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哑女当自强十
    ,!

    “是的,董事长。”被称为韩经理的男子把手里的文件递给李沧瑶说道:“李小姐,我们crystal希望能买下您之前拍卖下来的那块土地,购买条件全都写在合同里了,还请李小姐看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韩经理作为李esther的心腹,自然之道李沧瑶是esther的女儿了,当初还是他把孩子报给保镖的,想到董事长合同里写的买下土地的费用,韩经理有些心虚,董事长这是打算让对方把土地白送给她啊。

    一百万的价格,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不过,谁让地方是董事长的女儿呢,相信没有哪个孩子不想母亲的,既然李沧瑶是董事长的女儿,那她的东西不也就是董事长的么?所以韩经理稍稍愧疚了一番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董事长的决定是对的。

    然而事情根本不像李esther想的那样发展,李沧瑶随意地翻了翻手中的合同,嘲讽地看着李esther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自己买下的土地白送给你呢?crystal酒店的董事长?就凭你说的我是你的女儿?我为什么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不是刘rachel么?不是那个骄傲的大小姐么?我一个孤儿院出生的孤儿,和你李esther能扯上什么关系?’

    ‘李董事长,不要为了那么一块小小的土地就不择手段啊,这会让我觉得,你李董事长实在是个没什么修养的烂人!’

    李esther看不懂手语,但直觉李沧瑶说的话并不好听,她问女子道:“她说了什么?”

    “这……”翻译为难地看了眼李esther,在她威胁我目光下,还是把李沧瑶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李esther。

    李esther听完顿时怒了,她冷哼一声,说道:“怎么?还想拿乔?赶紧签字,你若是签了字,我会考虑考虑让你回到我的身边,不然……”李esther直接威胁,李沧瑶。

    李沧瑶轻笑,眉眼间尽是无尽的风华绝代。

    ‘李董事长,你大概理解错了一件事情,我的确做了很多事情,为的就是要见你,’见李esther一脸果然如此的傲慢表情,李沧瑶继续说道:‘但我见你,可不是为了那劳什子可怜巴巴的你从来都没有过的亲情,我是为了……来看你如何倒霉,如何不开心的,你倒霉,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李董事长,你还记得当初那个被你冷漠地说处理掉的婴儿吗?你是不是认为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懂,所以根本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你大概没有想到,有些人生而知之(虽然原身不是,但这种情况下也差不多了),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到底谁是我的母亲,谁抛弃了我,又是谁无情地说出了那样的话。’

    ‘我啊,是来报复你的啊!’说完,李沧瑶不顾李esther的反应,直接撕毁合同,转身出了包间。

    翻译战战兢兢地把李沧瑶的话翻译给李esther听,李esther听完果然气的七窍生烟,看到李沧瑶要走,直接让保镖拦住她:“给我把她拦下,她今天不签,你们压着她签。”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为难,但都不好拒绝老板的要求,准备上千抓住李沧瑶。

    李沧瑶回头,对李esther笑笑,眨眼间,已经从五个保镖们的包围圈内出来,月行越远。

    渐渐的,一张写了字的白纸飘落到李esther面前,她捡起一看,只见纸上面写着:“看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今后,请多多指教啊。当然,你可以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是如何对你的,只要你不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李esther为了自己,把亲生女儿抛弃,如今的女儿只是抱来的话。”

    李esther看着纸上的字,气的直接把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可恶!那个死丫头,竟然敢威胁我!”

    “你们都是死的啊,这么多人竟然抓不住她一个小丫头!!”

