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太后要逆天十五
    ,!

    自从李恒登基以来,一直都是殚精竭虑,为百姓谋福,绝对不会容忍那些作奸犯科之徒。

    如今大唐盛世一片太平,百姓安居乐业,鉴于李恒的强硬的作风,朝堂上也是难得的一片清明,没想到地方竟然还有这等欺上瞒下的事情发生。

    李沧瑶皱起眉头,对此很不悦,身为一国太后,她自然是不希望有蛀虫啃食她的国她的家,这种人,她必会严惩不贷。

    “事情查清楚了吗?在何处?参与者有哪些?”

    “有人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要不然朕怎会完全不知晓这件事情,若不是商会偶然间到那里发现了情况,朕可能还会被蒙在鼓里。”说到这里李恒就气愤地恨不得杀了那些人。

    真真是太过让人恼恨了,明知道他最厌恨那些贪官污吏,竟然还敢欺上瞒下,做出这种事情来,尤其是还打着母后的由头做出这种事情,怎能不让他恼怒暗恨?

    李恒决定一定要查清楚此事,决不轻饶任何人。

    “你做事我放心,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想必心中自有打算,我就不掺和了,有些人总喜欢抱着侥幸的心理做事,既然这样,你就好好让他们认清现实,让他们知道,不管在天涯海角,只要他们还在我大唐的土地上,做出这种事情,就一定会被皇上知道,自作孽不可活!”

    “母后放心,这件事我会办好的,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姚金玲在一边安静地听着李沧瑶和李恒的话,听到有人竟然打着给师父祝寿的由头大肆敛财,坏了师父的名声,气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跑过去把那些坏蛋给大卸八块。

    在姚金玲的心里,李沧瑶不但是她的师父,还是她的娘亲,娘亲那么好,那么高贵,怎么能让人如此诋毁?

    难怪师兄要如此气愤。

    “师兄,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坏了师父的名声?还如此大张旗鼓不知收敛?”

    李恒摸摸姚金玲的头道:“呵,不过是些跳梁小丑,自以为天子在天边不会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可他们也不想想,朕是这么无能的人么?朕的势力遍布整个大唐,还有商会的人明面上和四处行商,实则帮朕暗中监视地方各处的情况,他们的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朕的眼睛?”

    有些事情他真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因为无能为力,而是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完全的善,只要人有yu望,就一定会滋生出恶,只不过看恶的大小而已。

    若那些人只有些小动作,贪些小便宜,不会影响到百姓的生活,在他的忍受范围内,他不会去管,一旦超出他的忍耐底线,他亦会毫不留情。

    而这一次的事情,就是他必须严办的。

    李沧瑶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护甲套,墨色的双眸如含了冰一样冷而厉:“总有些人喜欢自欺欺人,自以为自己的动作不会被上面的人发现,只可惜这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这次那些人竟然能瞒到现在,看来背后有些势力。

    “说吧,和谁有关。”

    “唔?”姚金玲有些不解为什么师父这么说。

    李恒倒是完全没有意外自家母后会猜出来,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额头道:“是杨昭仪。”

    “杨氏?”李沧瑶挑眉。

    “恩,是她,儿臣得知这个消息后就立刻让人去查了,没想到倒是查处了这么一件有趣的事情,朕的昭仪胆子可真大。”李恒嘲讽地嗤笑一声,满脸不屑。

    “师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和我说说,快说嘛~”姚金玲好奇地对李恒撒娇,想让他把事情说清楚,怎么就和杨昭仪有关系了呢。

    李恒这才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清楚。

    原来这杨昭仪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背主的郑氏的一个远方表亲。

    当初李恒还小的时候郑氏背叛李沧瑶,勾yin先皇,上了龙床,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得了先皇的青眼,竟然开始设计陷害李沧瑶,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惹得先皇厌弃,后又被李沧瑶压得死死的,再翻不了身。

    但从一个丫鬟到后宫嫔妃,郑氏自然不甘心就此翻不了身,想尽一切办法想再度夺得先皇的宠ai,因着她容貌不错,手段也不俗,倒确实也成功了,李沧瑶只在暗处看戏。

    郑氏再度得宠,这次小心起来,也不再和李沧瑶作对,一心想着怀上龙嗣,就能够母凭子贵,飞黄腾达,只可惜她根本不知道李沧瑶是不会让她有机会翻身的,所以直到先皇驾崩她也没一个子嗣。

