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太后要逆天十八
    ,!

    姚金玲赶在李沧瑶寿宴之前回来了,还带回来了许多她在路上买的特产,给李沧瑶、李恒以及皇后等人分着,倒是让李沧瑶哭笑不得。

    皇后等人收到姚金玲的礼物有暗自不屑的,有受宠若惊的,有浑不在意的,但不管是哪一个,她们都笑着接过了姚金玲的礼物,顺便还夸奖了她两句。

    姚金玲知道这些人中没几个对自己的礼物看得上眼,但她并不在意,只是把自己买的东西分了下,当然,李恒和李沧瑶的东西是她精心挑选的。

    只这如何个精心法,就让李恒和李沧瑶忍不住摇头叹息了。

    也不直到姚金玲是不是受到小时候听李沧瑶和李恒讲的故事中宝贝的影响太深了,竟然认为越是稀奇古怪的东西越是宝贝,越是不起眼的东西说不定就越是灵物。

    这不,送给李沧瑶和李恒两人的礼物要么就古怪至极,让人忍不住嘴角抽搐,要么就是那种和路边的石头差不多的东西,真真让人无奈又觉得好笑。

    李沧瑶把玩着自家小徒弟送给自己的所谓的千金难买的灵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好笑得对身边的书红说道:“这不是金玲那丫头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人家明显是看她是个冤大头在忽悠她,她竟然还相信了,把这么一块没什么用处的卵石当成宝贝,这小丫头,怎么一点心机都没有,完全不像本宫和皇上教导出来的啊。”

    “这还不都是娘娘您和陛下宠出来的。郡主这样不是很好么?”书黄掩嘴轻笑。

    太监吴以也跟着凑热闹,说道:“就是啊娘娘,当初您和皇上可是宠着郡主宠的不得了,要奴才看啊,郡主这样都是娘娘您和皇上宠出来的。而且郡主这是第一次出门,对外面的世界有新鲜感那是自然段,同样郡主也不懂外面的情况,娘娘您啊,莫要笑话郡主啦!”

    “对啊娘娘,不然到时候殿下可就不依了啊。”书红也插嘴道。

    李沧瑶摇头:“你们啊,就护着那丫头吧,出去玩了一趟简直就跟疯了似的,连家都不着了,瞧,把礼物送给本宫和皇上之后就又脚下生烟地跑了,甚至还打听着什么时候能让她再出去呢。一点也静不下来。真是让本宫伤心。”说着,李沧瑶还假惺惺地拿手帕擦了擦眼角根本没有的眼泪:“呜呜呜,本宫辛辛苦苦地养育她长大,那丫头竟然就这么把本宫丢在宫里自己想着出去玩,本宫的心都要碎了。”

    “……”太后娘娘过又在调皮了,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心好累。

    在众人不忍直视的表情中,李沧瑶终于像是玩够了一样放下擦泪的手帕,翻看了一番某个丫头送给自己的那许多“珍贵”的礼物,随手拿起一块据说是灵玉的巴掌大的灰不溜秋的但却有着很明显的佛陀头像的石头在手里把玩,“真不知道那忽悠她的人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块天然的佛陀头像的石头,难怪能忽悠住那小丫头。不过等她知道自己被骗了,指不定多害臊呢,呵呵,把它收好,到时候本宫可要好好笑话一番那个小丫头。”

    书红接过李沧瑶手中的“灵玉”,抿嘴轻笑:“娘娘您就喜欢拿郡主开玩笑,小心郡主到时候不理您。”

    “她敢!”李沧瑶挑眉:“本宫可要治她个不敬师父的罪名。”

    “扑哧,恐怕到时候娘娘您自己就舍不得治郡主的罪了吧。”

    “对啊对啊,谁不知道娘娘您最心疼郡主了。”

    “娘娘您总是那么口是心非。”

    李沧瑶见着这群都快爬到自己头上来的宫女太监,心中有些无奈。

    这些家伙,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不过李沧瑶也没想着要罚他们,毕竟这都是自己宠出来的不是?

