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飞刀驸马七
    ,!

    李寻欢和朱瑶无意识秀恩ai糊了李老爹李大哥和李大嫂三人一脸,让三人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结果三人只匆匆吃了顿饭就离开了,生怕不孝儿子(弟弟)再让他们牙酸一顿,要真是这样,那他们连明天的早饭都吃不了了。

    朱瑶有孕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或者是那些大臣都非常高兴,得知公主殿下有孕后,公主府就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送礼的人扎堆的来,那些什么礼物都快堆满三个专门腾出来的库房了。

    直让翠音几人咋舌。

    等众下人把礼物分好计入册,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太医说朱瑶身体不错,只要日常生活中多注意,不要碰相冲的东西,多吃些补身体的东西就没什么大问题,李寻欢放下心来,却也更加小心护着,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天没有见到自家皇姐的太子和安平王第二天又去了公主府,见到了亲ai的姐姐,腻在她身边一整天,一会儿好奇地看着朱瑶的肚子,一会儿给她讲这段时间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解闷,让李寻欢想抱抱她都没机会。

    李寻欢恨得牙痒痒却有拿这两个小家伙没办法。

    谁让他们都是瑶儿的弟弟,瑶儿有十分宠他们。

    太子和安平王也是看中这一点,才会肆无忌惮地挑衅李寻欢。

    哼,谁让你抢走孤(本王)的姐姐,活该。

    等朱瑶三个月后,太医确定没问题,李寻欢带着朱瑶和四大丫鬟以及一个死皮赖脸跟来的安平王准备回李园老家祭祖。

    “为什么你也会来?”李寻欢眉头皱的死死的,盯着坐在他面前,一脸痞相地扇着扇子挑眉朝自己挑衅的安平王朱雪风,忍不住抚额叹息:“父皇他们同意了吗?”

    “皇姐同意就行了,本王已经写了信给父皇和母后啦~”意思就是他是偷跑出来的。

    李寻欢暗道果然,不然父皇和母后怎么可能同意这小家伙来捣乱?

    不同于太子的沉稳,安平王从小到大可都是个皮猴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也就只有瑶儿能治得住他。

    虽然后来开始学武性子定了些,但也只是一些。

    “寻欢,算了,小风从来没出来过,既然这次出来了,就让他好好玩玩吧,这次我们回李园,不会有危险。”

    “唉……算了,就这样吧。”李寻欢叹了口气,默认了朱雪风的存在。

    他根本不是担心这个混世魔王好不好,他是在嫌弃这个大蜡烛啊qaq~瑶儿!

    “嘿嘿,还是皇姐对我最好了~”朱雪风抱着朱瑶的胳膊腻在她身边,顺便瞥了眼李寻欢:“不像某人,恨不得我消失。”

    “……”李寻欢嘴角一抽,再次叹了口气。

    每次和那两个小的对上他都是输得那个,谁让瑶儿宠着他们呢,唉,任他肚子再烟也烟不过两小家伙啊,尤其是已经是太子的朱雪英。

    “小王爷,瑶儿身怀有孕,不宜操劳,我可以答应你跟我们一起,但你要保证不能打扰到瑶儿休息,不然,我立刻写信回京,让皇上派人来接你。”

    “这还用你说?”朱雪风傲娇地哼了声。

    四大丫鬟捂嘴偷笑。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风儿,我知道你坐不住,等出了城你可以去外面骑马,但你得向我保证不惹事,不准骑快马!外面的护卫会跟着你,你自己小心。”朱瑶斜倚着,疼ai地摸摸朱雪风的头:“等到了李园,让你姐夫带你出去转转,你从小就没出来过,这次正好可以出来看看。”

    “我知道了,皇姐,你别担心,我不会胡闹的。”朱雪风最是听自家姐姐的话,朱瑶说什么他都会听,

    “小王爷果然还是最听公主的话了。”

    “那是当然,公主那么好,小王爷自然也是好的。”

    “呵呵,小王爷和姑爷每次碰到一起都要对上,横眉竖眼,十分有趣。”

    “你们怎么能妄自谈论驸马和小王爷?还不住嘴!”

