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教主万万岁十七
    ,!

    五岳联盟大会在嵩山举行,被邀请的几大门派有不情愿的,有打着自己小心思的,不管如何都带着门下弟子远赴嵩山去参加这次的五岳联盟大会。

    恒山派带着一众女尼前往嵩山派,衡山派刘正风协同曲洋,带门下弟子前往嵩山,泰山派没死成的东灵道长带着门下弟子前往嵩山,华山派岳不群带着宁中则等人前往嵩山。

    然后,没人知道的时候,李沧瑶带着燕清慧等人也悄然前往嵩山。

    曲洋跟在刘正风身边,作为贵客和对方一起去嵩山,心里其实有些过意不去的。

    毕竟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口中所谓的魔教教徒,而且还是身份地位很高的魔教教徒,虽然曲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愧疚的,但对好友一脸信任的样子,他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的心虚。

    这可不能怪我哦,是你自己没问我情况,也是你自己邀请我来的,可不关我的事。

    曲洋一边脑洞大开,想着待会儿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的场景,一边若无其事地走在刘正风身边,和刘正风等人说这话。

    不知道教主现在在什么地方,有个顽皮的教主做属下的只能劳累了,教主想玩,他们只能陪着玩。

    这不,教主想参与五岳联盟大会,童百熊那已经教主控末期的老头就屁颠颠地点了好些人给她,说什么教主既然要玩,那就玩的开心些,当然,该有的排场也还是要有的,不然多让人瞧不起啊。

    听听这是什么话,以前的童百熊不是个老大粗么?什么时候也讲究起排场来了?

    路上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总算大家都相安无事地来到嵩山。

    左冷禅为了震慑众人,让人在嵩山派门前布置了比赛场地,弄得大气磅礴,倒是有一番大门派的气势。

    只是其他门派又岂是无能之辈?所以看到此只是微微点头称赞了一番便没什么表示,倒是浪费了左冷禅的一番精心布置。

    左冷禅一人高高坐在掌门位上,居高临下地对在场的几位掌门抱拳道:“欢迎各位掌门的到来,我嵩山蓬荜生辉啊。”

    “左掌门不必客气,”刘正风等人同样抱拳,道:“魔教出世,此等大事我等又岂能袖手旁观,左门主心怀天下,我等佩服。”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只是有多少人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左冷禅听了大家的恭维倒是很满意,他连道几声不敢,脸上表情却是很得意。

    “今日众位远道而来,我已让人准备了诸位的房间,今日就请诸位好生休息。”左冷禅说道。

    其他几人都同意了左冷禅的提议,东灵道长却很奇怪地站了起来,对左冷禅抱拳道:“左掌门,今日我等聚集在嵩山,是为江湖关于魔教出世的传言,贫道斗胆敢问左掌门,这消息是否属实?魔教十几年前突然销声匿迹,再无综影,今日怎会突然出现?左掌门是否掌握了关于魔教的消息,所以才会如此肯定魔教必然会出世?”

    东灵道长的这个问题非常的好,直接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也问的左冷禅有些冷了脸。

    左冷禅其实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魔教确实会出世。

    自从十几年前魔教突然换了教主后便突然销声匿迹,无论他明里暗里派了多少人去调查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就好像对方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让左冷禅很是气恼。

    他一直把ri月神教当做自己刷声望的固定地点,如今魔教突然消失,就让他少了能够提高自己声望的途径,也让他的野心推后了十几年。

    吞并五岳剑派一直都是左冷禅的梦想,为此他不惜计划了十几年,如今他也是听说魔教会出世,并且掌握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才会这么急着以此为借口想吞并其他门派。

    但要让他拿出具体的证据,他却是拿不出来的。

    但左冷禅知道,若是不给对方一个交代,他们肯定不会乖乖听话,明日的五岳联盟大会也有可能会泡汤,他的野心也可能会被打破,所以他一定要先稳住对方,等到一切都结束,对方即使知道真相也再无力反抗了。

    左冷禅哈哈笑了两声,对东灵道长说道:“道长问的好,维护江湖安定一直是我正道中人的责任,魔教自从十几年前突然消失后就一直不见踪影,左某曾一度以为对方已经消失,再不会出现,此乃一大幸事,然而左某仍有疑虑,因此不敢放松,派人去搜寻魔教的消息,只是魔教狡猾,时至今日左某才终于得到一些关于魔教的消息。”

