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教主万万岁五
    ,!

    燕清慧兴致高昂地想让自家教主看一场前所未有的热闹的比赛,李沧瑶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情况。

    李沧瑶选的位置非常好,在这里她可以看见下面的全景,而下面的人根本看不见她,这小楼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采用的特殊手法,里面的人可以看见外面,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人。

    李沧瑶又吃了颗葡萄,从空间里掏出一本前段时间下面的人送上来的残缺棋谱看了起来。

    这十几年她早已习惯了自己这帮越来越二越来越逗比的教众们的发展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原本的魔教,现在都变成逗比联盟了,就连看着一本正经的忠犬童百熊都变成了时不时冒出点冷笑话的逗比,她还有是没指望的?

    不过逗比也有逗比的好处,那就是特别逗乐。

    其实燕清慧想的没错,日月神教这十几年来敛财的本事可谓是恐怖之极,大概念远在皇宫的皇帝都不知道日月神教究竟有多少财宝。

    在古代想敛财对李沧瑶来说太过容易,什么古代版的银行啊,什么绣坊啊,什么酒店饭馆啊,什么酒庄啊等等,能赚钱的她几乎都涉及,更何况她还开办了古代版的快递公司,发明了古代版的自行车,三轮车,望远镜等等非常实用的东西,而来钱最容易的。

    加上一帮特别卖力的教众,她想不揽钱也难。

    现在她的水榭阁下面几乎整个没挖空,有数个巨大的地下藏宝室,下面堆满了一箱箱金银珠宝,拿出去,肯定会吓死人。

    对于这些财宝,李沧瑶除了稍稍收了一两箱金元宝银元宝外,就只拿了一些珍珠翡翠玉石等没加工的宝石还有些古董字画等她看上眼的东西收进空间,其余的都在水榭阁下藏宝室内。

    每年她都会组织教众定期进行义诊、施粥等。

    遇到灾荒、洪涝或者酷寒,也会派人准备好粮草衣被等物,专程派人送去给受灾百姓,好让他们渡过难关。

    虽不能拯救所有人,却也是尽自己的心意。

    她还让人建立了日月同辉学院,请了好些大儒来当先生,教导学生学习。

    学院分为三个等级,甲等乙等丙等,甲等学生都是秀才,乙等是童生,丙等则是没有考取功名或者没考上的那些人的。

    而丙等学生在十二岁以下者学费全免,每天还提供一顿午餐,学生小测前几还会奖励笔墨纸砚等物。

    这样一来就连穷人家的孩子都能上学读书。

    开始的时候那些百姓还以为这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后来逐渐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把孩子送到学院,没想到真的就如学院说的那样,不但学费全免,还提供午餐,而且饭菜还都不错,学生只要自己出钱买笔墨纸砚还有课本就行。

    这些东西家里人多省省,也能从牙缝里省出来,能让孩子有个好前程,日后害怕没银子吗?

    更何况,学院里的笔墨纸砚等物比外面的便宜多了。

    之后,更多的人想把孩子送过来。

    当然,开始的时候那些童生啊秀才啊之类的自诩身份,不愿意来学院和那些丙等学生一起,但日月同辉学院里藏书量巨大,学生借阅都是免费,光这一点就吸引了众多学子前来学院。

    而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日月同辉学院的先生竟然有很多当世大儒。

    逐渐的,学院的学子越来越多,学院走出去的人也越来越多,从学院走出去的学生不说能否高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会一个手艺,日后生活无忧。

    这也算是间接的给朝廷增加人才。

    当然,李沧瑶的初衷并不是这个,她只是想找个能把钱花掉一些的营生,结果没想到开始的时候很好,确实花了些钱,后来竟然又变成赚钱的营生了。

    qaq~为什么这年头连花个钱都这么难?

    所以为了花掉这些钱,李沧瑶就让人去做更多的好事,什么植树造林啊之类的,在外人看来是撒钱的傻子才会做的事情,她做得津津有味。

    想想,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好像变得奇奇怪怪的,明明只是想把日月神教弄得正常一些,让教众的生活好一些,结果一下子弄出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想想也是醉了。

    不过这个世界本来就奇奇怪怪的,所以李沧瑶也没放在心上,只要开心就好。

    做所有的事情,也不过是个本心而已。

    今日李沧瑶倒是来的赶巧,竟然碰上了绣娘大赛。

    这次比赛所邀请的评委名单和参赛者名单燕清慧都已经交到她手里,除了绣坊里的那些绣娘,还有些从其他地方来参加比赛的绣娘,李沧瑶并不认识,评委里的人李沧瑶也一个都不认识,不过据燕清慧说都是些品行高洁之士。

    其中有一个值得她注意的,就是那个华山派的掌门夫人宁中则。

    “宁中则?”岳不群的老婆?

