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太后要逆天八
    ,!

    李沧瑶这一怪异的举动让来往的人都忍不住不自觉地离她说在的位置远一些,生怕她会突然做出什么让人受伤的举动。那个刚才提醒李沧瑶的大爷见她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里暗道,这大妹子估计今天要白等了。

    这样子怎么会有人上门。

    只不过老大爷虽然如此想,却也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便不再说什么,继续卖菜。

    事实却是如老大爷说的那般,李沧瑶这边一整个早上都没有一个人来,那面小旗子也还耸拉着,没人看得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来往的人有些也觉得李沧瑶这样很奇特,想上前询问一番,只不过立刻被身边的人拉住,被小声说了几句,也没了上前打探的兴致。

    李沧瑶偶尔瞄一眼热闹繁华的街道,时不时离开一下不知道做什么,连自己的药箱子都不管,大部分时候都是都背靠着大树,闭着眼睛,听着叫卖声,脚步声,车轮子滚动的声音,倒是有一份另类的自在。

    偶尔她也会从药箱(空间)里拿出一本书看,或者啃一个苹果,一点也不着急没生意上门。

    等到快中午吃饭的时候,路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旁边卖菜的大爷也已经离开回家吃饭,那些馄钝摊子什么的倒是生意好上了许多。

    李沧瑶抬头看看天,道:“哎呀都这个时候了,老婆子我也该走了,再不走就要被太阳晒喽~”

    说完,起身收拾东西,挎着药箱一晃一悠地就这么走了。

    她那个样子,倒是很有几分快要一只脚踏进棺材的样子。

    她这么一走,倒是带出了一些风,原本耸拉着的小旗子也被展开,倒是让一些人看清了她旗子上写的是什么,只是因为路上的人少了很多,也没什么人看见,即使看见的人也没相信旗子上写的东西。

    李沧瑶回到客栈吃饭,吃了饭之后便回房间再没出来过。

    她回到天字一号客房,关好门窗,放下药箱,然后慢慢卸下身上的伪装,伪装一被撕掉,她原本的相貌就露了出来,虽然李沧瑶已经三十几岁,却仍然如二九年华的少女一般,本就风华绝代的容貌因为常年空间和内力的温养,容颜更是娇艳无比,她换下身上的富贵衣服,套上和之前穿同色,却更显素雅清淡的衣服,戴上面纱,悄然离开客栈。

    路上多了一个人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李沧瑶混入人群,去打听崔家的消息。

    崔家的事情已经是全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了,所以很快她就打听出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原来崔小姐原本是个骄纵霸道的性格,但好在虽然被宠坏了,却也没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看在崔老爷的面子上,也没什么人和她计较,但正是因为这样,那崔小姐就觉得自己很厉害,所以非常的骄傲,看中的东西那是绝对要弄到手,要是弄不到手,要么就是把这东西毁了,要么就是大闹一场,让别人也得不到。

    原本还好,顶多崔小姐就是对一些自己看上眼的东西闹得很凶,只可惜在一个半月前,崔老爷觉得崔小姐年纪大了,该找婆家了,只是崔小姐的脾气崔老爷也知道,所以准备找个掌门女婿,崔家财富众多,崔老爷相信肯定会有人愿意来做上门女婿的。

    一开始崔老爷想的是很好,找个上门女婿,这样既保证了崔家的香火不断,也能让自己的女儿少受些欺负,结果没想到崔小姐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干了,说什么自己这么有钱又漂亮,难道还怕嫁不出去吗?

    还说什么若是嫁不出去,那就一辈子不嫁,可把崔老爷气的,只是没过几天,崔小姐就突然对崔老爷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是个青年才俊,崔老爷可高兴坏了,当下就让人请来了那个青年才俊。

    没想到那才俊并不是本地人,只是路过此地,去京城赶考的,听到崔老爷的话立刻拒绝了,还说什么自己已有婚约,崔小姐气不过,硬要嫁给他,甚至还想霸王硬上弓,强行把人压在崔府,然而没人想到这才俊也是个硬脾气,见崔小姐竟然想要强留自己,自然是万般不愿意,当晚就偷偷溜走了。

    这下可好,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崔小姐一下子闹翻了,扬言要把人抓回来,甚至还带人跑了出去。

    没想到这一跑不要紧,也不知道崔小姐究竟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第二天就病了,然后一病不起了。

