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青梅和竹马十一
    ,!

    说实话,若不是尹妈妈自己跑来说那么一大堆的话,崔英雄才不要理他们,看着就心烦。

    尤其是那个又开始眼泪汪汪好像受了委屈一样的小女孩,让人看了就倒胃口。

    尹恩熙的这个样子让崔英雄想起了当初看过家里还很穷的时候遇到过的一个女生,那时候他还是个叛逆的小混混,但人其实并不坏,只不过不爱读书罢了,有一次那个女生似乎偷了她朋友的一块橡皮擦,结果被人发现,然后就是那副委委屈屈的泪盈盈的表情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她没偷,是他得知她没带橡皮擦借给她的。

    结果之后无论他怎么解释老师和其他同学也不听,认定是他偷了橡皮擦,甚至叫了家长来。

    自那之后他更加讨厌学校讨厌学习。

    那样的人,是崔英雄最痛恨最讨厌的人。

    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么两个奇葩来?哥哥跟个咆哮马一样动不动就不分青红皂白吼人,没有实力还想学人家当英雄。妹妹则是好像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若不然就是在欺负她,就是坏人,动不动就掉眼泪,身子柔弱的一阵风就能吹到,妈妈就是个八婆,斜眼看人还自以为是贵妇人,看不起他们,爸爸也是个奇葩,一般不说话,一说话就像是教导主任一样批评人,同样不分青红皂白。

    真是极品一家人。

    “你……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说我爸爸妈妈?他们是为了你们好才那样说你们的,是想让你们改掉坏毛病,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不可以这么说我爸爸妈妈。”尹恩熙哆哆嗦嗦地站到尹妈妈面前,看上去既柔弱又勇敢,一副护着尹妈妈的样子,一边掉眼泪一边说道。

    周围的人都还没散去,这边发生的情况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大家都悄悄停下来偷看这边的情况,哪怕大部分都听不懂h国的语言也看的津津有味。

    其实尹恩熙这柔弱有坚强的模样纯粹是做给鬼看了,这里可不是国内,大部分人都吃她这一套,对大部分西方人而言,东方人的面孔都差不多,就像对东方人而言,西方人长得差不多一样。

    只崔英雄看着尹恩熙的表情,心里跟吃了翔一样恶心,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

    “为我们好?哈!”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傅滢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从崔英雄背后走出来,制止了刚把车开过来,想要上前帮忙的经理,说道:“真的是为了我们好吗?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谁给了你们这个权利站在我们面前说教?你们是谁?是我父母吗?还是我的亲戚?还是我的朋友?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若不是你们莫名其妙跑出来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谁会知道你们是哪个?什么也不是的人竟然有脸唧唧歪歪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有没有教养和你们有关系么?我们是什么样子管你们什么事?谁给你的脸管那么多?你们家住海边啊?你们有空管我们的事情,还不如多修修自己的涵养,别一天到晚像个苍蝇一样到处乱叮。”

    “还有,这么小姐,麻烦你别动不动就掉眼泪好不,眼泪很委屈啊,它又不是水,让你说掉就掉,我看你是眼睛装了水泵了吧!你这样不会缺水么?”

    傅滢的话非常犀利,说的尹恩熙心里更加委屈,眼泪掉的更快了。

    尹妈妈看到有人欺负自家宝贝女儿,立马站不住了,开口就想教训他们,结果被尹爸爸给制止了,尹爸爸看见这么多人在看他们,即使知道很多人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心里还是觉得很丢脸。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尹爸爸很是看重面子,他不赞同地看向傅滢和崔英雄说道:“少年人,火气别那么大,这对你们没好处。”

    “不用您费心,只希望您能管好您的夫人和女儿,别让她们再跑到我们面前找事就行,如果没什么事情,还请你们让开,我和哥要回去了。”

