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教主万万岁八
    ,!

    绣坊从十几年前出现开始就逐渐发展起来,时至今日成为被皇上赐下天下第一绣坊牌匾的绣坊,可谓是众人皆知,绣坊的东西精美,价格昂贵,却依然有无数人趋之若鹜,绣坊的绣娘也都水灵灵的,气质翩然。

    然而江湖中无人知晓,绣坊中绣娘们不但绣技很好,伸手也非常了得,自从李沧瑶把日月神教变了个样之后,日月神教的人以葵花宝典和和九阳神功为教派功法,而这两功法都是高级功法,自然非常厉害,女子属阴,修炼葵花宝典,修炼了葵花宝典的人擅用绣花针,在刺绣上有很大的加成,也算是一个金手指,而那些绣花针,在绣娘们手里不仅可以绣花做衣服,也可以伤人杀人。

    只不过绣娘们平时都在绣坊绣绣花,赏赏风景,风花雪月一番,除了收集情报,没什么兴趣掺和江湖中的事情,然而不掺和不代表她们不厉害,这不,因为得知青城派余沧海竟然这么大胆敢对她家尊主动手,燕清慧直接不顾会暴露的危险跑去林家助阵了。

    甚至还给了林平之信物可以求救三次。

    哼!敢对尊上动手!真是不知所谓,余沧海那厮死了她没办法动手,还不能给青城派找点麻烦么?

    要不是她压着,绣坊里的姑娘们可是想要集体出动了。

    敢欺负我家尊主,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教训了青城派的人一顿,燕清慧神清气爽地带着两人回到绣坊,刚一回来,她就被等在绣坊的绣娘围住,叽叽咋咋问个不停,燕清慧假咳了两声,让众人安静下来,才把刚才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听完后,众绣娘都非常气愤:“哼,那些青城派的人,都是伪君子,明明想要得到林家的辟邪剑谱,还找什么理由,那个余沧海也是,打扰尊主踏青的雅兴,死有余辜。”

    “就是就是,尊主难得从烟木崖下来,来洛阳游玩,没想到偏偏遇上这么扫兴的事情,还有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简直不知羞,别人家的东西还惦记着,青城派的人找林家麻烦,还在暗处观看,想着趁火打劫,浑水摸鱼,非君子所为。”

    燕清慧挑眉:“教主说过,正邪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定义,邪教也有正义之士,正派也有邪恶之人,端看个人的品行,如今五岳剑派的人看似团结,实则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都想压过对方,尤其是嵩山派的左冷禅和华山派的岳不群,左冷禅是个心高气傲,狂妄自大,一心想要统一五岳剑派,当盟主,然左冷禅有这个野心,却没有这个能力,处处算计离间,落得下乘。左冷禅不足为据。然华山岳不群看似正派,实则是个伪君子,同样野心勃勃,觊觎盟主之位,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可得罪小人,岳不群就是那个小人,他反而比左冷禅更加危险。”

    “这次暗中之人就有岳不群,他应该是认为青城派的人和林家福威镖局必定会打起来,福威镖局的人身手不佳,在劫难逃,他想趁机潜入林家找到辟邪剑谱。”

    “那个岳不群,长得倒是一脸正气,只可惜是个心思不纯的,可惜了宁中则女侠,她倒是确确实实是个侠女。”

    “这世上的事情有谁能说得清呢?宁中则固然可惜,但这是她的选择,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辜负教主对我们的期望就好。”

    “没错。”

    “是啊,教主说过,我们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情,然后快快乐乐地活着就好。”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啊。”

    “哈哈哈,你当然觉得好,你家那位今日是不是又来找你了?”

    “哎呀你胡说什么啊,不理你了!”

    “哎呦,害羞了~~”

    燕清慧含笑不语,看着下面打打闹闹的姐妹,心里很是开心。

    他们这些人都是被日月神教收养的,有的是孤儿,有的是被卖掉的,有的是走投无路,备受欺凌的,各自有自己的悲惨过往,但如今有谁知道这些?她们如今过得很好,过得很舒心,她们也非常珍惜这样的幸福生活。

    “姐妹们,教主此次下山来洛阳,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教主,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教主的雅兴!”燕清慧说道。

    “那当然,教主可是难得下来,要是让教主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以为洛阳不是个好地方,以后教主再不来这里可怎么办?我们才不要便宜外人呢!”这里的外人指的是其他地方的教众们。

    “就是就是,得知教主来洛阳城,其他人可是羡慕嫉妒恨啊,要是让他们知道教主在这里不开心,指不定他们会使什么招把教主拐走呢!”

