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万年高中生八
    ,!

    铃木园子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仍然非常担心新一的安危,但无奈身体不给力,只能歇了自己去找他的想法,顺着铃木爸爸的话上了车准备回铃木家。

    铃木史郎等铃木园子上了车,才吩咐带来的人把三人的尸体解决掉,不留一丝痕迹。

    索性铃木园子用的是银针和飞刀,三个狙击手竟然都没有流什么血,非常好处理,铃木爸爸暗中决定加快速度,一定要把威胁女儿和女婿生命安全的那个神秘组织一网打尽。

    铃木园子回到铃木家,就看到妈妈铃木朋子站在门口,满脸担忧地等着他们,看到园子回来,立刻跑过去抱住她:“园子,你有没有受伤啊?”

    铃木朋子可算得上是个强悍的存在,但这一刻在铃木园子面前却非常脆弱,脸上的担忧一点也没有掩饰。

    “妈妈,我没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定吓坏了吧?乖。”朋子摸了摸园子的脸说道:“妈妈已经把家庭医生请了过来,让他给你看看,开些药吃了早点睡觉。”

    园子被妈妈搂着进了屋。

    家庭医生早就在等着了,一看到园子出现就让她赶紧去房间里躺好让他检查一下,园子没有受伤,只是动了些胎气,只是这点她不好说,毕竟没人知道她会医术,所以她乖乖地躺好让医生检查,然而医生检查的结果却让铃木朋子和铃木史郎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园子怀孕了??!!”朋子大呼一声,随即高兴地笑了起来:“哎呀没想到新一那小子还是挺厉害的嘛,这么快就让我做外婆了,哈哈哈。”

    “园子怀孕了??!!”然而铃木史郎的反应却和朋子完全不同,他恨恨地咬牙:“可恶的新一小子,我家园子才十八岁!十八岁!还没有结婚呢!怎么可以让她这么早就怀孕!!!”

    “阿娜达,你刚才说什么?”朋子笑眯眯地看向史郎。

    铃木史郎身子一僵,机械地转头看向自家老婆大人:“啊哈哈,朋子……”

    “你难道对我的外孙不满吗?”

    “没……没有不满!”

    “哼!没有最好,哎呀我得赶紧去通知亲家,让他们也高兴高兴,”朋子高兴地拍掌离开,等出了房间,又回头看向铃木史郎:“所以阿娜达,要是你找不到新一的话,后果是你知道的!”

    铃木史郎非常可怜兮兮地一抖,头狂点:“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找到新一!一定!”

    家庭医生告诉铃木史郎胎儿才半个月,接下来的日子要多注意调养身体,不得劳累,因为怀孕了,所以药液不能乱吃了,好在铃木园子状况很好,没有受到惊吓,所以医生说了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等医生离开,房间里只剩下铃木园子和铃木史郎两人,园子才抓住爸爸的衣袖:“爸爸……”

    “哎,园子放心,虽然我不知道新一在什么地方,但新一现在没有生命危险,生命探测仪上新一的反应没有消失。”

    这是铃木财团请的数十位科学家发明的生命探测仪,探测仪总机在铃木家的密室里,只要给人或者动物植入纳米感应器,显示仪上就会显示该感应器感应到的生命数据,以此确保能够得知对方是否生命无恙,不同感应器代表一个不同的人,但此感应器只能感应出生命数据,这是铃木家确定家人无恙的资本,却不能检测出对方的所在。

    铃木园子和工藤新一都有植入此物,在右胳膊皮下。

    “那就好……还活着就好。”听了爸爸的话,铃木园子终于稍稍放下心来,人一放松,困意就上来了,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铃木史郎等铃木园子睡着了,替她盖好被子,才悄然离开房间。

    睡着的铃木园子并不知道,另一边的工藤新一遭遇到了这一生中最痛苦,也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本工藤新一打算在圣诞夜和园子一起过,和她一起去游乐园玩,看电影,吃烛光晚餐,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在路上竟然遇到了危险,他被人迷晕了,迷迷糊糊间他似乎看到有人给自己灌了什么,再次醒过来,却变成了小孩子。

    -_-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园子呢?园子在哪里??!!

