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教主万万岁六
    ,!

    比赛持续一天的时间,从太阳初升到太阳将落,李沧瑶斜倚在床边,看着下面的比赛,偶尔掂起盘子里的水果吃着,吃完了就从空间里直接拿,也不觉得无聊。

    “清慧那小家伙,这么卖力。”李沧瑶浅笑:“今年绣娘的质量很不错,有几个绣娘绣法独特,绣纹灵动,很有机会夺冠,看来绣坊的人要努力了。”

    不是绣坊的人就一定比外面的人好的,绣坊也有普通的绣娘,能被无数人追捧的绣品也都是绣坊中技艺高超,很有名气的绣娘绣的,那些绣娘会在自己的绣品上绣上代表本人的独特的花样作为商标——这是李沧瑶提出来的。

    等到比赛快要结束,评委们开始对绣娘的作品开始评分,李沧瑶也悄然离开了绣坊。

    等燕清慧高高兴兴地上来准备见教主的时候,就发现人去楼空,自家教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燕清慧非常的失落,她都好久没见过教主了,还没和教主好好说说话,人家就走了。

    李沧瑶一身白衣,长长的墨色头发被松松地挽起,面纱挡住了她的下半张脸,让人无法看清面纱下的容貌。

    没人知道,从他们身边走过的神秘女子是日月神教的教主,明明已经三十多岁接近四十岁的年龄,看上去却还是二九年华模样,端的是一个风华绝代,谁也不会想到她已经这么大年纪了。

    难得下山,她自然不会困于一处,让教中的人找到自己然后来个哭天抢地。

    李沧瑶走在洛阳城郊,突然看到前方似乎有人在被追杀,她顿了顿,当做没看到,准备直接走过去,可惜,她想当做没看到,但别人可不这么想,因为觊觎林家的家传剑谱辟邪剑谱,余沧海竟然卑鄙地抓了林家一家人,折磨林家夫妇,想套出辟邪剑谱的所在,可惜林家夫妇也不知道拿东西在哪里,余沧海以为他们是骗人,把两人折磨的不成人样,又把目标放在林平之身上,林平之逃了出来,却被余沧海追杀。

    林平之虽然是振威镖局的少镖头,但武功却是花拳绣腿,如何能和余沧海相比?一路上狼狈不堪,要不是余沧海逗他,他早就被抓了。

    这会儿余沧海阴狠地看着前面踉踉跄跄逃跑的林平之,正想捉他,却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人走过来。

    秉着不能透露风声的想法,余沧海准备杀人灭口。

    他丢下林平之,朝李沧瑶飞身而去。

    林平之发现了余沧海的动作,这个时候他还是个有些单纯的少年,立刻出声提醒李沧瑶:“小心!!”

    却已经吃了,余沧海一掌拍了过去。

    自以为自己这一掌必会让来人身亡,然而余沧海却没想到,让他以为只是个普通人的女子竟然在他的一掌快到她面前的时候对自己一笑,伸手轻飘飘地朝自己拍过来。

    “嘭!”

    “噗……”

    “啊!!!”余沧海惨叫一声,气绝声望。

    余沧海大概到死都没想到,为什么自己想杀一个普通人,自己却然而被杀了,那轻飘飘的一掌,让他直接魂归西天。

    林平之听到后面的动静,悄悄往后看了一眼,就看到余沧海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林平之震惊地不自觉停了下来。

    在他看来,余沧海就是个很厉害的高手,不然自己的爹娘怎么会被害成这样?他没想到刚才被他提醒的在他看来只是弱女子的人竟然把余沧海给解决了。

    林平之愣住了,他指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余沧海,抖着嘴,说不出话来。

    “这……这……”

    李沧瑶看向林平之,林平之肩膀一缩,有些害怕,好像她是什么魔鬼一样,随时都会过来杀他一样。

    不过之后林平之就发现自己想多了,李沧瑶只淡淡地看了他绕过余沧海准备离开。

    林平之突然反应过来,朝李沧瑶追了过去:“等……等等……女侠等等我。”

    李沧瑶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等等我,女侠!”林平之跑过去拦住李沧瑶,直接跪了下来:“女侠,求你救救我爹娘。”

    “嗯?”李沧瑶停下,看向林平之,“小家伙,你怎么确定我能就你的父母?又怎么确定我愿意帮忙?”

    “我……”林平之整个人一颤,趴跪在地上:“求求你救救我爹娘,求求你!!!”

