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万年高中生十
    ,!

    “小姐,有新一少爷的消息吗?”在外面等她的司机见到她出来上前问道。

    “新一似乎没有在博士家的样子,真是奇怪,以新一的个性,出了事第一个找的应该就是博士啊,这次怎么学乖了?”园子对工藤新一竟然没有在博士家感到非常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要知道,阿笠博士和他可谓是臭味相投,他有事没事都会去找他这也是她回家之后第一个去博士家的原因。

    再如何园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就是那个曾经被自己吐槽的万年下学生,移动死神,而且此刻已经变成了小孩子,她只是觉得博士家的那个自称是新八的男孩有点奇怪,好像很不愿意和自己说话一样,难道她有这么可怕吗?

    铃木园子回头看了眼博士家,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后园子又去了很多工藤新一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但是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打电话过去也只是得到了他很好的消息,任园子怎么威逼利诱某人都不肯告诉他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园子撇撇嘴,对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非常的不满。

    “呵呵,工藤新一,准备好怎么接受惩罚了吗?你现在最好躲的远一点,被我抓到的话,你就死定了!”园子恶狠狠地在电话里威胁道。

    阿笠博士那,工藤新一手拿变声器,猛地一惊,冷汗都冒出来了:“啊哈哈哈,园子你别这样嘛,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不是故意失约的……喂喂,园子??”

    “嘟嘟嘟……”

    “糟了,园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工藤新一一脸灰白地看向阿笠博士:“博士,我该怎么办才好?”

    博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暗道,所以说你这样不行啊,一看就知道你这小子惧内,怎么可能骗得过园子这精明的丫头?

    “我也没办法,你是知道我很怕园子那丫头的。”博士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要不新一,你真的去自首算了,这样兴许还能来了缓刑呢。”

    工藤新一抽了抽嘴角,这根本不可能好不!现在园子正在气头上,他要是这个时候去坦白,只会死的更快啊。

    园子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保镖,她倒是没有如工藤新一说的那样生气,只是对对方竟然为了不连累自己而隐瞒她而感到有些无奈,经历过这么多世界,她自然是知晓对方其实是为了不连累自己才如此做,是为了保护自己,越是在乎,越是不想让在乎的人受到任何伤害,这是人之常情。

    她摸了摸腹部,眸光流转,嘴角牵出一抹浅淡的笑容:“宝宝,你说爸爸为什么这么笨呢?明明就知道我比他要厉害,还是这么笨的遇到危险就想也不想地站在我面前,想用自己的肩膀抗住所有的危险。”大概就是因为一直这样被宠着,所以她总觉得自己越来越懒散,越来越娇气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本来就没什么志向!

    司机已经被园子打发走,只留下几个保镖跟在身后不远处保护她,因为已经快中午了,所以外面的人并不是很多,园子走在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尖叫,感到头顶有什么重物掉下来,想也不想地一个错步躲了开来,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有什么液体飞溅开来。

    “啊!!!死人了!!!”刚才尖叫的那个妇女看到有人掉下来吓坏了,一屁股坐到地上。

    “小姐!!”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几个保镖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把园子护在身后,一个保镖上前情况,一个保镖护着园子,往人掉落的上空观察。

    那个过去看情况的保镖伸手探了探那人的脉搏,摇了摇头:“不行,这人已经死了,报警吧。”

    园子皱起眉头,不悦地瞥了眼似乎什么都没有的楼顶,又看向已经摔死的男子:“你们过去帮忙等所现场,等警察来了再说。”

    “可是夫人……”

    “既然我们是目击证人,相信警察也不会放我们离开的,妈妈那里我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看来这次事件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坠楼事件。”

    园子看了眼自己白色皮鞋上沾上的那一点血迹,心情突然不好了起来。

    警察很快就到了,通过一系列的调查警察们查出了死者的信息以及关系网和死之前和哪些人有过接触,园子和那个妇女还有保镖们作为目击证人被警察经过去询问具体情况,园子因为近距离接触过死者,警察询问的比较详细,询问她的警察是一个很漂亮的短发美女,叫佐藤。

    “那么,你叫园子是吧?请问你在死者坠楼的时候再做什么?”

