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飞刀驸马十
    ,!

    “瑶儿,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问问李伯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李家的铺子竟然变成这般模样,这里的东家到底是谁。”李寻欢不认为李伯会背叛他们,既然李伯并未和他们说起这件事情,就说明这件事情没重要到需要告知他们。

    若是一般情况下,李寻欢并不会对此有任何异议,毕竟李家的产业数不胜数,并不少这一个,但这个不知名人士竟然利用李家的关系无视律法,做出此等让人不悦之事,他就不能放任下去。

    只李伯竟然放任珍果蔬铺子不按照律法办理经营证,实在奇怪。

    “李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朱瑶相信李伯对李家的忠心,是不会做出有损李家威严之事的,何况朱瑶知道,这珍果蔬的拥有者是个穿越者,必然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不然也不会突然开了这么一个品种齐全的店铺,而所有人都知道商人开店需要办理经营证这人却不知道,只能说明他(她)自视甚高,自以为是,对时下的事情半点不关心。

    只有这样的人才会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应该去衙门办理经营许可证。

    “不管如何,这都是他的失职,”李寻欢摇头:“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我会查清缘由的。”

    “可是……”朱瑶有些担心,不知道那个穿越者究竟有何目的。

    “别担心瑶儿,我会处理好的,你啊,只要养好身子,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就行!”李寻欢宠溺地捏捏朱瑶的鼻尖,开玩笑似的说道,心里也是不愿让她为些小事烦心的。

    朱瑶没想到李寻欢会这样说,一时间满头烟线,她瞪了李寻欢一眼。

    珍果蔬超市里的东西既新鲜又品种繁多,且虽然比外面的贵了些,但品相非常好,来这里购买的大多数都是有钱人家,毕竟这里的东西虽然贵了些,但确实很好。

    朱瑶看着里面的东西,觉得嘴里有些馋。

    “寻欢,我们也买些回去吃吧,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这些东西,虽然不像她空间里的那些东西含有灵气,但在普通的食物中可以算得上是最顶级的了,不管是外表还是味道都非常吸引人。

    “想吃什么?”李寻欢自是不会让朱瑶失望,且不说其他,单是这里的东西确实非常新鲜。

    瑶儿自从怀孕后食欲有些不好,吃些水果下饭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李寻欢亲自动手挑选了几样看起来十分不错的水果,付了钱,把买的水果放在掌柜的送的精致的竹篮中,又听了掌柜的宣传了一番什么会员制啊积分制啊之类的,眯了眯眼睛,嘴角噙着一抹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的笑意,含蓄地说了声暂时不需要之后,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护着朱瑶离开了珍果蔬超市。

    朱雪风早在朱瑶开口之后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游荡去了,朱瑶和李寻欢因为心里有事,请了辆马车就回了李园。

    “二少爷,二少夫人,你们回来了?”李伯早就接到李寻欢他们回来的消息,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去接,只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才离开没多久的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李寻欢看到李伯脸上明显的不解,将手里的篮子递给跟着身边的小厮:“去把这些洗干净端上来,夫人要吃。”

    “是,少爷。”那人接过篮子走了。

    等下人们都下去了,李寻欢扶着朱瑶回房间休息,见她睡下,才小声对李伯说道:“李伯,我们去书房,我有事要问你。”

    李伯见李寻欢表情严肃,心里惴惴不安。

    难道是他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少爷不开心了?可是他没做错事啊……

    李寻欢和李伯来到书房,李寻欢示意李伯将门关上.

    “少爷,是李园出事了?”李伯拱手问道。

    李寻欢坐在主座,听了李伯的话浅浅一笑道:“那到不是,李伯将李园打理的很好,我和爹还有大哥他们都很放心。”

    李伯听了悄悄舒了口气,“那……”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今日我和瑶瑶出门,见到一家名为珍果蔬的铺子,”李寻欢想了想说道:“那处铺子本该是我李家用来开酒楼的铺子,怎么突然做起了时鲜的生意?”

    “珍果蔬铺子??”李伯听了很是不解,又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这个……少爷,李家确实在沂河城有几家铺子,但都一早就开了业,恕老奴愚钝,老奴并不记得有开过时鲜铺子。不知少爷您说的那个珍果蔬是哪家?”

