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教主万万岁七
    ,!

    因为那场无妄之灾,林平之对林家那所谓的辟邪剑谱非常的不待见,他也不明白林家的家传剑法辟邪剑谱明明就是个三流心法,却有人想抢夺,而且还是青城派的人,算得上是个正道中人。

    难道正道中人就是这副德性吗?

    想到当初遇到的高人,林平之甩甩头,才不是呢,那个余沧海肯定是个败类,正道众人就要像高人一样才对。

    “爹,为什么外人这么觊觎我林家的辟邪剑谱?明明辟邪剑谱根本不是什么厉害的武功。”林平之这点非常想不通。

    林震南叹了口气道:“平之啊,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初你曾祖父也就是我的祖父凭着辟邪剑谱创立福威镖局,名震江湖,可谓是少有敌手,只是自那之后,祖父留下家训,林家子孙不得修炼辟邪剑谱,并且将辟邪剑谱给藏了起来,除了他没人知道剑谱在哪里,我们现在练得剑法不过是些皮毛罢了,根本算不上真正的辟邪剑谱。”

    林平之听了有些愤怒,说道:“为什么曾祖父会留下这样的家训?既然曾祖父能凭着辟邪剑谱名震江湖,无人敢欺,我们是要让我们这些后辈不学?这不是很不合常理吗?难道曾祖父没有想过有人会觊觎邻家剑谱,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林父叹了口气道:“唉,这个问题你爹我也想过,只是祖父的心思谁也不能得知,辟邪剑谱也不知道被藏在什么地方,本以为我林家会一直这样平稳下去,虽然不曾学到剑谱上高深的武功,但却没人会欺负咱们,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想打剑谱的主意,唉……”

    在林父看来,这剑谱就是个害人的东西,如果知道在哪里,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毁掉,不让其害了林家,害了镖局。

    只可惜,他也不知道剑谱在哪里。

    所以说,其实林家的人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明明都实话实说了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家那啥子没见过的剑谱在哪里,却偏偏没人相信,还以为他们嘴硬不肯说。

    他们没有嘴硬啊!要是真的知道剑谱在哪里,肯定双手奉上!

    一本剑谱,哪有家人的性命重要?何况先人不让他们学,一定有先人的道理,不能学的秘籍林家要了也没用,还不如扔出去让别人抢呢。

    对于送出剑谱的事情,林父很是放得开,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没必要为了身外之物而毁了自己的家,他还有妻有子,有事业,已经人生圆满了,不需要再去寻求无法拥有的东西。

    这点上,可以说林父比很多人都看得开。

    林家人都以为只要余沧海死了,他们一家就安全了,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觊觎他们林家的家传剑谱,林家的剑谱都已经存在这么多年,也没见有谁来抢,也就余沧海这一个败类动过歪脑子。

    然而林父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多想要得到他林家辟邪剑谱的人,有这么多伪君子。

    第二天,福威镖局被青城派的人围攻,青城派的人还嚷嚷着说什么福威镖局杀了他们的师叔,他们要讨个公道。

    林平之性子有些单纯,听到青城派的人这么说,立刻跳出来反驳道:“你胡说,分明是那余沧海觊觎我林家的辟邪剑谱,抓了我爹娘还有我,想套出辟邪剑谱的事情,我爹娘不知道,他还折/磨我爹娘,幸好我那个时候逃了出来,余沧海追杀我,却在半路遇到高人,他自不量力想诛杀高人,却没想到被高人给杀了,是他自己死有余辜!!”

    青城派立刻有人站出来反驳:“胡说,我青城派是名门正派,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觊觎他人秘籍之事?分明是你福威镖局杀了我师叔,才想出来的借口,林振南,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们胡说,分明是你青城派觊觎我林家剑谱才会让余沧海来劫持我爹娘,还想杀我们,甚至还想杀了高人,现在他技不如人烦被高人杀,你们青城派反倒倒打一耙,来我福威镖局闹事,震荡我林家怕你们青城派不成?”

    “师兄,别跟他们废话,我们把福威镖局的人都抓起来,还怕……”还怕找不到辟邪剑谱吗?

    那个被叫做师兄的人看到师弟给自己使的眼色,顿时也想起来他们来的目的,冷哼一声,一脸正气凛然地道:“别和他们废话,林家杀我师叔,我要替师叔讨回公道,上!”

