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青梅和竹马二
    ,!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并且傅滢很好地掌握了这个度,所以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她相信,只要以自己的医术和药加上空间里的灵泉,再加上积极的复健,一年的时间,她就能完全康复。

    半个小时候,傅滢收回金针,擦了擦脸上的汗。

    十岁的身体还是太小了,加之这么小就受到过这样大的伤害,经脉受损,她内功修炼很并顺利,除了一开始聚集起来的那一丝内力,她至今内力无法运转一周。

    不过她并不着急,内力修炼对她而言如吃饭喝水一样,只要经脉修复,她就能练回来。

    傅滢在医院又待了一个月才被接回家,傅家的别墅是一处里s市比较远的地方,别墅周围连着两座山,占地很大的庄园,山上种着许多果树,每到果树成熟的季节,都会飘来阵阵果香。

    当傅滢被出车子的时候就看到一片绿莹莹的,让人心情舒畅。

    看来这一世的家人很懂得修身养性,不但农庄里种着各种蔬菜水果供自家人吃,多余的酿酒,就连牲畜也有专人养着。

    傅黔好哥哥地推着轮椅,见妹妹满目惊奇地左看看右看看,自觉的替她介绍。

    “怎么样,妹妹,我们家好看吧?这些都有专人养殖,供我们一家人吃的,绝对安全无农药,为了庆祝妹妹出院,妈妈今天可是亲自下厨做了好多好吃的菜,今天你可是有口福了。”

    “嗯,很好看,我很喜欢。”傅滢很欢喜地点头,就近摘下一株麦穗在手里把玩:“麦子很饱满,长得很不错啊。”

    傅滢对农作物还是挺熟悉的,自然看得出手里麦子的好坏,麦穗很大,麦粒一个个都很饱满,一看就知道被照顾的很好,傅家的人倒是非常有趣,很少有人会专门买一个这么大的庄园自己种菜养牲畜自己吃的,不过她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傅黔推着轮椅大概半个小时,终于看到别墅的大门,傅桑和李忆恩早已接到消息站在门口等候,看到傅滢立刻迎了上去。

    李忆恩摸摸傅滢的脸,笑的很温柔:“滢滢,欢迎回家。”

    傅桑也忍不住说了句欢迎回来,就连推着她的傅黔,也对傅滢说了句欢迎回来。

    傅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于在三人期待的目光中弯弯眉眼笑了起来:“嗯,我回来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

    因为才出院,家人也不愿傅滢劳累,由傅母领着她在庄园里转了一圈,认认地儿,之后全家人聚在一起看看电视,三人继续向自家失忆的女儿(妹妹)说说家里的情况,一天便也过去了,晚上一家人好好吃了顿饭,洗了个柚子叶澡去去晦气,由哥哥抱着她到床上,替她拿了本书,叮嘱她早些休息,不要看太晚,才走出房间。

    书是关于学习苏绣刺法的,傅桑知道傅滢对刺绣感兴趣——在医院的时候因为行动不便,无聊的时候某人想找事情做便想着动手刺绣,给家人做衣服——之后,特意让人买了许多刺绣教材的书,几乎码了一个小书架,还有各种教学视频。

    傅爹又定制了绣架、买了绣线,绣花针,要不是傅滢阻止,他还想请刺绣老师来教她。

    傅滢保证一定早睡觉,见傅桑离开并且关上门,放下手里的书,装作喝茶,往水杯里弄了一杯灵泉水喝下,又拿出金针继续扎了半个小时的针,弄得出了些汗,才拔了针。

    之后傅滢替自己把了脉,发现又好了些,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满意地眯起了眼睛,现在她的腿已经有知觉了,再这样下去,相信很快就能站起来了。

    做完一切,照例修炼内功,哪怕现在没什么效果也不会偷懒落下,直到两个小时后,傅滢才收了功,拿出被放置在床边床头柜上竹篮里做了一半的衣服继续。

    她在医院里的时候无聊央着傅母给她买了好些真丝绸布,准备给家人每人做一身衣服,为了感谢他们。

    李沧瑶对于做衣服,刺绣这种事得心应手,但傅滢才十岁,根本不会这些,所以她才假装要学习刺绣,让爸爸买书和光碟学习,不请家教也是因为怕一不小心漏了底,毕竟虽然她很自信不会泄漏,但难保会因为一时疏忽让人发现端倪。