    “翠香姐,我们就是说说。”四大丫鬟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以前公主和驸马出玩都不会带上她们,因此算来她们也没离开京城过,这次公主有孕,必须带上她们,她们四人才有机会出门。

    这可是非常好的机会,要知道,公主府里很多下人都羡慕她们呢。

    朱瑶也不阻止她们说话,靠在李寻欢身上睡了过去。

    一行人一路很平稳,没遇上什么事情,朱雪风一出城就撒了欢似的跳下马车骑马狂奔,幸好还知道分寸,没有离开他们的视线,四大丫鬟也在朱瑶睡过去后悄然下了马车,坐上另一辆马车,将空间留给李寻欢和朱瑶。

    李寻欢和朱瑶的马车是被改造过的,可以睡觉,等所有人都出去了,李寻欢护着朱瑶睡下,摸摸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揽着她闭眼假寐。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寻欢感觉到马车突然停顿,外面传来朱雪风和其他人的声音,他立刻睁开眼睛,发现朱瑶没有被吵醒才舒了口气。

    外面好像发生了争执,怎么回事?

    李寻欢走出马车,看到外面争执的人群,不悦地皱眉:“怎么回事?”

    “二少爷,前面有人拦路。”一个伪装成家丁的暗卫向李寻欢禀报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李寻欢眉心微皱。

    “二少爷,是拦路抢劫,有一群劫匪似乎在抢劫一个青年,看青年的样子好像受了些轻伤。”

    “你去看看,若是没什么大事,去帮下忙,让他们都散了,别吵着瑶儿睡觉。还有,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赶在天烟之前到下个集镇。”

    “是。”

    李寻欢说完瞥了眼前方不远处被劫匪围住的青年,又进了马车,没管外面的事情,暗卫得了吩咐,骑马来到朱雪风身边小声对他说了些什么,朱雪风虽然不满这群人挡着他们的去路,却也没再纠缠,只下令帮青年对付了那群劫匪,没等青年拜谢便带着一队人马离开了。

    青年:“……”说好的拜谢呢?说好的帮人帮到底呢?我可是还受伤着喂!

    尔康手求别走!

    青年看那群人就知道非富即贵,他很想上前攀交情,只可惜人家不理他,直接走了,他三脚猫的功夫连那些劫匪都比不过,又怎么能追得上他们,只好含恨离去。

    一路走走停停,尤其是第一次出门激动异常的安平王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停段时间,一行人回到李园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朱瑶的肚子又大了些,身体被养的很好,虽然没有一点长胖,却也没瘦下来,连皮肤都还是那样好。

    李园的人接到自家二少爷和二少夫人他们回来了全都到门口去迎接。

    那可是当今圣上最宠ai的公主和如今已是驸马的二少爷啊。

    不说少有的几次见到公主容貌的人都惊为天人,二少爷也是丰神俊朗,而且老爷早就来信告知这次二少爷和二少夫人回李园的原因,所以李园这些忠心耿耿的下人们可是非常期待。

    “二少爷,二少夫人,两位的院子已经打扫好了,随时可以入住,祭祖的事情也已经准备完毕,明日少爷和夫人就可以开祖庙祭祖。”李园管家李伯见到少爷和夫人下来,笑眯了眼睛。

    哎呀少爷果然无论怎么看都那么俊美,夫人那么漂亮,真是天生一对。

    “李伯辛苦了,我和寻欢难得才回来一趟,这个李园都劳烦李伯照看着。”

    “夫人说的哪里话,这是小人应该做的,”李伯微微弯下腰:“夫人,少爷,我们进去吧。”

    “好。”李寻欢扶着朱瑶,一行人进了李园。

    “姐,这里就是李园?看上去确实不错。”刚进李园,安平王就呆不住,左看看右看看,这边走走那边摸摸,“不过还是没有我的王府好。”

    “这位是?”李伯也发现了少年,略显疑惑。

    “李伯,这是安平王朱雪风,这次因为顽皮跟着我们一起来的,李伯待会儿多准备一个院子给他,至于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他啊,除了瑶儿没人能管得住。”

    “王爷?”李伯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小小的少年就是安平王,李伯对安平王可是如雷贯耳啊,别看他还小,但却已经是上过战场的人,据说还在战场上立刻大功,小小年纪就熟读兵书,用兵如神,虽欠缺些经验,但却非常有天赋和实力,被大将军赞不绝口,和地方战斗的时候如神将下凡,英勇不凡,还击杀了地方首领,让我军大胜,也因此他才会小小年纪被封为安平王。

    现在看到真人,李伯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他赶紧理了理衣服准备拜下:“草民拜见安平王……”

    “哎……李伯别……别……您要是这样,我皇姐非教训我不可,我可是听皇姐说了,李伯多年替李家打理着这李园,忠心耿耿,本王今日来只是以弟弟的身份来的,李伯不必多礼。”

    李伯听懂了安平王的话,也顺势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