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万年高中生十八
    ,!

    孩子生下来后,园子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和同灰原哀一起研究解药的事情,就连实验室也搬到了铃木家专门为两人准备的建造在铃木家大宅地下的实验室里,不但安全,设备也相当齐全。

    灰原哀第一次看到铃木家的能力,在心里撇撇嘴,和这些人作对,烟衣组织的人不死才怪。

    宝宝非常让人省心,除了饿了或者尿了她会大哭,其他时候都非常乖,看到人来还会啊啊啊的一边挥舞小手一边开心的叫唤。

    看的人心都要化了,就连灰原哀都非常喜欢宝宝,每次都会给她带礼物来,大多数都是博士自己做的小玩意儿。

    工藤新一因为身份缘故倒是不能经常回铃木家,这让他很沮丧也很失落,明明是自己的家,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孩子,他却不能时刻守着,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烟衣组织的人!老子和你们势不两立!

    于是乎,工藤新一更加看烟衣人组织的人不顺眼了,尤其是那个该死的琴酒,让他恨不得上去捅刀子。

    宝宝的满月时铃木家举办了一场大型宴会,邀请了各界人士来参加,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也正式将铃木园子介绍给大家。

    在宴会上,铃木史郎的表现让大家都知道他对铃木园子非常满意,甚至铃木史郎还非常明确地表明女儿是他的宝贝,要是谁敢欺负,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众人都不理解铃木史郎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毕竟以铃木园子的身份,没有人会那么大的胆子敢欺负她,然而,混进来,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琴酒却知道,这些话其实是铃木史郎说给他听的。

    毕竟他们组织当初可是派了人去狙击铃木园子的。

    只是没想到铃木园子竟然有一身本事,那些狙击手不但没有杀了她,反而被杀了。

    这次混进铃木家的宴会,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再一次狙杀铃木园子。

    她太危险,他的直觉告诉他,铃木园子会对组织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更何况,铃木财团也开始调查组织的事情,当初琴酒不以为意,认为铃木财团不过是个商业集团,没什么了不起,却没想到铃木财团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好几次要不是组织即使扫尾,差点被抓到尾巴。

    即使如此,铃木家也给他们组织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就连boss都为此打了好一通火,只是他们并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琴酒是个亡命之徒,冷酷无情,忠于组织,对于对组织有任何威胁的事物他都要消灭,只可惜这一次琴酒遇到了难题,让他一直无法出手。

    伪装成别人的琴酒轻轻晃动着手里的就被,冷冷地看着远处正和铃木朋子一起和其他人说说笑笑的铃木园子,心里的杀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个女人,很危险!

    能让琴酒感到危险的人,铃木园子还是第一个,他甚至怀疑,只要他现在稍微有点动作,等待自己的僵尸死亡。

    这是毫无根据的直觉,但琴酒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至今未曾动手。

    不得不说琴酒的直觉很敏锐。

    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怎么可能没有做一点准备就举办可能会让人混进来的宴会呢?不说此时铃木家宴会厅里明处暗处布满了无数的保镖护卫,就是那些高科技设施也在密切关注着宴会厅里的人。

    而让琴酒感到危险的铃木园子,早在琴酒释放出杀意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

    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高手来说,即使她经历了那么多和平世界,但该有的惊觉一点也不少,对针对自己的恶意也非常惊觉。

    所以在琴酒不知道的时候,铃木园子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虽然因为人多,她也不好离开妈妈,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在放杀气,但她已经警觉,只要对方一有所举动,等着他的将会是她悄悄从空间里拿出来握在手里的追魂针。

    宴会举行到半夜,宝宝只有在最重要的时候才被抱出来让人看看,之后就又送回去严密保护着。

    铃木园子捏着手里的追魂针,一边和妈妈一起游刃有余地在众人间来往,一边悄悄注意四周,想要找出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工藤新一和灰原哀还有阿笠博士作为铃木园子的好朋友被邀请来参加宴会,来的还有少年侦探团的那几个小鬼。

    工藤新一其实是不满意自己竟然不能作为主人出席,而只能作为朋友出席的,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曝光,所以只能忍耐下来,一边生无可恋地喝着果汁,一边照看那几个小鬼,不让他们到处乱跑。

    灰原哀自从进入铃木家宴会厅就非常奇怪,她低着头,戴着兜帽,揪着自己的衣服大气不敢出一下。

    “喂,灰原,你怎么了?”工藤新一发现灰原哀的异常,小声问道。

    “……”灰原哀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拉住工藤新一的衣服,瞪大眼睛,瞳孔都开始涣散。

    “灰原?”工藤新一从没见过这样的灰原哀,立刻抓住她的手腕问道:“你不舒服?”