    几日后,终于到了李沧瑶的五十大寿,皇上为了这次的大寿可谓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还从大唐各地找来了八十岁以上的福全老人齐聚皇宫,来替李沧瑶祝寿。

    那些福全老人一个个都精神灼烁,看着就是有福气的,李沧瑶知道儿砸请这些福全老人来的意思,是希望自己多福多禄,多寿多乐。

    这么想着,她忍不住微微湿了眼眶。

    这就是她疼着ai着的家人,总是那么的想把一切好东西都送给自己。

    李恒知道自家母后喜欢听戏,还专门请了好几个有名的戏班子来唱戏,甚至中途他还亲自上阵来了一场彩衣娱亲的节目,让李沧瑶很感动。

    寿宴上,群臣祝贺,送礼,后宫的妃子们也都争着祝贺送礼,还有那些皇子皇女,都不甘示弱地祝贺李沧瑶,还有从外邦而来的属国的使者也纷纷献上自己带过来的礼物,祝贺大唐最尊贵的女人五十大寿。

    一使者站出列,对坐在上位的李恒和李沧瑶行了一个他们国家的最高礼节,道:“祝贺大唐太后娘娘千岁,今我国特献上一份歌舞,还请太后娘娘观赏。”

    李沧瑶微微一顿,含笑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请使臣把人带上来,本宫也好欣赏一番使臣家乡的歌舞。”

    “遵命,太后娘娘。”使臣得到太后的允许非常高兴,拍拍手让人进来,只见从后台鱼贯走出十几个奇装异服,穿着暴lou的舞女,她们一个个都姿态妖rao,举手投足间充满着另类的吸引力,随着音乐声响起,舞女们开始翩翩起舞,那舞蹈,带着大唐说没有的如火一般的热烈和活力,倒是确实很是能够吸引人的眼光。

    李沧瑶看的津津有味,李恒也很是玩味地钩钩嘴角,看了起来,倒是坐在李恒右边的皇后在看到舞女出来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如今看到太后和皇上看的津津有味,更是强颜欢笑,桌子底下的手绞着手帕,恨不得把那些勾yin皇上舞女都给拖出去斩了。

    那扭动的腰,如水蛇一般柔软,那gou人的眼,好似能把人的心都勾出来一样,不少看舞蹈的大臣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里冒出一丝火热。

    使臣见此心中很是得意。

    这可是他特意挑选的女子,各个都是美貌无比的存在,他就不相信这大唐皇上不会动心。

    只可惜,使臣根本不知道,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舞蹈的李恒还真的没有看上那些舞女,要说美貌,他从不认为还有谁的容貌能比得过自家母后的,那些舞女的相貌在李恒看来不过是一般,大概是那使臣离得太远,又因为他们坐在高处,所以看不清母后的模样,才会如此有自信。

    而来,他大唐地广物博,什么人才没有?他是这天下之主,想要什么样的人得不到?难道还要他去稀罕几个跳舞的不成?

    这使臣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自然清楚,不就是想让他收了这些舞女。

    几年前因为对方攻打边境,被他派兵打了回去,打到他们求和,成为大唐的属国,直到如今都还没缓过神来。

    如今对方想要献上美女,不外乎几个原因。

    一是想用女人来安他们的心,加强两国的联系,好让他们有时间休养生息,二嘛,很有可能对方是想将那些女人安cha在大唐,作为暗探。

    李恒从不小看女子。

    当然,李恒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反正他只要看好戏就行。

    一舞完毕,所有的舞女都跪倒在地上,齐声高喊:“皇帝陛下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千岁,祝愿太后娘娘福寿绵延,青春永驻。”

    李恒哈哈大笑:“好,好,好一个福寿绵延,朕喜欢,来人,赏!”

    “很新奇的舞蹈,本宫确实没有见过,既然皇上已经赏了,本宫就不再多此一举了。使臣千辛万苦来我大唐为本宫祝寿,本宫甚为感动,既然使臣来了,自然要好好领略我大唐风采,过后本宫会派人专门给使臣当向导,好让使臣领略一番我大唐的美景。”

    “多谢皇上,多谢太后娘娘,皇上,在我的国家,女子是象征着美好,越是美丽的女子越是美好,臣如今将这些美好都送给大唐,还请皇上笑纳。”

    李恒笑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这让使臣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有些不确定起来。

    “陛下……”

    李恒笑眯眯地打断了使臣接下来想说的话,仿佛不知道使臣的用意一般,说道:“使臣果然会说话,使臣将如此多的美好送给我大唐,朕又岂有不收之礼?朕在这里替朕的几位王爷多谢使臣慷慨,相比有了这些美好,朕的王爷们的生活能够更加好。”

    说完,还不等使臣反应过来,李恒就让人把这是几个女子带下去,被带下去的女子们听不懂大唐的话,以为自己被皇上留下了,各个心中万分惊喜。

    皇上英武俊美,她们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然而她们没有看到,不管事刚才暗恨的皇后,还是各位大臣,除了不明所以的那些使臣,所有人都讥讽地看着她们退开,再看看献上美女的使臣喜不自胜的样子,心中暗自嘲讽。

    这个人,也不打听一番皇上说的王爷究竟是哪些人,也敢如此喜笑颜开,真真让人觉得好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