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教主万万岁十二
    ,!

    李沧瑶相当直接的问题让岳不群哑口无言。

    他要如何反驳李沧瑶的话?难道要解释他会的那些武功是从何而来,然后让所有人知道他华山派有他们门派的秘籍,然后还给他们吗?

    开什么玩笑!

    在岳不群看来,华山思过崖山洞内的秘密是属于他华山派的,谁也没有资格把它抢走,既然是属于他华山派的东西,他有为何不能修炼?为何不能使用?

    岳不群现在所想的不是自己偷练了其他门派的武功会不会觉得羞愧,而是到底是谁把秘密透露了出去。

    这个秘密原本只有他、宁中则、岳灵珊还有一些核心弟子才知道,洞内的武功也只有他们在练,并且所有人都被他勒令绝对不能提前泄露出去,弟子们自然非常听他的话,不会说出去,他也非常自信秘密不会被泄露出去,不曾想这么隐秘的事情竟然还是被人知道了,还被人就这么说了出来,岳不群第一反应就是在一瞬间把所有人的名字都想了一遍,猜着到底是谁泄露了秘密,想着该怎么隐秘地让这里的人永远闭上嘴。

    岳不群虽然是个伪/君子,却自诩光明正大,也很是要面子,被这么把自己一直想藏着掖着的视为秘密武器的秘密给泄露出来,又如何能善罢甘休?

    然而,岳不群低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向他求救的嵩山派弟子们,,又看了眼李沧瑶,恨恨地收回剑,对李沧瑶拱手道:“既然这里有各位女侠相助,岳某便不用多管闲事了,告辞!”说完,飞身离开。

    他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对方的对手。

    岳不群一离开,燕清慧就立刻带着绣娘们围住李沧瑶:“教主教主,您看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

    “对啊教主,您看到没,刚才那个岳不群被我们气的脸都青了。”

    “真是太好笑了,岳不群这会儿估计在猜到底是谁泄露了秘密,到底谁是内贼,哈哈。”

    “就是啊,我就是看不惯岳不群那张嘴脸,就好像全世界就他最厉害一样,结果还不是被我们打的还不了手。”

    几人叽叽咋咋地说着话,很是开心。

    李沧瑶静静地听她们的话,嘴角浅笑,时不时说回应两句,倒也有一番滋味在其中。

    自家的孩子,自然要宠着。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当奶妈的潜质了。

    “好了,别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几个有多少实力吗?”燕清慧阻止大家再说下去,她瞪了眼几人,道:“岳不群再不好也算得上一代宗师,武功底子自然不差,怎么可能打不过你们?若不是他被你们弄了个措手不及,又无法近你们的身,你们哪能像现在这样在这里说人家的坏话?即使我对上他也得受伤,何况你们。这次你们就胜在人多,武器是绣花针,现在又是晚上,比较昏暗,若是一对一,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几位绣娘吐舌笑。

    “还不是仗着有教主在。”燕清慧瞪眼。

    说着,燕清慧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于神教的人来说,教主李沧瑶就如同天上的神仙一样让人向往敬仰,能够见到教主,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最开心的事情,也因为知道教主在,所以那些绣娘们才一时激动和忘记岳不群和自己的实力差距,直接上场打斗。

    不过她们也知道自己确实不是岳不群的对手,坊主说的没错。只是坊主虽然说的不错,却不妨碍她们想对李沧瑶撒娇。

    绣娘们围住李沧瑶道:“教主~您看坊主说的~”

    “呵……好了,清慧,你也别责怪她们了,她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绣娘们听教主夸奖自己,都非常开心,纷纷挺起xiong膛。

    李沧瑶又说道:“既然事情已经结束,地上这些碍眼的东西赶紧清理掉吧,清慧,你带人帮林家人一起把这些东西扔出去。”

    “是,教主!”

    “至于林家的人……”李沧瑶本不愿意多管闲事,天下不平事众多,她也不可能管得过来。

    只她难得走出烟木崖,却在短时间里救了林家的人两次,也算是个缘分,更何况当初教中之人不懂事,也偷过这剑谱——虽然后来被放回去了。

    她走到林震南夫妇面前说道:“林老爷,林夫人,虽然今日暂且将那些人击退,但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办?”

    “这……”林震南也没个主意,福威镖局也算是他们林家的祖传产业了,要是这么让他放弃真的很难,但如李沧瑶说的那样,如果他们一家还呆在这里的话,那些人还会继续出现,到时候,他们也许就没那么幸运地还有人来及时相救了。

    最好的办法是离开,找个那些人找不到的地方隐居起来。

    林震南叹了口气道:“不瞒女侠,其实我林家确实有剑谱,但祖上早就把剑谱藏到某个地方,却并没有告诉我们地点,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剑谱究竟在何处,况且祖上还勒令林家的人不得修炼辟邪剑谱的武功。”

    “原本这么多年来一直我林家一直相安无事,镖局的生意也不错,大家都很信任我镖局,我也没有在意,却不想时至今日我林家剑谱竟然被人觊觎。若是有剑谱还好,这种会招来祸患的东西我愿意直接拿出来以平我林家的灾难,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剑谱究竟在什么地方啊。”林震南又叹了口气。

    想他林震南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算的上小有名气,福威镖局更是算得上一个大镖局,如今恐怕也要毁在他手里了。

    李沧瑶有些诧异地挑眉:“你愿意把剑谱交出来给别人?”

