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教主万万岁一
    ,!

    和一个名侦探在一起,生活总是多姿多彩的,尤其是和一个脑子转的非常快,情商也非常高的侦探在一起,铃木园子的生活可谓是丰富多彩。

    自从花了四年的时间把烟衣人组织连根拔起,把解药研究出来,工藤新一变回原来的样子之后,两人的生活又开始了甜甜蜜蜜的虐□□常。

    因为能让人变小的药剂非常的有趣,铃木园子和灰原哀没有把药剂毁掉,而是继续研究,在这基础上竟然研究出了能够延缓衰老的药,还研究出了能够有效治疗癌症疾病的药——针对癌症病变体,使得癌症病症逐渐减轻。

    因为这一研究,铃木园子和灰原哀获得了世界医学奖,两人是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奖获得者。

    铃木园子和工藤新一后来又生了两个孩子,一家人幸福美满地共度一生,在两人九十八岁的时候,工藤新一在睡梦中去世,铃木园子后来又活了几年,也跟着离开了人世。

    对于之后每一世她都无法再到达破碎虚空的境界,李沧瑶并没有多在意,而是顺其自然,她有感觉,只是时机没到罢了。

    对李沧瑶来说,穿越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距离,再次睁开眼睛,李沧瑶就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密室里。

    “噗……”突然的,李沧瑶吐出一口血,她下意识地修炼小无相功和北冥神功,将体内混乱的内息逐渐抚平,并且化为几有。

    一炷香后,李沧瑶睁开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我竟然直接附身到一个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死去的人身上,真是有趣。”

    这个人还叫什么东方不败,这么囧人的名字她也想得出来。

    这个时候李沧瑶已经接受了原身的记忆,知道原身之所以会走火入魔而亡,是因为被人算计。

    原身本是日月神教的副教主,因为教主任我行的猜忌和嫉妒,故意透露那什么葵花宝典的事情给她,原身非常聪明,知道任我行想杀她,虽然知道葵花宝典不好,但却为了保命不得不把葵花宝典弄到手,开始修炼。

    只是原身没想到这葵花宝典修炼起来是有条件的,葵花宝典原本是一个太监所创,所以必须是太监才能练,原身修炼之后走火入魔而亡,她正好附身而来。

    李沧瑶起身走到石桌前,拿起所谓的葵花宝典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创造这部功法的人倒也算是个人才,只可惜,能修炼的人少之又少,正常男子谁愿意为了修炼这个功法而自残?更何况还是切掉男子的象征。”

    李沧瑶倒是对葵花宝典很感兴趣,决定留下来研究一番,看看能不能改造一下。

    而那个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李沧瑶不会放过,当是给原身报仇也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好,她也不会放过他。

    逍遥派武功神秘莫测,北冥神功能吸取他人内力为几用并且没有副作用,原身一身内力自然早已被李沧瑶所吸收,并且运转也已经完全变成逍遥派内功运转方式。

    李沧瑶环顾密室内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接进入空间。

    李沧瑶进空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自己脸上被原身画的乱七八糟的妆容给洗掉,原身是个超级大美女,但是因为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是个女子,也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相貌,她不但女扮男装,还把自己画的不像样子,用卸妆水把脸上的妆洗掉,李沧瑶看着镜子中明艳美丽的女子,满意地点点头,虽然和自己不是一个风格,并且太过于艳丽,但好歹是个大美女,脸不同没关系,她的灵魂力量强大,时间久了,容貌自然会朝着本相潜移默化发展。

    换掉身上一席红衣,李沧瑶到药房拿出自己以前炼制的洗髓丹吞下,打坐运转心法吸收药力,洗髓丹的药效非常强,刚一吞下,她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李沧瑶并不在意,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继续运转逍遥派心法,直到两个时辰后,她才把药效吸收,果不其然,因为洗髓丹排除体内杂质的功效,此刻她全身脏兮兮油腻腻的,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而按照身上污渍的厚度来看,原身还中过毒。

    李沧瑶很淡定地封了自己的嗅觉,引来湖中的灵泉水把自己清洗干净,然后泡了个温泉美美的洗了个澡,又在空间里吃了一顿大餐,这才穿上一身银白色广袖锦服出了空间。

    “好在以前行走江湖时候有女扮男装过,衣服也留了下来,还是这衣服和我心意。”

