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宅妈萌宝十二
    ,!

    出了一味留香居,李沧瑶和李宝宝两人去警察。

    这次的事件是一起十分恶劣的绑架事件,绑架的是魔法灵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上头非常重视。

    尤其是绑匪们中途竟然莫名其妙撞车死亡,这让警察们很是想不通,毕竟那些绑匪既然能这么有计划,行动迅速地把魔法灵大小姐绑架,还勒索要钱,就证明他们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已计划很久,并且心理素质过硬,不应该发生因为紧张慌乱而酿成惨剧的事情。

    但据当事人纪宝儿的说法,当时车子里除了四个绑匪,就只剩下被连累绑架的路人,就是那个少年李宝宝,后来他们也通过绑架地点不远处的监控录像查到李宝宝,然后找到他,然而李宝宝是个刚刚成年的少年,体形纤细,没有攻击力,而绑匪却人高马大,还有枪,怎么看就不可能是他动的手。

    更何况经过法医鉴定,绑匪们身上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而调查人员也说明车子上也没有做任何手脚,绑匪们似乎也在车子撞山的时候慌乱想逃走,只不过没来得及而已,就好像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只有两个无辜者活下来而已。

    只是事情总透着一些古怪。

    虽然警察们找不到任何线索,却直觉有些不太对劲,而车子上那些绑匪身边掉落的几枚融化了一半硬币也让他们觉得有些不正常。

    案子有疑点就不能草率结案,纪宝儿和李宝宝只能来到警察局协助调查。

    李宝宝挠挠头,看了眼警察局门口的徽章说道:“真麻烦。”

    “你好,我们找江警官。”李沧瑶无奈地看了眼抱怨的李宝宝,对门口的警卫说道。

    警卫一听找江警官,连忙打内线电话区通知,不一会儿,江警官就跑出来迎接他们。

    “真不好意思还要让你跑一趟,这次的案件还有些有疑问的地方想要询问一下,这边请。”江警官是个三十岁左右的警官,一脸正气,应该是个比较强硬的人,此刻却眼神闪烁,不时偷看李沧瑶。

    “这位是?”

    “将警察您好,我是李宝宝的母亲。”李沧瑶含笑说道。

    “啊!原来是李夫人,没想到李夫人竟然这么年轻,看上去就跟二十出头一样。”江警官听到李沧瑶的话十分震惊,完全没想到李沧瑶竟然是李宝宝的母亲,他又偷偷看了眼李沧瑶,尴尬地摸摸鼻子:“我还以为您是李宝宝的姐姐呢。”

    “是吗?很多人都这么说。”李沧瑶含笑说道:“我们李家的人都不怎么容易显老,所以江警官有这个错觉也是正常的,江警官,我们应该到了。”

    江警官一愣,一看,果然已经到地方了,江警官带两人进去,走到正在询问纪宝儿的一个女警那,敲敲她的桌子:“问的怎么样了?”

    “长官,已经问的差不多了,之后只需要再对一些细节确认一下就行了。”女警官起身敬礼,说道。

    “行,快点结束,别吓到小孩子。”江警官说道:“做完笔录后拿给我看看。”

    “是的,长官!”女警回答道,看了眼李宝宝和李沧瑶道:“长官,这两位是?”

    “哦,他们就是另一个当事人李宝宝和他的妈妈李沧瑶。”江警官介绍道。

    一听到江警官的介绍,石安娜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奇怪,抓着包包的手也猛地用力,在名贵的包包上勒出好几个手指印。

    这一情况除了李沧瑶没有人看到,李沧瑶发现石安娜的异常,微微挑眉看了她一眼。

    江警官把李宝宝两人带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对李宝宝说道:“那么,接下来就由我来向你询问一些情况,放心吧,只是一些寻常的问话。”

    江警官询问的内容和早上去姜母岛陈家的警察询问的内容没多少多大的差别,只是更加仔细,还添加了好几个之前没有的问题,李宝宝很配合地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江警官,至于不能为外人道也的内容,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一句。

    还是和之前一样隐瞒了自己在其中的作用。

    反正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还不如不说呢。

    再说他那时候可没说错,那几个绑匪一脸死相,没有他他们也活不过一天。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做完笔录,江警官合上本子,站起身对李宝宝点了点头:“你可以回去了,之后一段时间里还请不要离开台湾,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继续联系你的。”

    “好的,辛苦江警官了。”李沧瑶表示知道了,带李宝宝出去。

    走到警察局门口,李沧瑶就看到石安娜站在不远处,应该是在等他们,李宝宝不满:“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要干什么?”

