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太后要逆天十二
    ,!

    洛阳发生的事情很小,影响却很大,没有多长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崔小姐的病因为一个神医治好了,并且还让崔小姐变得比以前更加美丽动人,所有知道情况的人都暗自懊恼神医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竟然没有抓住机会,以为那老神医竟然是骗人的,还在心里嘲笑她。

    这下好了,神医不见了。

    “马儿啊马儿,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皇宫太过无聊,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再说,儿砸很能干,也不需要我去帮忙,还是出来玩比较好。”

    被叫做马儿的马王鼻子里喷了一口气,自顾自踢踢踏踏走着,完全没有理会李沧瑶的意思。

    他对自己的主人的性子可是非常了解的,有时候心血来潮做的事情可以让他一匹马都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这会儿自家主人说无聊,那肯定是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毕竟主人一直都是这样,要么就能够宅到一个地方躲起来好些年都不愿意走动一下,要么就跑的连人影都见不着,这种属性,也真是让马醉了。

    作为被大材小用,拖着特制的装有小轮的移动小沙发的马王,对自家主人完全没有一点危险意识的行为很无奈,被空间养出灵性的马王自然是感觉到藏在暗处的危险,它踢踢踏踏地看似自在地在管道上走着,其实早已警惕起来。

    别小看马王,他不但是马王,还是相当厉害的马王,从小在空间里长大,吃的都是空间里的草,灵性不凡,浑身上下充满了爆发力,他的蹄子能直接把人给踢死,那些藏在暗处想偷袭自家主人的坏蛋要是赶来,他保证让他们尝尝自己马蹄的厉害。

    “马儿,认真点走哦,不要开小差,不会少了你的。”李沧瑶举着平板电脑拍了拍自家马儿的pi股,示意他专心走路,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继续头也不抬地玩游戏,好似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在暗处盯着自己的那些人。

    一路上,平板电脑里传出来的游戏通关的声音愣是让躲在暗处准备对李沧瑶出手的杀手找不到机会下手,因为他们心中都有些害怕,害怕李沧瑶手里发出诡异声音的东西。

    一路从刚离开那个村子不久,到到达下一个小镇,暗处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率先动手的。

    李沧瑶从沙发上起身,伸了个懒腰,瞥了眼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某些人的藏身之处,嗤笑一声,拍拍马儿的背,牵着他一起进了小镇。

    还以为这些人会在半路就动手呢,没想到单子这么小,竟然跟了一路都没动手,看来也不是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或者说,请这些杀手的人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真是无趣。

    李沧瑶有些失望,不用想也能猜到到底是谁派来的杀手想杀她,自己没有暴露身份,没人知道自己是洛阳城里给崔小姐治病的老神医,那么就应该不是那些被自己坏了好事想杀她的人派来的。

    既然不是因为老神医的身份而引起的纠纷惹来杀手,那么就应该是自己原本的身份了。

    皇太后这个身份可是相当诱人的,尤其是不在皇宫,没有人保护的皇太后,更加让人眼红了,而能怨恨到派杀手来杀她的人,也没几个。

    除了被李恒发配去看皇陵的大皇子,大皇子一家子和几个心怀不轨的皇子,那几个怨恨她的太妃们,还有某些被李恒打压的抬不起头来的人也相当怨恨他们母子,所以有这个机会他们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只她这次出来除了李恒和少数几个人并没有人知道,这么看来,那些人还是挺厉害的,能在被她围的跟铁通似的皇宫里安cha人手。

    这么想着,李沧瑶也大致猜到究竟是谁派杀手来杀她了,顿时失去了兴致,根本提不起精神来反杀那些杀手。

    能被游戏声音吓到的杀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甚至连暗卫的一半能力都没有。

    她暗中给跟在自己身后的暗卫传了个消息,让他们尽快解决了那些杀手,并且问出究竟是谁派来的人,顺着这条线直接把杀手身后的人揪出来交给李恒处理。

    “算了,外在面也玩够了,是时候回去了。马儿,我们进去歇息片刻再走吧,休息好之后我们再往前走一段就可以回家了,儿砸肯定想我了。”李沧瑶把平板收起来,牵着马儿进了小镇,这个小镇很小,来往的人也不多,但很是宁静,李沧瑶找了路边一家客栈进去,点了些吃食,又让小二给自己的马准备了些新鲜的嫩草,又打听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准备吃些东西就走。

    小二得了小费,自然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李沧瑶,连带着小镇外不远处山上住着的一家人的事情也告知李沧瑶,李沧瑶有些好奇地问道:“恩?刘家?是哪家?难道很有名吗?”

