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教主万万岁十五
    ,!

    那些人究竟会有什么想法李沧瑶暂时还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每天听着下面的人汇报的消息忍不住可乐。

    尤其是她让人着重关注的嵩山派左冷禅和华山派岳不群,更是每天都会给她带来无数笑料。

    比如左冷禅和岳不群自从自伤之后开始逐渐改变,慢慢开始掉胡子,然后他们就想方设法补救,把胡子粘上去,不让人发现异常,慢慢的说话声音开始不自觉地变得尖细,然后他们就得花费大心力去注意自己的说话声音和语气。

    到后来他们逐渐喜欢穿颜色鲜艳亮丽的衣服,举止开始变得妩mei还喜欢翘兰花指,虽然他们极力掩藏这些异常,但总是会不经意间漏出一些,又是如何能完全苍藏住的?

    左冷禅还好,因为身边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即使最信赖的大弟子他也不会让人近身,所以没什么人发现他的异常,岳不群的异常却被和他朝夕相处的宁中则发现了。

    宁中则再次发现相公每次睡觉起来后都会掉胡子,虽然可能被他清理过,但男子总不是那么细心的,她还是发现了异常,再加上岳不群突然开始变得喜欢穿红衣,不喜欢触碰自己,甚至有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变得非常奇怪,说话举止都变得很诡异,她心里逐渐升起一丝的不安。

    但是任凭宁中则再如何聪慧也想不到自己夫君竟然变成了不男不女的存在,她虽然心中不安,却只以为夫君上次下山后遇到了什么事情才变得有些奇怪,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跟了大半辈子的夫君竟然变成了那种人。

    葵花宝典不愧是速成功法,从葵花宝典中悟出来的剑谱也是速成功法,不过短短两个月,岳不群就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武功大进,他握了握拳头,看向十米外被炸裂的树干,激动的哈哈大笑起来:“好,好,果然不愧是绝世武功秘籍,没想到才短短两个月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哈哈哈哈,这天下第一,非我莫属了,哈哈哈!左冷禅,你想当吞并我华山,相当这五岳联盟的盟主,想踩在我的头上,也要看看我岳不群答不答应!”

    同一时间,左冷禅在后山也狂笑不止。

    “教主,您果然神机妙算,没想到这左冷禅和岳不群竟然都想得到五岳联盟的盟主之位,看来他们真的是野/心勃勃,恐怕这两人的目的不止是五岳联盟的盟主。”

    李沧瑶放下书,站起身走出书房,走到后方,看着几乎接天的水,说道:“五岳剑派泰山派、华山派、衡山派、嵩山派、恒山派可以算得上是这江湖中正派代表,但不表示这五岳剑派就是最强大的,只这么多年来五岳剑派一直都是江湖中的代表,也让有些人过于膨胀,以为五岳剑派就是武林魁首,只要统一五岳剑派,当上五岳联盟的盟主,他就能成为这武林盟主。”

    这也是我什么左冷禅一心想搞个五岳联盟,当上五岳联盟的盟主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岳不群一直盯着五岳联盟盟主之位的原因。

    “教主,您的意思是……”燕清慧不解地问道。

    “不管是左冷禅还是岳不群,他们都对五岳联盟势在必行,也对盟主之位势在必得。”

    “可是五岳联盟?虽说五岳剑派之间确实互有联系,但若是联盟的话,没有一个好的理由,其他门派是不会同意的。更何况,谁都看得出来左冷禅的野心。”

    李沧瑶摇摇头,看了眼燕清慧,道:“清慧,记住,人只要想做一件事情,无论什么借口都能找到的。”

    “可是五岳剑派联盟不是小事,这样的借口不好找吧?”

    “那么,魔教出世如何?”

    “!!!”燕清慧一惊,瞪大眼睛看向李沧瑶:“教主!!难道……”

    “哧,不过是一些小把戏,本座有何惧?”李沧瑶负手望天,神色悠远:“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如何能将这江湖搅乱。”

    “教主!”燕清慧有些但有地看向李沧瑶。

    李沧瑶没有理她,伸出左手上举,猛地握住:“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朝堂有朝堂的规矩,若他不能好好地处理江湖和朝堂的事情,那本座就不允许他来扰乱这江湖!”

