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教主万万岁二十
    ,!

    岳不群到底比左冷禅多一份资质,修炼同样的武功秘籍,比左冷禅多了一分实力,再加上左冷禅心浮气躁,自然比不上岳不群,因此两人虽然斗得旗鼓相当,但仔细看,其实高下立见。

    李沧瑶站在山崖处和燕清慧两人默默地看着下面的发展,心中评判着两人的,果不其然,大约过了一刻钟时间,左冷禅逐渐后继无力,被岳不群一掌拍落在地。

    岳不群也受了些伤,但相比于左冷禅并不算什么,他打败了左冷禅,一时间意气风发,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左掌门承让,这五岳联盟盟主的位子,岳某可当得?”

    左冷禅吐了一口血,瞪着笑的意气风发的岳不群,心中很是震惊。

    这不可能!!!

    为什么岳不群也会辟邪剑谱的武功?而且还比他更加厉害!!

    左冷禅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输了,而且还输的这么轻松,他见岳不群俯视自己的表情带着隐晦的快意和鄙视,轰的一下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好在他还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没有把辟邪剑谱的事情说出来,他捂着胸口站起来,指着岳不群道:“岳不群,你这伪君子,偷学我嵩山派武功,既然敢做,又何必不敢当!既然我嵩山派的武功都被你华山派的人学了去,难保其他门派的武功没被你华山派偷学,你想当着五岳联盟的盟主,也得问问其他人同不同意。”

    左冷禅的话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其他三个门派虽然对盟主是谁并不怎么在意,但左冷禅的话却让他们心中敲响了警钟。

    确实,看刚才岳灵珊的武功招式确实是嵩山派武功招式,这么一看,虽然岳灵珊没有使出其他门派的武功招式,但难保她不会。

    自己门派的武功被人家学了去,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就连最淡定的衡山派定闲师太都不淡定了,猛地坐直身子,“岳掌门,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本尼觉得左掌门说的有理,华山派和嵩山派一向互不干涉,各自门派的武功秘籍乃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岳掌门可否告知本尼,华山派是如何习得嵩山派武功的?”

    “没错,华山派既然连嵩山派的武功也能习得,那是否我们门派的武功也被你们华山派学了去?岳掌门,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心中难安。”刘正风也说道。

    东灵道长虽然没说话,但他甩了甩浮尘,点了点头,看上去是赞同定闲师太和刘正风的话。

    “你胡说,我爹才没有偷你们门派的武功。”岳灵珊第一个气不过站出来说话了,她瞪大眼镜看向左冷禅等人,气呼呼地说道:“哼,你们自己技不如人还怪我爹太厉害,我看就是你们输了心里不服气,所以才这么说的。”那些武功明明就是在华山思过崖山洞里,那当然是华山派的东西,他们才没有偷呢。

    宁中则虽然心中伤心,但对别人污蔑自己的丈夫也是不开心的,她站出来说道:“诸位掌门,我华山一向清正,断不会做出偷取别派武功心法的事情来,至于小女为何会嵩山派的武功招式,这件事情还得在联盟大会结束后细细详说,到时候各位若有疑问,我等自然会回答,绝不藏私。”

    宁中则的语气很平和,让原本很是气愤,并且开始怀疑的人有了些许的平静,大家互相看了看,见她神色平和坦然,也就相信了她的话。

    “呵,宁女侠,岳不群是你夫君,你自然向着他,说什么大会之后再详说,为何你不敢在这里说?左某举办这次大会就是为了五岳联盟之事,这次比武也是为了选出五岳联盟的盟主,宁女侠,你的意思是想让大家赶快选了岳不群这伪君子做盟主,然后好让你们来诓骗我等?等我等发现事情的真相已经来不及了吗?”

    宁中则被说的浑身一僵,又瞬间恢复,她坦荡荡地看向左冷禅道:“左掌门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岳不群不耐烦地打断宁中则想要继续解释的话,冷笑一声说道:“好了,不用再说了。”

    “左冷禅,我岳不群可不似你这等小人,为了自己的野心不但算计我等,还想吞并五岳剑派,你左冷禅若是真的当上这五岳联盟的盟主,日后还有我华山派的存在么?岳某不惭,却是不会像左掌门你一样一心想着吞并其他门派,我五岳剑派一向同气连枝,缺了谁也不能好,一旦我当上盟主,自然只会让五岳剑派更好,至于你说的偷窃你门派的武功秘籍,那纯属污蔑,不过这也是我之后想要告知众位的事情,既然左掌门你问起,那我便说出来,好让大家安心。”