    还在震惊中搞不清楚状况的工藤新一突然想到什么,也不管自己的情况了,提着因为变小而变得非常大的衣服狂奔去游乐园,想要寻找园子。

    “园子,园子有危险!!”游乐园门口不见铃木园子,工藤新一的奇怪穿着也引起了人的注意,他也不管这些,急忙又跑回家,家里也没人,个子矮小的他根本开不了门,正在工藤新一焦急而毫无办法的时候,阿笠博士回来了。

    一觉醒来,铃木园子精神了许多,虽然新一还是没有找到,但看检测仪上属于他的生命迹象很活跃很平稳,就代表他没事,她也就稍稍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但园子知道,以新一的尿性,估计是怕对她有危险躲起来了,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过去,这次竟然通了,园子非常开心,“新一,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一个晚上都不见你的人?我很担心你啊。”

    工藤新一坐在阿笠博士家沙发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新鲜出炉的变音器,抿嘴沉默,直到园子喊了好几声才开口:“对不起园子,因为发生了有些意外,所以我已经离开日本了。”

    铃木园子一愣:“离开日本?为什么?是因为昨天晚上遇到狙击了吗?”

    工藤新一听了她的话手一紧,“你也遇到了?”

    “是啊,应该是对方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遇到了狙击,三个狙击手想杀我,不过也许是对方并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来的人并不厉害,我没有受一点伤,但是我找不到你,所以很担心啊,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我没事,对方不是什么厉害的人,所以我躲开了,不过我发现了一些那个组织的线索,所以追踪到国外了,园子,我发过誓,一定要把那些家伙给揪出来,再不让你生活在不安稳的威胁中,所以园子,对不起,这次我失约了,就这一次,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会失约。”再也不会骗你。

    “不行,新一,太危险了,你有和我商量过,有和爸爸妈妈他们商量过吗?我不同意,你快点回来……”

    “有人来了,我挂了,园子,以后我会打联系你的,我这里不安全,不能经常通电话,你自己小心,拜拜!”

    “嘟嘟嘟……”

    “喂喂!新一!!”铃木园子恶狠狠地瞪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一下子把手机给扔了:“可恶!这个工藤新一竟然给我搞这一套,以为我找不到你吗?你等着,别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好事!”

    说到底,园子还是非常担心新一,她虽然不知道工藤新一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铃木园子想了也没想起来自己究竟漏了什么,也就不再纠结,她现在也有心无力,怀孕初期总归要小心些,哪怕她有空间和医术做后盾,所以园子把新一的事情告诉了铃木爸爸,让他帮忙调查,自己则安心养胎。

    另一边,工藤新一挂了电话,整个人颓废地蜷缩在沙发中沉默不语。

    阿笠博士也没办法,叹息着看向工藤新一:“新一,这样真的好吗?园子要是发现你骗了她,她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可是如果不这样我能怎么办?难道要告诉她,我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被烟衣组织的人抓住,然后强行灌了一种药,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要是烟衣组织的人知道我没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让园子处在危险当中,还不如让对方以为我已经死了,这样我就可以转到暗处,对我也很有利。我不能再让园子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依你的话,组织的人既然已经狙击了园子,想必还会再来,你这样也无济于事。”

    “不,铃木家可不是吃素的,这一次的狙击对方是看中了我们都没有防备,一旦防备,我相信对方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更何况这次园子击退了三个狙击手,对方也会有所顾忌,而园子又并不了解其中具体缘友,所以她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我不一样,对方给我吃的应该是秘药,如果知道我还活着,他们是不会放过我和身边的人的。所以我只能消失!”

    阿笠博士听了叹了口气道:“唉,虽然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但你既然想好了我也不说什么,不过新一,你得想好承受园子的怒火啊。”

    工藤新一一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人更加消沉了。

    工藤新一抱腿坐在沙发上,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想不清楚以后该怎么办,就连他现在如何出现在大家面前都想不到。

    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和家人说自己的事情。

    工藤新一烦躁地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啊!烦死了,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新一,你该休息一下了,你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好好睡觉,身体会吃不消的。”博士很担心工藤新一,“有什么等休息好了再说。”

    工藤新一把头埋在膝盖中,说道:“我不放心园子,那些该死的烟衣组织的人竟然派了三个狙击手去对付园子,可恶!不知道园子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去铃木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