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教主万万岁十
    ,!

    “看招!!”

    愤怒的绣娘你不要惹,愤怒的脑残粉绣娘你更不要惹,惹了就注定要变成刺猬。

    一群娘子军看到有人竟然敢对教主动手,顿时如同吃了炸药一样炸了,连脑子都不动一下,一个个怒喝一声,飞身而下,动作整齐地手一翻,无数绣花针飞she,在夜晚昏暗的火光下闪闪发光,让人防不胜防。

    开始还有些因为看到对方使用的武器竟然是绣花针而轻视的人直接被无数绣花针刺成了刺猬,小小的绣花针甚至有的进入他们体内,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武功差的人直接倒地不起,被那些小小的绣花针夺去了姓名。

    一些武功稍高些的人抵挡住部分绣花针,然而小小的绣花针太让人防不胜防,他们也无法避免被刺成刺猬,一个个也接连倒地不起。

    岳不群仗着武功高,把绣花针打落大半,当然,还有一些刺到身上,小小的绣花针威力巨大,虽然因为绣娘们的愤怒而没有目标,让他躲过了危机,然而绣花针也不是吃素的,每一根绣花针刺到身上,都让岳不群的脸皮抽搐一下,身体因为疼痛而忍不住抽搐一下。

    然而他不敢停下来,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停下来,他就要像地上那些人一样,死无葬身之地了。

    岳不群一边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剑打落绣花针,一边警惕地看着飞身下来的五六个蒙面女子,心中暗恨。

    又是这些人来坏他的好事,真真可恨!

    这些女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明明当初调查的时候没有发现林家福威镖局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为何她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帮助林家?

    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更是可恶,竟然让他的心血都白费了。

    一想到刚才其他人看自己时候的眼神,岳不群就忍不住觉得羞恼。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小人,一直都自诩君子,虽然有时候行为有点差错,但这都是为了华山派,何况他身为华山派掌门人,有些小事又如何会注意到?有时候弄错了也无可厚非,而林家的辟邪剑谱,他觉得那应该是能者得之,林家保不住辟邪剑谱,何不交给他,他不但可以保住辟邪剑谱,还可以将之发扬光大,可恨林家的人竟然如此固执,怎么也不肯说出辟邪剑谱的下落,死守着没用的剑谱不放,要不是这样,他何必偷偷跟过来?

    他之所以跟过来,不过是为了不让福威镖局的人含恨而亡,若是可以,他能帮他们报仇,找到辟邪剑谱将之保存起来,不让恶贼得到,这也算是好事一件,可恨这些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尤其是那个白衣女子,不但伤他,还污蔑他,就连林家的人也都用那种眼神看他。

    岳不群心中恼恨异常,不但恼恨李沧瑶揭穿自己的小心思,还恼恨林家人不识好歹,竟然以那种眼神看他。

    “叮叮叮……”再次打落几根绣花针,岳不群向后退开,和护在李沧瑶前面的绣娘们对峙,满色冰寒,道:“诸位,岳某和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对岳某下如此狠手?诸位不以真面目示人,实非侠士之为,难道诸位也是来打辟邪剑谱的主意的?”

    岳不群倒打一耙的功力倒是非常强,只不过燕清慧等人不吃这一套,燕清慧嗤笑一声:“岳不群,说你是伪君子吧,那也是抬举你了,你不过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罢了,林家辟邪剑谱有什么好的?送给我们也不要,也就只有你们这些无知的人上赶着想抢人家的东西。”

    “呵呵,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岳不群是个伪君子,一向标榜自己是道德榜样,他自然不肯承认自己觊觎人家的东西,自然要找借口嘛,这找借口嘛,肯定不如偷换概念,贼喊捉贼来的方便啊。”

    “哈哈,对啊对啊,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扑哧,说的也是,要知道,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最擅长的不就是这个么。”燕清慧挑眉嗤笑。

    绣娘们全都大笑出来,就连李沧瑶也忍不住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岳不群羞恼异常,脸涨的通红,好在现在是夜晚,即使有火光,也不算明亮,所以没人看到他的脸。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破坏了自己好事,岳不群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现在又被人把自己的假面具给撕开了,他更是恼恨异常,对李沧瑶和那群女子杀意越来越浓,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让自己更难堪,岳不群干脆不再说话,直接动手,一个剑花就逼了上来,下手也越来越狠辣,招招都是必死攻击。