    郑氏翻不出花样来,李沧瑶也乐得看她蹦跶,还故意封了她一个太妃做做。

    李恒登基后一段时间她倒是安分了不少,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她越来越老,她的脑子也开始不清楚了起来。

    郑氏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先皇驾崩太早,没让她留下一儿半女,皇上又是她最恨的人的儿子,她如今处处受制,生活很不如意,自然心中怨恨。

    这个时候,郑氏家中远方亲戚给郑氏递了拜帖,希望能见见这个几乎表了三千里的亲戚,希望能攀上关系,郑氏自然答应了,毕竟她没有任何的势力。

    之后郑氏就看到了杨氏。

    杨氏长得娇美可人,很是吸引人,郑氏看到杨氏眼前一亮,她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一条荣华富贵的道路。

    只要杨氏得宠,成为李恒的宠妃,她还有什么得不到的?之后让杨氏在李恒耳边吹吹风,不信他们母子不离心,只要杨氏的枕边风吹得好,李恒站到她这边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郑氏就忍不住激动的浑身颤抖。

    于是郑氏自然不会拒绝杨家人想将杨氏送入宫的决定,甚至还在暗处推动了一下,于是杨氏通过选秀,被送进了宫。

    李沧瑶除了看着后宫的妃子们不允许闹得太过伤害到皇子皇女,其余的哪怕看到了也当做没看到,所以有郑氏的协助,杨氏在宫中如鱼得水,倒是过得很是愉快,凭着一张甜美可人的脸总是在李恒面前蹦跶,还蹦跶的很有技术,李恒觉得有趣,倒是很应景地封了她一个昭仪做做。

    这下杨氏更加觉得皇上心仪自己,不然为什么才入宫没多长时间,皇上就封她当昭仪了呢。

    杨家人在得知自家女儿成了昭仪,自然是扬眉吐气,嚣张的很。

    杨家不在京城,而是在一个小地方,那里比较偏远,杨家在当地也算是一霸。

    自从杨氏成了昭仪,杨家就觉得自己是皇亲国戚,自然行事嚣张跋扈,欺男霸女,又有知县帮衬,更是肆无忌惮。

    而知县搭上了杨家的船,自然是尽职尽责地帮忙隐瞒,这次借着太后寿辰大肆敛财也是知县帮忙遮掩的。

    杨昭仪自然是知道自家父兄们的德行,也知道他们的作为,但因为父兄会经常给她送东西,所以尝到甜头的杨昭仪自然当做不知道,甚至还在后面掺了一脚,后来被郑氏知道了,郑氏也掺了一脚。

    对郑氏来说,能给李沧瑶添堵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了,这样坏了李沧瑶名声的事情她自然是愿意做的,所以郑氏不但在后面掺了一脚,还出了很多力气。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李恒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

    说完了事情的经过,李恒忍不住嘲讽地扯起嘴角道:“这郑氏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朕是这么容易被蛊的人么?她怎么就觉得朕会站到她身边,和母后离心呢?还有那个杨昭仪,也是个脑子不清楚的,小小昭仪,竟然妄想当皇后,还纵容家中父兄行凶作恶,真真可恶。”

    李沧瑶拍拍李恒的手,瞥了他一眼,忍不住笑道:“还不是你的妃子?我早就说过,看戏不要看过头了,虽然他们都是小人物,但也不可小觑,这些小人物最会给人找麻烦的。”

    “好吧。”李恒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姚金玲听李恒把事情的经过说完之后恍然大悟,她哦了一声道:“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啊,我看那个杨昭仪整天跟个单纯的孩子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很单纯很无辜,没想到背地里竟然还做出这种事情,唉,果然人不可貌相。师兄,看来你看人的眼光不行哦~”

    李恒瞪了姚金玲一眼:“小丫头片子,敢编排你师兄。”

    “嘿嘿,谁让师兄这是你后宫的人惹出来的事情,自然是要找师兄算账啦~”姚金玲吐吐舌头。

    “不过师兄,这件事情能交给我吗?我一定能把事情完美解决的。”

    李恒挑眉:“交给你?你一个郡主,不好好地呆在宫里,还想出宫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嘿嘿,我就是想去看看嘛~师兄,你就答应我吧~~”

    李恒不为所动,斜眼看姚金玲:“办案那是大臣的事情,难不成我的小师妹你还想当钦差大臣不成?”

    “有什么不能当的。”

    姚金玲暗自嘀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