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太后要逆天十九
    ,!

    能被皇上说上的王爷,不外乎就那么几个。

    就是当初皇上和皇后还没有得势的时候可没少欺负皇上(当然,那些大臣们并不知道,他们以为的皇上少时生活艰辛那都是假象),在皇上登基还未站稳脚步的时候就想着要早饭,若不是皇上顾念旧情赦免了他们的罪,还被封为王爷,他们如今哪还有命在啊。

    如今那些个王爷可不就都在皇陵那里安安分分地当个看守的人,连出来闹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所以现在这些王爷啊,别看是顶着王爷的头衔,实际上不过是一些守墓人罢了。使臣还以为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呢,实际上皇上就是把那些女人送去一起守墓,不让人出来蹦跶罢了。

    看使臣喜笑颜开的表情,所有知情者都忍不住在心里暗笑。

    知道归知道,他们才不会告诉人家这个秘密呢,反正是人家上赶着送过来的,既然送了,那还不是由着皇上处置,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的。

    他们都是大唐子民,自然是见不得外人来欺负自己人。

    相熟的大臣们都互相给对方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当做不知道这其中道理一般,纷纷祝贺改使臣,还特意举杯向他敬酒,弄得使臣还以为自己献上的舞女有多么了不起,虽然他听着没有被皇上看中,但若是能被王爷看中也是件好事啊,要知道,大唐的王爷地位可是很好的。

    于是乎你好我好大家好,在一方故意隐瞒,一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各怀心思的众人倒是宾客尽欢,其乐融融起来。

    那些被使臣挑选出来带到大唐,并且献舞,又被大唐皇帝留下来的舞女们心中也十分的激动,甚至还有人小声地询问给她们带路的人询问起皇上的事情来。

    带路的宫人心中不屑,面上没什么变化,顾左右而言其他,根本不给那些舞女打听自家皇上的机会。

    蛮夷之地出来的人还妄想打听自家陛下的事情,简直痴心妄想,难怪陛下会把这些人送给那几个王爷,更何况,这些人哪里有他们的太后娘娘好看,要知道,太后娘娘年轻的时候可大唐第一美女,即使已经五十岁了,却仍然犹如三十岁不到那样美丽,根本不是这些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女人能比的。

    这些人也就是个无知是福,其实未来早就注定了。

    献上舞女的使臣非常高兴自己完成了任务,其余国家的使臣都暗自咬牙没有快一步,倒是让这厮快了一步得了大唐皇帝的青眼。

    皇帝是个明君,把大唐江山治理的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李沧瑶担心,五十岁以后李沧瑶更加不爱出门了,每天都几乎窝在凤仪殿中下下棋,看看书,弹弹琴,晒晒太阳,戴上耳机玩游戏看电视,提前进入了闲适的退休生活。

    偶尔应付一下来这里请安的皇后等人,教导一下皇子皇女们。

    半年之后,李恒赐婚姚金玲和已是二品大员的方瑜两人。

    因为是太后和皇上宠爱的郡主,皇上还特意交代要好好办,下面的人自然不敢怠慢,不管是郡主的嫁妆也好,还是郡主出嫁当天的行头也好,都和公主差不多。

    李沧瑶甚至还悄悄给了姚金玲一些添妆。

    李沧瑶觉得自己越来越颓废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简直不要太享受,等姚金玲的孩子出生了,李沧瑶又可以时不时逗弄逗弄自己的小徒孙,听听下面的人八卦事情,别有一番滋味。

    等到几个皇子长成,李恒也很大方地封了王爷,也开始让他们接触朝中的事情,并不担心他们会不会因此而产生了什么歪念头。

    虽然因为有娘亲在,这些皇子们或多或少有些私心,但到底还是受过李沧瑶和李恒的教育的,都被教导的不错,和其他兄弟姐妹也许达不到亲如一家的程度,却也比较和谐。

    偶尔会小打小闹一番让对方心气不顺个几天,却从不会做出有损大唐的事情来。

    因为大唐国势强盛,也没什么外敌赶来侵fan大唐,一时间,大唐开启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对此,李沧瑶只想说一句,其实我什么都没做,真的,我只是想让自己过得舒坦些罢了。

