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教主万万岁十三
    ,!

    李沧瑶不知道林震南的想法,她带着燕清慧等人回到绣坊,吩咐绣娘们早点休息,和燕清慧去书房商量事情。

    “教主,属下不明白,为何教主会把剑谱带回来。”燕清慧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

    她自然之道自家教主根本不稀罕什么剑谱,教主的武功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还在乎这么一本剑谱。

    李沧瑶坐下,拿起jia裟摊开在桌上,示意燕清慧过来一起看,然后问道:“来看看这上面的功法,然后说说你看出了什么?”

    燕清慧不解教主这么说的意思,但还是很顺从地走过去,低头看向摊开在桌上的jia裟。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燕清慧就被jia裟上第一句话给吓了一跳:“挥刀自宫??!!”

    “这……教主……这是什么功法啊,这不是坑人吗?”燕清慧简直难以相信竟然有这样的功法,让人挥刀自宫,一想到这样的场景,燕清慧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没看错,确实如此。”李沧瑶说道:“这剑谱大约是以前一位皇宫太监所创,因此才会有这样的条件,不然无法练成,不过这剑谱确实厉害,若能练成,倒是能成就一代大宗,只可惜……”只可惜条件有些让人无法忍受。

    燕清慧没有继续看jia裟,她倒是想到一个问题,说道:“可是教主,既然jia裟上写着这个条件,那林家……”

    “恩,你猜测的不错,林远图当初凭借着七十二路辟邪剑谱名震天下,无人能敌,甚是厉害,但若真如jia裟上所言,需要有这样的条件才能修炼的话,那么林远图就不能留下子嗣,既如此,那么后来的林家人,应该就不是林远图的子嗣,应该是他收养的孩子,不过看林家人不知情的样子,对方应该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这样的话,他不让林家后人修炼剑谱也说得过去。”

    “这……这事……”燕清慧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件事情我们就当不知道,这是林家自己的事情,既然现在剑谱已经在本座shou里,本座自然要好好利用它,嵩山派和华山派不是一直不死心想对我教出shou么?呵呵,本座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燕清慧看向自家教主,发现她竟然笑的非常欢,心里猛地打了个寒颤。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那些被教主算计的人,希望不要死的太惨。

    “清慧,继续看下去,看看还有什么发现。”李沧瑶又说道。

    燕清慧眨眨眼,不明白为什么教主还让她看,不过她还是乖乖地继续看,然而越看,燕清慧的表情越是怪异,越看,燕清慧的嘴巴张的越大,直到看完最后一个字,她差点没蹦出来:“这……这……教主,这不可能!!这不是我教的……”

    “扑哧,没什么不可能的。”李沧瑶笑着说道:“这剑谱当初本座也是见过的,本座自然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十几年前本座还不是教主,任我行嫉恨本座才华,想害我,故意想让我修炼这葵花宝典,但任我行没想到我不但反杀了他,更把葵花宝典上的武功修改成适合女子修炼的秘籍,成为我教的教派功法。”说到这个的时候,李沧瑶十分霸气地大袖一挥,哈哈一笑:“任我行千算万算,终究棋差一招败于我手!”

    “教主英明,那任我行怎么可能是教主的对手!”

    “小马屁精。”李沧瑶嗔了燕清慧一眼,继续说道:“你没看错,这jia裟上的剑法和葵花宝典非常相似,因为林家的辟xie剑谱本就是从葵花宝典中领悟出来的剑法,当初林远图无意间得到机会看到葵花宝典,偷偷记下,并且创造了辟xie剑谱,凭着七十二路剑法名震江湖,旁人只看到林远图的风光,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这剑谱竟然有如此大的缺陷存在。”

    “只这一个条件,就能让无数人望而却步。”

    不过,自然也会有人愿意尝试剑谱的,比如,岳不群。

    李沧瑶毫不怀疑,剑谱到了岳不群手里他一定会暗地里修炼,哪怕成为不男不女也在所不惜。

    岳不群把名声看的太过重要,以至于迷失了自己。

    燕清慧得知林家剑谱的秘密,不屑地撇撇嘴道:“这么个东西竟然就是那么多人想得到的秘籍?要是让那些想得到辟邪剑谱的人知道,指不定会气的吐血呢,教主,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是把剑谱烧掉吗?”

    “不,不是有很多人想得到这东西么?我们就给他们,本座倒要看看,究竟哪些人为了修炼剑谱而连基本的尊严都放弃。”李沧瑶拿起jia裟,笑了起来,墨色的深邃而清澈的双眸流转着让人着迷的光彩。

    “百晓堂主燕清慧听令。”

    “得令!”

