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哑女要倒霉三
    ,!

    男子似乎非常自信她们几个女的无法逃走,又或者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们能够从这里逃出去,所以竟然连门都没有锁,李沧瑶悄悄打开一条门缝,屏住呼吸看向门外,门外有些烟,但并没有让人看不清楚情况。

    门外仍然是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比她们呆的房间干净一些,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应该是犯人留下的,可以看出对方也会来这里住,不过应该不是经常来住。

    李沧瑶猜测,大概是他每次来折腾女孩的时候才会来这里住。

    现在外面没人,对方应该是出去了,还不到晚上,他应该是出去工作了,毕竟对方如今的身份是个出租车司机,还不到下班的时间。

    而出租车司机,这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接触到许多人的工作。

    李沧瑶走出去,在外面了一番,确定对方已经不在这里,这才回到囚室,对温迪道:‘外面没人,是安全的,我们快点出去,这女的快撑不住了。’

    “好,好,我们赶快出去,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温迪听到自己能够出去,自然欣喜万分,她连忙询问道。

    李沧瑶摇摇头,比了个打电话的动作,问她刚才有没有打电话,温迪连忙回答道:“我……我刚打电话了,然后按照你的意思,一直开着定位导航没有关闭,我们真的能得救吗?”

    李沧瑶笑笑,点头,‘能的,相信我,不仅是我们,还有她,也能得救的。’这个她指的是昏迷的女子,早已被折mo的不成人样,但好歹还活着,要是救治及时,还是能恢复健康的,只是心理问题,李沧瑶也无能为力。

    既然人不在这里,李沧瑶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她询问了温迪的一些事情,果然得知对方就是自己之前去的那家准备租房的夫妇的女儿,是在某天出门玩耍的时候上了出租车被带到这里来的。

    在这里她被迫看犯人如何折mo另一个陌生女子,虽然这两天犯人都没对她做什么,但她的精神依然有些衰弱。

    温迪按照李沧瑶的指示,和她一起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担架,把昏迷的女子抬到担架上,两人合力一起抬着担架出了囚室。

    再次看到外面的太阳,温迪简直喜极而泣,要不是手上还抬着担架,她肯定会蹲下来掩面哭泣,温迪回头看看困了自己两天的地方,原来是一幢荒废的房子,在树林中,应该是以前用来供猎人打猎外出是暂住或者供去森林里冒险的冒险者暂住的地方,只是后来这里再没人来,所以这里也就荒废了。

    难怪没人能够找得到。

    好在房子前面还有一条被踩踏出来的路,应该是犯人进出的时候踩出来的,李沧瑶和温迪抬着担架,顺着踩出来的路走出森林,森林外正好是大路,这让温迪欣喜万分,“哦,上帝,我真的出来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哦,上帝,我一定要狠狠揍一顿那个该死的家伙!”

    定位系统一直开在那里,自从温迪打电话报警之后,在温迪家里的f和温迪的父母也知道了这件事情,f探员们带着温迪的父母一起立刻开车赶往地点,根据温迪电话里的话,警察还叫了救护车,李沧瑶和温迪两人抬着担架顺着大路走走停停,十来分钟后,两辆烟色的轿车呼啸着奔驰过来。

    “哦,上帝,简直不敢相信,美丽的东方女孩,我们又见面了,看来你的运气不是很好,竟然被抓住了,不过你很勇敢,我亲爱的姑娘。”摩根第一个走出车子,看到李沧瑶惊呼一声,再看到李沧瑶身边的温迪和担架上的昏迷女子之后更加惊呼一声,说了声上帝,赶紧叫同伴一起下来帮忙救人。

    温迪得知对方是f,还看到了自己的父母,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跑过去扑进母亲怀里大哭:“哦,妈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啦,我好害怕,那个人是个混蛋。”

    “别哭,温迪别哭,没事了,没事了,我的宝贝,不要怕,妈妈在这里。”

    ‘她没有受到伤害,夫人别担心,现在主要的是赶紧把另一个人送到医院里去,她之前被那人nve待了,情况很不好,救护车还没来吗?’

