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宅妈萌宝七
    ,!

    “妈妈,你说我们要去台湾?”李宝宝把玩着上个月某富商送给他的一对帝王绿翡翠手镯,听到自家妈妈说要回台湾非常惊讶。

    他抬头看向这么多年没有丝毫变化,还像二十岁出头些小姑娘的妈妈,脸上写满了不解。

    “恩,最近台湾那边天气变化快,你奶奶受了些凉,身体有些不好,我要回去看看,宝宝要和我一起回去吗?”李沧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李宝宝把手镯放回首饰盒里,走到李沧瑶身边揽着她的肩膀道:“那是当然了,我怎么可能让妈妈一个人去哪里,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李沧瑶无奈:“宝宝,貌似我比你还要厉害吧?”

    “那不算。”李宝宝扁扁嘴,想到自家老妈那恐怖的武力值,心有戚戚焉,不过他还是哼哼一声说道:“妈妈厉害和我要保护妈妈才不冲突呢,宝宝可以保护妈妈哒~\(^o^)/~”

    李宝宝表示,虽然他打不过妈妈,但他打得过其他人啊,保护妈妈没问题。

    妈妈这么漂亮,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妈妈,才不要让别人抢走,哼╭(╯^╰)╮。

    李宝宝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知道自己不是被期待着到来的孩子,他只是因为一场意外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但他从来不自卑,甚至觉得非常幸福,因为他有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厉害的妈妈。

    李宝宝从小没吃过苦,甚至还因为这个厉害的让他觉得神奇的妈妈,他长成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好骚年,甚至连在人们眼里只是传说存在的武功他都会,飞檐走壁不在话下,他还变成了神棍(··)。

    咳咳,这个就不用说了。

    这么多年李宝宝一直跟着妈妈走南闯北,看过很多神奇而美丽的风景,经历过很多很奇特的事情,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多了,他的眼界便不会局限于那小小的一片,思想也不会被固定,心胸开阔,修炼的时候没有什么瓶颈,也让他在当神棍的途中有一颗平常心。

    当然,别看他现在只有十八岁,他已经大学毕业了,还有了学位证书,至于这证书是真是假,这个就不用在意了,反正他知道自己很厉害就行了。

    知道要出门,李宝宝第一反应当然是要算算吉时,他连忙想要拿出自己的专用卜卦神器,一边说道:“我来算算什么时候适宜出行。”

    李沧瑶抽了抽嘴角,一个毛栗子敲过去:“别胡闹,宝宝,和我一起收拾东西,我已经买好了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票,你再算我们也得明天八点走。”

    李宝宝委屈地捂着脑袋噘着嘴:“妈妈真是的,让我一点也没有成就感。”

    你还没有成就感吗?那刚才谁在把拿出去卖能值千万甚至上亿的一对玻璃种翡翠手镯当玩具把玩?这难道还不能让你有成就感吗?

    “赶紧的,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我们明天一大早要去机场,要是在睡觉前你还没把你把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好,仔细你的皮!”李沧瑶拎着李宝宝的耳朵把他拎到他房间里,指着杂乱的房间说道:“限你两个小时之内全部整理干净,该分类的分类,打包好放到储藏室去。两个小时之后我会来检查,若是让我看到你还没整理好,小心我没收你的家当!”

    “哎呦,哎呦,妈你轻点!耳朵要掉了啦~”

    “掉了才好,让你不好好听话,尽买一些奇怪的东西。”

    “可是我喜欢嘛~而且才不是奇怪的东西呢,这些肯定是宝贝!是我算卦算出来的!”

    李沧瑶:“……”明明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好不,很多都是现代工艺品。

    这些他不知道在哪里买了寄回来的东西早就堆满了他的房间,都快没地落脚了。

    李沧瑶无奈地叹气。

    能把真正的宝贝当玩具把玩,却把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宝贝,除了李宝宝再没有其他人了。

    实在无力说他,李沧瑶摔门而出,走到桌边的时候看了眼桌子上随意放着的几个盒子,想了想还是把它们收起来。

    李沧瑶来到后山山脚,她在宝宝出生当天种下的梅花树前蹲下,一手附上梅花树粗壮的树干,一手捏起一小捏泥土:“梅花树下的那一坛状元红,不知道味道如何了。等宝宝结婚的时候就可以挖出来喝了。”

