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太后要逆天十六
    ,!

    李恒继续不动如山,任由姚金玲撒娇也丝毫不松口。

    姚金玲见自家师兄好似真的不答应自己的请求,委屈地崛起嘴巴,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人了。

    李沧瑶见此无奈浅笑,瞪了眼李恒,道:“好了好了,别逗金玲了,既然你这个时候说出来,不就是想让金玲知道这件事情么?明知道金玲的性子你还逗她,小心她以后不理你。”

    李恒耸耸肩:“哈哈,谁让小师妹平日里总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一看到她朕忍不住想逗逗她嘛,”说着,李恒看向姚金玲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是师兄错了,师兄答应你让你去处理这件事情行不?”

    “哼……”姚金玲继续生气,只不过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李恒那里看去。

    李恒笑笑说道:“朕的玲珑郡主,朕如今正为此时十分烦恼,却又找不到信任的人去班此事,你愿意替朕去处理这件事情吗?”

    “……”

    “唉,只怪朕事务繁忙,实在抽不出生,只好来求我们的玲珑郡主帮忙咯~所以师兄的玲珑郡主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师兄,帮师兄这个忙吧!”

    “哼,师兄太讨厌了,总是喜欢逗我!不过看在师兄认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姚金玲这才好似勉为其难地转过身,傲娇地哼了一下,随后就耐不住开心地问道:“师兄,真的可以让我去吗?”

    “自然,师兄说话难道还是假的不成?不过你得带上些人帮你,不然师兄和你师父都不放心。”

    “啊?还要带人啊?”姚金玲有些失望。

    “那是自然,这一路途遥远,又是偏远地方,你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放心?更何况,你一个女子出门在外多有不便,若是遇上歹徒,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多些人安全些。”李沧瑶说道。

    “那好吧,是谁啊?”

    “把你身边一直伺候你的太监和丫鬟带上两个,再带上一些侍卫保护你的安全,当然,查案少不了住手,你一个人或有不足,因此朕决定派方瑜来协助你。”

    “方瑜?可是今年的新科状元方瑜?”李沧瑶微微有些诧异。

    李恒点头:“正是,方瑜是今年的新科状元,此人不但才华横溢,为人也很是清正却不迂腐,是个不错的,这次让他去办理此事正好,而且……”李恒瞄了眼听到方瑜的名字,掩饰一般羞涩地低下头的姚金玲。

    李沧瑶顺着李恒的指示往姚金玲的方向一看,就看到姚金玲羞涩地低下头拧着手帕的模样,心领神会地笑笑:“方瑜这人我记得,今年的殿试是皇上你亲自出的题,据说这人不但答了上来,还让皇上你很满意,看来是个好的,派他来协助金玲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那就是他吧我相信他会保护好金玲的。”

    也许这次回来,她就要和自家小徒弟的喜酒了。

    这么想着,李沧瑶心中倒是忍不住乐了起来。

    李沧瑶心里有数,李恒既然并不着急,那就证明事情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那些人闹不出什么花样来,或许李恒已经暗中让人去解决这件事情了。

    今天之所以会当着姚金玲的面说这件事情,也确实是想借着这次机会让她出去好好看看。

    果不其然,姚金玲一听说此事就非常积极地自荐了。

    李恒对于这个小了自己十几岁的小师妹非常疼爱,连自己的儿子女儿都比不过她,早就想好了如何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让她有机会出去玩耍,顺便再给她牵个红线什么的。

    姚金玲她从小在皇宫里长大,从来没有出过京城,虽然她并没有说什么,但李恒和李沧瑶都知道其实她心中还是想要到外面走走的,再则,因为一次意外姚金玲认识了方瑜,两人似乎互有好感,单看刚才某人的表情就知道,某个小丫头啊,开始思chun了。

    而那个新科状元方瑜,确实是个不错的,不但文采斐然,最重要的是人品不错,配金玲也算是合格了。

    自家徒弟已经到了待嫁年纪,她这个做师父的自然要多把关把关。

    不过见自家小徒弟这么春/心/荡/漾的样子,是看上方瑜那个傻小子了,倒是不错,难怪自家儿砸想撮合他们。

    李沧瑶琢磨片刻说道:“皇上如此看重方瑜,看来此人前程可待,让金玲和他一起去处理这件事情本宫倒也放心,既如此,金玲,你师兄将这件事情要给你,你便不能有任何差池,金玲,你现在告诉为师,你可有信心办好这事?”

