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教主万万岁九
    ,!

    林震南早就有感觉,这些强盗不一般。

    虽然他只是个镖局的总镖头,但走南闯北的,该有的眼界还是有的,所以他当初才会找借口让林平之离开福威镖局,好让他多一些活下来的机会。

    而他自己……林震南和夫人背靠着背,说道:“夫人,是我连累了你,今日也许我们真的躲不过去了。”

    “夫君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不怕!”林夫人坚定地说道。

    林震南有杀了个烟衣人,哈哈笑了起来:“好,好!我林震南一生没什么建树,但我有个能陪我同生共死的娘子,还有什么遗憾?贼子们,想要我林家辟邪剑谱,也要看看我林震南答不答应!”

    “给我上,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所有的东西都搬走!!”

    烟夜总是能掩盖罪恶,福威镖局内的打打杀杀除了暗处的那几个人,没人知道,福威镖局被围的死死的,甚至连一个人都跑不出去,青城派的人和真强盗们杀红了血,福威镖局的人也杀红了眼,双方各有伤亡,然到底还是福威镖局的人能力不逮,伤亡多些。

    众多烟衣人一直在围杀福威镖局的人,逐渐的,剩下的十几个和林震南夫妇围成了一圈,被烟衣人围在中间,青城派为首的人冷笑一声,看着他们负隅顽抗,心里升起一阵阵的快意。

    一想到他即将得到辟邪剑谱,心里就忍不住激动起来,然而事情会像他想的那样简单么?

    当然不会,有些事情注定是无法得逞的,就像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合的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一样。

    这会儿,在外面游荡许久的李沧瑶,回来了。

    李沧瑶:“……”一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是管呢还是管呢还是管呢?

    李沧瑶撑着下巴看着下面打斗的场面,掀了掀眼皮子,思考着该不该帮忙的问题。

    前一个月她从洛阳城出来,到处游荡,把五岳山都看了个遍,还采了不少不错的药草,甚至后来在华山思过崖后面的避世山谷中还遇到了风清扬,和风清扬很是相见恨晚,在那里呆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回来。

    却没想到,这刚偷偷从城外溜进来,想找个捷径回绣坊休息,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福威镖局,好像有点熟悉啊。

    李沧瑶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个名字。

    她完全忘记了,几年前曾经有一个教徒经过福威镖局,突然想到传言说福威镖局的家传剑谱辟邪剑谱非常厉害,就想着给自家教主看看,就顺手去福威镖局找了找,找到了被藏在牌匾下的辟邪剑谱,带回日月神教,交给她,她没啥兴趣地看了一眼,发现辟邪剑谱竟然就是葵花宝典之后就直接扔回给那教徒,还好心地让他把剑谱送回去,找个更加隐秘的地方放好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教徒就提过福威镖局这个名字。

    见下面的烟衣人即将开始大开杀戒,李沧瑶手一翻,一枚铜板飞了出去,正好打在即将落到林震南身上的剑上,把剑打断。

    这一突如其来的转折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烟衣人们立刻警觉起来,“谁!”

    “这么大晚上的,一群人欺负一些受伤的人,是不是太有伤和气了?”李沧瑶说道,飞身下来,“还穿着烟衣服,套着烟面巾,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坏人?唉,没想到我刚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

    “你是谁?这是我们和福威镖局之间的事情,识相点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扑哧!”李沧瑶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客气又能怎样?我说你们果然是天生的恶人啊,难道没听说过,反派都是死在话多上的吗?我既然下来了,自然就要管管这不平事,你们怎么这么多废话?怎么?难道还要我请你们吃饭不成?”

    “你!”一烟衣人性子比较急,听李沧瑶的话顿时气的不行:“我们别跟她废话,先杀了她,再杀了这些人,害怕找不到那东西吗?”

    说着,直接举剑朝李沧瑶劈了过去。

    李沧瑶敛眉一笑,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动手的人就被打飞出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李沧瑶慢悠悠地收回手,还嫌弃似的掏出绣帕擦了擦,然后把绣帕丢掉,啧啧了两声道:“真是没礼貌,人家还在说话你就冲过来,看倒霉啦吧?这可不怪我哦~”

    怎么不怪你!不是你弄的吗?烟衣人心里咆哮。

    然而,因为她的这一手,倒是让烟衣人心里忌惮,反而不再出手。

    李沧瑶慢慢走近烟衣人,烟衣人慢慢后腿,甚至撤掉了对林家人的包围,直到李沧瑶走到林家人前方,烟衣人们已经退开三米远距离,和她对峙着。

    林震南等人并不认识李沧瑶,但也知道她是来帮助自己的,但对方人数那么多,李沧瑶只有一个,林震南不相信她能赢得了,因此不愿意让别人卷进来的林震南开口对李沧瑶说道:“林某谢过这位姑娘的帮助,但是对方来者不善,必定不会手下留情,虽姑娘身手了得,但双拳不敌四手,姑娘你打不过他们的,还是赶快离开吧!”

