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教主万万岁二十一
    ,!

    曲洋自身武功高强,而左冷禅先前就被岳不群重伤,岳不群又消耗了许多内力,他自然不怕两人联手。

    甚至在和两人周旋的时候,曲洋还有心情继续抛洒纸张,见大家捡起来看,忍不住露出一抹嘲讽而神秘的笑容。

    看吧看吧,让你们污蔑教主,我要让你们自己乱了心,这样等教主下来,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你们。

    对付你们这些人,何必要教主来劳心劳力?

    呵呵……

    “岳不群,你以为你贴个假胡子就没人知道你现在变成了太监么?我想你的夫人宁女侠应该是最清楚你的变化的人,若我说的是假的,为什么宁女侠没有站出来反驳我?哈哈哈,所以说,我可没说谎啊!”曲洋两手齐出,迎向两人攻击过来的手掌。

    碰碰两声,内力碰撞,左冷禅倒飞出去撞上五米外的石柱,岳不群倒飞三米才稳住身形,而曲洋则咚咚咚后退了好几步,胜负立见。

    左冷禅再无力站起来,岳不群捂着胸口吐了口血,曲洋有些气息不稳,却并无大碍,他朝还能站的岳不群挑衅地笑笑,伸出一手,只见他手心向上,慢慢张开五指,手心处,是两条假胡须。

    岳不群一见立刻变了脸色,伸手摸上自己的脸,他脸上光滑一片,没有半点遮挡。

    “尔敢!!!”岳不群爆喝一声,怒火冲天,运起全身内力就向曲洋飞去,这一掌下去,就连曲洋都得避开。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避开,身前就突然出现一个人,是宁中则。

    宁中则在曲洋说出事实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她知道曲洋说的是真的,自己的夫君,真的修炼了那门武功,夫君变成了太监,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揭开了这一丑陋的事实,她还有什么好说的?无尽的绝望和羞愤让宁中则很是崩溃,看到岳不群竟然不管不顾想杀人,想也不想飞身过去挡在曲洋面前。

    “住手!”

    “你……”岳不群来不及收手。

    “宁女侠!!”

    “娘!”

    “师娘!!”

    “轰!”一阵尘土飞扬,迷花了所有人的眼睛,大家都忍不住迷上眼睛,心里则担忧着此刻的情况。

    这一掌下去,宁女侠必死无疑啊!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阵清风吹过,掀起的尘土被吹向远方,中间渐渐露出几个人影,岳不群保持着出掌的动作一动不动,表情怪异而震惊,宁中则大概是受了惊吓,倒在地上喘息着,满眼泪水,曲洋则是站在宁中则身侧好几步。

    还有一个人,一袭白衣,白纱蒙面,正慢慢收回手。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谁,甚至没人看到她是如何出手的,岳不群就已经被她点了穴道定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了。

    一时间有些冷场,直到有人说了句什么人,众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定闲等三派掌门齐齐拔出剑,定闲师太问李沧瑶道:“阁下是何人?”

    李沧瑶瞥了眼被自己定住,因为不能说话而瞪大眼睛,满是怨恨的岳不群,似乎毫不在意身后对着自己的那几把剑,她掩嘴轻笑一声,道:“呵呵,诸位在此地举办五岳联盟,据说是为了对付我ri月神教,身为ri月神教的教主,本座又怎能错过呢。”李沧瑶周身气势凛然,没有任何收敛,强悍的宗师气场让一干普通弟子心神震荡受了伤,站立不能。

    只有一些内力比较身后的弟子和各门派的长老以及掌门此刻还能站着,却也受了影响。

    当然,李沧瑶有这个实力也算是作弊了,她虽然确实到达了宗师境界,这在这个世界已经是顶尖人物,但在场的人也是一流高手,并且大家都是有着丰富江湖经验,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被震住,主要还是因为李沧瑶直接用了一些灵魂之力,李沧瑶虽然至今无法参透灵魂之力的用处,但她却发现了一个挺好用的地方,那就是可以增强自身的威压,俗称仗势欺人。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她其实全开,压住所有人的原因。

    “你……你是ri月神教的教主!!”被李沧瑶的气势压住,定闲师太、刘正风和东灵道长心中顿时涌出一股危机感。又听得李沧瑶自报家门,三人更是戒备万分。

    他们都没想到竟然有魔教众人混了进来,而且还是魔教教主,再看周围倒了一地的弟子,还有他们自己也被震得受了些内伤,可见此人武功之高,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看来来者不善!

