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教主万万岁十八
    ,!

    “那些人的手,伸得太长了,是时候该磨一磨了。”李沧瑶神色冷漠,带着攻击性,让曲洋忍不住浑身一震,他被李沧瑶身上的气势所震,知道教主这是生气了。

    只能怪那些人不安分,教主已经如此帮着他们,竟然还敢觊觎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还想把神教一口吞下。

    “教主有何吩咐,属下必当全力办到。”

    “明日的五岳联盟大会左冷禅和岳不群必定两两相争,左冷禅虽有野心,却没有响应的实力,必会败于岳不群之手,岳不群对五岳联盟的盟主之位势在必得,轻易不会放手,本座要看他们窝里斗根本不需要出手,”不过她是这么容易就满足的人么?当然不可能,所以李沧瑶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曲洋去办,那就是……

    “曲洋长老,你继续跟着刘正风,左冷禅心有不甘必定不会放过这些来参加的人,届时岳不群一定会以左冷禅野心被破,心怀怨恨为由打击甚至可能暗中击杀左冷禅,呵呵,两条疯狗互咬的大戏,本座可不会让演员缺席,你的任务是保证左冷禅的性命,别让他轻易死了,然后,一举将左冷禅和岳不群的秘密告知在场所有人。”

    然后江湖中会突然在不同地方被发现出现许多太监。

    太监这可是皇宫中独有的,不知道发现这件事情,并且得知这太监竟然是自己身边的人的时候,那些人会有什么想法。

    还有那些个相当渔翁的人,脸会不会疼。

    至于如何告知,这个不需要李沧瑶明说,曲洋就知道改如何做,之后李沧瑶吩咐曲洋一些事情,等曲洋记下,才让他离开。

    古代的环境比现代要好的多,没有那么多的工业污染,空气非常纯净,尤其是夜晚的山上,晚风轻轻吹拂,带着一丝凉意,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山林树木的清甜味道,让李沧瑶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李沧瑶就着平缓的巨石坐下,享受这山间的美景。

    说实在的,要说美景,她空间里的景色堪称仙境,每每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要沉醉一会儿,再加上空间被她弄得越来越完善,景色也越来越美丽生动,自然比外面的要好看的多。

    不过空间外的景色虽没有那种如梦似幻的美,却多了一份天然去雕饰。

    李沧瑶嘴里叼着一根美味棒,单手撑在巨石上,仰望着天边的月亮,长长舒了口气:“唔……真舒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酥了~”

    这样悠闲的日子,却是她最喜欢的。

    她有时候就是懒得要命,而且还喜欢给自己的懒找借口,最喜欢的借口就是——我已经是老太婆啦,年龄大了,动不了啦~虽然每次说出这种话都会让人感觉莫名其妙,但李沧瑶自己却乐在其中。

    这次要不是那些人作死的惹到了她,还真的让人打进了ri月神教内部,企图摧毁ri月神教,搅乱武林,让她生气了,这左冷禅和岳不群再怎么争斗又与她何干?

    “只希望左冷禅和岳不群能给力些,不然我不是亏了?”李沧瑶咬着美味棒,喃喃自语道。

    这么说着,她的脸色却没有丝毫改变,依然带着清浅的笑,好似刚才说出这些话的人不是自己。

    李沧瑶就这么在山顶坐了大半夜,突然,她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什么动静,悄然闪身躲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没一会儿,她就看到岳不群出现在山顶,此时的他完全没有白日里的正经和严肃,穿着一身红色的偏女子风格的衣服,qiao着兰花把玩着两鬓的两缕长发,一举一动都有着不在压抑的妖/娆感。

    一看就是一个娘娘腔。

    李沧瑶见了立马捂住嘴巴,把差点冲出口的笑意压了下去,好险没把嘴里的零食给喷出来,她把自己藏得更深,想要看看岳不群究竟想做什么。

    岳不群似乎是偷溜出来的,大概是因为白日里一直在压抑着自己,所以才会在夜晚偷溜出来。

    只见岳不群仿佛在发泄白日里积压的郁气,不停地轰击着山顶的树木和石头,好在这里离嵩山派很远,无人察觉这边的动静。

    李沧瑶悄悄偷看岳不群的动作,见他此刻举止行动间皆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妖气,却又因为当了半辈子的男人,有些习惯一时间无法改变而使得这番动作变得不伦不类的,捂住眼睛不忍直视。