    青城派的人二话不说拔剑就动手。

    林家那三脚猫功夫怎么能抵挡得住青城派的人?其实青城派的人也不是真的想要为余沧海报仇,不过也是想得到辟邪剑谱罢了,林父也清楚知道这件事情,他想阻止对方,但却有心无力,原本就重伤刚愈,这会儿又要受伤。

    苍天不待我!!林父心里哀叹一声,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努力护着妻儿,尽量让他们少受些伤——虽然知道这只是枉然,自己也拔剑加入了战斗当中。

    福威镖局所在地段并不偏僻,所以青城派的人来挑事自然不是没人知道,但大家都躲了起来,生怕被卷进这场战斗当中,还有些人隔山观虎斗,想浑水摸鱼的,也躲在暗处看事情的发展。

    青城派的人下手十分凶狠,没一会儿,福威镖局的人就抵挡不住他们的攻势,当剑刺向他的时候,林父悲哀地闭上了眼睛。

    “爹啊!!”

    “相公!!”

    “叮!”

    “啊!!”

    “咚!”

    半天没感到疼痛,林父睁开眼睛,就看到刚才还差点杀了自己的青城派弟子此刻倒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

    “这……”

    “呵呵,这青城派也真是好笑,明明就是想得到人家林家的家传秘籍辟邪剑谱,却偏偏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好像自己是天下第一大善人一样,余沧海也是该死,竟然敢对尊上出手,还脏了尊上的手。只是没想到你们青城派这么无耻,竟然还好意思跑过来说什么为余沧海报仇,呵呵呵呵。”

    “谁?谁在那里??!!”青城派的人被来人这么一手震住,连忙聚在一起围成一圈防备着。

    “蠢货,老娘就在你头顶,这都没发现,还敢出来丢人现眼?”

    所有人都往上看去,只见福威镖局屋顶有好几个衣带飘飘的女子,中间那个女子一身大红色张扬的裙子,正掩嘴笑的欢快。

    林平之等人也抬头看去,看到三个女子站在屋顶,其中一个女子正嘲笑着下面的青城派弟子。

    青城派弟子看到是女子,心下一松,忍不住嘲笑起来:“呵,我当时谁,却原来是几个小娘皮,怎么?是来给你姑爷爷我送礼物来了?”

    “哈哈哈,师兄,你看那三个女的长得真是一顶一的好啊,兄弟们今儿个有福了。”

    燕清慧冷冷地看着下面的青城派人,绣花针一甩而出,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人就到成了哑巴。

    “青城派的,老娘劝你们把嘴巴放干净点,今天老娘心情不好,本来只想教训你们一顿,不过现在看来,不把你们全部清理干净,难消老娘心头之恨。”

    因为都蒙着面,所以没人看到她们三个的长相,燕清慧一挥手,对身边两人说道:“上,好好教训那些不知所谓的家伙,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是!”两人领命飞身而下,葵花宝典一出,明明身形优美如跳舞,却暗藏杀机,青城派的几十个人在两人手下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全部被打飞出福威镖局,一个个如同饺子一样从大门口摔了出去。

    燕清慧飞身下来,娉娉袅袅地走到大门口,看着外面受伤倒地的青城派的人说道:“老娘今日就把话放下了,这福威镖局日后就归我管了,你们谁要是敢来福威镖局惹事,休怪我不客气!”说着,燕清慧一甩袖,隔空拍出一张,门外的石狮子崩裂成碎片。

    燕清慧冷冷地环顾四周,不但警告着地上的青城派的人,还有藏在暗处的那些人。

    青城派的人自知不是对手,不甘心地撤退,暗处的那些人也悄然离去,去做什么,没人知道。

    等所有人都离开,福威镖局又恢复了平静,林父这才放下心来,先让人把受伤的人带下去治疗,自己带着妻儿上千向燕清慧三人道谢:“感谢三位女侠的帮忙,要不然,今日我福威镖局在劫难逃了。”

    燕清慧收下了林父的感谢,看向林平之:“你就是昨日尊上救下的那个少年?”

    林平之一愣:“尊上?”是谁?

    “在下燕清慧,乃绣坊坊主,其余两位是我绣坊的弟子,若日后再有人来镖局闹事,你们可以凭此信物到绣坊来寻我,记住,只有三次机会。”

    说着,燕清慧把一个信物递给林平之,带着两人飞身离去。

    “绣坊?”林母拿过林平之手里的信物看了看,难以置信道:“不会是那个绣坊吧?”

    “可是我从没听说过绣坊的人会武功啊。”林父诧异。

    “爹,娘,你们在说什么啊?”林平之懵懂不解。

    林父和林母看了眼手里的信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

    林父有些傻眼,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过这洛阳绣坊确实非常神秘,至今多少人想探查绣坊的消息却始终铩羽而归,若是绣坊中人都如此厉害,那就难怪了。”

    “那些高手藏身绣坊,究竟有何目的?”林母担忧的道。

    “不管有什么目的,我们只要知道,对方在帮我们就好,还是多亏了我们的平之。”林父欣慰地摸了摸林平之的头。

    林平之完全听不懂爹娘再说什么,林父把信物递给林平之:“平之啊,这信物你一定要藏好,它可以救你的命。”

    “是,爹,孩儿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