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夫人安好一
    ,!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沧瑶竟然会变成人,一身浅青色的连衣裙,站在光芒中,对几斗浅笑盈盈。

    瑶瑶瑶瑶,我要去睡觉了,你要幸福啊,一定一定啊~

    “啊,谢谢你,小愿!”

    小愿很开心,小愿会和瑶瑶永远在一起。

    好似回应小愿的话,李沧瑶左手小指上突然出现了一枚浅金色的有着神秘纹路的指环,那是胚胎用最后一点力量凝结成的指环,有了它,李沧瑶几乎多了一个心想事成的能力,当然,这个能力的作用不大,如果想要称霸世界啊什么的那就别想了,倒是买彩票想中大奖还是行的。

    因为胚胎的净化之力,恶意消散了,净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好似空气都变得更加清爽干净了。

    几斗和李沧瑶在那之后又消失在众人眼前,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后来,日奈森亚梦和辺里唯世结婚了,后来,几斗终于在追了李沧瑶好多年后抱得美人归,让阿夜小喵闹脾气了好久。

    再后来,几斗和李沧瑶有了三个孩子,再再后来,两人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之后李沧瑶又经历了好几个世界,有现代的,有古代的,甚至还有二次元的,生活很精彩,不过因为当初一下子拥有了过多的灵魂之力——即将离开心灵蛋世界的时候,胚胎给她的灵魂传了一股强大的能量,让她灵魂之力过于饱和,那几个世界她几乎要变成了睡神,以睡觉来消化吸收灵魂中的能量。

    所以在那几个世界里,李沧瑶变得异常的颓废,几乎站着都能睡着,也没什么功夫去理会其他事情。

    如今再和当初那个神秘存在打,李沧瑶相信她一定能全身而退,不再如当初那般几乎是和对方同归于尽。

    “噼里啪啦!”

    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火红,身体也摇摇晃晃的,外面很热闹,有鞭炮声,说话声,李沧瑶动了动身子,眯起眼睛思考着自己如今的处境。

    好不容易完全消化了那股力量,终于可以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真真让她很是无奈。

    李沧瑶闭上眼睛,调用一丝灵魂之力搜索身体的记忆,然后她微微一愣。

    咦?

    这是……

    李沧瑶惊讶是因为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处境奇怪了,原来她正坐在轿子中,正确地来说,原身正准备嫁人,满目火红是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摇摇晃晃是因为坐着轿子,外面的声音是看热闹的,讨喜糖的。

    而她今天要嫁的人李沧瑶认识,并且非常熟悉,名字叫西门吹雪。

    李沧瑶没看过多少或电视,但对武侠里的西门吹雪还是知道的,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明确地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竟然要嫁给西门吹雪,这可真是有趣。

    李沧瑶是胎穿到这个世界的,但是因为灵魂之力过于强大,身体无法承受,再加上处在吸收的最后关头,所以之前的十四年一直都在沉睡中融合强化身体以及吸收最后的能量。

    对外的表现就是她身体痴痴呆呆的,像个傻子。

    好在她的身体看上去是个傻子,但作为独生女,爹娘却非常宠她,而作为能和花家相比的豪富人家,她的生活自然是非常好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原身十一岁的时候爹娘因为意外去世了,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还有个指腹为婚的对象,就是西门吹雪。

    而因为有万梅山庄在,所以虽然她爹娘去世之后只剩下一个人和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但也没人能够欺负到她头上,直到三年后的如今,她出孝,万梅山庄西门吹雪依照当初她爹娘去世前和他的约定娶她。

    李沧瑶:“……”虽然爹娘因为不想让自己被欺负,想让自己过得好才让西门吹雪同意提早娶她,但她总觉得好别扭啊。

    也不知道西门吹雪为什么竟然答应了,她的印象里,西门吹雪不是剑神么?不是准备抱着剑过一辈子的么?