    他是实在没办法了,爹娘被余沧海折磨的不成人形,若再不救就来不及了,林平之也是病急乱投医,不过他这个样子倒是让李沧瑶有了些兴趣。

    没想到刚才连逃跑时候都会哭的少年现在竟然有勇气来求一个他不知道底细的人。

    看他抖成这样,肯定是以为她不是好人吧?

    倒是个孝顺的。

    “带路。”

    林平之一喜,立刻爬起身带李沧瑶朝来时的路而去。

    虽然跑的匆忙,但他还是记得回去的路的。

    等林平之带李沧瑶跑到自家父母所在的荒庙的时候,林母已经气息奄奄,眼看着就不行了,林父倒在地上满身是血。

    “爹,娘!!”林平之扑过去大哭。

    林父看到林平之心里一跳:“你,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余沧海……咳咳咳……”林父捂着胸口咳嗽。

    “爹,娘,那个余沧海死了,是这位女侠救了我。”林父林木看过去,就看到站在自己儿子背后的蒙面白衣女子,林父不比林平之那么单纯,他看到李沧瑶心里一凸,不知来者是敌是友。

    是不是也是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而来。

    但他真的不知道辟邪剑谱在哪里啊?不然,那本剑谱那有家人的性命重要?

    “这位女侠……咳咳,多谢你救了我儿,在下林震南……”

    李沧瑶打断林震南的话:“我无需知道你的身份,既然答应这少年来帮他,我必不会失信于人。你和你夫人的伤我都能治好,不用担心。”说完,李沧瑶蹲下来,也不见她如何动作,林震南和林夫人身上就插了好几根银针,她又倒出两粒药丸,塞进两人嘴里,在他们身上点了几下,一手一个将他们扶起盘腿而坐,输入内力,帮他们治疗内伤,才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原本气息奄奄的林夫人就醒了过来,脸色也好了许多,没有生命危险,林震南也感觉到自己的伤势请了许多,原本以为无力为天的伤势竟然就这么简单地被治好了大半。

    李沧瑶收回手,朝林平之看了眼,示意他过来扶着父母,站起身道:“你的父母已经没事了,之后你带他们回去请大夫看一下,开些补药喝上一段时间便可。”说完,李沧瑶离开了破庙。

    林平之想追出去,却因为担心爹娘的伤势而忍了下来,他将爹扶起,靠在墙上,又扶起伤势重一些的娘:“爹,娘,你们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好多了,”林母吐了口气道:“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平之,看来这次我们是遇上好人了。”

    林震南想的更多:“好人不好人我们很难断定,但那女侠绝对是高人,刚才那一手医术,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我们这么重的伤,随时都可能会死去,却被她这么轻描淡写地救了下来,这医术,简直是出神入化。可是江湖中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位医术高超的高人出现啊。平之,你是怎么遇上高人的?”

    “我……”林平之把自己如何逃出去,被余沧海追杀,遇到李沧瑶,又被李沧瑶救了,然后请求李沧瑶来救父母的事情说了出来,林震南夫妇听了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震惊:“什么时候江湖中出现这么厉害的高手了?竟然一击击杀了余沧海,可见其内力之深,这次平之幸运,没有得罪高人,还求得高人救了我们夫妻,平之,我们一定要记得高人的恩情,将来遇见高人,一定要报答。”

    林平之坚定地点头:“爹,娘,你们放心,我知道的。”

    林平之此刻可是非常崇拜高人的,高人一出手就杀了余沧海,肯定非常非常厉害,又救了他的爹娘,高人太厉害了。

    要是我也能像高人一样厉害就好了!

    林平之向往的不得了,对李沧瑶崇拜的不得了。

    林震南夫妇休息片刻,和林平之一起回到福威镖局,请了大夫开了些药,大夫给林家夫妇诊脉时那震惊的表情和不蹲询问林家夫妇之前帮他们疗伤的人是谁,还说什么简直不敢相信他们还活着之类的话。

    更是让林平之震惊的是,这个全城最厉害的大夫竟然还说什么想让对方收他为徒的话。

    果然,高人就是厉害!

    余沧海的死似乎没有引起什么动荡,洛阳城依然很平静,只是隐约的可以发现洛阳城内来了许多江湖人士,而这个年代,江湖人多的是,百姓们也没在意,只以为那些人是哪个门派出来办事或者出来历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