    李沧瑶指了指担架上的女子,问f探员。

    “哦,美丽的姑娘,没关系,我们的博士他看得懂手语,你可以用手语讲话,不需要写字,小博士会告诉我们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

    李沧瑶顺着看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很腼腆的样子,她对他笑笑,见对方又脸红了,忍不住挑眉轻笑。

    这人还真喜欢脸红,不过既然有人看得懂手语,那她也可以不用那么麻烦写字了,她打了一连串的手语说道:‘我看到犯人的模样了,可以画出来给你们,犯人的车牌号我也记下了,还有犯人囚jin女孩子的地点,我也已经做了标记,你们往前走几分钟,就可以看到我做的标记,顺着这个标记走,就可以走进森林,看到一个废弃的屋子,那里就是犯人的犯案地点。还有,我进去的时候这个姑娘已经快不行了,我替她做了紧急救治,但还是要尽快送去医院救治。’

    正说着,就听到救护车嘀嘟嘀嘟嘟的声音警察和救护车姗姗来迟。

    因为是受害者,李沧瑶和温迪两人也没受到什么伤害,所以跟着f的车子回去协助调查,而受伤的女子则被救护车带走,警察们根据李沧瑶留下的信息找到了犯zui地点。

    得知是李沧瑶救了自己的女儿,温迪的父母都非常感谢她,更是非常热情地表示希望李沧瑶能够住进他们家,他们不会要房租,温迪也从父母口中知道了李沧瑶想要租他们家房子的事情,自然也是非常的高兴,在车子里的时候就一直叽叽咋咋地说这话,希望李沧瑶能够来他们家住。

    李沧瑶本来就想要租下他们家的房子,对此自然满口答应了。

    到f办公室,霍奇和摩根分别给两人做了一些笔录,然后然后李沧瑶画下了犯人的画像。

    李沧瑶画的是素描画,人非常的逼真,甚至还把犯人所使用的出租车以及出租车的车牌号都写了下来,这给f破案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等到李沧瑶和温迪一家离开f办公室,摩根才吹了口口哨道:“哦,上帝,我真是无法想象,那个东方女孩竟然真的把犯人的画像给画出来了,伙计们,瞧,很显然,我们的东方女孩非常的多才多艺,把犯人画的非常像,像极了。她不仅把犯人的容貌记住了,甚至还记住了车子的形状,颜色,还有车牌号,简直是奇迹。”

    “可是这也太奇怪了。”瑞德说道:“一般人是不会有这么敏锐的观察力的,也不会去记住不重要的车牌号和车子的信息,尤其是根据她的话,她是坐在后车座的,不应该会看到犯人的样子,除非她因为某些原因很仔细地观察过犯人的相貌,就好像知道对方是犯人一样。”

    “嘿,小博士,你在怀疑她和犯人是一伙的?”

    “不,”瑞德说道:“他们不是一伙的,我让人查过了,那个人叫李沧瑶,是从韩国来留学的,前几天才到美国,不可能和犯人有联系,只是这样很说不通,太奇怪了,而且被犯人抓住了她竟然没有任何害怕或者下意识的恐惧,就好像这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一样。而且去林里调查的人刚才打电话来说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里有三个笼子,其中两个应该是分别关押受伤女子和那个温迪的,另一个应该就是关押她的,但是下面的人说,那个笼子并没有挣扎过的痕迹,他们在里面找到一个应该是绑shou的绳子,没有被挣断,他们猜测应该是有人在保持绳索完好的情况下挣脱了绳子,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那三个笼子里都有一条被掰断的铁链,应该是被掰断的,因为铁链部位有很明显的手指印,是属于一个人的,他们已经拿来对比了,就是那个女孩的。”

    “哦,我们可以当做东方姑娘真的会未卜先知,还有特异功能好了,哈哈哈,小博士还是别想太多了,我们赶紧去抓犯人吧。”

    李沧瑶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怀疑了,不过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是来上学的又不是来闹事的,总归不会有什么事情,从f出来,温迪希望李沧瑶能到他们家做客,李沧瑶表示自己的东西都在酒店里,温迪立刻提议直接去酒店把东西收拾好搬到她家里去,李沧瑶对温迪的热情没办法,在温迪父母的热情下,同意了温迪的话。

    温迪爸爸开车,带着几人一起来到李沧瑶住的酒店,帮她把东西整理好装进后车厢,载着两个小姑娘和自己的老婆一起回了家。

    这两天因为温迪的事情很是心惊胆战,今晚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