    这么想着,三人悄悄互视一眼,达成协议,在李沧瑶摄人的威压下挥剑砍向她。

    三位高手一起出手,并且还是全力出手,李沧瑶也不会无视,她身形一转,凌波微步避开三人的攻击,这时,从天上飞下另外一人加入进来此人正是燕清慧。

    “教主,我来助你!”燕清慧大喝一声,一根绣花针被她使得如同金箍棒一样,刷刷刷,就跟定闲师太打了起来。

    刘正风和东灵道长见定闲被拦住,更是用尽全力和李沧瑶斗,那些能动的弟子和门派长老们则是围在几人周围,防备着。

    魔教教主既然出现,肯定还有其他魔教中人在,他们必须警惕魔教中人趁势作乱。

    李沧瑶和刘正风还有东灵道长两人对战也丝毫不落下风,刘正风的音攻对她没有多少影响,东灵道长倒是给她带来一些麻烦,那可柔可刚的浮尘时不时挡住她的路,不过也并不能让她忌惮。

    这个世界的武功其实已经开始没落,许多绝世秘籍也都失去传承,即使刘正风和东灵道长一起上,给李沧瑶也造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李沧瑶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打斗的,她飞叶摘花,击退刘正风和东灵道长,躲过岳灵珊偷袭过来的掌风,后退到擂台另一边,一挥手招来一把椅子坐下,和正道中人对峙。

    “正道中人,都喜欢偷袭人么?”说着,李沧瑶还故意瞄了眼岳灵珊。

    “哼,魔教人人得而诛之,和魔教讲什么道义,”岳灵珊气红了脸剑指李沧瑶:“你快放开我爹爹。”

    “噗……放开你爹爹?凭什么?”李沧瑶笑道:“不说你们这些正派聚集在这里商量着怎么来毁掉我魔教,就说要不是我刚才出手,小姑娘,你的娘亲可就性命难保了,难道小姑娘不应该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么?”

    “清慧,回来。”

    “是,教主。”燕清慧得李沧瑶召唤,逼退了定闲,退到李沧瑶身后站定,和他们对峙。

    李沧瑶懒懒地坐在椅子中,笑着二郎腿,环顾四周,道:“哦,我忘记了,你们正道中人最喜欢以镇邪不两立来说话了,所以我们魔教中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为恶,而你们正道中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做善事,就像那岳不群,明明觊觎别人家的家传剑法,却偏偏不停给自己找理由,不但在余沧海想要灭林家满门的时候躲在暗处想做那黄雀,甚至还在后面加了把火,对吧?岳掌门!”

    弹出一颗石子解开岳不群的穴道,李沧瑶转向岳不群:“想来岳掌门应该没有忘记本座,本座当初可是看了一场好戏,至今难忘。”

    “爹,你没事吧?”岳灵珊见自己的爹能动了,却气息不稳,连忙跑过去准备扶住他,结果却被岳不群挥开,岳灵珊愣住,“爹?”

    “多事!”岳不群看到李沧瑶尤其是见李沧瑶看自己时候拿似笑非笑的神情,就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了,尤其是岳不群对这个一再坏他好事的人也是早已想除掉她,只他没想到,这人竟然是ri月神教的教主,据说十几年前ri月神教发生内乱,之后新教主上任,到哪此新教主非常神秘,不但没人知道她的身份,甚至还让ri月神教从众人眼里消失了。

    岳不群冷笑着看向李沧瑶,说道:“原来是你!”

    “是我!”李沧瑶笑眯眯的看着岳不群:“没想到?”

    “呵……确实没想到原来是你,更没想到,魔教众人竟然已经出现,而我等一无所知,只怪你们太过狡猾。”岳不群冷冷地笑着。

    “哈哈哈,岳掌门说笑了我魔教中人再狡猾,也比不上岳掌门的心计,再则,我ri月神教的事情,何时需要向你们正道人士汇报了?我教中人想如何自由本座来决定,岳掌门可不要越权了啊。”

    因为李沧瑶的震慑,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人群逐渐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五岳剑派的人,一部分便是李沧瑶和燕清慧两人,至于曲洋,瞅了眼似乎玩的很开心的教主,含着泪站在了刘正风身边。

    教主不需要他帮忙,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他还是呆在好基友身边默默支持教主吧,反正也快结束了。

    至于之前曲洋的举动,早已无人计较,众人也只当曲洋和岳不群有仇。

    曲洋知道其实真正的大戏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下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