    然而,穿越了那么多的世界,许多套路都是可以反复用上的,甚至都不需要多花些脑子。

    这大概就是她穿越这么多世界的好处之一了。

    至于一直重复着会不会无聊这件事情,李沧瑶倒是并没有感觉,毕竟每一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遇到的事情也是不一样的,又何来重复之说。何况她每个世界都会往空间里收集许多自己觉得能用得上的东西,光是这些东西就已经够她打发时间了。

    这一世李沧瑶依旧是个长寿的,活了九十八岁才去世,对于古代人来说,九十八岁真真是一个十分长寿的年龄。

    那个时候,她的曾孙都已经娶了媳妇生了娃了。

    她看着这一屋子的子孙,眼里划过一丝浅浅的温柔,渐渐闭上了眼睛。

    寒冷,饥饿,浑身无力,这是李沧瑶此时的感觉,还没睁开眼睛,她就感觉到自己如今的状况很是不好,不禁浑身无力,还处于饥饿当中,甚至还浑身冰冷,俨然是一副濒死的模样。

    她动了动手,却发现手没有一丝的力气,也没办法睁开眼睛,无法观察身边的情况。

    真是糟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一醒过来就会面临死亡的威胁?而且还浑身无力,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

    李沧瑶试着睁开眼睛,却无能为力,只好张张嘴,企图以声音来吸引别人的注意。

    “……”

    情况出乎意料,李沧瑶张嘴发音,却根本没办法说出一个字,这让她有些意外地愣住了,片刻后,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再次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仍然没办法发音,李沧瑶沉默片刻,小嘴巴抿了抿,猜测着也许自己这辈子并不能开口说话,这一发现让她知道自己呼救更加困难了,如今她也只能自救。

    “……”李沧瑶以极其强悍的意志一点点挪动胳膊检查一番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

    qaq~难怪她感觉浑身不得劲,难怪她根本睁不开眼睛,原来是变成了才出生的婴儿,而且照她现在的状况来看,她应该是变成了刚出生就被遗弃的婴儿。

    而且还是个被遗弃的又冷又饿,还发了高烧的婴儿。

    婴儿的手太过无力,她没办法给自己把脉了解自己如今的身体情况,这又是一个她需要面对的困难。

    从未面临过这种状况的李沧瑶有一瞬间的错愕和心慌,她立刻想到进入空间,只当她刚想进入空间的时候,就听到似乎有人的声音。

    婴儿的眼睛还不能睁开,她动了动小耳朵,微弱的听力能听见不远处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

    有人?

    如果有人,那她就没办法进入空间了,如果被人发现自己凭空消失,凭她现在的身体,根本没办法保护好自己。

    于是李沧瑶只得躺在原地,努力弄出一些声响,期望路过的人能发现自己的存在。

    好在李沧瑶并没有倒霉到家,来人真的发现了她。

    “咦?快来看,这里有个小婴儿。”

    “啊,真的啊?是谁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要是我们不是正好路过的话,说不定这孩子就已经死掉了。”

    “是啊,我们快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李沧瑶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抱了起来,抱着自己的人很小心,从单薄的襁褓上传来的体温让已经快被冻僵的李沧瑶有了些许的温度,抱起李沧瑶的人看到小婴儿的脸忍不住啊的一声。

    “怎么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道。

    “这个小婴儿脸上有好大一块红色的胎记,说不定她父母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把她扔掉的,太可怜了。”

    胎记?被抱在怀里,以对方的体温取暖的李沧瑶微微一愣,倒是有些意外。

    看来这一世她的身体不怎么好啊,不过没关系,胎记对她来说是小意思,很容易消除掉。

    “那怎么办?我看着小家伙好像在发烧,我们还是先把她送到医院里再说吧。”

    “说的对,要赶快送她去医院。”

    听到两人的对话,李沧瑶心中微微一定,终于忍不住昏睡了过去。

    原本就是体力不济的小婴儿,又在发烧,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她意志力极其强悍的缘故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因为被冻死的。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李沧瑶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她知道自己如今在医院里,身体也很暖,虽然还有些发烧,但却不如之前那般烧感觉想要着火一样,周围静悄悄的。

    李沧瑶动动胳膊,有了些力道,把右手伸到嘴边,含住食指,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以食指为引,喝了一小口空间里的湖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