    绣娘们虽然修炼葵花宝典,但到底以前没怎么出手过,一时间倒是落了下层,燕清慧站在李沧瑶身边没有出手帮忙,这对她们而言是个很好的历练,在不伤及性命的情况下,让她们自己动手,可以增加她们的实战经验。

    岳不群招招狠辣,让绣娘们一时间找不到出手的机会,若不是绣娘们都是远程攻击,绣花针逼退了岳不群的路,她们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毕竟岳不群内力深厚,确是个一流高手。

    之前一轮绣娘们天女散花似的到处乱甩绣花针,直接把打辟邪剑谱注意的除岳不群之外的两方人马还有真强盗们灭了个大半,只剩下几个武功不错的人还能动弹。

    其他还能动的人也想加入进来,直接被李沧瑶一枚枚铜板下去,全都半死不活地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安静,我家孩子们正在历练,你们不要去捣乱!”说完,李沧瑶冷冷地瞥了眼被定住的人,那些人顿时觉得有一股冷气直冲头顶,估计即使能动,他们也不敢再出手。

    李沧瑶一边观察打斗场面,一边让福威镖局剩下的人到一边休息,还出手帮他们疗伤。

    “尊上,您怎么在这里?”燕清慧护在李沧瑶身边,小声且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过是顺路罢了,帮我把药给这些受伤的人吧。”说完,李沧瑶掏出一瓶药递给燕清慧,示意她帮忙,自己则施施然坐到围栏上看绣娘们的战斗情况。

    “是。”燕清慧结果瓶子,去帮福威镖局的人疗伤。

    “在下福威镖局林震南,多谢这位女侠再次救命之恩。”林震南服了药,感觉好些了,走到李沧瑶面前,拱手一拜:“若不是女侠,我福威镖局恐怕在劫难逃。”

    李沧瑶挑眉看向林震南,即使身处斗争中,即使面对如此场景,表情没有丝毫改变,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波动:“无需多礼,不过是讨厌而已。”

    是的,只是讨厌,讨厌有人在自己回去的路上弄出这些事情,讨厌一帮子让她心情不好的偷窥人家秘籍还要当君子的人。

    李沧瑶不讨厌小人,但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伪君子,尤其是岳不群那种不择手段的小人。

    五岳剑派的事情日月神教可是收集了不少,所以对岳不群表面一副正派人士,打着正义的名号“惩奸除恶”打响自己名声,暗中却做出相反的事情,甚至还为了让自己的行动顺利,还暗中算计,甚至岳不群连华山掌门之位都是算计来的,这样的人,实在让李沧瑶喜欢不起来,所以她觉得有些可惜,可惜宁中则那位女侠。

    不过这和她没什么关系,她也不会多管闲事去提醒别人,毕竟,她可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啊,日月神教,不就是魔教么!

    林震南自然听不出李沧瑶说的话都是真心话,只以为她是真侠士,两次相救,却始终不留姓名,对李沧瑶更加感激了,拉着林母不停地对李沧瑶拜谢,林母也非常感谢救了他们的女子,虽看不到对方的容貌,但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很年轻,她虽是妇道人家,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对向比自己小的女子道谢,林母也没有觉得不对,对方可是她们的救命恩人,现在林母担心的是林平之,不知道他逃出去了没有,有没有被抓住。

    这么想着,林母就听到林平之的声音。

    “娘!娘你怎么样?”林平之被林父林母骗着从密道逃出福威镖局,真的跑去绣坊去搬救兵。

    燕清慧得知林家发生的事情之后自然没有推辞,带着一众绣娘去福威镖局救人,然而,因为林平之武功不济,跟不上绣娘们的脚步,只好跟在后面跑回来。

    等林平之气喘吁吁地从密道回到福威镖局,就看到一群娘子军在那里大展身手,那些烟衣人被压着打,很多都被刺成筛子倒地不起,还有一些自顾不暇,拼命抵挡着在夜晚几乎看不见的绣花针。

    林平之没空理会这些,看到爹娘都平安无事,顿时松了口气,赶紧跑过去他们的伤势。

    “平之,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离开的么?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林母看到林平之出现顿时着急了,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这时候儿子回来,要是出了什么事请可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