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青梅和竹马六
    ,!

    傅家人早在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两小的房间,傅爸爸和傅妈妈也不担心崔妈妈会不同意,虽然崔妈妈确实有些市侩,有些自尊心太强,但对儿女却是真心疼爱的,为了儿女,崔妈妈也不会拒绝他们的提议。

    崔芯爱和崔英雄顺理成章地被接到傅家,刚到傅家的时候崔芯爱很自卑,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唯唯诺诺的,生怕一不小心做错事被罚或者被赶走,傅滢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小妹妹很照顾,知道她自卑,所以不断开导她,和她说话,陪她玩,不着痕迹地教导她,让她渐渐走出心里的阴影,逐渐变得自信开朗起来。

    崔英雄倒是个熊孩子,刚开始知道自己竟然能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吃着这么好吃的东西,穿着这么好看的衣服,不由自主地骄傲自大起来,甚至开始有眼高于顶的迹象,被傅黔给逮住狠狠教训了一番,之后傅黔就好像盯上他一样,不但给崔英雄请了个武艺老师,表示要他好好学习武艺,保护妹妹,还专门给他安排了一些课程——提高素养,硬生生把崔英雄从一个中二少年掰成了有涵养的小少爷。

    崔芯爱和崔英雄的到来给傅家增添了许多欢笑,所有人都很满意。

    傅滢对家人给她请家教的事情很满意,毕竟哪怕她装的再像小孩子,但心里到底还是个老不死的,让她再回过头来和一群小屁孩学习那些不必要的基础知识,对她来说是浪费时间,自从请了家教后,就连崔芯爱和崔英雄也说服了崔妈妈,开始在家跟着家教学习,除了基础知识,三个小孩都选择了自己的兴趣,傅滢选择了药膳专业,这样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给家里人做药膳温养身体。

    对于傅滢选择药膳专业,不管是傅爸爸还是傅妈妈,或者是傅大哥都持着赞同的态度,在她们看来,女儿(妹妹)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他们来。

    更何况女儿(妹妹)选择这个还都是为了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反对?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好不。

    崔芯爱绘画很有天赋,她选择了绘画和服装设计。自从有一次无意间看到傅滢刺绣做衣服,她也迷上了刺绣和你亲自动手做衣服,傅滢知道后一点也不藏私,把在这个年代早已失传了的双面绣暗绣技艺教给崔芯爱。

    崔英雄则迷上空手道,越来越有空手道大将的风范——当然,他还是打不过傅大哥和傅滢,对此崔英雄表示,傅家两个怪物,他才不想和他们比。

    一晃眼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傅滢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对于相貌和前几世相差无几这个现象她早已习以为常,十五岁的少女已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不经意间吸引了某人的眼睛。

    这五年来,傅滢的腿早已恢复正常,内功修炼和武艺修炼也早已步上正轨。

    崔妈妈这五年也没有闲着,在傅妈妈的建议和劝说下,她卖掉了原来的那个小餐馆,跟着他们来到s市,不但在傅妈妈的帮助下参加了成人学习,还报名厨艺班学习厨艺,这几年坚持下来厨艺已经和往日不可同日而语。期间崔妈妈还根据傅妈妈的建议,在s市租了一家小店面开起了甜点屋,虽然不大,但也小有名气。

    生活的顺遂和事业的成功让崔妈妈的气质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让她恢复了她乐观大方的真性情。

    当初是为了生活不得不让自己变成一个野蛮的泼妇,一个人带着儿子和女儿艰难地讨生活,还背上那么大的债务,每天都在害怕哪一天她这个家会没了,现在没有生活所迫,她完全不需要伪装自己让自己变成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傅滢和崔芯爱如今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崔英雄在所有人的高压下被动(自动)变成了两女的小跟班,小跟班崔表示很委屈,明明他是清新小美男一枚,为什么最后会沦落为那两人的小跟班?傅滢大小姐也就算了,他打从心底里愿意,可是为什么崔芯爱那死鬼竟然也敢欺负他?明明他比她厉害啊。

    崔英雄很悲催地继续做着自己的小跟班,崔芯爱每次压着崔英雄就觉得很骄傲,谁让他总想欺负自己!

