里却烟透了的腹烟美男子,十八岁时考取探花功名,迎娶自己的心ai之人,李寻欢的人生充满了光明。

    京城中的人到现在还记得当年公主出嫁十里红妆,那场面,让人津津乐道。

    婚后这几年来李寻欢和朱瑶夫妻两人琴瑟和鸣,恩ai异常,就连皇帝皇后和自家爹和大哥看了都忍不住牙酸。

    李家爹爹早已是一品大官,经常因为那犟脾气和朱帝对呛,两人互不相让,让人无奈又无语却又有一份乐趣。

    李大哥也已经是朝中重臣,李寻欢不喜官场,因此只在娶朱瑶之前为了给自己增加些功名参加科考,之后也只领了个皇帝随手安下来的什么巡疆使(朱帝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职位,意思就是你们去旅游吧,想去哪玩就去哪玩,我给你们安个好听些的名号,就当给我巡视山河好了,还赐了什么尚方宝剑,什么免死金牌之类的)的闲职便撒手不管,带着朱瑶到处晃荡,惹得李爹和李大哥忍不住跳脚。

    朱帝表示,朕都没说什么你们急什么?朕的女儿和女婿想玩就让他们去玩,难道朕还护不住他们不成?

    这几年因为李寻欢经常带着朱瑶出玩,顺便解决了不少遇见的案子和江湖事,他身上又多了白衣剑客李奉书的名号。

    李寻欢一身高强武艺,天山折梅手、北冥神功等逍遥派武功早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开始修炼,用朱瑶的话说就是多一份技术多一份安全嘛,剑术却是因为朱瑶的原因。

    朱瑶无法习武,空有内力却无法施展,但这却不妨碍她自创剑舞,类似一种舞蹈,可以养生,李寻欢因为她也学了剑,两人常常双剑合璧更有一番滋味。

    久而久之,李寻欢开始用起了剑法,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飞刀技术反而被他雪藏用来雕刻各种ai妻的木雕,或帮ai妻处理食材、片食物了。

    朱瑶觉得要是让小李飞刀的粉们知道她让他们崇拜的小李飞刀变成这样,一定会冲过来杀了她的。

    只没办法,自家相公觉得用剑挺好的,虽然没有飞刀那么好像自己身体一部分一样的顺手,却也绰绰有余,所以一般情况下都只用剑解决。

    成亲五年来,朱瑶因为身体弱的缘故一直没有怀孕,李寻欢并不着急,依然宠着她ai着她,甚至为了不让她有心理负担绝口不提孩子的事情。

    朱瑶知道李寻欢其实是喜欢孩子的,但他为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一个字也不提,朱瑶心里很是感动,也对待会儿要告诉他的事情更是期待了。

    这么多年来她始终不离补品,身子虽弱却也不错,但因为伤了身子,哪怕有内力和灵药相辅却也只保持了一个平衡,一直未曾怀孕,直到今日李寻欢早晨李寻欢出门办事,她吃饭的时候有些恶心想吐给自己把了把脉竟然把出了喜脉,怎么能让她不开心。

    “公主,您中午都没吃什么东西,还是吃些吧。”翠抚很担心自家公主的身体,公主中午没胃口,到现在都已经一个时辰了只吃了些糕点,这可怎么行?但见公主的样子仍然不想吃东西,翠抚几人互相看看,都在心里期待驸马爷尽快回来。

    “翠抚,我没事,只是不饿,你们先下去吧,我睡会儿。”朱瑶知道翠抚几人的想法,但她确实没胃口,她挥挥手让人离开,躺在贵妃椅上准备小憩。

    本身身子骨就有些弱,又因为怀孕的缘故,朱瑶觉得自己精力有些不济。

    李寻欢回到公主府被管家告知爱妻身体不适连午饭都没吃,顿时担忧地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管家,有请太医么?公主早上不是还好好的?”

