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教主万万岁十六
    ,!

    不说华山和嵩山,五岳剑派历来都是同气连枝,但也各自为政,互不相干。

    对于五岳剑派合并什么的除了岳不群以及左冷禅,其他人都没这个想法。

    然而他们没这个想法,却抵不住左冷禅和岳不群有这个想法。

    左冷禅自从当上嵩山派掌门之后就一直想着把五岳剑派合并,当上五岳联盟的盟主,成为人生赢家,这个野心让他从很早以前就开始计划,不断地向其他门派安/插探子,不断地暗中打压其他门派,提高自己门派的声望,想要吞并其他四派,所以得知魔教即将再度出世的消息自然万分兴奋,摩拳擦掌在那准备大干一场,加之他此时修炼了剑谱上的剑法,武功大进,非常自信,所以他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人散播消息,说魔教出世,即将为祸武林,弄得江湖中人心惶惶,很多人都终日不得安宁。

    这正是左冷禅想得到的效果。

    他坐在教主宝座上,听着手下子弟的回报,冷笑着打发走对方,qiao着兰花指抚了抚衣袖自言自语道:“五岳剑派终于要成为我的了,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等到了,哈哈哈哈……还要感谢ri月神教,竟然突然又出现了,合该我左冷禅坐享天下!!”

    左冷禅非常得意,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到时候自己的风光了。

    华山思过崖上,岳不群一掌拍碎一块巨石,飞身而下,走进山洞,走进洞穴,看着石壁上的各种剑法和功法,同样笑了起来。

    和左冷禅一样,但岳不群比左冷禅能忍,比左冷禅会做人,所以至今也只有李沧瑶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别人都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

    岳不群自然也知道了江湖中关于魔教即将出世的传言,岳不群则多想了一些,他不知道究竟是谁放出的这样的传言,但十几年来ri月神教如消失了一般,这会儿再次出现,必定有大事发生。

    岳不群觉得自己也许能趁此机会让华山名声更进一步,让自己走的更远一些。

    岳不群知道左冷禅在自己门派安cha了人手,他自然也在对方门下安cha了人,所以第一时间知道了左冷禅的意向,这正和了他的意,于是他暗中推动左冷禅的计划。

    一个计划者一个推动者,随着江湖中气氛越来越紧绷,左冷禅终于向其他门派递出橄榄枝,大概意思就是魔教即将出世,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应当齐心协力,共同对敌,魔教狡猾,五岳剑派应该联合起来一起对抗之,所以赶快联合吧,然后找个盟主(最好就直接选我)带领大家一起共同对敌。

    左冷禅的心思一目了然,只要不傻,谁都能看得出来,不说岳不群如何冷笑连连,暗地里嘲笑左冷禅痴人做梦,其他三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对此表示并不想参与。

    虽然现在江湖中到处都在传言魔教出世的消息,但谁也没见过魔教的影子,空穴来风,大家都不清楚这消息是不是真的,左冷禅太心急了,以至于让大家完全猜透了他的心思。

    岳不群接到举办五岳大会的请帖后抱着不为人知的心思同意了左冷禅的邀请,表示届时会带华山弟子前往参加大会,恒山派定闲师太扔下手中的请帖,叹了口气道:“唉,这左冷禅的野心越来越大了。”

    “师姐,左冷禅这分明是想吞并五岳剑派,说什么五岳联盟,一派无言,还真当没人知道他的野心。”

    “定逸,慎言。左冷禅阴险狡猾,既然发出了请帖,那就表明他有把握我们不会拒绝这次邀请,所以为了我恒山派,我们只能去。”

    衡山派中,刘正风正在和曲洋合奏笑傲江湖,曲洋从琴声中听出刘正风此时心神不宁,停下吹奏,问道:“刘兄,可有烦恼?今日你的琴声不稳。”

    刘正风也停下弹奏,叹了口气道:“唉,曲兄,不瞒你说,我自问衡山派一向与世无争,过着自己的日子,没想到这左冷禅野心这么大,一心想吞并五岳剑派,今日我收到请帖,上述魔教即将出世,左冷禅意欲和大家商谈五岳联盟之事,这哪是商量?这分明是他想强制将五岳剑派合并,自己当这盟主呢。”

    曲洋听了刘正风的话嘴角勾起,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只可惜,刘正风正沉浸在无奈中,并没有看到好友的这抹笑容。