    石安娜看到李沧瑶两人走出来,连忙走过来,对李沧瑶说道:“陈欣怡,我能和你谈谈吗?”

    “嗯?”陈欣怡?这个名字她几乎快忘记了,石安娜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陈欣怡的?

    李沧瑶静静地看着石安娜一会儿,转头对李宝宝说道:“宝宝,你先去对面的咖啡厅等我,我过会儿过去找你。”

    李宝宝噘着嘴巴,不愿意让妈妈和石安娜单独呆在一起,只是看到李沧瑶严肃的表情,才不甘不愿地对着石安娜哼了一声,跑到对面的咖啡馆等她。

    等李宝宝走了,李沧瑶才开口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石安娜抓紧手里的包包,看上去非常紧张,她扯着嘴角想笑,却发现自己连笑的能力都没有,索性不再勉强自己,她看向李沧瑶,神色复杂:“陈欣怡,没想到你变得真漂亮,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李沧瑶打断她的话道:“我不想听你和我套近乎,你应该知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如果你只想说这个,那么抱歉,我该走了,我儿子还在等我呢。”

    “陈欣怡!”石安娜拦住李沧瑶,咬唇说道:“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但没有变老,还变得那么漂亮,刚才的孩子,是存希的吗?我记得你离开的时候还怀有身孕,听dylan说你生了个男孩,我……”

    “这些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李沧瑶的眼神很冷,“你提起这个想表达什么?我时间有限,不想和你在这里扯皮,让开。”

    “陈欣怡,我只是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当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害怕你抢走我的存希,所以我才会那样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愧疚当中,我和存希之间也因为这件事情差点分手,我已经接受到惩罚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李沧瑶冷漠地看着石安娜诚恳而愧疚的脸许久,才嗤笑一声说道:“愧疚?你说你心里觉得对不起我,你说你绝对愧疚,那我就一定要原谅你吗?别开玩笑了。我凭什么原谅你?石安娜,你以为当初你自己做的事情值得原谅?还是你以为你当初只是拿了一份人工流产同意书给我是想赶我走,没有其他意思吗?你知不知道陈欣怡本来就胎位不稳,有小产的迹象,你离开后因为情绪不稳摔倒,差点没一尸两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辜?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无辜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当时真的只是……”

    “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无辜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知道,你和纪存希是如何把陈欣怡这个无辜的人逼上一条不归路,那个时候你知道我提出要离婚,是不是很开心?肯定很开心,因为你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嘛。”

    石安娜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得到一切,我要让你受到惩罚,所以我把本来不准备拿出来的那份人工流产同意书拿给纪存希,所以我说了那些话,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恶毒?那又如何?我再恶毒有你恶毒吗?”

    “我……”石安娜激动地说道:“我已经受到惩罚了,那段时间存希一直在恨我,埋怨我,甚至一度和我吵架分手,你还想怎么样?难道我受到的惩罚还不够吗?如果你心里还有怨恨,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伤害你的女儿?”李沧瑶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的眉眼弯弯:“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石安娜,昨天可是我的儿子救了你的女儿,要不然你以为你的女儿还有命在吗?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宝宝的身份,但我知道你这次找我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以为我和宝宝回来回去找纪存希,会威胁到你和你女儿的地位么?哧……笑话,我李沧瑶的儿子,看得上魔法灵那点东西?”

    李沧瑶靠近石安娜,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和纪存希之间的事情我不关心,不要来惹我,不然,也许我真的会因为一时气愤而夺走你的一切。”说完,李沧瑶绕过石安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在路过停在路边等石安娜的车子的时候,李沧瑶看了眼车子里的纪存希和纪宝儿,神色淡漠。

    石安娜呆呆地站在那里很久很久,久到纪存希觉得奇怪下车找她,她才和纪存希一起坐车回纪家,和李沧瑶之间的谈话,石安娜没有告诉任何人。

    李沧瑶却是心大的第二天就把和石安娜见面的事情给忘记了,对她来说,不在意的东西从来都不会让她记很久,石安娜就是其中一个,她和李宝宝又在台湾待了半年的时间,之后李沧瑶回到无量山又开始了宅居生活,李宝宝则继续满世界乱跑,继续自己的神棍生涯。

    那坛子状元红李沧瑶直到离开这个世界都没有机会挖出来开封,李宝宝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等到李沧瑶去世前,她把状元红的事情告诉李宝宝,看着已经年纪不小的李宝宝含笑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