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太后要逆天十七
    ,!

    姚金玲已经离开皇宫有一段时间,李沧瑶时不时能从自家儿砸那里听到她的消息,听自家儿砸说某人不甘寂寞跑去剿了某山贼窝啊,听儿砸说某人各种活蹦乱跳啊,许许多多的消息让她很是无奈地摇头。

    那丫头倒是活的多姿多彩,不过她倒也不出李沧瑶和李恒的所料,根本压不住自己那活泼的性子,很是让方瑜头疼了一番,不过看传回来的消息,李沧瑶觉得这两个人明显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般配的很,一路上倒是非常的和谐。

    对此,李沧瑶除了欣慰,还有些自家女儿被狗啃了的感觉,心中有些不快。

    “唉,本宫怎么总有一种心酸的感觉?”李沧瑶无力扶额。

    身后伺候着她的一干人都偷偷笑了。

    “你们说,金玲那丫头,有了相公之后会不会把本宫这个师父给忘了?那丫头这么爱动,成了亲离了皇宫之后还不得跑的见不着人影了?”

    “怎么会呢,娘娘,郡主殿下可是很孝顺娘娘的。”小太监忍不住为自家郡主辩解。

    这小太监本是姚金玲身边的太监,因为姚金玲离开,李沧瑶觉得他有趣,便让他呆在自己身边一段时间,不过她倒是挺满意这小太监的,为人圆滑却不奸诈,做事勤快不要恭,妾很是衷心,瞧,这会儿就在为自家主子平反了。

    李沧瑶笑瞪了小太监一眼,倒是没治他的罪,和大家一起笑了出来。

    “那小丫头,从未离开过本宫,此次出门,倒是让本宫有些担忧。”

    李沧瑶叹了口气。

    其实她也知道姚金玲不会出事的,不说她自身的武力,就说自家儿砸暗中安排的那么多的人保护,她也不会有事,但身为家长,她还是忍不住担心啊。

    姚金玲并不知道自家师父的担忧,杨家人贪赃枉法,枉顾人命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早在李恒知道的时候就飞鸽传书,让人去暗中处理,所以等到姚金玲和方瑜等人到达地点的时候,早已有人等在那里了。

    人手充足,证据也随时准备着,就等着皇上钦点的郡主钦差过来办案了,所以姚金玲以为的困难根本不存在,一切都顺利的好似过家家一样,她和方瑜两人刚到那里还没两天,案件就已经完全解决了。

    没有任何阻拦的势力,他们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把人给逮住,背后牵连的人也都一个不拉地抓了起来。

    事后姚金玲噘着嘴巴不满地嘀咕道:“哼,我就说师兄为什么会这么爽快让我出来办案呢,原来他早就处理好了,纯粹是让我来看戏的嘛,讨厌的师兄,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姚金玲表示自己很生气,本来还想大展身手一番的,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家师兄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来接收成果呢。

    真是太可恶了!说好的让她施展自己的聪敏才智呢?说好的让她斩贪官的呢?怎么最后变成了她和方木头两人游玩了?

    姚金玲万分不解。

    方瑜倒是早就得了皇上的密函,知道这次的事情他其实不需要出多少力,这次皇上之所以派他过来,是为了让他和郡主两人多相处。

    方瑜抿嘴一笑,神色温柔地看着在前方踢着石子的姚金玲,心中一动,悄悄上千几步,走在她身边:“郡主莫要妄自菲薄,此次若不是郡主找到了关键的证据,我们还需要好些时间才能将那些人绳之于法,瑜佩服郡主之智。”

    姚金玲听到方瑜夸赞自己,脸刷的一下红了,她瞪了他一眼,跺跺脚羞怯万分地跑了。

    方瑜没有追上去,站在原地看着姚金玲跑远,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郡主,着实有趣,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方瑜心中明白,皇上这是想要撮合他和郡主,不然也不会独独派他来跟着郡主到这里,他本身就对郡主有好感,这一路上越是了解她,越是对她上心,到最后更是让这可人儿入了自己心中再也除不掉,不过方瑜心甘情愿地为之拜倒,想要一辈子护着她,宠着她,不让她受苦受难。

    说来能够娶到郡主,倒是他高攀了,众所周知,玲珑郡主可是最受当今两位权利最大的人的宠ai的,地位可是比皇后都不遑多让,再加上郡主不但有着过人的容貌,还才学过人,是许多青年才俊的梦中情人,如今玲珑郡主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不知道有多少大臣盯着郡马这个位子,如今倒是被他捡了个便宜。

