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教主万万岁二十二
    ,!

    下面究竟有什么,在场除了曲洋、燕清慧和李沧瑶三个人没人知晓,除了他们,也没人知晓山下正发生着一场悄无声息,却又异常激烈的战斗。

    ri月神教长老童百熊带着一众教徒围住躲在山下林间准备给五岳剑派的人来个瓮中捉鳖的朝廷派遣的几万士兵,童百熊手握大刀,冷冷地看着他们道:“果然如教主所说的那样,朝廷的人竟然妄图将正魔两道一网打尽,还派了这么多人来。”童百熊非常生气,ri月神教自从教主登位以来一直在帮朝廷的忙,只可惜,朝廷的人不知足,甚至还觊觎教中财富,真不知道那位在想什么,偏偏听信那些奸臣的话自以为这样就能将ri月神教除掉,教中财富就成了他们的了。

    真是愚蠢,也不想想,若真的灭了ri月神教,以后谁还给他们送钱送粮,谁还帮他们解决一些不能解决的事情。

    真以为把他们灭了他们就能枕着财宝,还会有人来帮他们解决事情吗?

    “教主有令,既然那些人不知满足,那就给他们一点教训,所有人听令,给老子好好打!打得他们落荒而逃!!”

    “是,长老!ri月神教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童百熊听了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表示果然还是这句话好听。

    这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争得教主的同意让她不把这句话给改了,虽然教主每次听到这句话表情都好像很奇怪的样子,但不说这句话怎么能体现出他们ri月神教的气派呢!

    “杀!”满意的童百熊率先冲了出去大杀四方,几乎一刀一个把人砍翻。

    山下的情况一点也没影响到山上的事情,李沧瑶的话让岳不群再次升起要杀了她的念头。

    此人绝不可留!

    岳不群的杀意李沧瑶早已察觉,不过并不放在心上。

    看岳不群明明对她有着浓烈的杀意却偏偏拿她没办法,甚至连一丝过激的动作都不能做,只能憋在心里上不上下不下的,李沧瑶觉得特别的有趣。

    李沧瑶知道岳不群并不是怕了,只是有太多的顾虑,想的太多,反而畏手畏脚的不敢有所动作。

    她看了眼有些狼狈的岳不群,看了眼怒视自己,好似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的岳灵珊以及神思不属的宁中则,还有这群正义之士,嗤笑道:“说来你们这些人也够奇怪的,明明我教早已退出江湖十几年,没找你们惹你们,也没碍着你们的什么事,偏偏你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把我教带上,好像这样就能让你们更高贵一样,这不是很奇怪么?”

    “明明我们什么也没做。”

    “哼,尔等魔教中人皆嗜杀成性,人人得而诛之,又何来奇怪之说,如今你ri月神教再度出世,难不成还是出来玩的不成!”岳不群甩开岳灵珊,冷哼一声,剑指李沧瑶:“废话少说,来战!”

    说着,就又和李沧瑶打斗在一起。

    李沧瑶心里暗道,我还真的就是出来玩的,打就打呗,我难道还怕你一个伪君子不成?

    辟xie剑谱确实厉害,也是相当高级的速成功法,即使如此,岳不群在李沧瑶眼里也不过是个想要撼动树的蚍蜉,还是一只畏手畏脚的蚍蜉。

    不说他们相遇了几次,她差不多把他的底都给掀了,岳不群竟然还只是嘴上说的欢,行动上却总是迟疑,就说辟xie剑谱本就是ri月神教如今的教众必修的心法的葵花宝典的残本,自然比不得葵花宝典厉害,连葵花宝典也只是成为她空间藏书室的一本藏书,李沧瑶又怎么会输给岳不群?

    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李沧瑶还坐在椅子上,岳不群就被她打飞出去。

    “教主,童长老已经传来消息,山下的事情摆平了。”这个时候,燕清慧悄悄来到李沧瑶身边,在她耳边小声把自己刚才得到的消息告诉她。

    李沧瑶点头:“知道了,既然童长老已经把事情办完了,我们便走吧,这里我没什么好待的了。”原本李沧瑶来嵩山就不是为了打击这些正义人士,而是为了阻止当今想把五岳剑派一网打尽。

    如果真让当今把五岳剑派一网打尽,江湖必定动荡不安,受苦的还是百姓,到时候兴许外邦会趁着中原动荡来袭,李沧瑶又怎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她不但要破坏朝廷的计划,还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他们能动的了的,起码在不能保证让无辜百姓不受牵连的时候,他们不能动这个江湖。

