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夫人安好二
    ,!

    李沧瑶确实有些饿了,趁着西门吹雪离开,新房里没人,李沧瑶进入空间,喝了点空间水,排除体内毒素,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穿好衣服之后李沧瑶特意找了下镜子,发现自己如今的长相和她小时候一样,容貌没有变,倒是没有出乎她的预料。

    她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吼出了空间,就着桌上的菜吃了起来。

    一边吃,李沧瑶一边想着今后的计划。

    首先,这个身体没有任何武功,而且她刚才也检查过了资质并不算好,且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期,即使有空间和灵泉,却也不是万能的。

    逍遥派武学非资质极佳者不得学,李沧瑶决定这辈子就学九阴真经,改善资质改善体质,也能增加些武力值,有空间帮助,虽然这辈子无法大成,也能小有成就。

    九阴真经也算是不错的速成功法了。

    其次,既然已经成了亲,并且成为了西门吹雪的妻子,她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让西门吹雪如原著一样为了成为剑神而修无情道,抛妻弃子,最后,她得把自己的财产都整理一番,虽然万梅山庄很大,应该也有自己的产业,但她的嫁妆自然不能浪费,为了一家人过上美好的生活,她得好好合计一番。

    陆小凤因为心里不爽,硬是不顾西门吹雪的冷脸真的把万梅山庄藏的酒找了出来喝了许多,甚至走的时候还带走了好些,让万梅山庄的管家气的跳脚。

    西门吹雪倒是没有计较,他今日心情不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到陆小凤借机蹭酒喝的举动。

    西门吹雪的朋友很少,他成亲也并没有请多少人来,所以酒席很早就散了。

    挥退门口的婢女,西门吹雪推开门,烛光下,一袭红衣坐在chuang上等着自己的李沧瑶让西门吹雪有些恍惚,也许是今日是他大喜之日,也许是日分太过美好,西门吹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一跳,被迷惑了一般进去,关好门。

    “夫人,不早了,该就寝了。”

    第二天早上,李沧瑶睁开眼睛,发现旁边的被窝已经凉了,大概猜到西门吹雪早起晨练去了,昨天晚上有些累,幸好之前她习惯性地喝了些空间水,不然才十四岁的身体也承受不住某人的操劳。

    至于分房睡什么的李沧瑶可没想过,不说古代人本来就早婚,十二三岁成婚很正常,就说新婚分房那也有损夫妻之间的感情,虽然西门吹雪不多话,但人却还是挺细心的,至少现在还没入无情道的他对她还是挺好的,事后还不忘带她去清洗一番。

    李沧瑶喝了杯灵泉水补充体力,叫来人给她穿衣梳洗,嫁给西门吹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去请安,万梅山庄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主人,倒也非常的自在。

    “夫人,庄主让奴婢告诉您,他去后院练剑,若夫人您饿了可以先吃早点,不用等他。”

    李沧瑶点点头:“没事,替我准备些早点,待会儿我带过去,和夫君一起吃。”

    “是,夫人。”

    万梅山庄的下人都非常的训练有素,李沧瑶嫁过来之前又是把家中所有的下人都遣散,只留下管家和几个家丁婢女留在李宅看着,没有带人过来,所以大家对李沧瑶的正常没有任何的反应,没人知道她之前其实是个痴儿。

    很快的东西就准备好了,李沧瑶拎着篮子,问了路,没让婢女跟着,一个人去寻找西门吹雪。

    路上她想了想,还从空间里拿了一杯鲜榨的苹果汁,想着刚练完剑应该需要补充一下。

    刚走到后院门口,李沧瑶就敏锐地感觉到强大的剑气,即使她如今毫无内力,但拥有的敏锐和经验是不会少的,这个人,被称为剑神不是没有道理的。

    西门吹雪长得很是俊美,然而看到他的人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他那通身的气势,如出鞘的宝剑一样,夺目而凌厉。

    这么想着,李沧瑶脚下却没停,走进内院,静静地站在走廊上看着西门吹雪练剑。

    没一会儿,西门吹雪收了剑,看向李沧瑶:“夫人。”

    “夫君练完剑了?”李沧瑶走过去,把果汁和早餐端出来放在石桌上,拿出绣帕替西门吹雪擦了擦汗:“我让人准备了早饭,一起吃吧。”

    “嗯。”西门吹雪点头,和李沧瑶一起坐下吃饭。

    他没有问李沧瑶为何会突然好了,也没有问她什么时候好的,就好像她从来都是正常的一样,这也是李沧瑶满意的一点,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气氛却十分和谐,等西门吹雪吃完饭,李沧瑶把那杯苹果汁递给他:“夫君,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喝喝看。”