    “好在左某的消息得到的及时,才能知道原来ri月神教的教主野心勃勃,一直想要让ri月神教一统江湖,只是十几年前争夺教主之位的时候发生突变,使得他身受重伤,导致他不得不带着魔教众人躲避起来,直到最近才完全恢复,正准备重出江湖,左某感到事情紧迫,才发帖告知各位,请各位来商量大事。”

    呵呵,你编,你继续编,编的有模有样的好像真有这回事一样。

    曲洋坐在一边一边面无表情地喝着茶听着左冷禅瞎编故事,一边在心里吐槽。

    教主英明神武,武功不凡,岂是尔等能比的?任我行又如何是教主的对手?教主不过是怕麻烦,嫌弃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烦人才用阵法把烟木崖整个包围起来让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们不还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活动么?只是你们看不见而已。

    教主明明没有受任何伤,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了身受重伤了?我们教主才没有那么不堪呢。

    还有还有,谁说教主野心勃勃的?教主明明是个十分懒散悠闲的人,传染的整个教中的人也逐渐变得懒散悠闲起来,对什么一统江湖才没有什么兴趣,要不然还等你在这儿大放厥词?

    甚至还话里话外把自己说的有多么辛苦多么为江湖中人着想一样。

    编瞎话也不编的好听些,可恶的左冷禅,晚上他一定要套麻袋教训一番。

    然而曲洋心里这么想着,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依然面不改色,一派悠然自在。

    其余人听了左冷禅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概是觉得他的话挺有可信度的,纷纷点头表示一定会尽量配合左掌门,不会让魔教的阴谋得逞的。

    曲洋暗地里撇撇嘴。

    刘正风也准备跟着嵩山派的弟子去自己的住所,他站起身,对曲洋说道:“曲兄,既然左掌门已经为我们准备的地方,那我们就过去吧,近几日一直在赶路,是该好好修整一番了。”

    “啊,走吧,我也确实有些累了。”曲洋点头,跟刘正风一起随着给他们领路的弟子走向他们的地方。

    这一天晚上,有些疲劳的众人都睡了过去。

    就连岳不群和左冷禅也都睡了过去,曲洋悄悄离开房间,来到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

    “教主。”曲洋看到前方的李沧瑶,立刻恭敬地单膝跪地:“恭迎教主。”

    “曲长老不必多礼。”李沧瑶手微抬曲洋就感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将自己托起,他顺着这股力量起身,站到李沧瑶身侧两步远的距离道:“教主,果然如您所料,那左冷禅撒谎了,他并不知道我教的消息,为了让其他人相信,左冷禅编了一个谎言,欺骗了大家。”

    “这很正常,左冷禅一直想吞并其他门派,十几年前若不是我ri月神教突然消失无踪,想必他早有动作,这次对方故意画了个大圈,想把整个武林一网打尽,传出消息给左冷禅,他又如何能放过这次大好机会,所以不管ri月神教出世的消息是真是假,在他那里也只能是真的。”

    “一旦大家相信了左冷禅的话,那么五岳联盟势在必得,一旦五岳剑派联盟,左冷禅自然是想当着盟主,若他当上了盟主,之后众人在得知魔教出世的消息是假的,也已经为时已晚。”

    李沧瑶撩起一缕发丝缠绕在手指上,轻轻嗤笑一声:“不过左冷禅大概不会想到,有这个野心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岳不群可是有着不下于他的野心,所以他的计划必定不会成功,而岳不群又惯会做人,是个伪君子,比起左冷禅来更有希望坐上盟主之位,其余三派的人倒是真的淡泊名利,只是担心魔教出世会给武林造成危害,你且看着,明日的好戏,精彩着呢。”

    曲洋知道自家教主想看戏,他想了想,道:“那么教主您明日……”

    “既然左冷禅说了魔教会出世,本座自然要如他的愿,只不过这如何如愿,自然是本座说了算,呵呵,曲长老明日只管看戏便好,到时候本座自会出现,左冷禅,岳不群,还有那些人,一个也不会漏掉!”说这个的时候,李沧瑶看向天边的月亮,眼神锐利而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