    接下来,岳不群一点点将华山思过崖山洞里发现密洞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将密洞内发现各门派以及魔教的秘籍和破解之法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并且还承诺会带大家一起去观看,并且日后会放开思过崖给五岳剑派的所有人观摩,因为密洞内还有魔教的武功秘籍以及其破解之法,若是大家练了,对日后正魔大战也能有所帮助。

    “因为这件事情牵扯过大,因此岳某并不敢随便告知他人,只能先由我派弟子们修炼着,等这次五岳联盟结束后,岳某便有机会借着邀请众位到我华山做客的机会带众位去思过崖内,这样可以避免被魔教众人有所察觉。”

    岳不群说的有头有理,让左冷禅再无话可说。

    毕竟左冷禅之前确实派人去其他门派当内应的事情,并且还突然被揭穿了,这件事情让其他门派的人对嵩山派的感官并不是很好,所以大家下意识地就偏向了岳不群。

    就在众人悄悄商量着该如何是好,其实已经开始向着岳不群的时候,恒山派这边,曲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声笑声非常突兀,以至于让所有人都看向他。

    “曲兄?”刘正风疑惑地看向曲洋,“你可有疑问?”

    “呵呵,刘兄莫怪,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所以忍不住笑了出来。”曲洋环顾四周,尤其是在岳不群和左冷禅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笑的神秘莫测。

    “想到事情?”刘正风知道好友曲洋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个,既然说出来了,那就表明和现在的情况有点关系,他问道:“曲兄,是何事让你如此?”

    “哈哈,刘兄应该知道江湖百晓吧?”曲洋故意大声说道:“前阵子百晓传出消息,寻得林家家传秘籍辟邪剑谱,高价出售。不才,曲某前段时间因为觉得有趣,从百晓那里买了一本。然后我就回家看了秘籍的内容,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很有意思?除了左冷禅和岳不群大概猜到曲洋要说什么,脸色骤变,其余人都无法猜测曲洋要说什么。

    百晓当初开出的价格非常高,五岳剑派虽然是名门大派,但也不是能够随便买得起秘籍的。

    因此衡山派泰山派和恒山派的人都没有去买秘籍,也就不知道秘籍的内容。

    这会儿听曲洋说起,大家到时来了兴趣。

    曲洋心里盘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悄悄往李沧瑶所在的山崖看了一眼,继续说道:“当初林家因为辟邪剑谱的事情蒙受大难,差点被灭满门,那时候我就在想啊,这辟邪剑谱究竟有何魔力,竟然被那么多人觊觎,等我拿到手一看,嘿,你看怎么着?我笑的肚子都疼了。哈哈哈……”

    “那辟邪剑谱啊,只太监才能修炼的武功,如果有人想修炼,那必须得把自己变成太监,哈哈哈哈……你们说好笑不好笑!”曲洋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看向岳不群和左冷禅:“而据我所知,刚才左掌门和岳掌门所使用的武功很熟悉啊,很像是辟邪剑谱上的剑法,左掌门,岳掌门,你们难道修炼了辟邪剑谱上的武功吗?”

    “什么??!!”

    “曲兄你休得胡言,这……”

    “一派胡言,你究竟是谁?竟然敢污我五岳剑派的名声!”

    “无知小儿,纳命来!!!”众人听得曲洋的话立刻炸了开来,大家都不相信他的话,忍不住出口讨伐,然而没等大家说完,就看到左冷禅和岳不群两人像是受不住刺激,同时向曲洋攻击过来。

    那功法,几乎一模一样。

    曲洋哈哈大笑着飞身躲开两人的攻击,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叠纸往空中一抛,大声说道:“诸位若是不信我所言,大可自行看看这上面的内容,哈哈哈,没想到嵩山派掌门人和华山派掌门人竟然如此厉害,能狠下心来让自己变成这般模样也要修炼这太监的功法,曲某佩服,佩服,哈哈哈!”

    岳不群的计划再一次被人破坏,又被人说中心中的秘密,这让一向要面子的他气恼的两眼通红,甚至有走火入魔的趋势,他不顾一切地攻击向曲洋,“尔敢坏我名声,受死吧!!”

    左冷禅同样攻击过去,两人这时候倒是一致向外,一心想要曲洋死:“贼子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