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青梅和竹马一
    ,!

    小王子的诞生为皇室注入了新鲜的血脉,女皇非常高兴,在小王子满月的时候开了皇家舞会,把小王子正式介绍给其他人认识。

    爱丽丝和艾伦躲在角落里,爱丽丝靠在艾伦怀里,含笑看着女皇慈祥地抱着小家伙笑的开怀的模样,忍不住轻笑。

    “艾伦,你看,母亲很喜欢小家伙。”

    “那是自然,我们的孩子,母亲怎会不喜?”艾伦勾唇:“他将会是我的骄傲。”

    “是的,他会是我们的骄傲。”

    两年后,爱丽丝又为皇室诞下一名小公主。

    艾伦一直都宠着爱丽丝,这一世两人同时离开了世界。

    爱丽丝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幸运,每一世都能找到如此爱着自己的人,每一次那个人都在自己身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了。

    再次睁开眼睛,李沧瑶心道,果然如此,对于再次穿越没有任何诧异。大概是睡了很久,所以整个人没什么力气,身上也很疼,周围一片白色,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这里应该是一家医院。

    病房非常大,而且很豪华,若不是李沧瑶敏锐地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以及发现她床头的那些仪器和手上的输液管,根本不会怀疑这里是医院。

    李沧瑶想起身,却因为浑身没有力气而半点不得动弹,她转转眼珠子,动了动手脚,再次疲累地睡了过去。

    没有人知道,这间被特意上头特意嘱咐要特殊照顾的豪华贵宾房里的小姑娘竟然清醒过。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李沧瑶的意识再次苏醒过来,隐隐约约间听到周围有声音,清清淡淡的,很温柔,似乎隐藏着一丝淡淡的悲伤。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这次醒来意外的竟然没有丝毫原身的记忆,只是觉得那声音让她很安心,她不想让她那么难过。

    所以,醒过来……

    身体僵硬的好像尸体一样,但李沧瑶的灵魂力量却非常强悍,在她强烈的想要醒过来的想法中,她床头的医疗仪器突然剧烈波动起来。

    “嘀嘀嘀-----”

    固定地来看依然沉睡不醒的小女儿,和她说话,希望她能够醒过来的贵妇突然听到响亮的嘀嘀嘀声,立刻抬头看去,脑波仪剧烈波动着,数据起伏不定。

    这个时候,贵妇无意间看到小女孩手指微微动弹了一下,她激动地立刻跑出去:“医生!医生!我女儿醒了!我女儿醒了!!”

    没一会儿,病房里就聚集了许多医生,大家忙这忙那,给李沧瑶检查,还有医生打着小电筒翻看她的眼睛,好一会儿后,众人皆惊喜地对那贵妇说道:“恭喜夫人,小姐恢复意识了,真是奇迹。”

    “醒了!醒了……”贵妇听到医生的话喜极而泣,颤抖着手掏出电话立刻给家里人打电话。

    李沧瑶虽然还是无法睁开眼睛,但意识已经完全清醒,她此刻稍稍了解了自己的情况。

    原身应该是个小女孩,年纪不大,不过似乎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被判定变成植物人已经三年,谁也没想到她竟然醒过来了。

    难怪大家都这么激动。

    当然,更多的消息李沧瑶没有得到,只猜测原身家人应该很疼她,听应该是原身母亲的人得知自己醒来时那激动的无以加复的声音就知道了。

    身体过于虚弱,灵魂力量和身体无法完全契合让李沧瑶打不起精神来,这个身体,受的伤太重,而她现在又动弹不得,不能饮下灵泉修补身体,只能强打起精神修炼逍遥派内功心法。

    逍遥派的内功心法不但有保青春,延年益寿的功效,也有护体功用,不然逍遥派的人都是江湖中人,打打杀杀的受伤在所难免,怎么会找不到一点伤痕呢。

    大概是因为出过车祸,又昏睡了三年,李沧瑶运转心法的时候相当的困难,经脉堵塞,断裂,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修补好。

    好不容易聚集起一丝内力,让她有了些许的力气,已经好几个小时后了,这个时候,贵妇通知的人也早就赶了过来,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病床上的李沧瑶,生怕漏看了她醒来的过程。

    “怎么还不醒过来?医生不是说很快就能醒过来的么?”李忆恩焦急地说道。

    傅桑搂着妻子沉静而稳重地说道:“镇定点,医生说的不会错的,我们的宝贝会醒过来的。”

    若不看他微微颤抖的手,还真以为他有多淡定。

    傅黔没有理会父母,死死盯着床上瘦小的人儿,眼睛也不眨一下。

    那是他最宝贝的妹妹,却因为他的疏忽而变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三年,如今她醒过来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终于,在大家的期待中,李沧瑶慢慢睁开了眼睛。

    “……”李沧瑶张张嘴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身体虚弱再加上三年不曾开口导致的,也不惊慌,反而是傅黔见她说不出话来一阵心慌:“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说话?爸,为什么妹妹说不出话来?”