    这一个月来她循序渐进,从完全不会到现在绣的有模有样,让家人都大呼真是天才。

    而家里的三套衣服,她也准备花一年的时间完成,这也是她敢明目张胆地让人看到的原因。

    傅滢手里的是傅爹的衣服,是一套,上装和下装,还有一双鞋子,现在她做的就是上装,她准备做一套休闲服,真丝布料,以暗纹绣法绣双龙戏珠图案,不过为了逼真,她之前故意浪费了一些布料,都是为了“练习”让人买的差等的布料,做一些小绣帕等物——那些失败的作品后来都被家里人收藏起来作为纪念。

    傅滢一边做衣服一边熟悉周围的环境一边复健,很快半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在自己的努力下,她已经能站起来走几步了,内力修炼也有了初步的进展,经脉修补完成,虽然腿还没完全好,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这半年的时间她除了偶尔绣一些小东西,比如手帕,比如丝巾,比如香袋给家人,曾经承诺的衣服始终不见踪影。

    傅家的人倒是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自家女儿虽然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天才,才学了半年的刺绣就能绣出如此完美的堪称艺术的作品已经非常难得,做衣服什么的估计还是有点困难的。

    所以傅桑三人都非常默契地不提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然而三人并不知道,其实那三套衣服傅滢早就做好了,只不过为了不那么惊世骇俗,所以一直存放在空间里没拿出来。傅滢给爸爸做了一套烟色的休闲服,衣服以银线和金线以暗绣手法绣出了若影若现的双龙戏珠图案,裤子没有多余的花纹,只是以银线绣出了隐隐的云彩图样,配合着衣服,看上去既大气磅礴又十分美观。

    而鞋子她则以天青色为料,绣了太阳图案,以为青天白日,正好也合了龙和云的图案。

    妈妈李忆恩的是一件长款旗袍,旗袍银白色,绣了百鸟朝凰图,每一只鸟儿都活灵活现,生动的仿佛会飞出来一样,尤其是那傲然立于云霄的凤凰,更是灵动的好似活物一样,鞋子是牡丹图,同样栩栩如生,非常漂亮。

    至于哥哥傅黔的衣服,傅滢选了银灰色的布料,绣以挺拔苍劲的青竹,鞋子倒是没什么图案,只以藏青色的布料做了一双。

    不管是布料还是绣线,傅滢都是用的空间里的存货,至于爸爸给她买的布和绣线,都被她丢进空间里。

    她空间里的东西都是非常好的,那么多世界下来她的收藏可谓是数不胜数,极品布料也是非常多,那些很多都是她当皇后、太后的时候收藏的珍品,以古法织成,很多方法现代早已失传。给家里人做衣服,空间里的存货自然是她的首选。

    傅滢摸了摸手里衣服的触感,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这么悠闲自在的日子她很喜欢,她本身就没有什么大野心,也正因为她心性平和,为人疏朗,心胸开阔,所以她到哪个世界都能活的很好。

    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今天都不在家,她抓紧时间把最后一点东西绣完,三套衣服终于完成了。

    傅滢看着堆叠在腿上的三套漂亮的好似艺术品一样的衣服,弯了弯嘴角,笑的非常满足。

    今天就可以给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个大大的惊喜了,不知道他们看到她做好的衣服会不会吓一跳,呵呵……

    “小姐,先生他们回来了。”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女佣服的女佣走了进来,小声对傅滢说道。

    傅滢连忙转过轮椅对她说道:“爸爸他们回来了?赶紧推我过去。”

    女佣小心地推着轮椅来到客厅,就看到傅桑三人坐在沙发中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傅滢歪了歪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还是让人推着她过去,亲了亲三人的脸颊:“爸爸,妈妈,哥哥,欢迎回来。”

    “哦,我的小宝贝,一个人在家寂寞吗?爸爸不是故意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傅桑同样亲了亲傅滢的脸颊:“原谅爸爸,宝贝。”

    “我一个人在家很好,没有寂寞,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有事情要做,我知道的。”傅滢有些无奈地看着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如出一辙的妈妈和哥哥,忍不住抚额叹息。

    似乎自从她醒过来之后家里人就把她当成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样小心翼翼地护着,生怕一不小心她就碎了。

    但实际上她比任何人都要健康,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厉害,大半年的修炼加上各种好药和灵泉的帮忙,她现在已经拥有了相当于五年的内力,这还是因为前期花了很多时间续接经脉,要不然内力会增加的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