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飞刀驸马八
    ,!

    多年不曾回李园,这里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变,李伯将李园打理的很好,下人们井然有序,院内花团锦簇,比起京城公主府的低调华丽,李园更显一份悠然的春意。

    “瑶儿,累了吗?要不先去歇会儿?”李寻欢担心朱瑶的身体。

    朱瑶摇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

    “好几年没回李园,没想到李园还是那样,真好……”朱瑶折下一枝桃花轻嗅,转头对李寻欢笑笑:“寻欢,稍后我们出去走走吧,好久没回来,不知道这里变了没。”

    “好,顺便把那小子带上,他可是念了好久了。”

    “噗……你之前不是还和风儿是死对头么?现在又想到他了?”朱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守在不远处的四大丫鬟和暗卫也都低头偷笑。

    李寻欢无奈地看着笑的花枝招展的朱瑶,叹了口气:“瑶儿!”

    “扑哧……呵呵,带上就带上吧,不然风儿又要向我抱怨了。”说着,她让翠抚去通知朱雪风一声。

    翠抚领命而去。

    “夫人,需要我去安排人手吗?”翠香上前问道。

    “不用了,翠香你带着人先熟悉下李园,把我们的行李都放好,有什么事情去找李伯,至于暗一他们暂时也不用跟着我们,这一路上都在赶路,你们也没有好好相处,在李园没什么事情,你们几夫妻好好聚聚,我和寻欢还有风儿自己去就可以。”

    “是,夫人。”

    “姐!姐!我们真的要出去玩吗?太好了,之前在路上我都没玩够!哈哈哈!我们快走吧!”安平王小朋友一听说自家姐姐要带他出去玩他自然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直接轻功飞了过来。

    要知道他从小到大还真的没出过京城,除了他十三岁的时候偷偷跑去参军去了边疆,但那也只是去边疆打zhang而已。

    边疆贫苦,他也没时间出去溜达,所以压根没玩过。

    现在也算是他第一次真正出来玩,他都已经激动了半个多月了,还没定下来。

    “风儿!”朱瑶拉过没个正样的朱雪风,弹了下他的额头:“还说你已经长大了,你看你,这么急性子,可不就是个小孩子。”

    朱雪风吐吐舌头,赖在朱瑶身上撒娇。

    他这副作态惹得朱瑶翠音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管家很欣慰,李园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虽然李园人不少,但少了主人,终究还是有些冷清,这次少爷和夫人回来,梨园瞬间变得热闹起来,下人们走起路来都虎虎生风。

    李家祖产从十几年前李老爹当了官后,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又买了很多的祖田,开了很多产业,家业扩大了好几倍,连李园也在这么多年中一次次扩建,扩大了不止两倍。

    李家在附近这一带相当有名,可谓是沂河城的第一世家。

    沂河城内的所有人都知道,李家不仅家大业大,而且还有个当朝一品大官的老爷和三品官员的大少爷,还有个娶了当今最宠ai的公主的驸马爷二少爷。

    因此,即使李家人远在京城,也没人敢打李家的主意。

    回屋换了件衣服,又取了些银两备用,准备去沂河城买些东西祭祖用,顺便带朱雪风出去放放风。

    管家听说少爷和夫人、小王爷要出行,立刻去准备马车和车夫。

    沂河城里李园不是很远,马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马夫在城门外停下马车,撩起帘子:“少爷,夫人,沂河城到了。”

    “嗯,就在这里下吧,你不用跟着我们,回去和管家说下,我和夫人还有小少爷会晚些回去,不用替我们准备晚膳。”

    “是,少爷。”

    车夫搬来小矮凳,朱雪风迫不及待地跳下马车,哇哦一声抬头看着沂河城的城门。

    李寻欢也出了马车,小心地扶着朱瑶下了车,车夫自己驾车回李园了。

    朱雪风在外人面前都是一副大人模样,一旦没有外人,就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个劲催促两人快点进去。

    “姐夫,这里就是沂河城?没有京城大。”朱雪风抬头看看沂河城的城门,笑嘻嘻的说:“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快进去吧!”