    “本座交给你一个任务,将这剑谱拓印出来,他们不是想要林家的剑谱么?让百晓的人放出消息给他们,尤其是嵩山派,青城派,华山派等派,告诉他们,林家剑谱已经被百晓所得,若他们能拿得出相应的价钱,百晓愿意把剑谱卖给他们。”

    “本座命你,七日之内将剑谱拓印拓印两份,一份原样将jia裟上的剑谱拓印下来,若有人老百晓买秘籍,便卖给对方,无论对方是何身份,一份便把那条件去掉,拓印千份置于我教名下的书店内贩卖,当江湖中所有人都能熟背剑谱,林家还有什么值得他人觊/觎的?至于那些购买了原版秘籍的人会不会选择修炼剑谱,这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本座,等着看好戏~”

    李沧瑶这个方法非常的坑人,一份原样剑谱,修炼必须要挥刀自宫,一份把必要条件去掉,也能让人修炼,却永远也无法如林远图那样练成绝世高shou,只能练成三脚猫的功夫,想想都知道该怎么办,尤其是那些在百晓那买到原版秘籍的人,心中肯定会万分挣扎,至于挣扎的结果,李沧瑶表示喜闻乐见。

    她很期待江湖中会不会突然多出来许许多多的公公。

    而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这剑谱的缺陷,不会冒险去练。

    “谨遵教主之命!”燕清慧领命,接过jia裟,问道:“那教主,把剑谱拓印下来后,这jia裟……”

    “烧了吧,没用的东西,留着何用?”

    “是,属下告退。”

    “去吧。”

    等燕清慧退下,李沧瑶才如同没有骨头一样懒懒地瘫坐在太师椅中,眯起眼睛享受着静谧的时光。

    说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刚开始看不过去,又因为原主对神教的些许感情,她整顿了整个教派,把它变成了现在庞大的组织后,她就闲得发慌,她在这个世界比在任何一个世界还要悠闲,哪怕这里是武侠世界,江湖中每时每刻都有意外发生,但她很少从烟木崖上下来,所以外面的纷争根本惊扰不到她。

    若不是这次烟木崖那些手下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竟然想给她找小/白/脸(真的是小/白/脸,还不止一个来着,简直把她当土皇帝了qaq~),吓得她连夜悄悄从烟木崖逃出来,她兴许再过几年也不会想到要下山玩。

    李沧瑶懒懒地撑着下巴,从空间里掏出一个苹果慢慢啃着,“难道是因为我太宅了,所以那些二货担心我自闭?还是担心我人生空虚?不然怎么会想到给我找小/白/脸?我是需要小/白/脸的人么?”

    说到这,李沧瑶忍不住再次烟线。

    她宅也不是没事做的啊,要忙着看他们送来的账本,清点他们送过来的宝贝,管理教中事物,修炼武功和灵魂之力,弹弹琴看看书,她每天可都过得非常充实,怎么也和自闭空虚搭不上边啊!

    “真是一帮子二货……”这次竟然连童百熊也跟着胡闹,真是让人无奈。

    “算了,看在我这么快就找到好玩的事情,我就原谅他们吧,好久没见风清扬那小老头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要不,通知他一下,让他出来看戏?”这主意好像不错。

    作为这个世界难得和她很投缘的老头,李沧瑶还是很愿意和对方分享自己发现的趣事的。

    这么想着,李沧瑶掏出纸笔,把辟邪剑谱的事情和自己的打算稍微说了一下,表示邀请他下山来看戏,然后卷成小卷,绑在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信鸽脚上,然后喂信鸽吃了些谷粒,将它放飞:“小家伙,麻烦你了。”

    “咕咕~”信鸽好似听得懂一样,绕着李沧瑶飞了几圈,才飞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沧瑶刚醒来就听到窗户外面有笃笃笃的敲窗的声音,声音小而清脆,很有规律。

    李沧瑶下/床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就看到小小的白鸽子拢着翅膀在那里啄着窗檐。

    “小家伙,这么早就回来了?辛苦了。”李沧瑶手伸过去,信鸽跳到她手上,蹭了蹭她的手,咕咕地叫了两声,然后骄傲地挺起胸膛,伸出一只爪子,只见爪子上系着一个小小的竹筒,里面装着一张纸条。

    看来是风清扬回信了。

    李沧瑶解开竹筒,抓了把谷粒洒在桌子上让白鸽吃,自己则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中,拿出纸条打开看了起来。

    风清扬的回复表示,他已经隐退江湖,对江湖中事不感兴趣,正好之前因为和她一起论道对练有所悟,正准备闭关修炼,所以不准备下山来看热闹,不过他表示,让李沧瑶玩的开心,至于那什么岳不群,他已经是华山弃徒,虽然他不会背叛华山,但华山的事情他也不想再管,岳不群如何,他风清扬并不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