    据说崔小姐的病十分古怪,满脸的红疮,浑身无力,看了就让人感到害怕。

    如今崔小姐已经病的不成人样了。

    崔老爷请了那么多的大夫都没办法治好崔小姐的病。

    得到这些消息,李沧瑶倒是对崔小姐的病有了几分兴趣,心里也对该病有了些许的猜测,不过她也不会跑过去对人家说我能治好你家女儿的病,这多掉面子。

    如果崔家真的没办法,他们自然会来找她,所以她还是这么优哉游哉的,一点也不着急。

    就这样李沧瑶易容成老太婆,每天拎着个药箱出门坐在大树底下,中午回去吃饭然后回房间,卸掉身上的妆容,恢复原来的样子,出门走走转转,看看风景,打听打听事情,或者就呆在房间里看看书,写写字,拿出平板电脑看看电视,玩玩游戏,她在等,等着别人自动上门。

    几天后,李沧瑶依旧不急不慢地来到大树底下,摆放好自己的小药箱,拿出小矮凳准备坐下乘凉,还没等她摆好小矮凳,就看到好几个穿着光鲜的家丁跑过来,为首的那个应该是管家的人问李沧瑶道:“老人家,听说你会医术?可是真的?”

    李沧瑶头也不抬地摆好小矮凳,坐了下来,拿出蒲扇扇着风,也不看这几人,慢悠悠地说道:“没看到老婆子的招牌么?”

    “是,是,是我唐突了。”管家也没生气,他知道有些民间奇士性格比较怪异,千万不能得罪,尤其是面前这老人家说不定能治好小姐的病,管家面上表情更加恭敬了,他对李沧瑶拱手道:“是老奴说错话了,还请老人家别跟老奴一般见识,”说着,管家让身后的家丁们后退几步,自己上前对李沧瑶深深一拜,道:“老神医,还请您帮忙救救我家小姐。”

    要说平时管家也不会这么随便就这么恭敬地拜别人,也不会查也不查地就喊人家神医,这实在是没办法了,自从小姐得了怪病之后他们崔府就像是陷入和绝望之中,不管请了多少大夫都看不好小姐的病,就连千辛万苦请过来的那些名医都不知道小姐得得是什么病,崔家早已经绝望,这会儿看到突然出现在洛阳的李沧瑶,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想来碰个运气罢了。

    也就是说,即使不是李沧瑶,遇上任何一个自称是神医的人,管家也会行这么大礼的。

    说到底,他不过是想寻找那渺小的希望而已。

    李沧瑶懒懒地瞥了一眼管家,继续扇着扇子道:“你家小姐是哪位?老婆子我不认识,求人也得有求人的态度,今日老婆子我心情不好,不想出诊。”

    “这……这……老人家,您就行行好,跟我走吧!”管家急了,好声好气地劝着李沧瑶,想让她跟自己走。

    李沧瑶不为所动,身后的家丁倒是看不下去了。

    “管家,您和她多话什么,直接把她绑回去不就得了。”

    “放肆,谁让你说话的!”管家立刻阻止那人说话,随后又马上向李沧瑶道歉:“抱歉,老人家,是我管教不严,请见谅。”

    李沧瑶眼皮子也不太一下,继续扇着扇子乘凉。

    管家又全说了一会儿,甚至还告诉李沧瑶说只要她看肯去看看小姐的病,哪怕没办法只好,他们崔家也不会怪她,并且还会附上诊金的,然而李沧瑶还是不为所动。

    见真的是请不动李沧瑶,这才叹着气带着家丁离开了。

    原本因为崔家的管家和家丁过来而围在周围看戏的人见崔家管家和家丁们全都走了,也慢慢散了开来,卖菜的大爷看着李沧瑶说道:“大妹子啊,你不是来做生意的么?怎么就好好的把上门的生意给推了呢?唉,大妹子你听老哥我一句劝,别这么倔啊,有生意上门是好事,别推辞了。”

    李沧瑶笑而不语,心中暗自盘算着这崔家究竟什么时候能悟到其中道理,把自己给请回去。

    崔老爷倒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崔管家回去后把街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崔老爷,把李沧瑶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崔老爷听后,崔老爷立刻拍桌而起道:“是我糊涂了,管家,你快去准备准备,我要亲自去请老人家过来。”

    “可是老爷,那个老人家是前几天突然出现在洛阳城内,在那里摆摊子的,据说这么多天一个生意也没有,说不定就是骗人的,老爷您这样去不妥啊。”

    “什么妥不妥的,说不定那就是个真的神医呢!”

    崔老爷叹了口气,让管家赶紧去准备,他要亲自去请。

    虽然他也知道也许这一次又是白跑一趟,毕竟自从他女儿得了奇怪的病被传开开始,就有无数人加班名医想来占他们崔家的便宜,但他还是抱着微弱的希望,希望这次能成功。

    管家听了崔老爷的吩咐立刻去准备,没过一个时辰,李沧瑶就看到一顶轿子嘎吱嘎吱快速地摇晃着朝她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