    他把手里刚买回来的零嘴递给管家,脚不停蹄地往内院走去:“管家,快去请太医。”

    “可是驸马,公主她不让请……”

    “公主说不请你们难道就不请的?要是公主有什么差池,你们担待得起吗?”李寻欢心急万分,连平时那儒雅温和的面孔都绷不住了,面无表情地看了眼管家。

    “是,是,驸马教训的是,奴才立刻……”管家被训斥一顿,头也不敢抬,冷汗直冒。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李寻欢其实也知道不能怪管家他们,公主府的下人都很忠心,知道他们没做错事,只是按命令行事,他也只是心急才会如此训斥对方。

    挥退跟在身边的管家,李寻欢快步走进内院,就见已经嫁人却仍然跟在朱瑶身边的四大丫鬟中的翠欢守在门口,神色焦急。

    翠欢看到李寻欢回来,眼前一亮,立刻迎了上去:“驸马,您终于回来了,快去看看公主吧,公主从早上开始就有些不对劲,我们好担心……”

    “翠欢,你们先下去,我进去看看。”李寻欢没心思理会翠欢,对她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绕过她进屋。

    贵妃椅上,一席浅黄色锦服的朱瑶盖着一席薄被,睡的正香。

    李寻欢放轻声音,走到朱瑶身边蹲下,专注地看着熟睡的朱瑶,满溢在心中的是快要溢出来的幸福和情意。

    见她脸色有些苍白,自是无限心疼。

    他和朱瑶是青梅竹马长大,从小就感情很好,他们之间夹杂着ai情,也有亲情和友情,那么多情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将两人牢牢网住,网住了彼此的心。

    从初见面时那一份懵懂的心动到后来的不可自拔,他都心甘情愿。

    现在被他宠着护着爱着十几年的人儿突然病了,让他有些慌了。

    他摸了摸朱瑶的脸蛋,摇摇她,轻声道:“瑶儿,瑶儿醒醒……”

    “嗯?”朱瑶渐渐醒来,睁开迷蒙的眼,看到李寻欢,笑笑依偎进他怀里:“寻欢,你回来了。”

    李寻欢抱起朱瑶坐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担忧地看着恹恹的她:“你不舒服为什么不找太医?”

    “寻欢忘了,我自己也是大夫,而且医术不比太医差。”朱瑶不让李寻欢去请太医。

    “医者不自医。”李寻欢不赞同朱瑶的想法。

    朱瑶见李寻欢因为面色不愉,心里甜甜的,她知道寻欢这是在担心自己。

    她头靠在李寻欢的肩膀处,牵着他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腹部,抬头看他:“寻欢,我真的没事,难道你还不相信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有遵循太医的嘱咐调养自己,且勤修内力,虽然身子骨有些弱,却也不会动不动就生病,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李寻欢皱眉,依然很担心,他小心抱着朱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而且寻欢,我这不是病……”

    “不是病?那你怎么……”

    朱瑶轻掩他的嘴笑的有些羞涩,一手附在他手上:“寻欢,感觉到了吗?”

    “?”李寻欢不解其中之意。

    “这里……”朱瑶眉眼含笑,定定地注视着他的双眼:“这里,有我们的宝宝了。”

    “……”李寻欢一愣,呆呆地看着朱瑶。

    “寻欢,我有喜了。”

    “有喜?”李寻欢覆在朱瑶腹部的手微微一颤,僵硬地低下头,看着她的肚子:“有喜了?”

    “呵……已经一个半月了。”

    这个巨大的惊喜几乎把李寻欢砸懵了,他呆呆地抬头看向朱瑶,看到她眼里的笑意,这才反应过来,猛地抱着她站起,轻轻放倒贵妃椅上。

    “真的?你说的是真的?瑶儿,你有喜了?我要做爹了??!!”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李寻欢来回转圈,一边转还一边哆嗦着手说着什么,朱瑶看着有些好笑。

    突然,李寻欢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蹦了起来,“对了,找太医,要找太医!来人!来人啊,快去把太医找来,快去!”

    “瑶儿,瑶儿!”李寻欢重新抱起朱瑶,激动地转着圈:“我要当爹了,哈哈哈!我要当爹了!!哈哈哈哈……”

    “停!停下寻欢!我有些头晕……”朱瑶有气无力地拍着李寻欢的肩膀,“别转了……”

    “对,对,不能转。”李寻欢激动地语无伦次,他见朱瑶很难受的样子,立刻停下来,自责自己竟然忘乎所以,心疼地亲了亲她的脸蛋道:“瑶儿,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我……我真该死,竟然忘了你不舒服……”

    朱瑶搂着她的脖子,摇摇头,清浅一笑:“没事。”

    李寻欢不放心,把她放在椅子中,蹲下shen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眼睛晶亮晶亮,“瑶儿,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我们有孩子了!”

    “呵呵,像个小孩子。”朱瑶点点他的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