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太后要逆天七
    ,!

    李沧瑶去了哪里?李沧瑶这次甚至连最信任的书红他们都没带,连夜悄悄离开了皇宫,只留下一封书信给儿砸李恒。

    当今太后出门,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甚至没有一个护卫,这件事情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翻了天了,李恒早已习惯了自家母后的这种行为,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派人暗中寻找到现在的处变不惊,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他早已麻木了。

    就连书红他们这些一直跟在李沧瑶身边的老人都已经习惯了自家太后娘娘的抽风行为,不以为然,甚至有条不紊地开始准备帮李沧瑶遮掩她已经离开皇宫的事实。

    好在李沧瑶对外就是个体弱多病需要静养的,所以没什么人怀疑太后又要静养是假的。

    李沧瑶乔装打扮,用的身份是下山历练的神医,独自一人骑着马优哉游哉地四处行走,走到哪里停到哪里,偶尔当当女侠剿个匪打个流mang什么的,再来看看她和儿砸辛辛苦苦整顿改变的大唐江山,心中甚是欢喜。

    李沧瑶行走用的身份是下山历练的神医。

    马背上挂着不大不小的药箱子,后面还cha着一面写有“阎王恨”这三个字一面写有“有病治病,没病养生”字样的小旗子,马是空间里最新一代的马王,高大威武,双目虎虎生威,很是有灵性,马具都是镶金戴银甚至还镶嵌着宝石的,就连马脖子上挂着的铃铛都是纯金打造的,马儿行走的时候叮叮当当十分清脆好听。

    她自己一身浅蓝色的衣袍,绣着大片大片的水莲花,绣工精致,布料精美,一看就十分值钱,她大摇大摆地走着,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这一身打扮太过惹人眼红,也难怪她会有机会当女侠剿匪。

    李沧瑶啃着梨,交了两个铜板的入城费,进入洛阳城。

    她的这一身装扮吸引了来来往往路人的注意。

    每个看到她这一身行装的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么土豪的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很有钱的架势是闹哪样?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来打劫你么?

    也幸好现在大唐强盗山贼什么的少了很多,这看上去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财主一样的,全身金气闪闪的老太婆才能平安到达洛阳。

    李沧瑶这次把自己易容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子的模样,还是那种最俗气的就好像突然得了一大笔财富的乡下老太婆形象,脸皮子松垮垮地耷拉着,眼睛也是半睁不睁的样子,却偏偏穿着一身绣着大片水莲花的华贵的锦服,让人觉得非常的怪异。

    于是路人都悄悄离她远了些。

    李沧瑶可不管别人心里的想法,她自在地骑在高大威武的马背上,任由马儿自己踢踢踏踏地走着,身子随着马儿的脚步一摇一晃的,还咔嚓咔嚓地摇着苹果,一看就是牙口很好。

    这会儿正是清晨,路边各种买菜的,买胭脂的小贩一溜烟都在叫卖,倒是十分热闹,李沧瑶拍拍马脖子,马儿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仰头叫了一声,踢踢踏踏地走到一家客栈门前停下。

    “哎呦,客官里面请。”小儿看到李沧瑶眼睛都亮了,他可不管客人是什么身份,他只知道这个客人相当有钱,瞧瞧她的马儿身上那金灿灿的马具,看了就让人眼红。

    李沧瑶看了眼小二,见他想要去牵马,慢悠悠地说道:“小伙子,老身劝你还是别动我的马比较好,他性子烈,除了老身,不喜别人碰他,你要是碰了他,到时候出了意外老身可不负责救治。”

    刚伸手的小二僵住了,愣愣地看着丰神隽永的马儿,得了马儿一顿嘲讽的鼻息,李沧瑶拍拍马儿,跳下马,拿下药箱,对它说道:“好了,小家伙,我在这儿吃饭,你先自己去转转,不要走太远啊。”

    马儿蹭了蹭李沧瑶,踢踢踏踏就这么走了,看也不看小二一眼,甚至还用马尾巴扫了小二一脸。

    着马儿,竟然比人还要大牌。

    李沧瑶呵呵笑着走进客栈,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老身想在这住上几日,可有空房啊?”

    “有,有,客观您要住多久?”

    “呵呵,给老身来了天字号的房间,就住个半个月吧,这是银子。”说着,李沧瑶掏出一锭银锭扔到桌上:“这是银子够了吗?”