    那个伪君子岳不群?

    李沧瑶挑眉,一手点在宁中则这个名字上,勾起嘴角。

    “倒是有趣,据说华山岳不群一直觉得绣娘比赛是不入流的东西,没想到这次竟然同意其夫人来当评委,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让我猜猜,岳不群究竟想做什么呢?”李沧瑶手指划过嘴唇,笑的很是愉悦:“似乎余沧海也来洛阳了呢,据说他想得到林家的家传秘籍辟邪剑谱?呵呵,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想到辟邪剑谱,李沧瑶就想到原身,想到十几年前被她弄死的任我行,然后就想到了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和向问天,那两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人。

    李沧瑶当初本来不准备杀那两个人的,只可惜,人家不领情,还想暗杀她,结果还没摸到她身边就被人给neng死了。

    这事儿她还是到后来才知道的。

    也只能感叹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下面也开始有情况了。

    比赛已经开始了。

    二十位夫人已经坐到评委席上,没有一个缺席的,宁中则坐在左边第二个,宁中则一身清雅的浅青色的衣服,整个人气质也是端庄大气,还带着一股江湖中人特有的豪气,宁中则确实是个不错的,只可惜,嫁给了一个伪君子。

    下面的比赛逐渐开始,参赛者不但有绣坊的绣娘,还有来自中原各地的绣娘。

    因为知道教主在,燕清慧特别卖力,本来比赛她只需要做个开场白就行,这次比赛她却全程都在,一边主持比赛,一边在心里呐喊:嗷嗷嗷嗷,教主看我看我看我!我就在这里!快看我快看我!!!嗷嗷嗷我衣服有没有乱?表情有没有僵硬?说话有没有错?站的角度对不对?

    燕清慧脑子里疯狂地刷着屏,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依然不紧不慢地主持着比赛。

    宁中则没想到自己会收到绣坊的邀请函让她去当评委,得知宁中则被邀请去当绣娘比赛的评委的时候,岳不群没有反对,竟然还说正好他可以带门下弟子下山历练一番。

    这让宁中则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和大家一起来到洛阳城。

    今天宁中则是带着岳灵珊来的。

    岳灵珊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比赛,非常的好奇也非常的兴奋,坐在娘身边不停地左看右看,惹得宁中则暗中掐了她一下。

    这里可是有不少人看着,其他评委也都是有来头的,虽然说江湖和朝廷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到底还是有敬畏的,看那些夫人,一个个都是这般气质,是他们这些江湖中人没办法拥有的。

    “灵珊,安分点!这里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宁中则悄声警告岳灵珊。

    “可是娘,这里好漂亮,好热闹啊,人怎么这么多?”岳灵珊不解地问道。

    “也难怪你不知道,你这丫头,让你好好学描红刺绣你不学,到时候看你怎么嫁的出去。”

    “娘,我才不要嫁人呢,我要永远陪在爹和娘身边。”岳灵珊撒娇道。

    宁中则听了瞪了她一眼:“胡闹。”

    岳灵珊捂嘴偷笑。

    岳灵珊对一切都很新奇,等比赛开始后更是哇个不停,那些绣娘拿出来的绣品一个比一个好,绣的活灵活现,精美异常,那些绣画,像是要布上出来一样,让人目不暇接。

    “真漂亮……”岳灵珊赞叹。

    宁中则也点头:“真是漂亮,那些绣娘手上的功夫可一点也不差。”要绣出那些绣品,没个十几年的功夫可办不到。

    比赛还在继续,从绣娘们从绣线的选择到选择绣布和绣架这些东西,到刺绣时候的手势和整体布局,以及现场绣的半成品,到最后的各自带来的完成的完整绣品,一项项比拼,直到最后选出冠军魁首。

    绣坊的绣娘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参加,参加的人很多都是绣坊的新人,能和那些厉害的绣娘同台他们非常激动。

    比赛进行的非常激烈,每个来参赛的绣娘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当最终绣品展出的时候,比赛已经接近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