    “老板,那个人很邪乎,突然就从我们中间穿过去了,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是啊是啊,真的很邪乎啊。”保镖们对刚才的情况还有些心有余悸。

    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个女孩究竟用了什么力量,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瞬间从他们的包围圈里出去,他们甚至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保镖们都是一些素质比较高的,但是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也不免有些惊慌。

    李esther见自己的保镖不但拦不住那个死丫头,竟然还在这里疯言疯语,更是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直接把那几个保镖给开除了,让他们滚蛋。

    至于李沧瑶,李esther自认有的是时间去修理她。

    她就不定那死丫头能斗得过自己。

    李esther想的很好,只可惜李沧瑶,并不想和对方耗下去,她之所以会答应见她一面,也是想要见见李esther,当面打击她一样,她本来就没准备把土地给李esther。

    所以李沧瑶见过李esther后当晚,就把土地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卖给了另一个准备在那里建一座游乐场的老板。

    等李esther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在无法挽回。

    当下李esther顾不得形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砸了好些东西。

    因为李沧瑶的突然插手,李esther损失了好一笔钱,好在对于李esther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只是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相当的不好。

    李esther恨恨地摔下有关于李沧瑶的资料,冷笑着道:“死丫头,敬酒不吃骗吃罚酒,既然你要和我作对,你我就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孝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说着,李esther拨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和对方说了几句话,这才满意地放下了电话。

    李esther是个极其骄傲的人,对于李沧瑶,她根本没有半点母爱,要不然她当初也不会让人把她扼杀,虽然李esther没有想到当初那个丑八怪如今竟然变得这么漂亮,但心中丝毫没有为此而有所动摇。

    她之所以会承认李沧瑶是自己的女儿,不过是因为知道李沧瑶身上有利用价值,比如说那块土地,比如说李沧瑶身上拥有的巨大财产,比如,李沧瑶的名声。

    然而她没有想到李沧瑶竟然对她没有半点感情,甚至还故意和她作对,既然如此,李esther自然不会留着对方。

    像李esther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放着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事物存在。

    李沧瑶见过李esther之后再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她知道,即使自己不动手,对方必定也会动手的,她的存在本身在李esther心里就是一根刺,一根拔不掉,并且随时都有可能会反噬的刺。

    所以李沧瑶等着李esther的动作,教训对方的最好办法就是,化解对方的所有针对她的计划,并且让对方自食其果,这比她自己动手让对方难受还要有效。

    不过李沧瑶没有想到李esther竟然这样狠,刚上来就想让人绑架她。

    这一天李沧瑶刚好放学回家,在路过某个小巷口的时候突然被人捂着口鼻拖进小巷子,李沧瑶稍微挣了挣,就好似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地任由他们把自己绑架到一辆烟色的面包车上,低头敛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子大概开了两个小时,李沧瑶很明显感觉到车子已经离开首尔,朝着偏僻的地方开去,等车子到了目的地,绑匪把李沧瑶推出面包车,李沧瑶发现这里是一出荒废的仓库。

    李沧瑶在心里犯了个白眼,若不是没办法说话,她很想和对方说一句:“老兄,别那么敬业行不,怎么绑架别人就喜欢往这种地方跑啊?”

    可惜她此时手背反绑着,嘴巴虽然没有被任何东西贴住,但天生不会说话她也没办法开口,所以只能在心里吐槽绑匪们的敬业。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一个人推了李沧瑶一把,凶狠地说道:“快进去。”

    李沧瑶进了废弃的仓库,就看到李esther被保镖们保护着坐在那里,神色冰冷地看着自己。

    看到她进来,李esther冷笑:“小丫头,知道我今天叫你来的目的吗?”

    李沧瑶笑笑,似乎完全没有被这阵势吓到,反而好整以暇地看向李esther,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给她松绑。”李esther她说道,绑匪们立刻给李沧瑶松绑,李沧瑶揉了揉手腕,面对着李esther,挑眉,拿出随身携带的执笔——没有被绑匪收掉,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我还在猜你要多久才会动手呢,没想到这么快,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如此狠,让人绑架我过来。’

    ‘让我猜猜你到底想做什么?’

    ‘按照你的性格,肯定不是来找我叙旧的,也不是来说好话的,那么必定是来寻仇的,而你没有让人立刻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我,应该是有所图。图的是我身上的东西?呵呵,让我猜猜看是什么呢……’

    李沧瑶写的字很大,李esther一眼就看出了上面写的是什么,顿时烟了脸,她瞪向李沧瑶,冷冷一笑说道:“呵,既然你知道我会出手,你还如此淡定,我是该说你无所畏惧好呢还是说你愚蠢好?你不会以为你今天还能从这里走出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