    这棵梅花树可是她专门为此而种的,甚至她还给梅花树浇了空间里的灵泉水,单独为此树设置了五行阵法,梅花树越长越大,直到现在树干已经有一人合抱粗了。

    树上的梅花瓣也被她每年收集起来酿制梅花酒。李沧瑶虽不嗜酒,但却非常喜欢酿酒,各种各样的酒,所以她空间里不知道收藏了多少她这么多年来酿制的酒,有的已经好几百年,绝对已经成为了绝品仙酿。

    而这种特殊的状元红(女儿红)是她特别研究出来的利用空间里的各种粮食水果鲜花等以灵泉水调和酿制而成的即使普通人喝了也不会有事,并且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仙酿,是送给儿女的礼物。

    “嘛~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能拴住他那朵飘忽不定的浮云。”她倒是很期待。

    十几年没回去,李沧瑶对台湾没什么印象,她带李宝宝回到姜母岛看过陈妈妈,得知她只是感冒,也已经吃过药,李沧瑶不放心地悄悄替她把脉观察了一下,发现确实没什么大问题,除了感冒,身体很好,也就放下心来。

    虽然她对陈妈妈没什么亲情,但毕竟是陈欣怡的妈妈,对自己也很好,既然承诺了陈欣怡会好好照顾家人,她自不会失信于人,哪怕那承诺只是自己定下的。

    李沧瑶留在姜母岛照顾陈妈妈,让李宝宝自己去看望存希奶奶。

    这么多年她也一直有寄东西给存希奶奶,已经将近九十岁的存希奶奶身体硬朗,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活泼开朗。

    “宝宝,记得把礼物也带过去,太奶奶看到你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李沧瑶补充道。

    “我知道了妈妈,不会忘记的。”李宝宝拎着大堆礼物,和李沧瑶还有陈妈妈说了声就出了门。

    陈妈妈靠坐在床头,看着李宝宝从门口露出脑袋道别之后又缩了回去,握住李沧瑶的手拍了拍说道:“没想到一眨眼,欣怡的孩子也这么大了,长成帅小伙了,我也老了。”

    “妈你说什么啊,你还能活好多年呢。”李沧瑶反驳道。

    “好,好,能活好久,长命百岁。”陈妈妈含笑看着李沧瑶说道:“我有这么孝顺的女儿,当然还要活好多好多年。”

    “妈~”无奈地看了眼开玩笑的陈妈妈,削了个苹果给她。

    母女两在这边很温馨,李宝宝那边却遇上了一些麻烦。

    他默默地举着拎满了东西的双手表示自己很无辜,只是路过,面无表情地瞥了眼抵着自己腰的h烟疙瘩,觉得自己今天诸事不顺。

    他怎么就没在出门前给自己算算呢?瞧,这不遇上事情了!

    李宝宝心里无奈叹息。

    虽说这些人对他而言造不成威胁,他想跑很容易,但也不能无视被绑架的那个小女孩不是?

    变成绑架目击者的李宝宝觉得自己果然是最善良的。

    要是让那些被他坑得恨不得吐血三升却还是只能笑的人知道他此刻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脑溢血。

    绑匪们没把俊秀瘦弱的李宝宝当回事,一人拿枪顶着李宝宝,让他快点上车,李宝宝撇撇嘴,翻了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催,又不是急着去投胎。”

    “废话多说什么,赶紧的。”

    李宝宝被推得一个踉跄,不满地噘着嘴巴瞪了眼推自己的人,突然眼珠子转转,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大兄弟,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给你个忠告吧,你们还是别做绑匪了,赶紧回去拜拜佛去去煞吧,看你们这一帮人,简直是乌云罩顶啊,若不赶紧去去煞,恐有血光之灾啊。”

    “胡说八道什么的,赶紧进去!”绑匪一把把李宝宝推进面包车里。

    李宝宝耸了耸肩,暗道,不停神算言,吃亏在眼前,等你们出了事,也别怪我不提醒你们。

    李宝宝慢悠悠地钻进车里,瞥了眼被帮助手脚,贴住嘴巴,害怕地缩在角落里发抖的十岁左右的穿着漂亮裙子的小女孩,倒是觉得她很面善。

    不过他也没多想,倒是非常小心地把手上的东西放好,生怕弄坏了。

    另一边绑匪已经在商量该拿他怎么办,因为李宝宝目击了整个经过,也看到了绑匪们的脸,他们自然也不会让人活着回去。

    这些绑匪本身就是恶贯满盈,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等他们打电话过去拿到赎金,直接撕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