    “冷静点。”被叫做爸爸的男子皱眉轻叱傅黔:“你的稳重呢?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你妹妹刚醒,身体虚弱,没力气说话,你这么大声,会吵到你妹妹的。”

    李忆恩没管他们父子两,拿起棉签沾着水湿润她的嘴唇,眼含泪水,满目温柔:“宝宝终于醒了,妈妈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妈妈……

    李沧瑶动动手指,想替她擦干眼泪,却因为无力而无法举起,只能张张嘴,无声地说了句不哭。

    傅桑教训了一顿一惊一乍的儿子,走到床边,搂住李忆恩,替她擦了擦眼泪:“别哭,女儿不是醒过来了么?你应该高兴。”

    “我……我就是太高兴了,你不知道当初我看到宝宝满身是血的时候有多害怕,呜呜……”说着说着,李忆恩反而哭了出来,傅桑这次没有劝她,知道她心里的苦,只觉得让她哭出来的好,把心里所有的苦都哭出来,才会好受些。

    这三年,他们一家几乎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小女儿出车祸变成植物人的打击甚至一度让妻子精神失常,傅桑虽然情绪内敛,但这几年也非常痛苦,即使他已经让罪魁祸首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无法宣泄他心中的怒火和悲痛,直到今日,他们一家才终于又活了过来。

    “宝宝终于醒了,担心死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了。”傅桑伸手摸摸李沧瑶的头,噙着泪水。

    傅黔也跑过来,握住李沧瑶没有吊点滴的手,温柔地替她擦汗:“妹妹,你终于醒过来了。”

    李沧瑶并不认识这三个人,但能从他们眼里看出对自己的疼爱和喜悦,这是原身的家人,很疼爱原身,很关心原身的家人。

    李沧瑶弯了弯嘴角,却又不得不让这个刚刚经历喜悦的家庭再次经历悲伤。

    然而李沧瑶还是不够了解她现在的情况,所以并不知道,早在“病人因为车祸撞击头脑,曾经一度脑死亡,部分脑细胞也永久性死亡,那些脑细胞主导记忆系统,也就是说,令千金失忆了,而且是永久性的,不过幸好病人现在还小,失忆并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

    “是吗?只要人没事就好,宝宝还小,长大后说不定也不会记得小时候的记忆,失忆了也没关系,记忆的话我们一起创造就有了。”

    所以众人在看到李沧瑶睁开眼睛看着他们时候那有些陌生的眼神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李沧瑶,不,现在应该叫傅滢,傅滢的醒来让整个傅家都充满了欢笑。

    自从傅滢醒过来之后,傅桑三人每天都来看她,每天都会把她小时候的事情以及傅家的事情一点点告诉她,终于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后,傅滢可以坐起来了。

    因为已经醒过来,病房里的那些仪器都撤掉了,除了定期的检查外只要好好护养就行,至于身体状况以及双腿问题,只能慢慢来。

    傅滢经过这半个月的时间也终于完全了解的原身的情况,原身姓傅,是傅家的小千金,傅家经营酒店,不仅在h国十分有名,且已经开到国外,是全球性的酒店,作为傅家的千金,傅滢自小受尽宠爱,加之人又长得玉雪可爱,自然非常讨人喜欢,然而在三年前,一家酒店的老板因为和傅家酒店竞争失败导致破产而怨恨傅家,开车撞了被傅黔带出来玩的傅滢,导致她重伤,昏迷了三年,因为是自己偷偷带妹妹出来玩而导致妹妹变成植物人,傅黔这三年来一直很自责,原本就妹控的傅黔更加妹控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了。

    傅滢趁着家里人都还没来,从空间里拿出自己的金针扎在腿上,暗中治疗腿部。

    因为车祸过于严重,她的腿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再加上三年不动,即使有护理人员按摩也有些肌肉萎缩,现在她身子虚,复健不能做,只有暗中以金针辅以少量灵泉治疗,一点点让腿复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