    旁人有有什么能力找到关于日月神教的蛛丝马迹?能有此能耐的也就只有朝/廷的人了,这次当今在其中所扮演的身份李沧瑶一猜便知。

    朝/廷的人这十几年来一直在追查当初莫名消失的烟木崖之事,烟木崖ri月神教的前身是明教,这个隐秘只有少数人知道,原本的ri月神教不足为虑,只在十几年前突然换了教主,又突然消失,这引起了朝廷的注意。

    毕竟谁也不希望再来一个能够推翻他们的组织出现,就好像当初他们借助明教推翻了元朝的统治一样。

    而ri月神教的突然消失让他们坐立难安,生怕什么时候有人攻打上来,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对此李沧瑶也有些无奈。

    当初杀了任我行,接任教主之位,把教中好生整顿了一番之后她因为不想老是受到所谓的正义之士的打扰而设置阵法将烟木崖整个包围,让外人无法进入烟木崖,然后不知不觉间将ri月神教转到地下,其实她真的没有任何其他意思,谁愿意自找麻烦弄去推翻一个王朝的统/治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她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想让天下人过得更好些,虽然做了很多事情,但大部分都是她吩咐下去,下面的人做的。

    李沧瑶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也不认为自己会没事找事做那种多此一举的事情,甚至为此李沧瑶还特意每年都以商人的名义给国库送了数不清的钱财,并且还时不时给对方送去方便。

    只可惜,如今看来当今并不接受她的示弱,反而越来越对她有所忌惮,即使她什么也没做,甚至帮他把整个江湖都收拾的好好的,却还是没办法避免被盯上。

    根据查到的消息,可是有很多人,包括当今,都对她ri月神教所拥有的财富虎视眈眈,想据为己有呢。

    不过也真难为那些人忍了十几年,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暗中调查ri月神教的事情,若不是江湖中的气氛有些奇怪,让她敏锐地察觉到了,她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安插了人进教。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也能得到些教中消息。

    李沧瑶心里笑了笑,对当今的想法很是看不上。

    对方所想的是将这江湖一网打尽,为此不惜引起天下大乱,这样的做法让她很是看不上。

    上位者的想法李沧瑶自然能猜到几分,她并不觉得这错,但她身在江湖,却不允许对方如此乱来,使百姓遭殃。

    对方大概没有想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只是知道ri月神教拥有巨大的财富,想得到这笔财富,但他们却不知道,若他们真的动了ri月神教,整个天下就会大乱。

    这是毫不夸张的事情。

    “原本江湖和朝廷互不相干,朝廷有朝廷的律法,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两者虽然互不相干隐隐有些排斥,但却还是联系在一起,也一直相安无事,没想到对方竟然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把我ri月神教的消息放了出去,甚至还放出消息说ri月神教出世,准备攻打各大门派,统一江湖,左冷禅这么多年来一直找不到合并五岳剑派的借口,如今这个消息一出,他自然不会放过。”

    “他们倒是打的好主意,想趁着江湖中一片大乱做那黄雀,趁机吞并ri月神教,重创武林中人,也不想想他们有没有这么大的胃能吞的下去。”

    “既然对方那么想让我教出世,本座就趁了他的意。”至于之后如何,可不是他说了算的,而是她李沧瑶说了算!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都不是什么愿意吃亏的主,对方想杀她,她何必忍耐?

    “是我教该出世的时候了。”

    “既然他们这么想我们出现,那我们就站出来,本座倒要看看,最后的赢家是谁!”

    “教主英明神武,一统江湖!”

    李沧瑶无奈地摇头:“好了,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拍马屁了,明知道本座最不耐这些,清慧,通知下去,密切注意朝廷的动静,五岳剑派联盟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我教的出世也成了必须的事情,这个时候,本座可不希望有人出来捣乱,饶了本座的心情。”

    “是!”

    “至于左冷禅和岳不群那里,让他们都撤下吧,不需要再监视了,本座对他们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

    “得令,教主,属下这就去办。”

    李沧瑶点头:“恩,去吧,本座便在这里看看这碧水蓝天。”

    燕清慧悄然离开,没有人跟着,李沧瑶长长舒了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在脑后,坐了下来,掏出一根鱼竿开始悠闲地钓起鱼来。

    “嘛~其他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好好放松下心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