    西门吹雪看了眼李沧瑶,默默地接过果汁喝了下去。

    苹果汁是李沧瑶鲜榨的,用的是空间里的苹果,自带灵气,长期食用不但能让人百病不侵百毒不染,且延年益寿,有洗髓伐脉,增加内力的功效,自然很不一样。

    喝完果汁的西门吹雪忍不住挑眉:“这是……”

    “呵呵,这是苹果汁,我猜夫君刚练完剑应该渴了,所以帮你弄了杯果汁。”

    应该还不止这些吧?

    西门吹雪明显感觉到了不同,喝了这杯什么苹果汁后,他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多了那么一丝丝。

    真的是那么一丝丝,但是对内力变化十分敏gan的西门吹雪还是察觉到了,他不动神色地看了眼李沧瑶,眼里划过一丝笑意:“是很好,谢谢。”

    “你我如今已是夫妻,何须说谢谢,你喜欢就好。”

    西门吹雪闻言微微一顿,好似在体会李沧瑶说的话,随后轻笑出声。

    那一笑,让他原本如冰雕一般的气质如融化的雪山一样,那浅淡的笑容,让李沧瑶都有些失神,暗道,难怪人家说冰山的笑容让人如法抵抗,果然没错。

    这也太犯规了。

    好在李沧瑶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见过不知道多少美男子了,所以只是稍稍失神便恢复,她收拾好碗筷,和西门吹雪一起离开后院。

    西门吹雪的作息时间非常的有规律,早上起来练剑,然后吃饭,吃完饭洗澡换衣服,之后去书房看书,中午吃饭,下午要么在书房查账,下棋,或者看书、练字,一年会出门四趟,之后就一直都宅在万梅山庄里,李沧瑶倒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能够这么宅,对自家夫君很是佩服。

    随着两人之间相处的时间越来越久,西门吹雪也对李沧瑶大为惊奇,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周易八卦更是精深,甚至医道上更是让人无法企及,真真是个奇女子。

    自从得知娘子的能力后,西门吹雪有了对弈的人,有了合奏的人,有了一起看书的人,有了探讨医学的人,更甚至西门吹雪也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会被许多高深的武功秘籍,妾对剑道有颇深的见解,在他的剑道上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等到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变了,他的剑道竟然不知不觉间走向了和当初设想的无情道相反的另一个前途更加广阔的道的时候,已经无法戒掉那个深深入了他心底的女子。

    一晃就是两年过去了,有了女主人的万梅山庄越来越有人气了。

    万梅山庄之所以叫万梅山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万梅山庄种了无数红梅,每到红梅开放的季节整个山庄都如同被火焰灼烧一般热烈而又美丽。

    自从李沧瑶嫁入万梅山庄后,万梅山庄里的人再也不用愁梅花要谢了,一个阵法将整个万梅山庄笼罩在其中,又在阵法以一块巴掌大的在灵泉中浸泡了无数年的翡翠做阵眼,万梅山庄的红梅自此四季常开。

    万梅山庄的总管非常的高兴,表示果然当初娶庄主夫人是对了,瞧现在多好,山庄变得漂亮了,庄主最爱的梅花常开了,就是每天都要除草有点不太好,山庄被夫人打理的太好,杂草也变多了。

    更让管家欣慰的是,自家庄主变得有人情味多了。

    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家庄主会和剑过一辈子了。

    西门吹雪照常练完剑,换了衣服,就着李沧瑶早就替他准备好的早餐吃了些,问了下人她在什么地方,寻到在花园凉亭的李沧瑶,“夫人。”

    初春时期,李沧瑶一身白色的广袖裙,正坐在凉亭里喂鱼儿吃食,听到西门吹雪的声音,把手里的鱼食递给丫鬟,起身走过去。

    “夫君,练完剑了?”

    西门吹雪点头,阳光洒在他身上,浅浅的金色,让他看上去少了一分冷意,多了几分柔和,他环住李沧瑶的腰坐下,看到桌上的棋盘,弯了弯嘴角:“棋?”

    李沧瑶坐在西门吹雪的腿上,环住他的脖子,轻靠在他肩膀上,睨了他一眼:“夫君真是明知故问,自然是棋。”

    说着,她执起一枚白子,对西门吹雪点了点头,“夫君,可否对弈一局?”

    “呵……求之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