    挥开因为爹被打飞出去而气极攻击过来的岳灵珊,李沧瑶再不管那些警惕着他们的人,带着燕清慧飞身离去。

    离去之前,她朝曲洋之处看了眼,浅浅地笑了一番,也不知道曲洋看到了没有,只他原本想跟着她一起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场五岳联盟因为李沧瑶的突然出现和突然离开变得虎头虎尾,不欢而散,除了左冷禅和岳不群受了重伤,其余人并没有受什么伤害,那些被李沧瑶气势震得内伤的人也在不久后恢复了健康。

    没有人知道山下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不知不觉间侥幸逃过一劫,还是他们认定的魔教中人救的。

    ri月神教在那之后似乎又神隐了,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下落,参加过五岳联盟大会的人都对此次大会的事情避而不谈,然而岳不群和左冷禅为了修炼辟xie剑谱上的心法,自宫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传了出去,成为了所有人饭后的谈资。

    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名门正派华山掌门岳不群和嵩山掌门左冷禅竟然成了太监,这是何等让人觉得可笑的事情,更有许多之前也买过辟xie剑谱的人暗中嘲笑岳不群和左冷禅。

    还有些人甚至放出话来,说这样的人如何能够领导一方大派?

    要让岳不群和左冷禅让出掌门之位。

    左冷禅得知江湖中人都知道他的秘密,原本就重伤在身,更是又吐了一口心头血,身体不好了起来,没多久就死了,嵩山派掌门逝世,并未定下下人掌门,嵩山派内部开始内乱,一方大派一下子败落了下来。

    华山派的情况比嵩山派好一些,虽然岳不群也已经成为众人的笑资,但有宁中则在,华山派还乱不到哪里去。

    宁中则虽然痛苦自己的夫君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但却仍然强撑着支撑了华山派,岳不群自从嵩山五岳联盟之后就疯了,整日里喊着我是天下第一,宁中则无法只好让弟子们齐心协力,把岳不群关起来,不让他出来生事华山派掌门则暂时由宁中则胜任。

    其余三派并没有什么损失,定闲师太带着一众弟子回到恒山派,只是叹了口气。

    衡山派刘正风回到门派,把掌门之位传给最得意的大弟子后,和好友曲洋一起离开衡山游荡江湖,创造了无数经典的曲谱。

    刘正风依然没有发现曲洋竟然是魔教中人,曲洋也没有告诉对方,当时五岳剑派之乱,教主没有让他暴露,也是知道他难得遇到一个知己,让他好好珍惜的意思,曲洋又怎么会自寻烦恼把自己的身份告知对方呢。

    在江湖无法也不会去触及的朝堂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次围剿五岳剑派失败让当今大发雷霆,毕竟这是他派人去做的,却没想到这么多人竟然连嵩山都没上,就被人打回来,根据回来的人说是魔教中人,当今听了忍不住心里害怕。

    魔教中人如此厉害,若是他们想杀他,难道她要坐以待毙?还有那些暗戳戳想要得到魔教势力和财富的奸臣,也同样战战兢兢的,生怕魔教的人什么时候来找他们报复。

    而也正如这些人想的那样,李沧瑶可不会任由别人欺负到头上。

    不过当过女皇,做过太后,李沧瑶知道有些人不能一下子除去,不然会引起麻烦,所以她让教徒狠狠教训了那些打ri月神教主意的人一番,自己则亲自潜入皇宫,将几个最大的蛀虫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证据悄无声息地放在御书房桌案上,并且附上一封表明自己和教众们不会成为他的威胁,并且警告他不准再扰乱江湖,让他好好惩治那些贪官污吏,也好似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

    皇帝得到证据怒不可遏,虽说他有些昏庸,但好在不是无药可救,这也是李沧瑶仍然中立的原因,皇帝不过石耳根子软,身边又奸臣环绕,闭塞而木罢了。

    他立刻下令严查,在那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他们办了,一时间朝堂上人人自危,生怕被抄家灭族。

    倒也让朝廷清净了好一段时间。

    这一切可以说都是李沧瑶的功劳。

    居功不自傲,深藏功与名的某瑶表示,我就是勤劳的清洁工,专门清除垃圾,不要想姐,姐只是个传说,哈哈哈\(^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