    想起皇上召见自己时候脸上那暧mei调侃的笑容,方瑜就忍不住想笑。

    皇上倒是不像外界说的那般冷酷无情,反而很合他的胃口,倒是让他有些惊奇。

    因为太后的寿辰就要到了,姚金玲也没在外浪费多少时间,处理了杨家人的事情后,她就和方瑜等人往回赶。

    太后的五十大寿那可是一件大事,从一年前开始,尚宫局的人就开始紧锣密鼓地为李沧瑶制作寿宴当天需要的衣服和凤簪配饰,每一样都要极尽完美,李恒更是派人专门盯着,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对于自家母后的寿宴,李恒可晒相当重视的。

    尚宫局的人花费了无数的心力,终于制作出了李沧瑶寿宴时需要穿戴的衣服和配饰。

    从凤袍到凤簪,到护甲套,直到项链腰配,鞋子,无一不是华贵异常,尽显一国太后的雍容华贵。

    尚宫局的掌事蔡尚宫带着司珍房阮翠云,司制房钟雪霞带着十几个手捧托盘的丫鬟进入凤仪殿,蔡尚宫带人跪拜下来:“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蔡尚宫,今日找本宫可有何事?”李沧瑶问道。

    蔡尚宫上前一步说道:“回太后娘娘,奴婢幸不辱命,带领尚宫局司制房、司珍房赶工,终于将娘娘您的礼服做完,请娘娘验收。”

    说完,蔡尚宫让那些丫鬟上前,丫鬟们捧着托盘上千几步,跪下,道:“请太后娘娘验收。”

    “哦?已经好了?”李沧瑶挑眉,对身边的书红点点头,书红会意,让人将托盘全部接过来,掀开上面盖着的红绸布,“娘娘请看。”

    李沧瑶拿起托盘中的一支金簪仔细一番,这是一支牡丹花金簪,下坠着金线流苏,很漂亮,不管是造型还是细节,都很完美,看得出尚宫局花费了心思。

    她放下金簪,对书红点点头,又了一番衣服,满意地点点头,让人把东西收下去,对蔡尚宫说道:“不过,尚宫局的各位很努力,本宫很满意,辛苦各位了。”

    “奴婢惶恐,能为娘娘办事,是奴婢们的本分。”蔡尚宫几人听到李沧瑶的话猛地跪下,诚惶诚恐地回答道。

    李沧瑶也不介意她们的态度,让她们起来,继续说道:“本宫说的是事实,尔等无需惶恐,既然各位提前制好了本宫的衣服,本宫便特许你们几日的时间,蔡尚宫,好生安排一番,让司制房和司珍房的人轮流歇息一番吧。各位之辛苦本宫看在眼里,蔡尚宫,这尚宫局被你管理的很好!”

    “能得娘娘的赞赏,奴婢万分欣喜。”蔡尚宫满脸感动地说道:“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尚宫局是奴婢的责任,奴婢义不容辞。”

    “说的好,本宫没有看错人。”李沧瑶看向蔡尚宫身后的两人:“这两位想必就是你说的阮司珍和钟司制了?”

    “是,娘娘,多亏了阮司珍和钟司制带着司珍房和司制房的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能在娘娘寿宴之前赶制好娘娘的礼服。”

    李沧瑶看向阮翠云和钟司制,心中微微点头,这两人的面向倒是不错的,总体来讲不是个偷奸耍滑之辈,看来蔡尚宫看人眼光不错。

    “阮司珍,钟司制。”

    “奴婢在。”

    “本宫知晓你二人的功劳,本宫大大有赏。”

    “谢娘娘!”阮翠云和钟雪霞齐齐跪下领赏,之后相视而笑,面上一片喜气。

    蔡尚宫也面露喜意,很是高兴的样子。

    太后娘娘高兴了,皇上肯定会高兴,皇上高兴了,她们的赏赐还会少么?

    果不其然,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皇上果然大肆赏赐了尚宫局一番。

    蔡尚宫接过圣旨,谢过来宣读圣旨的梁总管,悄悄给了他一个荷包:“辛苦梁总管了。”

    梁总管推辞一番道:“蔡尚宫说的哪里话,这是杂家应该做的,皇上吩咐了,要尽一切可能让太后开心,尚宫局做的不错,是该赏。”

    蔡尚宫也不敢居功,道:“梁总管谦虚了,若是没有梁总管在皇上面前美言,我尚宫局又如何能获得皇上的赏赐,梁总管不必客气,”

    梁总管这才接下荷包,悄悄摸了摸,很薄,看来是银票,他满意地点点头,把荷包塞进衣袖中,一甩浮尘,道:“杂家可不敢居功,皇上是个孝子,这是全大唐都知道的事情,只要太后满意了,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既然圣旨已经下了,那杂家就走了,皇上还等着杂家去伺候呢。”

    “公公慢走。”

    “恩,”梁总管瞥了眼恭敬地站在蔡尚宫身后的钟雪霞和阮翠云,转身带着几个太监和侍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