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教主万万岁十一
    ,!

    “娘,我没事,我有点伤也没有,倒是你和爹受伤了。”林平之扶着林母,满脸自责:“都怪我,要不是我武功不济,怎么会让爹娘受伤?都是我!”

    林平之相当的自责,作为林家唯一的孩子,林平之从小就是被父母宠着长大的,几乎没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所以他一直有些单纯,以为外面的江湖中虽然有争斗,有死亡,但依然美好的让人向往,然而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突然成长起来,让他知道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单纯。

    江湖就是江湖,虽然有快意人生,却也有人心不古,看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竟然一个个想要得到他林家的家传剑谱,林平之就知道,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也不是那么正义。

    以往他非常羡慕那些江湖中人,也非常向往江湖,总想着什么时候出去闯荡一番,如今看来,这江湖如此险恶,他又如何能在其中立足?

    难怪以前他向爹娘说自己想要去江湖游历一番的时候他们总是反对。

    林平之低着头,心中很是难过。

    “平之无需自责,他们是冲着我林家的东西来的,即使你再如何厉害也挡不住他们的诡计,怪只能怪我林家时运不济。”林父安慰林平之。

    林母摸了摸林平之的头道:“这不怪你,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何况,那些人即使是我和你爹也对付不了,更何况是你?好在这些女侠救了我们,平之,快来感谢女侠相助。”

    也不知道林平之有没有把父母的话听进去,总是他的脸色看上去好了许多,听到娘的话他自然点头应是,准备道谢,他抬头一看,呵,原来是熟人。

    这不就是当初救了他和爹娘的恩人么?

    对救了自己和爹娘的恩人,林平之可是记忆犹新,而且也一直想找机会当面向她道谢,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幸运,他激动的脸通红,小心翼翼地跑过去对李沧瑶说道:“恩人?恩人你还记得我吗?一个多月前你救了我,还救了我爹娘,恩人还记得吗?”林平之不指望对方记住自己,毕竟都过了这么久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值得别人记住的地方,不过对于能够再次见到恩人,他还是很激动,更没想到的是,在他林家再次遭难的时候,恩人再一次救了他们一家。

    “平之,不得无礼。”林震南瞪了眼林平之,对李沧瑶道:“小儿无状,女侠莫怪。”

    林震南心里对儿子有些无奈,知道儿子再次见到只激动一直心心念念的恩人,但也不能这么失礼啊!

    他林家的脸都快被这不孝子给丢光了!!

    虽然这般想,但林震南也没多责备林平之,只是略带疼爱和无奈。

    李沧瑶并不言语,听林平之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当初那个被追杀的下伙子。

    那个时候她刚出城准备游荡一番,顺便看看能不能弄些药草,没想到遇到余沧海不知死活地想来杀她灭口,所以她就顺手一掌把人家给解决了,她记得那个时候余沧海追杀的就是这个小伙子。

    当时他被追杀可是狼狈异常,现在林平之虽然衣服有些乱,脸却很干净,让李沧瑶有些惊讶的是,林平之倒算得上是个俊秀的少年。

    不过李沧瑶见过的帅哥美女数不胜数,林平之在她眼里也只能算得上是小帅,还不能到让她心动的程度。

    她淡淡地对他点点头,又转头继续看打斗。

    林父林母也看出李沧瑶没有说话的yu望,识趣地拉着林平之到一边去照顾其他受伤的人,其余活下来的人受伤不重的都帮着其他人把受伤严重的抬到一边医治,死了的也抬到一边,一时间倒是平静下来。

    李沧瑶观察着绣娘们和岳不群的战况。

    她也没什么以多欺少的想法,以多欺少?那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几个绣娘们胜在使的是葵花宝典的功夫,绣花针到处甩,属于远程攻击类型,即使在武力值上可能比不上岳不群,却也让岳不群很是吃了些苦头,几个人一起甩绣花针,那场面绝对壮观,让岳不群有苦难言。

    岳不群虽然仗着紫霞神功,内力深厚,却也没办法应对这些细小的绣花针,一时间被几个绣娘逼得寸步难行。

    岳不群心中暗恼,却毫无办法,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坚持,不管是嵩山派的人还是青城派的,又或者是那些烟衣人,都倒地不起,失去战斗力,若是他稍有大意,也得赴他们的后尘。