    “工藤……带我离开这里。”灰原哀小声哀求。

    工藤新一不明觉厉,有些担心:“灰原,你生病了?我让园子替你准备一个房间,你去休息一下。”

    “笨蛋!快带我走!!我……我感觉到了,只有组织里的人才会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宴会里有组织的人!”

    “什么??!!”工藤新一一听差点跳了起来:“你说烟衣组织的人混进来了?在哪里??”

    工藤新一严肃地环顾四周,都是人影,根本没办法找到哪个人士烟衣组织的人。

    灰原哀赶紧阻止工藤新一冲出去,拉住他的衣服:“工藤,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一个死人了,你这么冲出去做什么?只会让园子小姐和她的家人陷入危险当中,组织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是轻举妄动让对方知道你没死,你知道后果吗??”

    “我……”工藤新一不敢地握拳:“可恶!明明知道烟衣组织的人就在这里,我却没办法把他们抓出来,让园子陷入危险当中!可恶!!”

    灰原哀躲在工藤新一背后,悄声说道:“放心吧,铃木伯父他们不可能没有准备,相信他们也想到了可能会有组织的人混进来的情况,不会有事的,现在快带我离开这里,组织很多人见过我的样子,要是被发现,他们会认出我来的,到时候我和你都危险了。”

    工藤新一无法,只好先和博士说了一声,让博士带他们去休息。

    博士得知灰原哀的情况马上带两人去找园子,让她安排个房间,表示他有些累了,想带孩子们去休息,园子诧异,看了眼灰原哀,心里有些了然,大概只察觉到了什么,毕竟她曾经是组织的人,对那些人应该很了解。

    园子招来一名女佣,让她带他们去休息,小岛元太几个小孩有点不太情愿,不过在园子表示会给他们送好吃的之后也欢欢喜喜地跟着博士离开了。

    离开的瞬间,园子装作无意地掀开灰原哀的兜帽,揉了揉她的头发:“小哀不舒服的话跟着这位姐姐去休息吧,园子姐姐带会让让人给你送好吃的过去。”

    在园子拨开灰原哀兜帽,揉她头发的一瞬间,一股一闪而逝的杀意传来,铃木园子眼睛一眯,手一动,嘴角悄悄弯起。

    找到你了!

    刚才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对方露出破绽,灰原哀当初在组织里也算是比较重要的存在,更何况她一头特殊的发色很罕见。

    熟悉她的人肯定有,见过她小时候模样的人也肯定有,她就是在赌,赌来着认识灰原哀,赌对方知道她小时候的样子。

    哪怕对方并不知道灰原哀就是当初的宫野志保,但却会因为熟悉而露出破绽。

    看来她赌对了。

    见到灰原哀模样一瞬间因为泄露出来的杀气暴露了自己的琴酒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泄露了,他一瞬间收回了杀意,低头继续装作喝酒的样子,心里暗自把这件事情记下,决定回去后调查一下对方。

    然而琴酒没有能再从铃木家出去。

    宴会结束,来宾们陆陆续续地准备离开,琴酒也准备混在其他人中离开铃木家,然而,就在他走出铃木家,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突然眼前银光一闪,脖子一疼,就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铃木园子从暗处树上飘下,走到昏迷不醒的男子身边蹲下,掰过他的脸看了看,很陌生,摸了摸,发现有易容的痕迹,她顺着缝隙把□□撕了下来,一个一头银色长发,眉目凌厉,带着无尽戾气的陌生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找到了。”

    “小姐。”

    “把这人带回去,”铃木园子在对方身上点了几下,对过来的保镖说道。

    “是的,小姐。”

    烟衣组织的人竟然被抓到了,而且还是琴酒,灰原哀根本无法相信,但看到琴酒被绑着动也不能动,她终于确认了亲就被抓了。

    灰原哀心里有种世界都变了的感觉。

    这么厉害的琴酒竟然被抓了?而且还是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抓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再不可思议也不能抹消琴酒被抓的事实,因为被园子暗中点了穴,并且喂了药,琴酒根本没办法反抗逃走,直接被铃木家抓住,然后暗中送给f的人。

    有了这一突破,此后的发展超乎想象的顺利。

    在铃木园子和灰原哀全心全意研究解药的时候,烟衣组织的人被多方面的势力打击,逐渐被挖了出来,从小喽啰到干部,一个个被抓,直到后来隐藏最深的**oss也被揪出来,在反抗中被击杀,工藤新一和灰原哀再没有任何威胁。

    之后又过了一年,在宝宝三岁的时候,园子和灰原哀终于把解药腌制出来,工藤新一和灰原哀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变回来的工藤新一心有余悸地抱着园子和宝宝,从不迷信的他第一次感谢上天,让他遇到了这一生最爱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