    简直是辣眼睛。

    隔了好一会儿,岳不群才仿佛把心中郁气全部发泄完,心满意足地离开山顶。

    然而……李沧瑶瞥了眼远处某个角落,微微挑眉暗道,然而岳不群太大意了,竟然没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而跟踪他的人,是他的妻子,宁中则。

    端看宁中则此时气息不稳的样子,李沧瑶知道,对方肯定是大受打击,不然也不会气息不稳,虽然及时收了回去,但还是让李沧瑶发现了,只可惜岳不群大意没有察觉到。

    宁中则在岳不群离开后才踉跄着从藏身之处走出来,她走到岳不群之前站的地方,蹲下来摸着那些碎石头,泪流满面。

    其实她早就发现他的异常,作为枕边人,相公的改变她怎么可能没发现?只是她不愿意去想而已。

    如今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自己的夫君,真的变了,这让她既绝望又不知所措,宁中则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躲起来哭。

    一会儿后,宁中则像是想起了什么,快步离开了山顶。

    第二天倒是天公作美,是个十分晴朗的日子,一众人都聚集到嵩山派外面巨大的比武场上,左冷禅作为东道主自然是率先发话,他抱拳向其他人一一拜过,道:“今日各位掌门看得起左某,让左某做这主事,实乃左某之福,魔教即将出世,武林风云将起,我五岳剑派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一向互为一家,如今五岳联盟势在必得,盟主之位能者得之,今日我等就在这擂台上比武,胜者担任盟主,诸位可有异议?”

    “左掌门高见,我等并无异议。”众人皆道。

    左冷禅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当然,比武点到为止,不得恶意伤人性命,大家以和为贵。”

    “左掌门所言极是。”

    “我等自然遵从左掌门之意。”

    “左掌门果然大义。”

    一系列的赞美声让左冷禅忍不住轻飘飘的,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虽然在他看来盟主之位已经尽在他手,但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众人来到各自门派的位子,等待比武开始。

    衡山派的定闲师太和其弟子们都是真正淡然的人,对盟主之位并不感兴趣,因此在得知要比武的时候就已经表示弃权,她只希望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共同对抗魔教,不要让武林大乱,谁来当盟主在她眼里都一样,只要能够很好地领导他们便可。

    衡山派刘正风也对盟主之位并不感兴趣,不过他并没有退出比武,而是上台,稍微比试了几场就下来了。

    他们心里其实都清楚,对盟主之位虎视眈眈的也就只有左冷禅了,毕竟除了他,没有谁会这么殚精竭虑。

    至于泰山派,一群道士,除掉了门内的叛徒之后,他们更加淡然,自然没什么想要争夺盟主之位的想法,也都只是上台稍微动作两下就下来了。

    左冷禅见到这样的场景非常的高兴,他以为盟主之位是他的囊中之物,然而,没等他开口说话,华山派那里却传出了动静。

    只见一穿着粉色裙衫的少女飞身上了擂台,对左冷禅抱拳说道:“小女岳灵珊,随家父过来见见世面,不知左掌门能否给个面子,让小女与嵩山派师兄们比试一场,也好让小女长长见识。”

    “你?”左冷禅脸色顿时阴了下来,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来,他阴森森地看了眼岳不群,只见岳不群坐在那里,甚至不曾看他,就好似不知道岳灵珊去打擂台一样。

    岳不群果然有二心。

    左冷禅心中暗暗冷笑,不过面上却仍然带着和煦的笑:“岳贤侄上台,左某自然欢迎,德诺,你去和岳贤侄比试一下,注意,点到为止,不可伤了岳贤侄。”

    “是,师父。”

    老的诺领命伤了擂台,心中对岳灵珊很是轻视。

    岳灵珊看到老劳德诺轻视的表情心里暗笑,果然爹爹说的没错,只要她上场,对方一定会轻视,到时候她一定能让对方大吃一惊。

    她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岳灵珊了,练了山洞内的武功,岳灵珊可是非常自信能够赢得了劳德诺的。

    “这位师兄请。”

    “师妹请!”

    两人互相谦让了一会儿,岳灵珊拔出剑,直接攻击过去。

    岳灵珊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华山,是华山派上上下下的小师妹,宠着的存在,虽然练武,却也并不精通,后来修炼了洞内的武功,武力值提高了不止一个高度,但经验还是有所欠缺,所以开始的时候自然有些生疏,劳德诺也发现了这件事情,心中轻视更甚,然而逐渐的,岳灵珊的剑法开始变了,原本存着戏耍心态的劳德诺从惊讶到震惊,直到被打下擂台,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

    劳德诺满脸震惊:“这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