    傅滢不给尹家人好脸色,她觉得这家人脑子有问题,大的小的都不是正常人。

    尹爸爸被傅滢这么一冲,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从没遇到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人,心里很是不快,他严肃地说道:“小姑娘,做人不能这么没有礼貌,看你穿着打扮应该不是普通人家,如何能说出这样刻薄的话来?大家相遇就是缘分,和平相处并不难,小姑娘你又何必咄咄逼人?虽然我们不认识你,但毕竟比你年长,走的路也比你多,说的话自然有些道理,我太太虽然比较柔弱,说话严肃了些,却也没有恶意,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曲解她的意思,甚至还如此不客气,你这样的脾气性格实在太差了,若是没有人好好教导,日后难保不会让你变成社//会的渣//滓,教书育人是作为老师的我的责任,你虽然不是我的学生,但我还是有责任好好教育你,不让你走上歪路。”

    傅滢听了尹爸爸一堆大道理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转头对崔英雄说道:“英雄哥,你听见没有,这人竟然说我会变成社//会的渣//滓哎,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崔英雄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擦擦笑出来的眼泪,眼神诡异地看着尹爸爸说道:“我说你脑子没病吧?不说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有资格在这里说话,就说如果滢滢会变成渣//滓,那还有谁会是好人?你吗?你太太?你那个脑子有病的动不动就咆哮大人的儿子?还是你这个恶心人的女儿?”

    这话说的有点毒了,不过也是崔英雄气的狠了。

    他们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竟然被人这么说,他怎么能不气?

    傅滢微笑着看着尹爸爸:“这位先生,想必您对您教师的职业觉得很高尚,并且引以为荣,不过我有自己的老师,并不需要您的教导和开导,我也不敢让您来教导我,要是您来教导我,我担心有一天我会变成这样一个人。”说着,努努嘴指了指一边流泪不说话,满脸委屈地看着他们的尹恩熙。

    尹恩熙知道她在说自己,低头擦着眼泪,咬着唇一脸受伤的表情:“小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恩熙没有做坏事,恩熙……恩熙……呜呜呜……”还没说完,她就又哭出来了。

    傅滢眼角一抽,很不雅地对天翻了个白眼,转头对崔英雄说道:“英雄哥,不用理他们,我们走吧。”

    “嗯,好,芯爱要在农场生活一个月,比赛结果也要等一个月后才能出来,我觉得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怎么渡过这一个月的时间。”崔英雄牵着傅滢的手,绕过尹家人,上了车,离开了农场。

    崔妈妈气的浑身发抖,她颤抖着手指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冲着尹爸爸吼道:“老公,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拦下来?你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竟然这么对我说话,这么不懂礼数,这么蛮横无理,真是……真是……”没有骂过人的尹妈妈找不到骂人的话,只能气的心肝疼。

    尹爸爸叹了口气道:“我又能怎么样?那两个孩子,性子这么差,怎么可能听我的?何况,要真拦下他们,他们闹起来也不是件好事,这里可不是国内。”

    常年当大学教授的生活让尹爸爸很是自豪,也以自己老师的身份为荣,自认为看到需要教育的孩子的时候都想要教育一番,也不管别人家需不需要。

    就像这次,傅滢和崔英雄在尹爸爸眼里就是坏孩子,他心里忍不住叹息摇头:唉,这年头,孩子不好教育啊,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教孩子的,脾气这么差,然后走上社会可如何是好。

    “妈妈,”尹恩熙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提醒尹妈妈:“我刚才看到上次那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也参加比赛了哥哥会不会遇到她?会不会被欺负?嘤嘤嘤嘤……”

    尹妈妈脸色一变:“什么?那个没教养的小丫头也参加比赛了?她怎么有这个资格参加比赛?恩熙你真的看到了?”

    “嗯……”尹恩熙擦干眼泪,缩缩鼻子,犹豫片刻说道:“妈妈,怎么办?我好担心哥哥。”

    “不行,我要去找举办方说明情况,一定要让那个野丫头取消资格!!”

    “好了,不要闹了,人家参加比赛就参加比赛,哪是你说一句就能取消资格的?况且农场里有规定参赛选手不得相互斗殴,否则失去参赛资格,你就别担心了。”

    “可是……”尹妈妈还是不甘心:“谁会想到那个野丫头竟然也能参加比赛,看来这次的绘画比赛水平不怎么高嘛!”

    尹爸爸沉默。

    “哼,那个野丫头,肯定会在第一回合就被淘汰,还是我们俊熙好,一定能获得冠军的。”

    这么想着,尹妈妈突然觉得不生气了,甚至还很高兴,她就是看哥野丫头不爽,就是看不起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