    “坊主,那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被人盯上了,我看那些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次我们把人给击退,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今可如何是好?”说话的是跟着燕清慧一起去福威镖局的两人其中之一。

    燕清慧冷哼一声:“我绣坊虽说从不显于人外,但这不是胆小怕事,若是平常,任他们闹个天翻地覆,只要不影响绣坊我便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日教主在洛阳,他们若是敢做出什么让教主不满意的事情,我会让他们体会到我绣坊姑娘们的厉害。”

    “就是,我们绣坊的姑娘们虽然不喜欢掺和进那些江湖事中去,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就怕了他们,他们要是敢欺负到我们头上,让他们尝尝我的绣花针的厉害!”

    “扑哧,说得好。”燕清慧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林家把那什么辟邪剑谱给交出来,然后扔出去让他们自己去抢,但燕清慧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家传功法,没到万不得已,人家肯定不会愿意把剑谱交出来,所以这个法子也就搁下了,只能让绣坊的姑娘们多注意林家的情况,到时候可以帮忙。

    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他们心目中端庄优雅美丽娴熟温良的绣娘们一个个撸袖子恨不得大干一场的样子,估计会吓得眼珠子都掉下来,只可惜这里是绣坊内部,除了绣坊的姑娘们没人能进来,所以外面的人还沉浸在秀坊姑娘的美貌温柔假象之中不可自拔┑( ̄Д ̄)┍。

    果然如燕清慧他们所想的那样,青城派的人并没有罢手不再找林家的麻烦,一来余沧海莫名被杀,让他们心有不甘,二来没有得到辟邪剑谱,他们又怎能罢手?所以一个月后的一个夜晚,青城派的人又出现了。

    只不过这次他们学乖了,不但夜晚过来,而且还都装作强盗,想趁着夜色杀了福威镖局的人,找到辟邪剑谱悄悄离开,把一切都推给强盗。

    青城派的人想的很好,甚至还为了逼真,真的找了一伙强盗团过来,只说有大生意给他们做,不会有危险,然而他们却没想到,他们想做螳螂,后面还有黄雀,早就暗中盯上福威镖局,找时机动手的一些人发现青城派的动静,悄悄藏起来想来个浑水摸鱼。

    夜晚的福威镖局一片宁静,林家的人都已经睡了,没人想到,有人竟然想趁着夜晚屠林家满门。

    一人悄悄潜进福威镖局,杀了门房,打开大门,让所有人进去,青城派为首的人伪装成强盗,带着其他弟子,冷笑着看了眼周围,心里暗道。

    林震南,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上!”

    “杀!!!”

    “啊!!!来人啊,救命啊!有强盗!!”

    “哈哈哈,小的们,我们上!杀光这些人,这里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了!”

    “杀!!!”

    林平之正睡着,突然被远处的惨叫和打杀声吵醒,他赶紧披着件衣服下床跑出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平之!”林震南和林母也被吵醒了,他们也都穿着里衣,提着剑,看到儿子出来说道:“快去,拿着信物去绣坊找坊主!说我福威镖局有难!”

    “爹,我不去,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把那些强盗打跑!!”

    “快去!”林震南推了一把林平之,和林母率先往前面走去。

    跑到前院,就看到镖局的人正在和强盗们打斗,强盗们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看不清长相,却是来者不善,见人就杀,林震南看到已经有几个人死了,顿时气血上涌:“你们这些强盗,敢来我福威镖局闹事,我让你们有来无回!!”

    说着,拔剑就冲了过去。

    “夫君,我来助你!!”林母也拔剑冲了过去。

    烟夜中,福威镖局内战况惨烈,林父林母的武功在对着真正强盗的时候倒是有一战之力,并且能够斩杀那些强盗,但遇到青城派的弟子,只能素手无策,因此逐渐的,打斗的结局朝着一面倒去,林父林母也逐渐开始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上的伤也多了起来。

    打斗中,有人发现林平之始终没出现,悄悄来到为首的烟衣人身边道:“师父,那个林平之不见了。”

    “你说什么?”被喊做师父的人暗恨:“这么短的时间他绝对不可能逃出去,那个林平之肯定是躲起来了,辟邪剑谱肯定在他身上,赶紧去把他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