    十二岁的小芯爱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虽然还很稚嫩,但没人怀疑她长大后会变成大美女。

    因为有好的老师教导,自己又勤奋,崔芯爱的绘画功力提升的含快,傅滢想了想,给她报名参加了十到十五岁的少年组国际绘画比赛。

    崔芯爱得知傅滢帮自己报名参加了国际绘画比赛,心里一阵高兴,随后又担忧起来:“滢滢姐,这……我恐怕不行……”

    傅滢笑着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道:“没什么不行的,芯爱,我可是知道芯爱有多努力,也知道芯爱的画有多好看的,所以我才会帮芯爱报名参加这场比赛啊。”

    “哎呀,没想到我们芯爱竟然不敢参加比赛了?哈哈哈哈哈,崔芯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崔英雄在一边嘲笑她。

    崔芯爱怒视崔英雄:“崔英雄,你找死啊!”

    崔英雄哼了声,转头看天:“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哈哈哈,你打不过我!!”

    傅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这两兄妹之间相处的模式早已习以为常,她知道这是崔英雄用另类的方法鼓励崔芯爱,只不过他脸皮子薄,不愿意讲好话而已。

    崔芯爱被崔英雄这么一搅和反而坚定一定要取得好成绩让他看看的想法,之后的几天里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门心思准备参赛的作品,就连吃饭都是匆匆扒两口就完事。

    傅滢和崔英雄相视而笑。

    傅滢坐到崔英雄身边,斜睨了他一眼,道:“英雄,你再这样和芯爱作对下去,到时候可别怪芯爱不认你这个哥哥哦~”

    “哈,怎么可能?芯爱那丫头,她敢不认我!”崔英雄傲娇地哼了声,眼珠子却心虚地到处乱转,一看就知道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谁让他和芯爱两个好像天生不对头一样,见面就是冷嘲热讽,你坑我我坑你,弄得不仅是傅滢,就连傅大哥他们几人都觉得非常奇怪和无奈。

    不过两人斗归斗,若是有人敢欺负对方,第一个站出来的准是他们自己,只不过两人都死不承认罢了。

    傅滢无语地瞪了崔英雄一眼,起身去厨房把早早炖好的药膳端出来送到他手上:“呐,这是我给芯爱做的药膳,你自己送上去吧,我累了,要去休息了。”说完,傅滢完全不管崔英雄的吹鼻子瞪眼睛,故意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踢踢踏踏上了楼。

    崔英雄瞪着手里的砂锅好一会儿,最终认命地起身,不情不愿地把药膳送去给崔芯爱。

    绘画比赛初赛在十天以后,要求没为参赛选手都要上交一幅作品,由评审团评审,通过的选手将会搭乘由举办方提供的飞机去往m国参加总决赛,崔芯爱花了七天的时间完成了画作,然后把画作寄了出去,半个月后,崔芯爱接到了初赛通过的通知。

    “我通过初赛了!妈,哥哥,傅姨,莹莹姐姐,我通过初赛了。”崔芯爱拆开快递员送来的信,看到里面大大的金红色通知函,激动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立刻飞奔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今天崔家人都在家,就连傅妈妈也和傅滢一起到崔家等消息,听到崔芯爱的话大家都非常开心,崔妈妈激动地含着泪水,连说了好几个好字,“我家芯爱有出息了,妈妈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哼,臭丫头,你还是有点用处的嘛,不过还是没我厉害,哈哈哈,这下你要去m国了,怎么样?到陌生的地方,不会寂寞的哭吧?哈哈哈……哎呦,妈,你干嘛打我啊。”

    “打的就是你。”崔妈妈怒视崔英雄:“有你这样说你妹妹的吗?该打。”

    崔英雄扁嘴委屈:“妈你偏心。”

    “我就偏心,怎么了?”

    崔英雄表示,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傅妈妈拿过通知函看了看,“不错,芯爱本来在绘画上就很有天分,果然我没看错人。”

    “傅姨,您太夸奖了,我知道我并不是最厉害的,决赛的参赛选手来自世界各地,比我厉害的人多的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比赛,不管能不能赢都不重要。”

    “好,就该有这样的心态。”傅妈妈赞赏地看着崔芯爱:“拥有一颗平常心,保持自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该如此。”

    “芯爱初赛通过,我们庆祝一下。”傅滢说道:“我待会儿打电话让管家再去买些菜,今晚我下厨,好好给芯爱庆祝一番。”

    崔芯爱眼前一亮,“真的?莹莹姐你太好了!”

    “难道我以前就不好了?”傅滢开玩笑道。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哈哈哈……”大家笑作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