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哑女要倒霉五
    ,!

    温迪和大家相互拥抱了一番,然后和大家一起做到事先定好的座位旁,所有人都很关心温迪这两天的遭遇,很显然大家都知道了前两天温迪被人抓走的事情了。

    温迪如今也已经不在害怕,很勇敢地把自己这两天的经历都说了出来,当然,一些不好的记忆她还是有些不愿意回想的,自然也就没说,但即使这样,也让一干听的人心惊胆战,都表示那个犯人真是该死。

    在听到李沧瑶徒手掰断铁链的时候更是惊讶对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竟然有如此能力已经到了惊叹的地步了,当然,还是有少数两个人并不喜欢李沧瑶的,尤其是女生,她们听到温迪如此夸赞李沧瑶,自然,心中不服,表示不相信这件事情,有本事李沧瑶就当众表演一番,她们才相信。

    李沧瑶看了眼那两个女生,看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轻视和嫉妒,微微挑眉,连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她甚至没有理会那两个女生,直接拿起果汁喝了起来,那神态,悠闲的好像如今那两人针对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两个发话的女生脸子有些挂不住了,温迪的这几个同学大概是刚从高中毕业出来,年轻气盛的,本身长得就很不错,在学校里也算是有名的人物,从来没有被如此忽视过,见李沧瑶非但没有如她们说的表演给她们看,还无视了她们,一时间心中很是不快,不过好在温迪在一边插科打诨,倒是让气氛没有那么僵硬。

    大家到底是一帮刚高中毕业,还未上大学的学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仇恨,所以很快大家就忘记了刚才的些许不快,打成一片。

    因为还有很长时间才开学,大家决定利用这段假期做些什么,有的人提议去旅游,有的人提议去登山,有的人提议去漂流等等,总之五花八门,可以看出这些学生都非常的有冒险精神。

    不过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先去游乐场玩耍一天。

    大家约定好时间,之后因为温迪要和李沧瑶一起去买东西,所以大家就分开了。

    分开之后,温迪问李沧瑶:“莫伊娜,我们现在去哪里?”

    李沧瑶打开手机,指了指手机地图上的某个地方,‘去这里。’

    李沧瑶指的是一家位于唐人街的中药店。

    很难得国外竟然有中药店,而且看上去还不小,所以在网上也能找到。

    她打算去中药店买些能用的药草回去。

    温迪绑好安全带,看到李沧瑶手机上的地点诧异道:“哎?药店?为什么要去药店?难道莫伊娜你不舒服?”

    ‘不,我身体很好,去药店是想买一些材料,好帮你配制美容膏。’李沧瑶简单地说了一句。

    “美容膏的材料要到那个药店里去买?好神奇啊!”温迪这个时候也看清楚了,李沧瑶是想去位于唐人街的一家中国药店,她以前就听说过,中国的药非常的苦,所以没人愿意喝那么苦的药,去医院治病要快多了,这会儿听到李沧瑶说要去那里抓药非常的好奇。

    而且,知道她是要为自己配制美容膏,心里更是激动,开着车就带李沧瑶往唐人街而去。

    唐人街是华人聚集的地方,不管是饭店还是小吃店,都装修的古色古香的,李沧瑶知道这里有一间药店,这是她之前查到的,替温迪制作美容膏,她自然不会用空间里的材料所以需要草药都要去药店买,好在唐人街有中药店,倒是很方便。

    购买外面的药草,用她的特殊配方和手法配置的美容膏虽然效果比她的要差许多,但比起外面卖的那些美容产品,不但效果好,而且无副作用,更重要的是,不会引人注意。

    他们刚刚去过唐人街,所以温迪如今还记得路,很快两人就来到唐人街。

    温迪找了个地方停车,跟着李沧瑶去药店。

    刚进入药店,两人就闻到了浓郁的药香味,李沧瑶习惯性地眯起眼睛,嗅了嗅空气中的药香,心里分辨着是那些草药,以及它们的好坏。

    最后得出结论,这家中药店里的草药不好不坏,当然,李沧瑶也知道,在现代,多数人追求效率,草药的药性其实流失很大的,这家药店的草药虽然同样如此,但到底比一般的要好很多,可以看出药店的主人很厉害,这已经实属难得。