    胡思乱想间,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万梅山庄,她的嫁妆早在之前就已经送去了万梅山庄,那是真正的十里红妆,毕竟作为豪富人家的唯一继承人,拥有的财产那是多不胜数的。

    “新娘下轿。”喜婆喊道,李沧瑶隐约看到一双手掀开了轿子的门帘,然后李沧瑶看到属于男子的手伸到自己面前。

    那手修长有力,李沧瑶顿了顿,把手伸给对方,任由对方握住自己的手下了轿。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嫁人,那就顺其自然吧,她也没有那种什么不是真爱啊逃婚啊之类的想法,生活是自己过出来的,好与不好都要自己去努力,日子,长着呢。

    西门吹雪如今还不是日后的剑神,十八岁的少年虽然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但到底还有些年轻了,即将成亲的喜悦让他面无表情的脸有了缓和,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痴儿,但那又如何?西门吹雪是见过未来妻子李沧瑶的,虽然是个痴儿,却并不如一般的痴儿一样痴傻,只是比较安静罢了,而且西门吹雪也不能否认,自己未来的妻子真的很美,美的让人有一瞬间的行动。

    西门吹雪本身就对妻子没什么要求,自己和对方的亲事是当初那个人和李家爹娘定下的,又有李家爹娘临终托孤,西门吹雪自然不会拒绝。

    他握住伸过来的比自己小了一般的软嫩白皙的手,拉着她跨过火盆,拜堂礼成。

    礼成之后,李沧瑶被喜婆搀扶着送往新房,西门吹雪则被陆小凤几人拦着,陆小凤嘿嘿笑着拍向西门吹雪,“我说西门,这没想到我们当中竟然是你最先成亲的,真没想到啊,西门吹雪竟然也有成亲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和自己的剑过一辈子呢。”

    西门吹雪:“……”冷冷地扫了眼口无遮拦的陆小凤,微微挑起嘴角:“呵……”

    陆小凤顿时觉得一股冷风吹过,搓了搓胳膊:“好冷,还是原来的那个西门吹雪。”

    “陆小凤你果然还是那么口无遮拦。”被陆小凤拉来参加婚礼的花满楼摇摇头,对陆小凤这般找死的举动显得有些无奈。

    陆小凤果然是个不怕死的,硬是拉着西门吹雪以今日是大喜之日为由灌他喝了几杯酒,还贼兮兮地表示要去闹洞房。

    西门吹雪的冷气都没有阻止他闹洞房的决心。

    陆小凤在此之前并不知道西门吹雪要娶的是什么人,所以其实也有点想要打探一番的意思,西门吹雪是他的朋友,他自然不希望对方过得不好。

    然而等陆小凤死皮赖脸地拉着花满楼跟着西门吹雪进了新房,看到西门吹雪掀开新娘的红盖头,看到新娘的真实面目之后,只剩下无尽的哀嚎。

    “嗷嗷嗷嗷夭寿啊西门你怎么可以这么好运?”陆小凤跳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叫我陆小凤以后还怎么找美人啊,这不公平!”

    “陆小凤,怎么了?”花满楼还是第一次见到陆小凤如此模样,好奇地问道。

    陆小凤抱住花满楼痛哭:“花满楼,老天太不公平了,西门吹雪的夫人竟然……竟然……”陆小凤又看了眼坐在chuang上,大概是因为注意到自己,对自己笑笑的女子,心都快滴血了。

    这老天这不公平,为什么要给西门这个冰山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啊,想他陆小凤那是万花丛中过,不知道见过多少美女,但和她相比,简直就是渣渣。

    呜呜……见过她之后,他还怎么找美女?不可能有比她漂亮的人的好不!

    西门吹雪可不管陆小凤的作怪,他掀开红盖头,定定地注视着李沧瑶。

    李沧瑶在红盖头被掀开的瞬间抬头,看向西门吹雪,眼前的男子一身喜庆的红色衣服,年轻俊秀的脸蛋因为带着些许的喜意而融化了常年的冰冷,此刻他正注视着自己,神色略显柔和。

    “夫君……”李沧瑶喊道。

    西门吹雪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和诧异,惊艳的是李沧瑶越渐美丽的容貌,第一次见她还是在三年前,如今十四岁的她稍稍上开了些,比之曾经更加多了一分美丽,可见日后完全张开了有多么的美,诧异的是他知道对方是痴儿,从来没有说过话,没想到他如今竟然听到对方喊自己夫君。

    “你……”

    “哎呀不行,西门你不厚道,太伤我的心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喝光万梅山庄的酒,走走,你得陪我一起喝酒!”

    西门吹雪被拉走,临走之前对李沧瑶道:“若你觉得饿了,可以先吃些东西,我去会客。”

    李沧瑶含笑点头。

    花满楼无奈地对李沧瑶拱拱手:“夫人抱歉,陆小凤失礼了。”

    “没关系,我知道他和夫君关系好。”

    “多谢西门夫人体谅,那在下也告辞了。”

    “恩。”李沧瑶点头,看了眼花满楼的眼睛,什么话也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