    “我因为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所以想找了地方吃饭,刚好经过那栋楼,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园子耸耸肩说道。

    “你和死者认识吗?”

    “唔,我并不认识对方,只是很倒霉差点被压了而已。”

    佐藤看了眼非常镇定的园子,继续问道:“有目击者证明,当时死者掉落的地方正好在你的头顶,你又是如何躲过的?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上面有东西会掉下来?”

    园子挑眉看向佐藤警官,“警官,你是怀疑我杀了对方吗?还是怀疑什么?如果你没有证据随便乱怀疑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哦~至于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因为当时我听到有人尖叫,又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以为是花盆什么的,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自然要躲开了,难道这也有问题吗?”

    佐藤被反问的噎了一下,她倒不是怀疑面前的高中生是凶手,毕竟他们已经查清楚对方和死者根本不认识,而且对方也是巧合才会路过那里,但佐藤还是觉得很奇怪,按照另一个目击者的话,死者掉下来的时候这人正好在死者下方,听到尖叫的时候死者离她头顶已经不足两米,她根本没有时间躲开,可是她却很神奇地躲开了,并且在一般人听到尖叫会下意识抬头看情况的时候她根本没抬头,直接往旁边躲了开来。

    所以佐藤非常好奇对方是如何躲开的。

    见女警满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园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我比较敏感而已,所以我察觉到了头顶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花瓶或者什么重物,条件反射地往旁边躲开了,没想到掉下来的竟然是人。”

    “哎?园子你练过?不然怎么会反应这么快呢?”

    “是啊,我练过,身手还不错。”园子笑笑:“那么佐藤警官,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可以离开了吗?”

    佐藤收起笔录本子,说道:“暂时还不可以离开,凶手还没抓到。”

    已经确定了这是一场谋杀案件,嫌疑人就在那几个人当中,但警察无法辨别谁才是凶手,因为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园子得知自己暂时还无法离开,寻了个座位坐下,看案件发展情况,保镖们则继续守在她身边保护她。

    案件的调查有些困难,凶手似乎非常聪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园子想到那时候感觉到的某个视线,微微眯起眼睛。

    “咦?园子姐姐也在这里吗?”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园子看过去,看到阿笠博士和叫新八的小孩,问道:“博士,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啊,那个啊,”博士悄悄看了眼小孩子模样的工藤新一,摸摸头道:“我和新……呃……新八出来买点东西,看到这里有警察一时间好奇就过来看了,没想到园子你也在这里。”

    “这样啊,”园子半信半疑地看了眼博士,道:“我因为是目击者,所以被留了下来,大概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吧。”

    “凶手还没有被抓住吗?园子姐姐你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应该早点回去休息。”新一担忧地看着园子,他也是得知园子竟然被卷进案子里所以才不管不顾让博士带他来这里的,看到园子脸色有些苍白,以为她不舒服,心里暗自着急。

    “新八真是好孩子,谢谢关心,不过姐姐没事,只是有些累了而已。”园子含笑摸了摸小孩的头:“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会做噩梦的哦~赶紧回去吧。”

    “我才不怕,我可是个侦探!园子姐姐才要早点回去休息,”新一想让园子早点回去,一时间忘了自己现在的特殊情况,转身就去调查本次案件,一边跑一边回头朝园子挥手:“我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放心交给我吧!”

    “哎哎……新……咳咳……新八,你等等啊……”博士赶紧追上去。

    园子看着小孩远去的背影一愣,似乎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逐渐重合起来,她回忆着他刚才说话的模样,“那个孩子,真像……”

    不会吧?有这么悲剧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