    不怪李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家少爷说的那家铺子,那是段他极力从脑子里删掉的记忆。

    也是一段让人无语的记忆。

    这要从李家的关系说起。

    李家虽然算得上是传承悠久的大家族,但一直人丁稀少,到老爷这一代有两个少爷,周围也已经没什么比较近的亲戚了。

    只出了已经除了五服的一个林姓的有些关系的亲戚,不过多年来都没什么往来。

    你说没什么往来就没什么往来吧,大家各过各的,相安无事,偏偏一个多月钱李园来了个林家的小姐叫林诗音,说什么家中父母都已过世,希望李园能收留她。

    要说虽然李家和林家关系已经很远,但李伯也不介意收留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子,但让李伯想不到的是,这女子简直就是个奇葩。

    这奇葩到什么程度呢?刚来李园就问起自家二少爷,没关系,大家都知道二少爷风流俊逸,武艺过人,在江湖中颇有声望,但你能不能不要一副我是李园未来主子的样子啊?

    刚来就要指手画脚,这颗不行那个不对,这个要改那个要换,还越过他这个正宗的李园管家去教训李园的下人?

    甚至她还总想着出去抛头露面,做什么生意,还想让李园的人给她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李伯和李园的下人们都非常无语,索性就以家中无主人的理由将她打发到离李园不远不近的一个小庄子里了事。

    当然,李伯被弄得没办法,最后随便丢了未开张的铺子给她,之后就再没有关注这件事情。

    这也成为了李伯多年来唯一想要自动删除掉的记忆没有之一。

    所以现在听李寻欢说的这些,他压根没想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伯的表情不似作伪,也让李寻欢更加疑惑,他把他在沂河城遇到的事情详细地和李伯说了下,李伯越听越严肃,最后沉默片刻,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忍不住眉毛一跳:“少爷,听您这么一说老奴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

    “嗯?”李寻欢示意李伯继续说下去。

    “说来少爷您也应该知道的,李家还有个已经出了五服的远亲,姓林,前段时间林家来了位小姐,叫林诗音,也算是李家的表亲,还要叫少爷您表哥的,林家家道中落,林氏夫妻又在半年前去世了,因着李小姐没有其他亲人,林老爷他们便让她来李园寻亲,只是……”李伯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接下来的话,因为实在难以开口啊。

    李寻欢听了李伯的话皱起眉头,“李伯有何难言之隐?”

    “少爷,那林小姐有些问题。”

    “嗯?”

    “老奴也说不上来有什么问题,只那林小姐行事十分怪异,让人捉摸不透,林小姐对李园的人态度十分怪异,不顾众人如何想,胡乱指挥李园的下人,差点让李园乱起来,之后老奴斗胆,将李小姐安排到李家名下一个小庄子中,又给了她一个铺子,也算是全了李林两家仅有的一点情分,自那之后老奴再未关注过李家小姐的事情,若二少爷您说的是那个铺子的话,我想应该是李家小姐弄出来的。”

    “李家小姐?”李寻欢听李伯这么一说倒也是想起来这件事情了,有一次路过林家门口,他和瑶瑶初成亲游历各地的时候(蜜月)经过林家门口,还特意去白见过林父林母,虽然当时林家父母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小李子完全没想到那是人家本来把他当女婿看待结果他偏偏成亲了,林家父母心里的不悦和尴尬),但也未曾发生什么事情,当时林家表妹也去庄子上小住,他并未见到,这次林家表妹竟然到李园来了?

    听李伯详细说了李家表妹在李园的作为,李寻欢有些头疼。

    幸好李伯把人找理由弄出去了,这要是住在李园,还不得把好好的李园折腾没了。

    而且这李家表妹,无视律法,肆意妄为,实在不妥。

    “李伯,辛苦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少爷,那老奴先下去了。”

    书房的门再次关上,李寻欢在书房内沉思。

    目前他并不清楚林家表妹的目的,只因为珍果蔬的事情对她原本就浅薄的印象更是不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