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教主万万岁二
    ,!

    清越的稚嫩的童声在众多一致的声音里显得弱小而突兀,原本在高呼的众人逐渐停了下来,都跟鹌鹑似的站在原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教主的死有蹊跷,但那又如何?难道他们还能指着东方不败,哦不,现在是教主李沧瑶了,难道他们还能指着李沧瑶的鼻子质问他?

    不说李教主的武功可是比他们这些人高的多,现在他们更是完全感觉不到教主武功的高深,这就表明教主的武功又进了一步,大成了。

    再说,任我行唯我独尊,嫉贤妒能,动不动就打杀教众,他们以前是敢怒不敢言,现在任我行死了,他们拍手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说什么?

    至于李沧瑶当教主这件事情,大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也没什么不同意的。

    然而他们都没想到,竟然有人在新任教主登位的时候有人来捣乱。

    大家偷偷看去,发现是一个才五六岁的小姑娘,小姑娘身后还跟着向问天。

    众人心里了然。

    原来是任我行的女儿,也难怪任盈盈会这么急躁,毕竟任我行死了,她在教里的地位就岌岌可危,谁也不清楚新教主会不会对付她,所以她想来个先发制人。

    任盈盈见自己的话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心里很高兴,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不懂大人的想法,在被向问天告知说爹爹是给东方不败给害死的,想也不想就冲过来找东方不败。

    向问天也有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教主任我行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如今被人害死,教众人肯定会为他报仇,只不过是现在没人知道教主是被东方不败害死的,如果大家都知道真相,他相信大家一定会为教主报仇的。

    然而事实和向问天以及任盈盈所想相差甚远,任盈盈以为自己说出真相会让李沧瑶惊慌,却不想李沧瑶稳稳地端坐在高高的座椅上,淡漠地看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渺小而微不足道的存在。

    现场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好像能听得见,任盈盈不安地扯着向问天的衣服,在李沧瑶的目光下缩了缩脖子,心里害怕极了。

    向问天见小姐被欺负,顿时吼了出来:“东方不败,你不但害死任教主,将日月神教据为己有,甚至还想害死盈盈小姐,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恶贼!!”

    说着,向问天举刀飞身劈向李沧瑶。

    “放肆!向问天,你敢对教主无理!!”童百熊挡住向问天的刀,气势汹汹:“向老贼!今天是教主登机大典,你竟然敢来捣乱!想伤害教主,也要看我童百熊答不答应!!”

    “童百熊,任教主待你不薄,你竟然吃里扒外,向着东方不败!”

    “呸!什么待我不薄,任我行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我们都知道,他任我行不但嫉贤妒能,唯我独尊,不把我们当人看,就连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的东方兄弟他也忍心伤害,要不是东方兄弟反应快,死的就是东方兄弟,向问天我告诉你,老子已经忍任我行很久了,如今他死了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你!!!”一言不合就动手,向问天和童百熊你来我往,其他人都忍不住悄悄后退,生怕被波及。

    李沧瑶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两人,勾起嘴角。

    日月神教里多半是有些乌合之众,心思也不纯,只如今看来,这个童百熊虽然鲁莽无脑,却对原身忠心耿耿,倒是个可用的。

    至于向问天,等童百熊打够了她再出手也不迟。

    下面打的火热,任盈盈可怜地被晾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是有个好心的把她带离危险范围她才没被两人的打斗波及。

    童百熊虽然一身蛮力,武功也不错,但到底没有想问天厉害,被向问天打败,跌落在地。

    向问天意气风发,大刀指向李沧瑶:“东方不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沧瑶嗤笑一声,连座位都没离开,在向问天袭来的时候单手接住了他的大刀:“是我杀的任我行又如何?他任我行想杀我在先,我为何不能先下手为强呢?向问天,你知道为什么我之前没有对你们动手吗?不是因为怕你们,而是懒得动手罢了,因为我知道,以向问天你的个性,必定会来找我,那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去找你?”