    温迪则有些闻不惯这里的味道,捂着鼻子一脸痛苦的样子。

    李沧瑶来到药店的时间非常的巧,她看到药店里有一个头发花白,大概五十几岁的老者,他身边围着三个青年,看样子应该是师父和徒弟,老者正在向自己的徒弟讲解草药的特性,非常认真。

    李沧瑶敲敲柜台,提醒对方自己的存在,见老者停下来看向自己,对他笑笑。

    “莫伊娜,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买东西吗?这里的味道好怪啊。”温迪感觉自己快要受不了了。

    ‘中药店,满屋子都是药香味,习惯了的话,其实还是很好闻的,而且这里的草药都不错,应该能做出不错的美容膏。忍忍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因为李沧瑶敲柜台提醒人而不是礼貌地说话提醒人,老者的几个徒弟有些不悦,皱起了眉头,倒是老者很是开朗,制止了自己徒弟,慢慢走到李沧瑶面前撸着胡子笑了两声,道:“小姑娘,来我这药店可是要买药?”

    李沧瑶点头,后退一步拿出纸笔写下一行字,恭敬地递给老者:‘您好,先生,我想来这里买些草药制作美容膏,您这里出售草药吗?’

    老者看到李沧瑶地给自己的写字板,心里划过一丝了然,难怪对方刚才是敲柜台而不是说话,原来是无法开口,真是可惜了。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

    李沧瑶的字非常秀气,但秀气中却带着磅礴的气势和自在的飘逸,老者是个喜欢书法的,自然对书法有所研究,所以看到李沧瑶的字才会说可惜了。

    “这年头,很少有人愿意来中药店买药了,小姑娘你倒是个特别的。”老者说道:“不过中药并不是能乱用的,一旦用的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你应该也知道这个道理。”

    ‘是,我知道,中药文化博大精深,稍有差错可能就会危害生命,不过我需要的草药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什么毒性,即使错了,也不会有危险,若老先生您还是不放心,我愿意把我的配方给您看看,您再琢磨琢磨可不可行。’

    一般来说,有什么秘方或者特效药,大家都会藏着掖着不给人发现,不过李沧瑶并不在乎这点,也相信老者的为人,她拿出方子递给老者,想让老者看看。

    老者看了眼李沧瑶,接过方子,还没开始看内容,老者就被方子上的毛笔字给吸引住了,连说了好几个好字,“好!真是好字。”

    “这是你写的?”

    “……”李沧瑶点头。

    老者认真地看了李沧瑶一眼,笑着点头:“不错,不错,真不错。”

    说完,老者开始看方子,方子上写的是李沧瑶这次需要的草药,有二十几样,分量也很多,老者很是吃了一惊:“这……这是……”

    ‘这是我制作美容膏所需要的草药种类和分量,之后我会按照自己的方法配制,效果不错,是我为我朋友配的。’李沧瑶指了指身边的温迪说道:‘她叫温迪,先生。’

    老者没有回答,仔仔细细地看了遍方子,闭上眼睛细细思索了一番,最后才睁开眼睛,舒了口气,说道:“小丫头,你学过中医?”

    ‘略懂,我很喜欢中医。’

    “好,既然丫头你说你略懂中医,那我我就要考考你,通过了,我就答应把药卖给你。”

    接下来的时间,老者真的开始考验李沧瑶,甚至还让自己的徒弟过来,李沧瑶面对老者的考验丝毫不惧,不但说出了正确答案,甚至还举一反三,让老者非常的高兴。

    “好!好!看来丫头你的根基非常的深厚,不错,不错!你说的没错,你需要的草药确实很平常,也就只有少数几个稍稍有些不普通,但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没有问题,老头子我愿意把草药卖给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李沧瑶不解:‘条件?’

    “等你配制好以后,送一些药膏给我,可以吗?”

    ‘自然,老先生不嫌弃便好。’

    “哈哈哈,我有什么好嫌弃的,老头子我倒是很期待你的作品。”说着,看了眼在一边cha不上话温迪,转头对自己的徒弟们说道:“臭小子们,让你们骄傲,看来,你们很快就能见识到人外有人的道理了。”

    老者心里感慨,看了那些草药,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猜到李沧瑶究竟要如何配制成药膏,只是那些草药没什么坏处,有些平时都可以泡茶喝,所以他也就同意卖了,心里倒是期待对方的成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