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教主万万岁四
    ,!

    江湖传言,洛阳城内有一绣坊,临水而建,九转十八弯,内部景色美轮美奂,绣坊内只有女子,以刺绣为生,那些绣女们一个个身怀绝技,绣出来的作品精美绝伦,千金难求。

    因此,该绣坊被人誉为中原第一坊,就连皇宫里的绣娘都完全比不过。

    所有人都以得到一件秀房内作品为荣,哪怕只是一方小小的绣帕也会让人羡慕万分。

    毕竟绣坊内虽然绣娘众多,绣活也很快,但因为绣坊规定每日作品数量,再加上若是绣坊内绣娘今日不高兴便会不再动手,这使得大家求一绣品更难。

    绣坊自从八年前崛起到现在,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找过她们的麻烦,但无一不是被绣坊巧妙地躲过,而那些找麻烦的对手之后就会逐渐败落,最后落得个关门大吉的下场。

    平日里绣坊对外开放的只有岸边的店铺,临水而建的绣坊是不对外开放的,但有一天回事例外。

    那便是绣坊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的全度最佳绣娘比赛。

    在这一天,绣坊会开放中段的部分,加以扩建,作为擂台,参赛的绣娘们将在这里进行比赛。

    在比赛前一个月,绣坊会把邀请函送出去,邀请一些江湖中比较有地位的夫人以及往年绣娘比赛的冠军还有一些在绣技出众的人来担任评委。

    至于收到请柬的人会不会来参加这个问题,绣坊不需要考虑,兴许刚开始的时候会有的被邀请的夫人自诩高贵不会来参加,但时至今日,谁不以做一次绣娘大赛评委为荣?

    评委不但能获得绣坊免费提供的一套特别定制的衣服首饰,还能获得一张一年的贵宾券,拥有贵宾券的人到绣坊买东西可享8折优惠。

    这对她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毕竟绣坊的东西可是超级贵的,有时候连她们都舍不得买。

    更何况,能被绣坊邀请来当评委,对那些夫人来说可是莫大的荣誉,绣坊每年选评委是要经过层层筛选的,最后留下几位。

    被绣坊选上当评委,就表明她们被绣坊看中为人处世,她们将会成为众人的典范,这才是她们最想得到的。

    至于那些往年冠军和被邀请来的绣技出众的绣娘,自然也是非常愿意来当评委的,在这里她们不但可以和参赛选手交流,还可以观看他人的作品,有些人还能因此得到灵感呢,灵感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天公作美,比赛当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细细的微风吹拂,夹带着一丝丝清凉,让人非常舒服。

    洛阳城内此时人来人往,许多从外地赶过来看热闹的人,想趁机看比赛的人,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购进一些绣坊织物倒卖的,还有来一睹绣娘真容绣品样子的等等。

    绣坊每年举办的比赛这段时间,洛阳城人潮涌动,异常热闹,这已经是洛阳城每年一度的盛会了。

    今年的绣娘大赛可谓是轰动异常,因为据说今年的绣娘大赛,绣坊坊主也会出现。

    据说绣坊的坊主二九年华,不但是个绝世美女,而且她绣出来的绣品那是真正的传世之作,据说曾经皇帝因为看中绣坊坊主的容貌想让她进宫当妃子,坊主不愿,皇帝气恼,便出了个难题,让她在半个月内绣出一套龙袍和一套凤袍,并且不准任何人帮忙,若是绣不出来,那么她必须乖乖进宫给他当妃子,若是绣出来了,那他就不再提这件事情,并且还会让人看顾绣坊。

    所有人都以为坊主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毕竟龙袍和凤袍可不是随便就能绣好的,皇宫里那么多厉害的绣娘一起动手,龙袍也得半年的时间才能绣完,更何况还有凤袍。

    坊主肯定只能进宫。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坊主竟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并且真的在半个月后交出了一套龙袍和凤袍,当坊主把龙袍和凤袍展示出来的时候,所有看到的人都差点被吓坏了。

    因为上面的龙凤斗太逼真,就好像随时都会飞出来,直冲云霄的感觉。

    这一手法震惊了所有人,皇帝最后再没有理由留下坊主,让她回去了,甚至还赐了天下第一坊的牌匾给绣坊。

    那个时候坊主才刚刚十四岁,也是这个时候起,绣坊崛起的势头无法阻挡,直到今日闻名天下。

    此刻,绣坊擂台已经被布置完全,擂台边并排摆放着20套桌椅,是评委坐的,擂台下还有很大的看台,上面放着一张张长凳,专门给来观看比赛的人坐的,两边的空地可以让人站着看比赛,当然,绣坊可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门票是要钱的。