    “客官您是从外地来的,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我们小镇的人啊,没人不知道刘家的事情的,据说刘家相公原本是个当官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刘家相公突然就辞官回到这里,但这刘家相公到底是当过官的,和我们这些人啊,不一样,自从回到这里之后,刘家相公就带着他娘子和女儿在那山上住了下来,还开了家私塾,当期了教书先生,我还听说她娘子长得花容月貌,还有一双巧手,每个月刘家娘子都会到城里来卖自己做的珠钗,刘家娘子做的珠钗我也见过,当真是漂亮极了。”说着,小二还忍不住羡慕地叹了口气:“可惜我买不起那东西,听说刘家娘子做的珠钗可值不少银子呢。”

    “哦?刘家相公为什么要辞官?”李沧瑶诧异地挑眉。

    小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凑到李沧瑶面前小声说道:“听说啊,是因为不满上面的那位,所以辞官不干了!不过谁知道呢,要我说啊,当今皇上是难得一见的明君,自从皇上登基以来,我们百姓的日子不知道好了多少,看看我们现在过的日子就知道了。”

    李沧瑶笑笑,又给了小二一两银子打赏,这才把人打发走,她回想着小二刚才说的话,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不满皇上所以辞官?

    呵,别开玩笑了,虽然确实有不满自家儿砸的人存在,但她还真没听说过有人会因为不满自家儿砸辞官的,所以那个小二说的那个理由根本就不成立,既然如此,那么大概就是那个刘姓相公犯了什么事被罢了官吧,在官场上待不下去,只好回到老家当起了教书先生,又因为曾经当过官,放不下身上的傲气,所以也就不怎么愿意和这些平民百姓来往了。而那个据说花容月貌,心灵手巧的刘家娘子,李沧瑶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的。

    古代的女子很多都是多才多艺的,什么刺绣啊什么扎花的很是厉害,有时候连她都甘拜下风,所以那个刘姓娘子手巧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也就只有这个小镇人小,见过的市面也小,所以才会觉得这刘家人很厉害。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什么关系,李沧瑶慢条斯理地把饭吃饭,顺便通知暗卫们自己准备回京的决定,在掌柜的笑脸欢送下,在暗卫们痛哭庆幸下牵着马儿离开继续赶路。

    李恒收到自家母后要回来的消息也非常的高兴,还让人暗地里派人去接她,然而李恒没有想到,自家母后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竟然是两个人,而且另一个还是个小豆丁。

    李恒:“……”母后我知道您厉害,但是您也不能厉害到才出去这么些天就给朕弄出来个妹妹吧?这小不点是谁?

    “母后?这位是?”李恒满脸哀怨,完全没有在外人面前的那种沉稳霸气。

    李沧瑶摸摸姚金玲的头,笑着对李恒说道:“儿砸快来看看,这是母后我在回来的路上捡到的徒弟,怎么样?是不是很萌啊?”

    “呵呵,是很萌,但是……”但是母后您要收徒?您有问过我的意见么?有问过朝中大臣的意见么?母后您是一国太后,有任性的权利,但不要这么任性啊qaq~

    李恒呆呆地看着怯生生地抱着李沧瑶的腿躲在她身后的小家伙,已经能预感到自己被那些大臣们念叨的场景了。

    李沧瑶安慰似的拍拍李恒的肩膀道:“好了,本宫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吧,那些人不敢说什么,更何况,本宫做事,哪里需要让他们同意?金玲来,叫师兄。”

    姚金玲才六岁,刚刚被李沧瑶捡回来,很是怕生,看到这个满身威严的青年,心中有些害怕,她抱住李沧瑶的腿,怯怯地看了眼李恒,小声地道:“师兄……”

    “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啊?果然本宫把金玲带回来是对的。”

    “……”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所以母后,您的徒弟难道是自己拐回来的小孩?母后您成了人贩子小师妹的爹娘知道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