    李沧瑶听闻林震南的话只略微挑了挑眉:“就这群蠢货?”她看了眼和自己对峙的烟衣人,明显可以发现这些烟衣人分站成两队,一队满身凶悍之气,眼神垂涎,一队却对林家的东西不为所动,看来是有目标的。

    李沧瑶又看了看四周,说道:“虽说我最讨厌麻烦的事情,不过我更讨厌只敢躲在暗处的小人,所以,你们该出来了。”说完,她往几个不同的方向she出几枚铜板,只听几声惨叫,之后是重物跌落的声音,一看,却原来是暗处的那几个人被李沧瑶给打了下来。

    李沧瑶没在意烟衣人们的表情,扫了眼倒在地上有些狼狈的人,嗤笑一声:“看来,这林家还真有什么宝贝,所以才会让这么多人关注啊,没想到这强盗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尾巴,让我猜猜你们都是谁?”

    在场所有人都心中一紧。

    “恩,你是华山派的岳不群,果然是一副坦荡君子样,可惜是个伪君子,内里确实个十足的小人,你也想要得到林家的剑谱?”

    剑谱的事情李沧瑶是在刚才听烟衣人们小声交流的时候得知的,也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对福威镖局有点耳熟了,这不就是当初自家教徒顺手牵羊牵了秘籍回来给她,她看了眼又让人还回去,甚至还让找个更加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的那什么辟邪剑谱么?

    这么个烂东西还有人想要?看来这世界真是,到处都是奇葩。

    “这位姑娘切勿胡乱污蔑在下,在下只是得知福威镖局有难,特意赶来帮忙的,江湖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岳某虽不才,但功力还是有些的。”岳不群被人打下来,心里暗恼,但对李沧瑶竟然认识自己,心里一凸,只面上没有任何表现,非常镇定地捋了捋胡子朝李沧瑶拱了拱手道:“小姐武功之高岳某佩服,岳某虽不知小姐为何误会在下,但这并不是事实,在下只是……”

    “好了,我没兴趣听你胡扯,来帮忙?是来帮忙接收辟邪剑谱的吗?”李沧瑶看不惯岳不群,直接打断他吱吱歪歪的话,还嘲讽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让岳不群既尴尬又恼怒,心生杀意。

    李沧瑶察觉到了那股杀意,她扫了眼岳不群,对他更加不喜了,她又看向另外几人道:“这几位难道也如岳掌门一样是来帮忙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嵩山派弟子?还有青城派的人?呵,那么一本小小的剑谱竟然引得如此多人争抢,真是厉害。”

    “废话多说什么,宝物有能者得之,辟邪剑谱在林家根本发挥不出任何作用,还不如把他交给我嵩山派,让我嵩山派将之发扬光大!”

    “哧,什么发扬光大,说的好听。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垂涎盟主之位已久,谁不知道他想得到辟邪剑谱,好让自己变得更加厉害,好压过其他门派?”青城派的人嘲笑道:“不过左冷禅惯会装模作样,一边想要得到剑谱,一边想做好人,还一边不让让人知道自己的野心,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

    “只是我没想到岳掌门竟也对辟邪剑谱感兴趣,看来岳掌门野心也不小啊。”

    因为李沧瑶的介入,让暗处的几人都暴露了出来,难堪的他们都在互相拆台,李沧瑶看了顿觉无趣,她冷哼一声,道:“伪君子和真小人,不管哪个都不是好东西,今日有我在此,林家我保定了,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岳不群等人知道自己被暴露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准备杀了李沧瑶和林家的人,再杀了其他人,这样就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了,首先要解决的是李沧瑶和林家的人,岳不群等人暗中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全部攻向李沧瑶。

    然而注定他们今晚非常的倒霉,刚动手,就听到整齐的女声响起。

    “放肆!敢欺负我家尊主!看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