    来看比赛的人不止这么多,但门票就这么点,所以大家就想出了许多办法,绣坊在水上,有人就想出坐船去看比赛,这也让很多船夫大赚了一笔。

    比赛还没开始,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绣坊内人潮涌动,就连绣坊周围的水面也到处都是船只,上面站满了人,都在等着看比赛。

    而绣坊擂台对面的楼中,传闻中无比厉害的绣坊坊主燕清慧正半跪在地上,和懒懒地靠坐在窗边的人说话。

    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她对那人非常的尊敬和濡慕。

    “教主,据探子来报,五岳剑派最近有大行动,余沧海觊觎邻家辟邪剑谱,准备动手抢夺,嵩山左冷禅野心勃勃,想联合五岳剑派,自己当盟主,岳不群那个伪君子,似乎也在打辟邪剑谱的主意。”

    燕清慧一件件将下面的人调查出来的消息告知来人,又问道:“教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呵,五岳剑派看似互为一体,实则如散沙一般,左冷禅野心勃勃,岳不群同样不是什么好人,五岳剑派中真正算得上无欲无求的也就是个衡山派,那些出家人倒是不错。”李沧瑶掂起一颗葡萄丢进自己嘴里,示意燕清慧起来,道:“那些人不予理会,只要不招惹到我们就行,江湖中的事,又岂是随便就能说得清楚的?更何况,五岳剑派的人自己家里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是,教主,还是教主厉害!”燕清慧星星眼。

    燕清慧是李沧瑶十四年前出烟木崖带回来的孤儿,因为父母双亡,孤苦无依,结果被舅舅他们抢占了家产,还不断欺负她,不仅把她当成了下人,什么事情都让她做,还经常动不动就打骂她,不给她饭吃,在外就表现出一副慈爱的模样,背地里宣传她顶撞长辈,不孝,后来她终于忍不住逃了出来,变成了乞丐,幸运地遇到了李沧瑶,被带回烟木崖。

    自此之后燕清慧的命运就转了个弯,一片光明。

    燕清慧非常崇拜李沧瑶,可谓是她的脑残粉,教主英明神武,无人能敌,有谁能想到,现如今中原有一半的产业都为日月神教所有?

    都是因为有教□□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日月神教收敛的金银都可以堆好几座小山了,是真真正正的富可敌国,估计就连皇宫里的皇帝都没教主有钱。

    想到这里,燕清慧就忍不住星星眼。

    “教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唔,今天不是绣娘比赛么?你先把这场比赛弄好再说,今日本座也来凑个热闹,看看绣坊的成就。你无需管我,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存在。”

    这句话倒是真的,李沧瑶这次出来只不过是来散心的,她的功法已经大成,早已达到先天,普天之下无人能敌,但她有感觉,她还是无法破碎虚空。

    李沧瑶对此心很宽,哪怕不能破碎虚空,但她这一世一世的转世不也相当于破碎虚空了么?时机未到,又何须着急?

    所以她的日常除了练功,心潮来了写写字画画画弹弹琴下下棋或者去空间看看药田、收收菜什么的,每天都过得非常悠闲而充实。

    因为有的是时间,所以她的生活节奏偏慢,这也让她的性子更加平和。

    “那么教主,至少让我服侍在您身边……”燕清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沧瑶打断:“不必,你是绣坊坊主,不出现说不过去,本座又不会弄丢,清慧不必担忧。”

    燕清慧没办法扭过自家教主,只好同意了李沧瑶的话,一步三回头地下了楼,去准备绣坊的比赛事宜。

    世人都道绣坊坊主不但是个绝世美人,还是个拥有出神入化的绣技的美人,但坊主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很多人无缘一见,只有每年一次的绣娘比赛坊主才会出现主持比赛。

    然而没人知道,绣坊坊主燕清慧是十几年前消失,几年后又突然横空出现并且转了型的日月神教的人,而且还是一堂之主,也没人知道,其实燕清慧不但绣技出众,武功也出神入化。

    一身葵花宝典修炼到极致,一枚绣花针可百米外取人性命,而绣坊的绣娘们也都练过葵花宝典。

    这些绣娘们表面上是绣娘,其实也是近几年在江湖中崛起的一个百晓组织的高层人士,有谁会相信这些女子竟然是那个号称无所不知的百晓的高层呢?又有谁知道,看似平凡的绣坊不允许被外人踏入的内部竟然是百晓的分坛所在呢?

    绣坊建立的时候景色和建筑都是按照阵法来弄的,绣坊内部迷阵困阵杀阵,层层包围,若有入侵者想探查内部,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阵法的缘故,从外面看绣坊内部只能看到亭台楼阁水榭楼台的美丽景色,是绣娘们生活的地方。

    燕清慧下了楼,看到来找自己的弟子,微微勾起嘴角:“走吧,比赛快开始了,今年我们一定要弄得比以往更热闹,更好看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