    曲洋呵呵笑了几声,道:“刘兄何必如此烦恼,这左冷禅不过是痴人说梦话,做白日梦罢了,五岳剑派又岂是他说吞并就能吞并的?更何况,魔教出世那只是江湖传言,至今谁也没看到魔教的影子,又何来征讨的说法?要我说,这不过是左冷禅找的借口罢了,只要把这借口攻破,左冷禅不足为惧。”

    “话虽如此……”

    “更何况,魔教十几年未曾现实,如今哪怕真的出世,魔教究竟变成何模样谁也不知道,左冷禅又如何如此自信能斗得过?兴许人家魔教的教主看左冷禅不惯,直接把人给灭了呢!”这话曲洋可是说的一点也不假。

    他虽然不管事,常年在外,或和好友琴箫合奏,或游历江湖,但好歹也是ri月神教的长老,蒙教主信任,在教中地位很高,所以自然知晓教中之事。

    早在几个月前,百晓堂主燕清慧就给他飞鸽传信,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他自然知道事情的发展,也知道教主的打算。

    不管是左冷禅还是岳不群,又或者是这背后的几双手,教主都不准备放过,这次要一网打尽,非要剥下他们几层皮才行。

    一想到教主信中所言的行动,曲洋就忍不住想笑,不过现在嘛,他还是跟着好友好好来一场尽兴的合奏为好。

    知音难求啊!

    虽说是要让ri月神教出世,但李沧瑶也不准备让整个ri月神教出世,李沧瑶想了想,决定亲自出马,ri月神教的教主亲自出马,这比什么都要更加有用,至于烟木崖什么的,自家后院,怎么可能让别人找到?

    最近江湖中人的话题从以前的“你吃了吗?”“你还好吗?”“你知道某某家……”直接变成了“你听说了吗?”“我听说了”。

    足以证明魔教重新出世这一消息有多么的热,不管是侠士还是百姓,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不过对侠士们而言,魔教出世也许会带来一场灾难(自认为)而对百姓而言,这只是一次话题而已。

    毕竟不管魔教出不出世,如今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也没有任何威胁,他们不管什么江湖什么朝廷,只要能生活的好便可。

    李沧瑶一身浅紫色的衣服,坐在包间内,品着茶,看着楼下人来人往,一派悠然惬意,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

    燕清慧坐在她对面,偷偷看了眼自家教主,心里直冒红心。

    嗷嗷嗷,教主好淡定,教主好威武,教主好漂亮,教主是全世界最最最最最厉害最漂亮的教主!

    脑残粉不解释的燕清慧看李沧瑶什么都是最好的,谁也比不上。

    李沧瑶本来不想理会燕清慧的,只是她的眼神太过炽热,让她有些无语,她转过头看向燕清慧,问道:“清慧,你可有事?”

    “呃……”被抓包的燕清慧羞红了脸,低下头,糯糯地道:“教主,现在外面所有人都在传我ri月神教即将出世,传ri月神教的新任教主丑陋无比,恶毒狠辣,简直有损教主您的形象,左冷禅和岳不群没安好心,还有那个该死的当今。”

    简直把他们ri月神教说的要多可恶有多可恶,要多恶毒有多恶毒,就好像全天下所有的坏人都聚集在ri月神教一样,真让人无语。

    李沧瑶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笑的漫不经心:“清慧何必为这种事情恼怒,不过是左冷禅放出的烟雾罢了,他左冷禅想吞并五岳剑派,自然要找个像样的借口,若不这样说,又怎能让他如愿以偿?”

    “可是我就是气不过嘛,教主,您怎能任由他诋毁我教声威?”燕清慧撅着嘴巴抱怨道。

    李沧瑶笑着摇摇头:“公道自在人心,且不说我ri月神教多年来一直隐世不出,并不在乎江湖中事,就说我教旗下的那些产业和势力,又岂是左冷禅和那些人一句话能说动的?本座还想见识一番那五岳联盟的盛况呢。”

    就是不知道那些人会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她可是知道的,对方最近动作很大,似乎有意插手五岳联盟之事,看来是想插手武林了。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管。

    李沧瑶心里冷哼。

    皇帝她见得多了,能把江湖和朝堂一把抓,融合为一体的皇帝她也见过,当今却不是和好皇帝,也没这个能力袖掌天下。

    意图染指江湖,也不过是某些人打着当今的旗号想瓜分江湖势力罢了。

    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和yu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