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教主万万岁十九
    ,!

    岳灵珊打败了劳德诺,尾巴都几乎要qiao到天上去了,曾经只是三脚猫功夫的她今日没想到竟然能取得比武的胜利,怎么能让她不开心。

    她甜甜地对被打下擂台的劳德诺说道:“师兄承让。”

    “你……”劳德诺恼羞成怒,想说什么,却被左冷禅呵斥:“退下!”

    左冷禅冷冷地扫了眼劳德诺,劳德诺浑身一颤,乖乖退下,之后左冷禅笑着对岳灵珊说道:“灵珊姑娘果然厉害,岳掌门教导有方。”直接被打了脸,左冷禅的眼角都不自觉地抽动着,只因为离得远,大家都没发现,他假笑着对岳不群夸赞了岳灵珊几句,又继续让人上台和岳灵珊比武。

    岳灵珊自然是好不藏私,岳不群当初让门下核心弟子修炼山洞里的武功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在五岳联盟大会上大放异彩,打左冷禅一个耳光,自然不会让底下的弟子们手下留情。

    所以岳灵珊的胜利让他心中有了几分满意之情。

    接下来又上台了几个人,都被岳灵珊给打了下去,岳灵珊也逐渐成长起来,只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并且修炼山洞里的武功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虽然因为速成功法进步飞快,但这么几场下来也开始疲劳出错,就在接下来一个嵩山派弟子上台,不小心划伤了她的胳膊后,岳灵珊气愤地忘了爹爹的警告,使出了嵩山派的武功。

    “铛!”嵩山弟子的剑被打飞出去,左冷禅猛地站起身,瞪向岳灵珊:“嵩山派剑法!!”

    “岳不群,你华山派如何习得我嵩山派剑法??!!”

    岳不群=.=||果然不能期望岳灵珊能靠谱点,本来还指望等当上盟主之后给他们店甜头的,现在被这样揭穿,倒是有些不合时宜。

    不过岳不群老谋深算,并不惧怕左冷禅的质问,他让岳灵珊下来,岳灵珊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乖乖下台,站到他身后,岳不群冷冷一笑,对左冷禅道:“左掌门此话怎讲?你嵩山派的武功秘籍怎么会跑到我华山派来?小女的武功自然是学自华山,和嵩山没有半点关系。”

    “你胡说,刚才岳灵珊使用的分明是嵩山派的剑法,岳不群,你休得狡辩!”左冷禅气恼地一掌拍碎手下的椅子,“岳不群,你敢偷我嵩山武功,纳命来!!”说着,直接朝岳不群攻击过去。

    岳不群毫不畏惧,反身迎了上去,直接和左冷禅斗了起来。

    其他门派,除了华山派和嵩山派,倒是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反应,而是暗搓搓地看起好戏来。

    岳灵珊有些害怕地拉着宁中则的衣袖:“娘,我是不是做错事情了?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宁中则抿了抿嘴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和左冷禅打在一起的岳不群,眼里带着深深的伤痛。

    “娘?”

    “啊,没事,灵珊你刚才说什么?”宁中则回过神来问岳灵珊。

    岳灵珊犹疑地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娘,您最近一直心不在焉,有心事吗?”

    “灵珊长大了。”宁中则浅笑着摸了摸岳灵珊的头,只说了这么一句,又转头看向左冷禅和岳不群两人。

    左冷禅和岳不群打的不可开交,从刚开始各自使用各自门派的武功,左冷禅虽然是个小人,但嵩山派的武功还是练得非常熟练,然而岳不群却早已学会了山洞里的武功,克制嵩山派武功的功法一使出来,就让左冷禅受到克制,而岳不群像是戏耍他一样,时不时还会使出一些嵩山派的功法来和他对打。

    左冷禅越打左冷禅越是心惊,直到最后被岳不群挑了自己手中的剑,左冷禅后退一步,看向岳不群:“岳不群,你果然偷窃了我嵩山派的功法!!”