    岳不群不知道,李沧瑶和燕清慧都有意让绣娘们把他当陪练,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气的吐血。

    燕清慧估摸着绣娘们练手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很可能会受伤,便让她们停手。

    “回来吧,你们不是岳不群的对手,虽然他是个伪君子,但手下功夫却也不是假的。”

    又一句伪君子让岳不群脸皮子抽了抽,说的李沧瑶忍不住抿嘴轻笑。

    这燕清慧,最上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左一句伪君子,右一句伪君子,明知道岳不群最是爱面子,却偏偏当面揭穿他,真真让人恨极却没有半点办法。

    绣娘们听了燕清慧的话全部退下,到她身边,她们虽有些气喘,但却没受什么伤。

    “坊主!”

    “恩,你们做的很好。”燕清慧点头,飞出一根绣花针挡住岳不群想趁机上前的动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带着几人到李沧瑶身边道:“尊上,属下来迟。”竟然又让尊上遇到这样的事情,看来百晓的情报组织该好好升级一下了。

    “无事,你们做的很好。”李沧瑶不知道燕清慧心里暗戳戳地想改个自家产业,她站起身,走到众人前面,看向岳不群,面纱下面的嘴角弯了弯,道:“岳不群,你身为华山掌门,不好好地带着你华山派弟子下山历练,却反而到福威镖局来,所为何事?难道堂堂华山派掌门人竟然也想得到林家的家传剑谱辟邪剑谱吗?本座倒是不曾想到,堂堂华山掌门什么时候竟也如同安歇宵小一样觊/觎人家的东西了?你说,如果这件事情让江湖中人知道会怎么样?”

    “休得胡言!贼子,尔敢坏我名声!”岳不群知道自己没办法杀了那些人,心中本就十分憋屈和恼怒,这会儿听到李沧瑶这么说,尤其是李沧瑶说完,福威镖局的人都以一种嘲讽鄙视的眼光看着他,更是让他气的跳脚,他剑指李沧瑶,道:“岳某乃堂堂华山掌门,正道中人,怎会如尔等所说般如此不堪?尔等坏我名声究竟有何目的!!”

    “坏你的名声?”李沧瑶不屑地瞥了眼岳不群,甚至连不屑都懒得表达,“岳掌门,是不是我说的那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心里清楚,大家心里都清楚,你又何必这么遮遮掩掩的,徒增笑柄。”

    “你……”

    “岳掌门,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那么请问岳掌门,华山派一向以紫霞神功为主,岳掌门为何会剑宗的剑法?而且岳掌门的剑法似乎不止华山派剑宗剑法这么简单吧?五岳剑派的武功岳掌门为何都会?甚至连日月神教的武功岳掌门也会,难不成岳掌门想告诉本座,这些都是你在路上捡到的?”

    华山派曾经因为剑宗和气宗之争分裂,之后剑宗被逐出华山派,成为弃徒,从此华山派气宗为大,岳不群更是不喜剑宗,对剑宗更是厌恶至极,却没想到自己反而练了剑宗的东西,甚至还学了其他门派的功法。

    李沧瑶自然之道这些功法是哪里来的,华山思过崖山洞内可是刻着不少功法,都是曾经正邪大战之后,被困在洞中,将自己所学的功法以及破解的两道功法全部刻在石壁上,后来被发现。

    按理说因为石壁上不但有那些被困魔教长老的功法还有破解之法,还有其他门派的功法,但岳不群却并没有伸张,而是悄悄自己练了起来,甚至让门下弟子们练,想在五岳剑派合并之时打败其他门派,成为五岳剑派盟主。

    然而岳不群并不满足于这些,他想当武林盟主,所以得知林家有辟邪剑谱的时候就像要得到辟邪剑谱,这也是他会带弟子们来洛阳的原因。

    岳不群原本想在五岳派合并,争夺盟主的时候才暴露自己的实力,却没想到遇到一群难缠的女子,竟然提前把自己的底牌给暴露了出来。

    岳不群没想到李沧瑶竟然知道这些事情,顿时神色锐利地看向她:“你如何得知这些?”

    难道有内贼?

    “哧……”李沧瑶从他的表情就猜出他在想什么,忍不住嗤笑:“本座如何知晓岳掌门不必深究,岳掌门只需要告诉本座以及在场的各位,岳掌门是如何得到其他门派的功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