    “够了够了,绝对够了。”掌柜的激动地捧着银子,忍不住在上面咬一口,真的,他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头也不抬地招呼小二道:“小二,快带这位贵客到天字一号房间去,不可怠慢了贵客。”

    刚才还在门口呆着的小二被掌柜的一吼赶紧回过神来领着李沧瑶区天字一号房间。

    路上还很尽职尽责地为李沧瑶介绍自家客栈的特色菜,问她要不要吃。

    李沧瑶说道:“不用了,老身早已吃过饭,你带我去天字一号房间,帮我打一盆谁来稍微洗漱一下便可。”

    “是的,客官。”

    “小二,来,给老身说说这洛阳城最近都有些什么新鲜事儿。”

    “呵呵,老人家您这可是问对人了,我啊,还真知道一件新鲜事儿。”

    “哦?什么新鲜事儿让你这么眉飞色舞的?”

    “要说这件新鲜事儿啊其实已经不新鲜了,只不过我看老人家您应该是从外地来的,所以不知道这件事情罢了,我们洛阳城有一人家,家大业大,只可惜,没有儿子,只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崔姓老爷子把女儿当成宝贝一样宠着,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含在手里怕摔了,结果把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养的骄纵不讲理,许多人都吃了她的苦头,只可惜那崔老爷家中有钱有势,没人得罪的起,而且崔老爷也是个善人,每次崔小姐闯了祸崔老爷都赔偿了,所以大家也都当做没发生过,只不过因为崔小姐的这个性子,她一直找不到好婆家,所以最近崔老爷都快急白了头。”

    “大家都听说崔老爷想举办比武招亲大会,为崔小姐招个上门女婿,只是谁曾想就在大会举办的前一天,崔小姐竟然得了一种怪病,一病不起了。”

    “唉,崔老爷一生为善,没想到落得个这个下场。”

    怪病?李沧瑶听了小二的话很是感兴趣,作为一个大夫,她自然是对各种稀奇古怪的病很感兴趣,所以她倒是想去看看崔小姐得得究竟是什么病。

    “这洛阳城这么大,大夫也不止一个,难道就没人看得出来崔小姐得得是什么怪病吗?”

    “可不是,崔老爷把洛阳城所有的大夫都请过去了,甚至还请了不少名医过去都没有用,我听说啊,崔小姐现在都病的快不行了。”

    哦?这么凶猛的病?李沧瑶更是感兴趣了,她跟着小二进了天字一号房间,放下手中的药箱,给了小二一些赏钱,小二开心地离开,给李沧瑶打了一盆水,这才关门出去。

    李沧瑶就着水洗了手,打开药箱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挂着药箱,关好门出去。

    她这次的身份是下山的神医,性格古怪,自然是不会以寻常方式来给人治病,出了客栈,李沧瑶走到路边一棵大树下,然后放下药箱,从药箱里拿出小的折叠凳子装好坐下,动了动药箱上的小旗子,就背靠着大树,拿着芭蕉扇慢悠悠地给自己扇起风来。

    甚至连个案桌都没有,只有一面不大不小的旗子上面写着和自己的职业有关的信息,却因为没有风而焉了吧唧,完全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或者即使有风把旗子吹起来也有大部分的人不认识上面的字是什么,她一点也不在乎有没有生意,就这么大刺刺地坐在树荫底下。

    果不其然,李沧瑶这个样子惹的周围的一些小摊贩们投去奇怪的眼神,就连路人也都在路过的时候偷看几眼,只可惜没人愿意停下来照顾她的生意。

    终于有一个就在她边上买菜的老汉看不下去对她说道:“大妹子,你这是做什么的?你这样不行?都不让人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怎么有生意上门呢?”

    “老身的这生意,有缘者自会上门,无缘者上门老身也不会接待,老大哥你别担心。”

    老汉听李沧瑶的话,见她不为所动,只能叹息一声,继续卖菜。

    倒是李沧瑶对老汉多了一分注意,沉默片刻对他说道:“老大哥,今日回家记得饶水而走,安全。”

    她给老汉一个提醒,就当做是他刚才提醒自己的谢礼。

    老大爷奇怪地看了李沧瑶一眼,笑笑,继续卖菜。

    李沧瑶没有继续说什么,闭上眼睛,扇着扇子,等待所谓有缘人的到来。

    这个悠闲自在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出门做生意的,倒像是来乘凉的,只哪有人早上出门乘凉的?所以李沧瑶的举动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奇怪,更是让人不愿意接近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