    “你真以为带着任盈盈藏起来就没事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藏身之所吗?真以为你们在我的登基典礼上闹我会束手无策吗?哧,可笑。”

    “你……”向问天发现李沧瑶接住大刀的力量极其强悍,让他动不得分毫,顿时明白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一时间有了退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想先带任盈盈离开日月神教,等日后时机成熟再东山再起。

    然而李沧瑶根本不给他机会,轻飘飘一掌拍出去,向问天被拍的吐血飞落在地爬不起来。

    “向叔叔!!”任盈盈焦急地跑过去:“向叔叔你没事吧?向叔叔!”

    “盈盈,你快走!东方不败的武功又进步了,他不会放过你的,快走!!”

    “我不走!我不走!”

    “呵呵,向问天,你以为这日月神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李沧瑶挑眉冷笑。

    “东方不败!此事是我一人所为,和盈盈无关!”

    “那又如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个仇人?”

    “不准你欺负向叔叔!!”任盈盈瞪向李沧瑶。

    李沧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漠地看着任盈盈。

    她是很喜欢孩子,但却不代表自己喜欢注定要成为自己仇人的孩子,更何况,她并不喜欢这个任盈盈。

    向问天捂着胸口无法站起,吐了好几口血,可见李沧瑶刚才那一击有多厉害。

    突然,向问天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不顾自身伤势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大笑着一边看向李沧瑶好像在看一个非常可笑的东西一样:“哈哈哈,我想起来了!东方不败,之前你的武功可没那么厉害,没想到你真的练了葵花宝典上的武功!哈哈哈,当太监的滋味如何?亲自动手自宫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哈哈哈,我向问天技不如人,认栽,可惜你东方不败也没有赢,练了葵花宝典,你东方不败就会变成太监,哈哈哈!太监!!!”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教主变成了太监?不可能吧?”

    “谁知道呢,你没看他现在武功这么高,说不定真像向问天说的那样练了那个什么葵花宝典呢。”

    童百熊听到向问天的话顿时怒从心起,“向问天,你不要血口喷人!!”

    “哧,童百熊,如果不信你大可以问问你的教主,我向问天有没有说错,若是没有练葵花宝典,他东方不败哪来的这么高的武功!!”

    “这……”童百熊看向李沧瑶。

    李沧瑶挑眉:“所以说向问天,你和任我行一样都是个蠢货,还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你……”

    “葵花宝典?你说的是这个吗?”李沧瑶拿出葵花宝典,扔到向问天面前:“你说的不错,任我行他嫉妒我的才能,生怕我会取而代之,但他找不到理由杀我,所以想让我跳进他的陷阱,练葵花宝典。任我行看过葵花宝典,自然之道这本秘籍的秘密,若不是他自己不愿意练,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告诉我它的存在,然而向问天,你和任我行都想错了一点,那就是这葵花宝典秘籍当初是一个太监创造的,能练此秘籍的人自然也得是太监,你们以为我会为了练葵花宝典而自残,然而你们没有想到,我本就不是男儿身,女子又何来自宫一说?”

    “什么?”

    “哧……任我行和你一样,到死都是这么不敢置信,不相信我竟然是女儿身!”李沧瑶站起身,大手一挥,慢慢走下台阶,走到向问天面前蹲下,拿起秘籍拍拍向问天的脸:“何况,我李沧瑶何须这本不完全的秘籍?”

    “来人!把向问天和任盈盈压下去,听候发落!”

    “是!”

    “放开我,你放开我!!!”

    向问天和任盈盈被毫不留情地拖走,李沧瑶环顾众人,勾唇冷笑:“那么诸位,本座今日起任日月神教的教主之位,诸位可有异议?”

    “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童百熊率先跪了下来。

    对他来说,东方兄弟是男是女都没什么关系,只要她还是东方兄弟就行。

    其他人虽然有心思,但刚才李沧瑶轻飘飘把向问天重伤的能力让大家忌惮,自然也没有站出来反对的,也就顺势跪了下来。

    李沧瑶走回教主宝座,坐下来接受大家的跪拜,“即日起,我李沧瑶为日月神教教主,日后,教中上下听我命令,若有不服者,本座随时欢迎他们来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