    岳不群冷笑:“左掌门此话怎讲?我岳不群从没来过你嵩山,也不曾往你嵩山派遣什么内奸,也不会觊觎你嵩山派的任何东西,何来偷窃嵩山派功法的道理?左掌门这一张利嘴可真是会把死的说成活的。”

    大家都知道,左冷禅之前十几年安了不少内奸在其他门派里,就连泰山派的东灵道长,也差点被内奸给害死,这几年来,他们这些门派不知道清理了多少内奸,多是左冷禅派来的。

    所以岳不群的话是直接暗指了左冷禅派内奸到各大门派的事情,也暗指了他不像左冷禅那样阴险,派内奸到其他门派,说不定就是为了偷窃人家的功法呢。

    左冷禅被岳不群说的恼羞成怒,他怒喝一声,又攻击上去。

    可惜,无论他怎么攻击,都被岳不群给化解了,岳不群可是把山洞石壁上的功法都修炼过的,甚至为了对付左冷禅,特意主要修炼了嵩山派的武功和破解嵩山派武功的剑法,左冷禅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没几个回合他就被岳不群给打败了。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这让左冷禅非常气恼,他本就不是个足够冷静的人,当下再不管其他,直接抛弃嵩山派武功,直接运起了辟邪剑谱上的武功。

    一时间左冷禅的气势骤然改变,直接打了岳不群个措手不及。

    “哈哈哈,岳不群你这伪君子,你偷我嵩山派武功,真以为我左冷禅怕你不成,现在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岳不群冷笑一声,看着左冷禅毫无章法的攻击,手上也逐渐变了动作,变得开始和左冷禅有几份相似,心中更是大为快意。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被左冷禅打压着,这次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左冷禅?尤其是在发现左冷禅竟然和自己一样修炼了辟邪剑谱这件事情之后,他更加不可能放过左冷禅了。

    所以岳不群心中暗自想着找机会干掉他。

    两人打的非常激烈,场上飞沙走石,甚至让众人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曲洋单手撑着下巴玩味地看着打斗的两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打吧,打吧,自相残杀吧。

    这样教主才会高兴!

    这样才解我心头对你们污蔑教主的恨!

    曲洋在那看的非常开心,甚至在心里比划着两人大家的场面,不远处的山顶上,燕清慧陪着李沧瑶站在那里看着下面,燕清慧好奇地看着左冷禅和岳不群,嘴里感慨道:“真没想到,原来修炼了辟邪剑谱后的岳不群和左冷禅是这个样子的,太好笑了。”

    “有些人,为了追求他们心中的权利和力量,会无所不用其极,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权利和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才是最强大的,为此他们可以抛弃任何东西。”李沧瑶淡淡地说道:“清慧,你要记住,权利很重要,力量也很重要,但我们不能失去本心,一旦失去了本心,权利和力量都会变成刽子手,也许它会在短时间里让你尝到甜头,但最终却还是会伤了无辜的路人,你在乎的人,最后会伤了你自己。”

    这种事情李沧瑶穿越这么多世界并不是没有见过,权利和力量确实非常的吸引人,但若是被这两样东西所左右,那么人这一生,又有何意义?

    只会害人害己,最后不得善终罢了。

    看多了那些追求权利和力量的人的下场,有时候李沧瑶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脑洞太大了,所以才没有像那些人一样,对权利和力量向往到病态的程度?

    毕竟不管是权利还是力量,她可以说都拥有着,单她坦然接受,却从不痴迷。

    “教主,清慧懂得,权利和力量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迷人,会让很多人都为之疯狂,但那种东西,若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心性去掌握,最终只能变成它们的傀儡,到最后其实什么都不会得到。”这种事情燕清慧其实非常懂的,她作为绣坊的坊主,作为百晓的堂主,看多了有人为了力量和权利绞尽脑汁,付出一切,不仅伤害了无辜的路人,伤害了身边的人,最后还让自己遍体鳞伤,却什么也得不到。

    所以燕清慧非常的敬佩教主,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拥有如此强大的权利,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半分。

    李沧瑶摸摸燕清慧的头,笑道:“清慧很好。”

    燕清慧被教主夸奖了忍不住嗖的脸红了,她笑的傻傻的,都不再关注下面的打斗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教主又夸奖我了!

    “继续看下去吧,这场大戏,就要结束了。”李沧瑶说道。

    五岳剑派的人没有发觉,比武会场已经混入了朝廷的人,好在对方只是想监视他们,暗中留意她的出现,毕竟对方也不清楚ri月神教的教主是不是会真的出现在五岳联盟的比武会场。

    而朝廷虽然派了人过来,却也不过是几万人,驻扎在嵩山下很远的地方,即使要上来,也得花些时间,这段时间里,足够她把一切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