    这到让她有些惊讶。

    对多数人来说,有一样宝贝哪怕自己不能用也得藏起来不给任何人得到,这么轻而易举地说要把辟邪剑谱给送出去,林震南的心胸可见一斑。

    林震南倒是挺对她的口味的,既如此,李沧瑶倒也不介意在帮他们一次。

    她环顾周围,仔细想了想,终于从记忆的角落里找出藏剑谱的地址,然后叫来燕清慧,悄声对她说了两句,在燕清慧有些诧异和疑惑的眼神中点头。

    燕清慧领命离开,李沧瑶对林震南说道:“林老爷胸襟广阔,李某佩服,既然林老爷如此说,那本座便再帮你一次,若林老爷信得过我,就将剑谱交给我,我自会有办法让那些人再不来扰了林家的清净。”

    “可是这样不是要让恩人受难了吗?”说话的是林平之,他非常不同意李沧瑶的这个方法。

    林震南和林母也不同意她的这个方法,李沧瑶轻轻一笑:“林老爷林夫人还有林小少爷不必过于担忧,本座既然如此说,便是有这个实力不会让人来找本座的麻烦,不过是一小小剑谱,本座还不放在心上。”

    说着,这边燕清慧已经按着李沧瑶的指示找到了辟邪剑谱,她快速回到原地,将手中的袈/裟递给李沧瑶:“教主,找到了。”

    李沧瑶一看,果然是当初那件袈/裟,她递给林震南,说道:“林老爷,这边是那剑谱。”

    林震南震惊地看着李沧瑶手里的袈/裟,一时间忘记接下来,“这……这……”

    林平之看着□□,同样很是震惊,“这就是我们林家的剑谱?可是……”可是怎么是在一件袈/裟上?

    李沧瑶点头肯定道:“这确实是林家的剑谱,不行你们可以看看。林老爷,既然已经找到了剑谱,接下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林震南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他盯着李沧瑶手里的剑谱,慢慢伸出手,准备接过剑谱,却又在半路停了下来。

    他再次看了眼李沧瑶手里的剑谱,下定决心一般将剑谱推给李沧瑶,说道:“恩人,既然这剑谱是恩人找到的,那就交给恩人处置吧,这东西带给我林家这么大的灾难,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不是宝物。”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对不起恩人,但林震南还是这样做了。

    既然恩人说有办法,那他相信恩人一定会有办法的,总好过这剑谱留在林家,让林家祸及满门的好。

    “爹!”林平之想说什么,被林震南阻止了,他摆手阻止林平之接下来想说的话,对他说道:“平之,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既然先祖不让我们修炼剑谱上的武功,那就表明一定有不能让我们修炼的理由,我们只要遵守就好,何况即使我们现在得到剑谱,想要修炼成功也得花费不少时间,这段时间已经足够那些人来杀我们了,还不如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让恩人处理这件事情的好。”所以他甚至不愿意看一眼袈/裟上的内容。

    “可是……”林平之有些不甘,不甘心自己的弱小,让恩人冒险,可是他也知道爹说的对,又有林母在旁边安慰他,最终也下定决心,看向李沧瑶道:“恩人,这剑谱便送给您,无论您想那它来做什么都和我林家再没有关系,只希望恩人能保护好自己,莫要让那些宵小得逞。”

    “你们真的舍得?甚至不看一眼?”

    “看了又如何?不属于我林家的,永远都不会属于我林家,恩人对我林家如同再造,不要说这恩人看不上的剑谱,就是要我林府,我林震南也绝无半点怨言。”

    林震南已经这么说了,李沧瑶不再推辞,她收下袈/裟,心里有些感慨,这林家的人,到是比许多江湖中人更加大气,心胸更加宽,面对这么you人的东西竟然也能割舍,是个好的,她很欣赏,如此,李沧瑶也不介意多照顾些林家,她掏出日月神教的令牌,抛给林震南,带着燕清慧等人飞身离开福威镖局。

    空中传来浅浅淡淡的声音,道:“很好,林震南,本座敬你是条汉子,这令牌乃我教之物,凭此令牌到绣坊去找绣坊坊主,她可以带你到烟木崖见本座,本座乃日月神教教主李沧瑶,他日若你林府愿意,可投靠烟木崖,本座必不会亏待各位,至于剑谱,本座倒要在这江湖掀起一番风雨。哈哈哈……”

    林震南握着令牌,听到李沧瑶的话震惊万分:“竟然是那个神教!竟然是神教的人!难怪有如此大的能力,难怪能救下我们。夫人,平之,看来这次我们安全了!!”

    “恩,夫君,没想到今日我竟然能见到神教的教主。”

    “爹,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林平之疑惑。

    林震南舒了口气,把令牌藏好,才道:“平之没听过很正常,想当初神教十几年前可是武林人士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后来前任教主任我行被现任教主诛杀,李教主改革神教,将神教变成了武林大派,这十几年来,神教中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现在俨然成了百姓眼里的神教了。只可惜,神教自新任教主即位之后异常神秘,烟木崖也凭空消失,再无人能找到其所在。”

    没想到他林震南京如此有幸,得神教教主两次救命之恩,虽然没有看到李教主的容貌,却也非常满意。

    他摸了摸xiong口藏着令牌的地方,最终暗自做了决定。

    “夫人,平之,我决定去投靠神教,这样,岳不群那些人再也没办法来欺我林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