    “轰隆隆!”密室被从里面打开,李沧瑶走出密室,伸手挡住外面的太阳光,弯了弯嘴角,随后头也不停地往任我行闭关的地方而去。

    任我行也在闭关,修炼吸星*,他在坑了东方不败后心情很好,发现自己的吸星*也有突破的迹象,所以决定闭关,只是他没想到在他的吸星*到最紧要的关头,他密室的门被人打开了。

    任我行此时根本不能停下来,他睁开眼睛,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东方不败,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大:“是你!”

    “是我。”李沧瑶笑眯眯地走到任我行不远处行下,看着他说道:“任我行,你说我现在稍微动一根手指,你会有什么下场?”

    任我行眯起眼睛:“你敢!”

    “呵呵,我有什么不敢的?任我行,你向来自私,心胸狭隘,嫉妒我的天赋和能力想除掉我,难道我要干等着你来杀我?”

    “东方不败!”任我行怒视李沧瑶,随后,发现李沧瑶气息的变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东方不败,你终究输了我任我行一步,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练了葵花宝典的武功,哈哈哈,东方不败,你竟然成了太监!!”

    “哧……”李沧瑶嘲讽地一笑:“任我行,你说我输你一筹,但你大概没想到,我本就不是男子,何来自宫一说?”

    “什么?”任我行愣住。

    “任我行,可笑你一直想杀我,把我视为眼中钉,但你却从来不知道,我是女儿身,你的葵花宝典,用错地方了!只可恨我视你为救命恩人,一直敬重你,你却嫉妒我的才能想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李沧瑶直接动手,任我行再也顾不得其他,强行收功和李沧瑶对战。

    然而,强行收功的任我行被自身内力震得吐了口血,武力值骤降,他遇到的也不是真正的东方不败,自然毫无胜算可言,没有片刻就被李沧瑶打倒在地奄奄一息。

    这个时候任我行终于发现异常,他瞪着李沧瑶:“不对,你不是东方不败!你究竟是谁!”

    “呵呵,我是谁?你还是到地下去问阎王吧。”李沧瑶一掌拍向任我行的头顶,任我行不甘地瞪大眼睛软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我觉得即使你见到了阎王,也问不出我究竟是谁。

    杀了任我行,解决了一个小问题,李沧瑶觉得神清气爽,接下来就是要去解决对任我行死忠的向问天等人,还有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

    从原身记忆中得知,日月神教算得上是个魔教,教徒多数都是些作奸犯科之辈,江湖中关于日月神教的传言都是不好的,这让李沧瑶很是不喜。

    她决定要好好整顿日月神教,虽然她怕麻烦,但也不能放任着日月神教不管,到时候日月神教祸害武林,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不是说她多有正义感,一定要当救世主,只是既然遇到了,不让小麻烦变成大麻烦也是给她省力,且因为原身在教中声望很高,所以做她想做的事情应该很简单。

    “来人!”李沧瑶大喊。

    “副教主,有何吩咐?”几个教众出现在她面前。

    “教主任我行修炼吸星*走火入魔发狂而亡,赶紧去通知所有教众。”

    听到李沧瑶这么一说,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敢置信,但他们都是原身的死忠,自然不会怀疑她的话,抱拳道:“是!”

    任我行死了,这一消息没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日月神教,有些人欢喜,有些人震惊有些人悲痛欲绝,有些人想趁机捞好处,然而不管是欢喜的震惊的悲痛的打小主意的都被李沧瑶接下来雷厉风行的接任教主仪式给镇住了。

    李沧瑶穿着一身银白色广袖锦缎华服,慢慢走上高处的教主座位坐下,高高在上地看着下面的一众长老护法,道:“今任教主走火入魔发狂而亡,我心甚痛,教主逝世前将日月神教交给我打理,我必不负教主所托,我东方不败今日起将任日月神教教主,即日起改名李沧瑶。”

    “日月神教千秋万载,教主文成武德!”

    “你骗人,爹爹才不是走火入魔死的,爹爹是被你杀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