    “沂河城自然不比京城繁华,小风你从小在那里长大,不曾到过其他地方,乍一看到觉得新奇是无可厚非,其实这里的生活和京城并无太大差别。”李寻欢解释道:“我也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不知道现在这里有什么变化,夫人,我们进去吧。”

    “嗯。”朱瑶点头,“沂河城虽然没有京城繁华,却也有一份独有的幽静和宁和,小风会喜欢上这里的。”

    “嗯,嗯。”朱雪风直点头。

    这个时候早市还没下去,路两边都是卖各种东西的摊子和各种早点、小吃摊子,朱雪风第一次看到这些,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瞪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目不暇接。

    “风儿,你过来下。”

    “姐,什么事?”朱雪风过去,但眼睛还在到处看。

    朱瑶觉得有些好笑,递给朱雪风一个荷包:“这里有些银子,够你用的,你不用陪我们了,自己去玩吧。”

    “耶!姐你最好了!”听到朱瑶让自己去玩,朱雪风抓过荷包就跑远了。

    李寻欢看着朱雪风风一样跑远,又是无奈又是好笑:“皮猴一样。”

    “风儿被我们给宠坏了。”朱瑶一手搭在腹部,整了整脸上的面纱:“让他陪着我们他肯定不乐意,让他自己去玩吧,总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寻欢,我有些饿了,先去吃些东西吧。”

    “饿了?”李寻欢心里有些担忧,轻揽着她的腰四处寻找,发现不远处有个老人家开的面摊子:“我们去那里先吃些面。”

    “我还记得上次我们在外吃面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真是怀念。”朱瑶有些怀念“寻欢,等宝宝出生长大些了我们再出去走走吧,那里我们还没去过呢。”

    “好。”李寻欢自然同意朱瑶的话。

    “到时候也带风儿和英儿一起吧,风儿从小就说想成为大侠,游遍中原,只可惜一直身在宫中没有机会出来,英儿是皇太子,根本没有任性的权利,从小就表现的沉稳可靠,不让人操心,只越是这样就越让我心疼。”她的弟弟们,一个是未来的一国之主,责任重大,一个是未来的国家栋梁,同样也不能随意放zong自己,朱瑶特别疼两个弟弟,也是因为知道他们两个的辛苦。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让偷溜出来的小弟回去。

    “唉……可惜大弟不能过来,英儿不比风儿,他是太子,身上的责任比风儿重。”

    “小风虽然看似顽劣莽撞,却是个心有成算的,太子殿下更不必说,自小聪慧,不管是皇上还是太傅大臣们都夸赞他。太子殿下将会是明君,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也不觉得累,别烦恼,若让他们知道你又在忧心他们又要担心了。”李寻欢见揽着她走到以不远处一面摊坐下,“老人家,来两碗阳春面。”

    “好嘞,稍等啊,老婆子我这就帮两位下。”

    “我知道,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么想。”朱瑶又叹了口气:“英儿自小聪明,从不会喊苦喊累,但就是这样,所以才更让人心疼,我们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

    也许是怀孕的缘故,朱瑶有些多愁善感,但她也知道自己多想了,只说说便把这些放在一边。

    “客人,您的面好了。”正好李寻欢叫的阳春面好了,一大碗上面还飘着一些葱花,虽然很普通,没有平日吃的精致,却也有一分滋味。

    摊主甚至还送了些腌渍小菜给两人当下饭菜。

    朱瑶看到面还真觉得自己饿了,两人吃了些面,坐着听了会儿来往行人的话,因为在角落里,倒是除了卖面的两个老人家没人看到脱下面纱的朱瑶的容貌。

    两位老人家到底阅历多了许多,没有因为朱瑶的容貌而吃惊,只在心里感慨了声好相貌,便又开始忙活。

    丰和城和几年前没什么差别,两人付了面钱。

    “老人家,你知道这里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我们刚回沂河城,有些不了解。”朱瑶问卖面的老奶奶。

    “客人才回这里?难怪没听说,还别说,老婆子我啊真的知道这里发生了一件新鲜事儿。”老人家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见自家老伴儿在和面,也没什么生意,便坐下和朱瑶两人说道起来。

    “要说我们这里自从十几年前出了个李探花后治安一直很好,我们百姓也都生活的比较不错的,尤其是近几年李家二公子娶了公主,我们这里就更加水涨船高啦!这十几年来我们这里啊几乎是路不拾遗,大家都生活的很好,所以近几年没出什么大事儿,要说最大的事儿还是要属半个月前这里新开的一家珍果蔬的铺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