    姚金玲面色严肃地点头:“师父放心,师兄放心,金玲一定办好此事,决不让任何罪人逍遥法外。”

    “那便好,到时候方瑜会协助你,你第一次出门办事,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方瑜,朕会知会他,让他照顾好你。”李恒点点头说道:“朕明日会下旨,你们明日便出发,快回去准备准备吧。”

    李恒的话让姚金玲满脸羞红,不过对于即将要出去玩的期待还是战胜了内心的羞涩,她娇怯地看了眼李沧瑶,迫不及待地向两人道别准备回府整理东西。

    李沧瑶看着姚金玲如此急切的模样有些无奈:“记得多派些人暗中护着点,金玲虽然武功不错,但到底缺少历练,宫里的那些师父又都是让着她的,若不看着点,我不放心。”

    李恒道:“母后放心,我早已安排妥当,不会有任何差错的。其实朕只是想借着这次的事情好好撮合一下金玲那丫头和方瑜,朕看得出来两人都对对方有意思。”

    “至于那些人,朕早已有所安排,金玲很安全。”

    “如此最好。”李沧瑶笑了笑:“今日就在这里吃饭吧,想吃什么?我去做。”

    “母后今日亲自动手?”李恒眼前一亮。

    “呵呵,就知道你爱吃,今日母后亲自动手,你想吃什么尽管点,母后都给你做。”

    “嘿嘿,”李恒摸摸鼻子,十分欢喜,一下子就点了好几样自己爱吃的菜,弄得李沧瑶一阵摇头。

    一时间母子两气氛十分的温馨。

    这也是李恒十分喜欢来李沧瑶这里的原因,自己的母后,总有办法让他能够静下心来。

    第二天,姚金玲来到凤仪殿向李沧瑶辞行,李沧瑶摸了摸她的头,将一些银票递给她让她放好,又递给她一把适合她用的宝剑,道:“金玲,各方面来讲你已经可以出师了,但江湖险恶,你从未离开过京城,万事要小心。为师给你的银票记得那好,一路上不要亏待自己,如果有不长眼的人,也不要客气,有为师和你师兄在后面支持你。”

    姚金玲眼含泪水,忍不住点头:“恩,师父,我知道。”

    “出门在外,就不能像在家里一样任性,你的小脾气啊,也要压着点了。”

    “是,金玲知道。”姚金玲第一次要离开师父这么远,心中很是不舍,听着师父的嘱咐,忍不住掉下眼泪。

    李沧瑶擦干她的眼泪,有些感慨:“一眨眼,当初那个胆小的小丫头都这么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相信一定会迷倒很多人。”

    “师父~”

    “呵呵,你师兄他们肯定等急了,快去吧。”

    姚金玲擦了擦眼泪,看向李沧瑶:“师父,我走了,我不在的时候师父也要记得好好保重自己,金玲会尽快回来的。”

    “去吧。”

    姚金玲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凤仪殿。

    书黄送走姚金玲,回到凤仪殿,见自家娘娘还站在那里,忍不住说道:“娘娘,您在担心郡主吗?娘娘别担心,皇上肯定早有安排,不会让郡主吃苦的,奴婢相信郡主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李沧瑶摇摇头:“金玲迟早是要长大,总要离开本宫的,本宫倒是不担心她,虽然金玲缺少江湖历练,但她的武力值能确保她平安,再加上皇上派去的人护着,更加不会有事。本宫只是担心,金玲那小性子,不知道方瑜能不能受得了。”

    “扑哧,娘娘是担心郡主的小脾气未来的郡马受不了吗?”书黄这么一说,其余人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沧瑶故作责怪地瞪了众人一眼:“那个小丫头也难得有看上的人,希望不要把人吓跑才好。”

    “娘娘就放心吧,奴婢见着啊,那个方大人对郡主也是有意思的,郡主虽然调皮了些,却是个识大体的,方大人肯定会喜欢的。”

    “是啊,娘娘,郡主这么漂亮,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方大人肯定喜欢都来不及,再说了,说不定方大人就喜欢郡主这样的脾气呢,呵呵,娘娘就不要担心了,奴婢相信很快就有喜讯了。”

    李沧瑶笑而不语,这件事情她自然知道,刚才看金玲的面相,明显是红鸾星动,喜事将近,看来她可以告诉儿砸准备婚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